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校园虐渣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买到防盗章证明你的订阅不够哦~

    白老爷子的脸色看起来不算太好。

    刘雨诗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也没办法当场询问。

    白老爷子对对刘雨诗招招手让她稍安勿躁,然后对白珂说:“珂珂,要不要到爷爷那里住?”

    白老爷子的话说出来之后客厅再次安静下来, 白珂低头看着她的脚尖, 过了一会儿小声说:“爷爷, 我想一想。”

    “好。”白老爷子虽然有些失望可是没有强求, 在刘雨诗的搀扶下向外面走去。

    没有人再提起白姝和贺子煜的婚事,就连安荣都没有脸提起。

    白老爷子离开后安荣愤然起身也离开了, 期间没有问过白珂半句话。

    白姝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呆滞,脚步踉跄的跟在安荣的身后。

    当贺子煜也离开之后,客厅只剩下白珂和贺子弈。

    “珂珂。”贺子弈缓缓开口,只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想说的白珂不想听, 他想给的白珂不需要。

    “大哥, ”白珂抬起头眼神空洞, 声音却一如既往的充满嘲讽,“不, 贺总, 今天冒昧在贺家多住一晚,明天我便搬走。”

    贺子弈的身体僵硬,手紧紧的攥成拳头, 艰难的吐出四个字, “别走, 行吗?”

    “好像不行呢。”

    说完白珂便站起身从贺子弈身边经过朝楼梯走去,徒留贺子弈一个人呆坐在沙发上。

    回到房间,器灵狗腿的夸赞道:“大人您真厉害,这么快就解除了和贺子煜的婚约。”

    “行了,不用夸我,这点小事我要是都做不到,我也不用回去了。”白珂不在意的说,这件事还没有结束,她还送了白姝一份大礼,当白姝意识到这份礼物的时候,便是完成任务的时候。

    这一晚所有人都过得不好受,除了白珂,要不是为了装样子她今天就搬走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白珂便拎着行李箱在客厅等车。

    贺子弈傻了,他不顾家里佣人还在场,直接拽住白珂的手臂,乞求道:“珂珂你别走。”

    “我不走?”白珂勾唇轻笑,“我已经和贺子煜解除婚约,那么我为什么还要住在这里。”

    贺子弈想说这里还有他,可是说不出口,他没有脸说。

    车到了之后,白珂在走之前留下一句话:“贺总,你们贺家在我身上留下太多伤口,我希望以后可以再也不见。”

    贺子弈想要阻止白珂离开,可是他的骄傲不允许他太过卑微的去祈求白珂,更何况白珂这句话让他全身像过电一般疼痛。

    于是只能看着她拎着行李走出贺家。

    白珂从贺家搬出去之后并没有回家,而是带着行李去了白老爷子那里。

    白老爷子最疼白珂,可是白珂受安荣影响从小就对白老爷子不亲。

    明明有最大的靠山,偏偏活得如此窝囊,这也是白珂最看不惯宿主的一点,总的来说就是一个字,蠢!

    白珂没有提前通知。

    到了主宅,白珂的大伯母刘雨诗看到白珂后很惊讶,她本以为白珂不会搬到这边。

    “珂珂快进来。”

    昨天的那场风波刘雨诗没有经历,可是回到家之后她也知道了真相,联想到上次生日宴发生的事,她知道白珂在家里肯定受了不少委屈。

    白珂局促的捏了捏手指,忐忑的说:“大伯母,我可以在这边住一段时间吗?外面的房子找好我便搬出去。”

    刘雨诗知道白珂这是被她的妈妈伤透了心。

    都是做母亲的,她实在是不理解,手心手背都是肉,为什么会有人偏心到想安荣那样。结果她偏心的也不是一个好玩意。

    说起来刘雨诗在白珂小时候对她也很好,因为白老爷子喜欢白珂,她只有两个儿子没有女儿,所以爱屋及乌的很喜欢白珂。

    可是白珂跟她不亲,也许是安荣不让她跟这边亲昵,哪怕白老爷子再疼爱她,她每次来的时候都想像是一个客人一般。

    倒是白姝总是亲亲热热的凑上来,但是刘雨诗却是看不上的,白姝长得像安荣,看着就让她不喜。

    刘雨诗在未出嫁之前也是大家小姐,和白珂的大伯门当户对,婚后生活甜蜜。安荣嫁进白家之前她已经生下了白家的长孙,地位很稳,没有理由讨厌弟妹。

    只可惜安荣做的那些事让她实在看不上眼。

    “傻孩子,在自己家里客套什么,”刘雨诗的语气亲切又温柔,“你的房间每天都有人打扫。”

    听到大伯母的话白珂的眼眶突然红了起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白老爷子喜欢白珂,所以家里自然有白珂的专属房间,只可惜这个房间白珂并没有住过几次。

    “你爷爷昨天动了肝火,现在吃了药在休息。”两人上楼的时候刘雨诗颇有深意的说了一句。

    白珂喏喏的“嗯”了一声,看得出来她很不安。

    刘雨诗在心中叹了一口气,白珂在她心中虽然傻了点,可是却是一个没有心眼的人,她也很心疼她的遭遇。只希望经过这次事她能彻底的想开,不要再和那些拎不清楚的凑到一起。

    以前是她自己看不透,外人怎么说都没有办法,现在白珂终于勇敢的往外面走了一步,那索性她也拉她一把。

    “珂珂你放心的在家里呆着,有些人的心是黑的,迟早会遭到报应。”

    到了白珂的房间,刘雨诗并没有多呆,因为她觉得白珂可能更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大人,您要怎么做?”器灵问道。

    白珂伸了一个懒腰,漫不经心的说:“当然是任务呀。”

    器灵:“……”它知道,只是它搞不懂白珂接下来会如何做,现在白姝的真面目已经被扯开,贺子煜只要不是傻到离谱肯定不会再喜欢她。

    按照它的想法,白姝现在就应该直接搞定贺子煜,顺便拿下贺子弈。

    “唔,”白珂歪了一下头,看起来很可爱,“打脸这种事我还是不喜欢自己动手,就让他们互相打脸吧。”

    *

    时间过的很快,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风平浪静,白珂专心在家里陪白老爷子养病。

    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安荣视家中没有白姝这个女儿,同时对白珂搬到白家主宅的举动很不满,干脆也不管她了。

    白家的佣人最会看人脸色行事,从前不给白珂面子,现在也不给白姝面子,就连她最近没有胃口想喝点粥都没有人帮她弄。

    最近两天她觉得很疲惫偶尔胃还会恶心没有胃口,可是安荣根本不理她,她就算再有心机本质上还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生。

    她忍不住给小姨安华打电话。

    “小姨,你帮帮我,我现在只能靠你了。”白姝哭着说。

    安华心疼极了,最近这段时间她有事去了外地并不了情况,安慰道:“姝姝不怕,小姨马上就坐车回来,你不要哭。”

    “小姨,”连续受了一个多月的无视,白姝在安华的软声安慰下大声痛哭,“你说的对,妈妈她果然谁都不爱只爱她自己。”

    下午白姝从家中离开谁都没有在意。

    在酒店房间,安华看到脸颊消瘦苍白的白姝,赶快拉着她的手心疼的说:“姝姝,你这是怎么了小姨才一个月没有见到你,你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都是白珂!”这一个多月的时间,白姝恨透了白珂,她把所有的罪都怪到白珂的身上,“如果不是她陷害我,我现在就是贺子煜的未婚妻!”

    “姝姝你不要激动,跟小姨慢慢说。”安华声音温柔的说。

    安华离开之前她知道和贺子煜订婚的是白珂,她告诉过白姝要徐徐图之,只要贺子煜的心在她这边,她便立于不败之地。

    白姝的眼神中带着恨意的把这一个多月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

    安华皱着眉头,她也很不解,“你是说你明明感觉到了针扎的痛感却没有检查出被针扎过的痕迹。”

    “没错,而且最可恨的就是明明是她下药陷害我,最后我却要为她承担罪名。”白姝没有说她下药的事,只说是白珂给她下了药。

    那天的监控她也找到很好的解释,就是白珂找了一个身形跟她相像的人假扮她。

    贺子弈那么疼白珂,自然会帮她,只是她偷鸡不成啄把米,反而搞黄了她和贺子煜的婚事。

    在白姝心中,她没有做错,这一切都是白珂的错。

    如果不是爷爷偏心让她成为贺子煜的未婚,她也不会想到给她下药。然而她没有成功,反而被白珂给算计了。

    安华了解情况之后眼睛微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白姝脸上有些犹豫,最终她狠了狠心还是决定告诉安华这件事。

    她说:“小姨,我觉得我好像是怀孕了。”这话白姝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如果她真的怀孕,那么她肚子里的孩子就就是她的底牌,她必须保护住。

    管家的态度让白珂满意,眼神和语气中没有丝毫怠慢,怪不得贺家蒸蒸日上。

    “谢谢管家叔叔,我很喜欢,”白珂像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生一般,眼神中划过明显的惊喜,“同时也谢谢大哥。”

    管家在贺家做了三十年的管家,可谓是看着贺子弈长大的,听到白珂感谢贺子弈,心中不由得对她升起一股好感,这个白小姐并不像外界说的那般一无是处,不仅容貌令人惊艳,礼貌上没有可以指责的地方,真想不到她当初怎么能做出那种事情。

    管家离开后,白珂坐在梳妆台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表情玩味。

    过了一会儿她问道:“器灵,帮我查看一下贺子弈和贺子煜的好感度。”

    器灵立刻回答:“贺子煜,好感度负一百,贺子弈,好感度四十。”

    贺子煜对她的好感度白珂不需要结果也知道,只是没想到贺子弈对她的好感度竟然有四十,记得器灵说好感度达到六十就是对一个人有男女之间的好感了。

    “就这样你居然告诉我是一个s级的任务?”白珂看着器灵笑的温柔极了。

    都说妖神白珂性格难以捉摸,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的欺骗。

    器灵刚想解释就看到白珂摘下手上的镯子扔到了地上,动作轻飘飘的看起来美极了,然而凌霄玉是神器当然不可能像是普通翡翠镯子那样被摔坏。

    要是换做在神界,凌霄玉肯定废了,但是白珂现在神力被封印,凌霄玉掉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然后完好无损。

    器灵不敢从地上起来,只能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说:“大人,不是我骗你,这个任务之所以为s级的任务,在于很多人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贺子弈的好感度还是四十点。”

    “哦,”白珂来了点兴趣,手托下巴,“说说看。”

    “因为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所有认知都是通过宿主的记忆,所以并不清楚为什么贺子弈的初始好感度如此高,但是想要增加贺子弈的好感度无异于上青天。”器灵一边解释一边小心的观察白珂的脸色,它觉得它真是世上最可怜的神器。

    凌霄玉身为神器,向来都是被手下的那群半神器讨好的,从来没有出过任务,没想到有一天竟然会被无良的主人给送到妖神白珂的身边。

    它好苦啊!

    “行吧,那我就免为其难的原谅你。”

    凌霄玉竟然升起一种荣幸至极的心情……

    “有人过来了。”白珂虽然封印神力,但是也是普通人无法比拟的,她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脚步很快,快起来这个人心情不是很好。

    白珂眼底划过一抹玩味,终于好戏要上演了。

    半分钟后白珂卧室的门就被人很粗暴的从外面打开,接着贺子煜充满戾气的脸出现在白珂的视线之中。

    他走上前一把捏住白珂的下巴,语气阴冷:“我告诉你,我喜欢的人只有白姝一个人,既然你敢使手段和我订了婚,那我就让你看看你费尽心机得到的究竟是什么。”

    白珂不喜的皱起眉头,近千年来还没有人敢如此大胆的捏着她的下巴。

    白珂眼底划过一丝危险的光芒。

    “还跟我装?”贺子煜以为他说到了白珂的伤心处,“谁不知道大小姐是个花瓶,除了这张脸一无是处。”

    白珂嘴角勾起一抹惑人的笑容:“谢谢贺二少的夸奖,谁让我长得漂亮呢,我也很无奈呀。”

    “你真是不知羞耻!”贺子煜虽然是豪门少爷,早些年也荒唐了一阵,但是遇到白珂的双胞胎妹妹白姝之后却开始吃素,整颗心都放在白姝的身上,偏偏白姝只吊着他却不跟他确认关系……突然看到白珂的笑容,心中无法控制的产生一种惊艳的感觉,甚至很久没有发泄过的下面都变得蠢蠢欲动。

    “呵呵,”白珂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轻轻动了动脸就把下巴从贺子煜的手中脱离,“贺二少,我劝你别那么自作多情,不是所有人都想嫁给你的,如果可以选择,我更希望我的订婚对象是你大哥。”

    白珂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让贺子煜的脸色涨红,他握紧拳头好似下一秒就要打白珂一样。

    贺子煜对大哥贺子弈有敬有怕,甚至还有很多他不愿意承认的嫉妒。现在听到他的未婚妻当着他的面说看不上他,想嫁给他的大哥,贺子煜整个人都暴怒的红了眼睛。

    “白珂,”贺子煜想到某种可能,心情突然有种诡异的喜悦,他看着白珂一字一句的说,“你以为你换种方式我就能注意到你了吗?我这辈子喜欢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被你欺负的亲生妹妹白姝!”

    “哦,那我真是谢谢你了,”白珂露出一股充满惊喜的笑容,好像她特别害怕贺子煜看上她似的,“我祝你和白姝百年好合早生贵子永结同心,就不要去祸害别人了。”

    “你!”贺子煜气急,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还在装蒜,当他不知道嘛!在知道他们贺家和白家有婚约的消息之后,白珂仗着白老爷子宠爱她,天天去白家主宅恳求白老爷子,最后不知道他大哥得了什么失心疯,竟然同意白老爷子的要求,让白珂这个女人当他的未婚妻,完全不顾他和白姝的感情,明明白姝曾透露过她是愿意嫁给他的。

    “你是不是也想祝福我?”白珂敢在贺子煜继续开口前说,脸上划过一抹娇羞,“你就祝我能顺利成为你大嫂吧~”

    房间顿时安静下来,白珂能听到贺子煜被气得喘粗气,他的眼睛死死的瞪着白珂,手也高高的举了起来。

    器灵在手镯中抱着胖胖的自己瑟瑟发抖,要是这个贺子煜想不开的敢打白珂,他真是无法想象结果会如何。

    然而下一秒贺子煜转过身朝门口走去,只听见“嘭”的一声,白珂房间的门被大力关上。

    器灵松了一口气,觉得再这样下去它怕是会成为最英年早逝的神器……

    “大人,您刚才为什么要刺激贺子煜?”器灵悄悄地问白珂,它想不通这件事,明明知道在贺子煜面前提到贺子弈无异于是对他的羞辱,他就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贺子弈对他那么好,后来竟然设计让贺子弈出车祸造成意外身亡。

    白珂手摸着下巴,笑的一脸灿烂:“他这种过度自尊的表现不过是为了掩饰他心中的自卑,我就是要刺激他,越是刺激他,他越想征服我。”

    凌霄玉只是一个神器,还是一个从未出过任务的神器,自然想不通这种心理,于是他默默地查了一下贺子煜的好感度,结果吓了一跳,好感度不停地跳动,一会儿是负一百,一会儿是正六十。

    器灵:“……”它真的搞不懂。

    白珂得知结果后嘴角缓缓勾起一个微笑,贺子煜这种心智不成熟的男人可比贺子弈这样心智成熟的男人好征服多了。

    “他不是忽然喜欢我,只是想要征服我罢了。”

    唐唐贺家二少爷竟然能被装模作样的白姝迷了心神,想来也不是一个多聪明的人。

    吃午饭的时候白珂发现贺子煜并不在,餐桌上只有她和贺子弈两个人在吃饭。

    “小煜他有点事。”贺子弈看到白珂眼神中一闪而逝的失落后笨拙的安慰,这桩婚事中有他的错,如果不是他的某些打算,白珂也不会被牵扯进来,他自觉对不起白珂,所以待白珂很温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