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七十年代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买到防盗章证明你的订阅不够哦~

    宿主白珂和她的爸爸一样,最喜欢画画, 但是白珂的爸爸没有天赋画了几十年也一直默默无闻,白珂天赋倒是不错, 只可惜……

    从记忆中得知, 自那件事过后,宿主便不愿再拿起画笔画画。她匿名在网上做了插画师,偶尔会接一些单子, 但是也都是电脑作图。

    白珂不懂画画,更何况是西方的油画, 但是宿主懂, 当她坐到画布前, 身体有种莫名的抗拒和愉悦。

    忽视这具身体对画画的抗拒, 白珂开始调颜料。

    调好颜料后, 白珂端坐在画布前,态度认真动作优雅,和平时的她判若两人,仿佛与蓝天白云和绿草融为一体, 看着赏心悦目极了。

    贺子弈今天无事便早早回家, 听管家说白珂在草坪上画画,他很惊讶。毕竟他从调查结果上知道白珂已经近一年没有碰到颜料,今天怎么突然就克服了心中的阴影重新来画画了呢。

    于是贺子弈漫步来到白珂画画的地点。

    他并没有离得太近, 远远望去, 只见少女白皙的脖颈和认真的侧脸, 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微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让觉得美丽极了。

    管家跟在贺子弈的身后,虽然脸上没有露出任何私人情绪,心中却很惊讶,从白珂住到贺家开始,他对她的印象已经完全被推翻,明明是一个如此美好的少女,怎么会做出那种糊涂事呢,根本不像她的性格。

    “刘叔,白小姐最近几天过的怎么样?”贺子弈轻声问道,像是怕吵到那边安静作画的少女。

    管家的眼神中带着笑意,小声回答:“白小姐并没有任何不适,看起来心情也不错,每天饭后会固定出来散步,待人待事温柔有礼,只是今天突然让我为她准备一套画具。”

    贺子弈点了点头,看来白珂在这边适应的很好,贺家至少比她的家里气氛更加轻松。也许是身边都是陌生人,离开那个令她窒息的环境,加上她本身比他想象的还要坚强,她才会主动走出阴影吧。

    “刘叔,吩咐厨房晚餐多准备一些白小姐爱吃的东西。”

    贺子弈比白珂大了七岁,加上那些不可言说的事,只要她乖乖的,他就愿意宠着她,出了事,贺家也愿意成为她的靠山。

    “好的。”

    管家离开后贺子弈仍旧站在这里默默地注视着白珂。

    “大人,贺子弈的好感度又提升了3分,现在是45分。”器灵略显激动的声音在白珂的脑海中响起。

    “啧,真没有挑战性。”

    器灵:“……”

    装样子要装到底,白珂只能继续画画。

    贺子煜好几天没有回家了,那天愤怒离开之后他冷静了才发现,他是中了那个无耻女人的激将法,玩这种欲擒故纵的手段,他哪怕对她恨的心痒痒的,也不打算奉陪了。

    由于他和白珂订婚,最近白姝都不理他了。

    白姝是个善良的人,她说哪怕他不是自愿和白珂订婚了,可是订婚了就要对白珂负责,他们不适合再见面了。

    这句话说的贺子煜心疼的都快要碎了,白姝如此美好,为什么白珂要这样对待她的亲妹妹。

    他无法忘记白姝说话时颤抖的声音以及发红的眼角。

    回家之后得知大哥在草坪这边,他便也走了过来。

    结果离得很远他就看到白珂坐在画布前面,他大哥贺子弈弯腰看向白珂,两人有说有笑,似乎在欣赏一幅油画,看情况应该是白珂这个女人画的。

    贺子煜悄悄的攥起拳头,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难道白珂说她喜欢他大哥是真的?

    不!不可能!贺子煜只要一想到这个念头心头顿时出现一股暴虐的情绪,只能是他看不上白珂,而不可能是白珂看不上他!

    抬头间,他看到他大哥温柔的揉了揉白珂的头发,白珂垂下眼眸笑的极为腼腆。

    贺子弈突然瞥到站在不远处的贺子煜,想到他这么多天没有回家忍不住皱起眉头。

    转头看向白珂的时候声音温柔带着几分安抚的意味,“珂珂,我先回去,你慢慢收拾画布,然后我们等着你一起吃饭。”

    刚才说话的时候白珂注意到贺子弈还叫她白小姐,自然而然的让贺子弈改了口。

    注意到贺子弈话中的那个“们”字,白珂的眼神往贺子煜的方向扫了一眼,长长的眼睫毛轻轻颤抖,表情也淡了下来,声音闷闷的,“大哥,我知道了。”

    唉,贺子弈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他走到贺子煜的身边,声音不高不低的问:“你这几天去哪了?”

    “家里住了一个不讨喜的人,我自然是住外面省着心烦。”

    贺子弈自然是看不上这个不懂事的弟弟,只是既然是他贺家的人,那他就不能坐视不管。

    “贺子煜,记住你的身份,你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贺家。”

    又是这句话,又是这句话!

    每次贺子弈都会提醒他注意身份,可是他做错了什么,做错的明明是贺子弈和白珂!

    “你给我换个未婚妻不就众人皆乐了,”贺子煜嗤笑道,“就那个女人,当初做出那种事,现在还有脸画画,我要是她,我怕会羞愧的想要自杀。”

    “住口!”贺子弈冷声道,“注意你的教养!”

    “教养?”贺子煜粗声后低吼,“既然她有脸做,我凭什么不能说?难道我说的是假的不成?”

    “当初那个女人参加油画比赛,怕得不到名次,暗地里威胁利诱评委,结果评委不惧权势把这件事给抖了出来,她不仅不承认是她做的,反而诬陷她的妹妹,白姝太过善良主动替她承认错误,结果被家里查出来这事就是白珂做的,里子面子都丢尽了。这种厚颜无耻之人还想让我娶她?做梦吧!”

    贺子弈的眼神沉了下来,据他查到的资料,当初那件事并不是白珂做的,否则他也不会执意要让贺子煜和白珂订婚。

    到了嘴边的话并没有说出口,贺子弈直直的看了贺子煜三秒钟,然后说:“你好自为之吧,总之,我在的一天,你未来的妻子只能是白珂。”

    *

    当晚贺子煜暴怒离家,晚饭还是白珂和贺子弈两个人吃的。

    饭后回到卧室,白珂决定对贺子弈主动出招进行诱惑。

    器灵有些担心的说:“之前有很多人都决定对贺子弈进行色/诱,可是贺子弈是一个实打实的性冷淡,这一招对他并无用处,反而引起了贺子弈警惕和反感。”

    白珂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屑,“你觉得那些人能和我相提并论?”

    “白珂大人,是我错了。”妖神白珂可是神界无数上神的梦中情人,只有她不想做的事,没有她做不到的事。

    “你帮我瞧瞧贺子弈现在在干什么?”

    凌霄玉化作水镜,“贺子弈现在在楼梯上,马上要回书房。”

    白珂住的房间刚好在贺子弈去书房的必经之路。

    白珂迅速换好一件单薄的白色的纯棉吊带睡裙,里面的内衣自然是没穿的,然后坐在地面上后背贴在门上轻轻啜泣。

    这哭声别说是男人,就算是他一个器灵都忍不住想把正在哭的少女拥在怀中温柔安慰,器灵心想。

    贺子弈走在走廊中,突然听到若有若无的哭声,越离白珂的房间越近,这种哭声就越大。

    他站在白珂房间的门口,听着里面压抑的哭声,第一次觉得心软。

    可是联姻这种事情不是他主动提起的,他爸欠了白家老爷子一个人情,当年说好两家要结为姻亲。现在白家老爷子主动提起联姻,他根本无法拒绝。

    他们家可以联姻的除了他就是他弟弟,可是他根本不可能结婚也不会有后代,他不可能让贺子煜娶回来一个祸害,不能让未来贺家的继承人有一个心思歹毒的妈妈,所以白珂是他做好的选择。

    贺子弈站在门口几次伸手想要敲门,可是都没有敲下去。

    贺子弈从几岁就开始学习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接班人,不到二十岁就接手贺家,商业上没有能难打他的问题,可是该如何安慰一位可怜的少女……他真的不知道。

    这时卧室里的哭声结束了,突然传来了“嘭”的一声,贺子弈以为白珂做了傻事赶快喊道:“白珂?”

    “大、大哥?”

    贺子弈从这声音中听出了无数情绪,但是知道白珂没有事之后也放下心来,温声道:“你开一下门。”

    隔了十几秒之后门才缓缓被打开,贺子弈看着白珂的脸像个小花猫似的,竟然升起一种莫名的愉悦。

    “大哥。”白珂羞愧的低下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贺子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