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七十年代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买到防盗章证明你的订阅不够哦~

    还是他亲自替他弟弟挑选的未婚妻。

    贺子弈抬手捂住眼睛,他第一次产生无颜面对一个人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 贺子弈突然浑身的肌肉都僵硬了, 他像是发现一件不可能的事一样,一向不动声色的脸上竟然充满惊讶和惊喜。

    他发现他的内裤里一片湿濡。

    他竟然梦遗了!

    这在他看来是一件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如果……如果他的身体真的有能恢复正常的可能性, 想到这里贺子弈发现他的心跳开始加速。

    如果他的身体正常,他是不是也能拥有爱情, 甚至……拥有自己的孩子,而不是把希望全部放在贺子煜未来的孩子身上。

    如果他的身体正常,他是不是就可以直面他对白珂的感情。

    恍然从呆滞中醒过来,贺子弈发现他的身上出了一层细汗,他竟然激动到出汗了。

    起身到浴室洗漱, 贺子弈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检查。

    吃早餐的时候他见到白珂, 他很紧张, 就像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一般,有点不知所措。

    “大哥,你不要再给我夹了, 我吃不下去啦。”少女娇嗔的撅起嘴。

    贺子弈才反映过来,他一直在给白珂夹食物, 白珂的碗里已经快要装不下了。

    “咳,”贺子弈垂下眼眸掩饰住内心的慌乱,“你太瘦了, 我想你多吃点。”

    白珂抬起双手掐着自己满满都是胶原蛋白的脸颊, 样子可爱的说:“大哥, 我不瘦,你们男生和我们女生对胖瘦的标准不一样。”

    “好好好,”贺子弈勾起一抹宠溺的笑容,“乖,吃早餐。”

    “大人,贺子弈的好感度已经到八十二了。”器灵的声音在白珂的脑海中响起。

    白珂勾起嘴角,看来她是时候行动了。

    饭后贺子弈联系医生去做了一次全面的检查。

    白珂却敲响了贺子煜卧室的门。

    这几天贺子煜没有再出去,每天待在卧室里,就连吃饭也是佣人送到卧室里去。

    贺子煜本以为是佣人,声音沙哑的说:“进来。”

    他听到开门声,眼皮都没有抬一下,躺在大床上说:“早餐放桌子上就行。”

    “贺子煜,你现在可真狼狈呀。”白珂的声音里是毫不掩饰的嘲笑。

    贺子煜却没像往常一样反驳白珂,真是还脸色苍白的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是啊,我现在是真狼狈,狼狈到你都可以来嘲笑我。”

    “就因为一个女人,你现在就怀疑人生了?”说实话,白珂真的不理解这种感情,比起爱情,她更倾向于贺子煜这个人是个懦夫。

    这一句话不知怎么让贺子煜异常愤怒,他吼道:“你根本就没有体验过这种世界观都崩塌的感觉。”

    “我没体验过?”白珂的眼皮轻撩,“我当然体验过!我被最亲的人陷害,全世界的人都在骂我嘲笑我,我不是照样好好的!”

    贺子煜突然灭气,全身无力的躺在场上,白珂的话让他想起生日宴会那天他大哥贺子弈意有所指的话。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骗子!”贺子煜痛苦的呢喃。

    “怪只怪你傻,”白珂丝毫不安慰贺子煜,反而一直戳他的伤口,“你心甘情愿的被骗还能怪的着别人?”

    “不是的,姝姝她不会是这样的人……”

    “随便吧,”白珂无所谓的说,“我就是来看看你,看到你如此狼狈我就放心了。”

    说完白珂转身要走出贺子煜的卧室。

    然而她刚走到门口便听到贺子煜小声的询问,他的声音满是茫然,“白珂,当时……你是怎样的心情?”

    “我呀,”白珂勾起嘴角,“我绝望的想要自杀,可是我又懦弱的不敢自杀,我要是这样死了,岂不是便宜那些贱人。”

    贺子煜不在乎白珂的脏话,他觉得他比白珂要好一些,毕竟他从未产生过自杀的想法,想起白珂的遭遇,心中莫名有些释怀。

    当天下午,贺子煜在这几天内第一次从卧室里走出来,看到他的佣人都很惊讶。

    他刮了胡子换了干净的衣服,只是掩饰不住脸上的憔悴和眼睛里的红血丝。

    “刘叔,白珂在哪里?”

    管家回答道:“白小姐在草坪那边作画。”

    “嗯。”贺子煜问完之后便抬脚离开,想来应该是去找白珂。

    贺子煜到了草坪那边,并没有选择去打扰白珂,而是站在一旁观看白珂,他想看看这个女人有何神奇之处。

    甚至他的心态已经悄然发生转变,接受白珂也不错,一个被最爱的人欺骗成了一个十足的“傻子”,一个被最亲的人陷害成了有名的“笑话”,听起来倒是般配。

    贺子弈心情沉重的回到家,他知道白珂有下午在草坪这边作画的习惯,便下意识的走到这边,结果他就看到贺子煜站在不远处看着白珂,眼神不似往常那般反感和排斥,甚至还隐隐带着几分欣赏。

    贺子弈的心被狠狠的揪了一下。

    他没有资格靠近白珂,也没有能力给白珂幸福,甚至贺子煜还是他亲自为她挑选的未婚夫。

    走到贺子煜身边,贺子弈收起脸上所有的神色,轻声说:“谈谈?”

    “好。”

    两人一前一后走回到贺子弈的书房。

    贺子弈坐在椅子上,声音冷淡,“你现在是什么想法?”

    贺子煜的声音还带着几分不死心和最后的挣扎,“大哥,姝姝她……真的是她做的吗?”

    “你问的是哪件事?”

    贺子弈说完没等贺子煜开口便说:“生日宴是她自导自演,威胁评委是她陷害白珂,白珂也从来没有欺负过她。”

    “大哥,”贺子煜的声音颤抖,“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以为你不傻。”

    贺子弈的声音突然带了几分恶劣,“正所谓眼见为实,我直接告诉你的话你会相信?”

    “我相信。”可是贺子煜却知道他还是会怀疑,因为白姝在他心中太过美好,美好到他无法相信。

    “呵。”

    “大哥,”贺子煜艰难的说,“你再给我点时间,我会听你的话,娶白珂。”

    “你出去吧。”贺子弈突然没有心情和贺子煜说话了。

    *

    “大人,贺子煜竟然答应要娶你了,现在好感度一直在动荡,最高时居然有七十分。”器灵对白珂说。

    “嗯,知道了。”让贺子煜爱上她对白珂来说一点都没有挑战,白珂也没把他当回事。

    晚饭的时候白珂发现贺子弈对她不似早上那般亲热,便打定主意晚上要搞事情。

    八点多,白珂再次在手指上蹭了一点丹药的粉末,然后出了卧室要了一杯热牛奶。

    她端着热牛奶敲响了贺子弈书房的门。

    听到贺子弈说“请进”之后,白珂端着牛奶杯子走了进去。

    此时贺子弈正在工作,只有沉浸在工作中才能让他暂时的忘记那些烦心事,没想到白珂竟然出现在书房里。

    “珂珂?”

    白珂笑着说:“我听刘叔说你吃完饭就在书房里一直工作,我便热了一杯牛奶来送给你。”

    看见贺子弈书桌上的咖啡杯子,白珂皱着秀气的鼻子说:“大哥,多喝咖啡伤身也影响睡眠,不要多喝。”

    “嗯。”贺子弈知道他不应该这样,可是却贪恋白珂的关心以及与她相处的时间,仿佛是偷来的一样。

    白珂脚步轻盈的走到书桌边把牛奶放在桌子上。

    “珂珂,你要是没事的话就先回去吧,我还有工作要做。”贺子弈侧过脸说,他的眼神闪躲声音也有些低沉。

    突然白珂坐在了贺子弈的大腿上,双手环抱着贺子弈的腰,脸贴在他的胸口,整个人都藏在他的怀中。

    贺子弈的眼神瞬间变得火热,可是他却不敢回抱住白珂。

    “珂珂,你在是在做什么。”贺子弈的声音哑涩甚至带着几分隐忍。

    “大哥。”白珂轻声吐气。

    贺子弈不自在的侧开脸,他承认现在的白珂美得不可方物,可是他不能看,也不敢看。

    “大哥,你看我一眼。”

    “大哥,我喜欢你,我想嫁给你。”白珂的脸在贺子弈的胸口上蹭了蹭,声音中满是依恋。

    这些年有很多女人对他表白,贺子弈都没有任何感觉,甚至对于有些人的投还送抱也没有任何感觉,就像一块又冷又硬的石头一般根本体会不到女人的美妙之处。

    可是面对白珂,贺子弈却有些紧张,就连手心有微微出汗。

    他应该像拒绝那些女人一样冷酷的拒绝白珂并且呵斥她,身为贺子煜的未婚妻,白珂居然对他这个大哥表白,传出去贺家怕是立刻就会沦为上流社会的笑话。

    然而贺子弈却根本说不出口,被表白后的喜悦让他无法忽视。

    他也喜欢白珂呀。

    他们互相喜欢。

    贺子弈既激动又悲哀,这些年来虽然身体不行,可是他也从未喜欢过任何人。再他终于意识到他喜欢上了一个人,这个人也喜欢他的同时,他却不能接受这份感情。

    贺子弈久久没有说话,白珂能感受到他比平时跳动的剧烈的心脏,乖巧的再次在他的胸口蹭了蹭,撒娇般的说:“大哥,你喜欢我吗?”

    “珂珂,你别这样。”不过六个字,贺子弈却说的异常艰难。

    拒绝一个人很容易,可是拒绝一个他喜欢的人却无比困难。

    回应他的是白珂抱的更紧的手臂。

    正常情况他应该推开白珂,并且警告她保持距离,可是贺子弈却舍不得白珂难过。

    他叹了一口气,默默地把自己的身体状况说了出来。

    “所以,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我不在乎。”白珂抬头认真的看着贺子弈,她的眼底仿佛有星光。

    “可是我在乎,你是贺子煜的未婚妻,而我是他的大哥,”贺子弈侧开脸不去看白珂的眼神,“你喜欢谁都不应该喜欢我。”

    “只要你同意,我们就可以在一起。”白珂眼神执着的看着贺子弈的眼睛。

    贺子弈的心猛颤了几下,可是该死的理智却让他说:“你是贺子煜的未婚妻,我未来的弟妹,看在这层关系,这一次我不和你计较。你死心吧,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白珂受伤的抬起头,眼神中满是不敢置信,“我不信你不喜欢我,你和我计较吧,最好解除我和贺子煜的婚约。”

    贺子弈不知道他是如何说出这种残忍的话,尤其是当白珂还坐在他的怀中时。

    “我本以为白家大小姐是个好女人,原来竟然如此浪荡,婚约是不可能解除的,你要是再这样,以后我就不回来了。”

    白珂松开一直紧紧抱着贺子弈的双手,怔怔的退后几步,嘴角勾起一个凄美的笑容:“你竟然这样看我?”

    看到这样的白珂,贺子弈只觉得心好像都碎了,疼的快要受不了。

    “没错,别让我看不起你,白小姐。”

    “好吧,”白珂低声笑了出来,脸上都是泪水,却笑得倾国倾城,“如你所愿,我的大哥。”

    安荣立刻火冒三丈,“好呀,这个死丫头,一天除了给我丢人之外,居然还学会这种下三滥的招数。”

    “走,我们去找你爷爷去,既然你已经和贺子煜有了夫妻之实,这婚约的女主角自然要换人。”

    安荣果然顺着白姝的设想往下面说。

    白姝的嘴角悄悄露出一抹微笑,这种事她不方面出面,可是安荣却没有什么好怕的,最好把事情闹大,哪怕贺子弈再护着白珂,解除婚约这件事他也无法阻止。

    安荣让白姝先回房间洗漱。

    当白姝换好新衣服之后,安荣斗志昂扬的带着白姝去了白家主宅。

    白家的主宅和贺家一样都是一栋大庄园,当年安荣结婚的时候便住在这边,可惜后来搬了出来。

    进入大门后,白老爷子此时正坐在沙发上品茶,看到她们之后头也不抬的说:“你们来找我是什么事?”

    “爸爸,就算你再偏心,这一次也不能惯着白珂了。”之前因为订婚的事安荣已经上门闹过几次。

    白老爷子抬头看了安荣一眼,他这辈子如果说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教好小儿子,加上没有给小儿子娶一个好媳妇。

    安荣看着白老爷子的眼神,眼底划过恨意,就是这种眼神,无论她如何努力去成为一位优秀的豪门太太,白老爷子永远都只会这样看着她,仿佛再看一个垃圾一样。

    安荣直接说:“姝姝也是您的孙女,现在她被白珂设计已经和贺子煜有了夫妻之实,白珂和贺子煜的婚约不能继续下去。”

    “你说什么?”白老爷子放下茶杯,茶杯在茶几上发出巨大的声音。

    看着白老爷子震惊的样子,安荣反倒是笑了出来,“就是字面意思,白珂不知道跟谁学的,竟然给她的亲妹妹下药想要破坏她的名声,她偷鸡不成蚀把米,姝姝和贺子煜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咱们白家可没有两姐妹共侍一夫的习惯吧。”

    白老爷子怒火攻心开始剧烈咳嗽。

    白大太太也就是白老爷子大儿子的媳妇刘雨诗此时正在外面,接到通知说安荣带着白姝过来没过多久白老爷子便坐车去了贺家,她赶快也前往贺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