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七十年代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买到防盗章证明你的订阅不够哦~  “家庭条件还不错。”白珂扫视四周,浴室的装修精致华贵, 看起来就不是普通人家。

    从浴缸里抬起手, 五指白皙纤长, 甲贝粉嫩, 看得出来这双手被主人精心保养过。

    “希望这身体是个美人胚子。”对于妖神白珂来说,她无法容忍一副丑陋的面容。

    离开浴缸, 白珂就这样赤/身/裸/体的走到镜子前, 眼底划过一丝满意。

    镜子里出现一张国色天香的脸,只是轻微皱眉看起来都让人心生爱怜, 就是这皮肤差了点。

    听到白珂的话, 器灵不敢说话,只能在心中吐槽:凡人的身体怎么和神相比,尤其是和她妖神白珂相比。

    白珂, 九尾灵猫,神界第一美人,脾气捉摸不定, 武力值极强……尤其还是它主人的心上人。

    想到那个得知白珂无聊就急不可耐的把它献上的主人, 器灵觉得它可能是最倒霉的神器。

    白珂很满意她看到的一切,这具身体冰肌玉骨胸大腿长, 还生了一张如此出色的脸蛋, 虽然比不上她自己的, 但是至少在她能接受的范围之内。

    “器灵, 说说剧情吧。”白珂勾起唇角一笑。

    白珂已经无聊了千百年, 得知下属献上的神器竟然可以穿越各界并且成为不同的人去帮她们实现心愿,这让白珂觉得很有意思。

    “是的,妖神大人。”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白珂只是听到这个世界的宿主和她同姓名便答应下来,其他的一无所知。

    下一秒白珂的脑海中多出了有些不属于她的记忆。

    宿主白珂,豪门白家的大小姐,本来应该是以为天之骄女,可是却不得母亲的喜爱,是圈子内有名的笑话。

    而这一切都是她的“亲”妹妹造成的。

    本来就算是笑话也无所谓,偏偏她有个偏心的爷爷,只因为她和已经去世的奶奶有几分相似便偏心于她,因为陈年旧约和顶级豪门贺家有婚约,爷爷强势的让白珂作为婚约的履行人,丝毫不顾贺二少喜欢的是白珂的妹妹。

    结局很明显,宿主白珂被贺二少虐心虐身最后得抑郁症自杀了。

    至于这个“亲”妹妹……还是个被掉包的假妹妹。

    白珂唇角勾起一抹绝艳的笑,越是狗血的故事她就越喜欢。

    多有趣呀。

    *

    “大小姐,夫人让您下楼一趟。”

    此时白珂正坐在梳妆镜前,听到佣人的话,她的眼睛微眯藏住眸子内的光,“我知道了。”

    然而白珂并没有起身的意味,因为她的妆还没有画完。

    佣人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就看到白珂动作缓慢的在嘴上涂抹着口红,板着脸说:“大小姐,夫人还在楼下等着呢。”

    白珂轻撇了一眼,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很久没有人敢给她脸色看了。

    化作翡翠镯子的器灵在镯子里瑟瑟发抖,就怕妖王大人生气直接灭了这个世界。

    器灵绝望的闭上双眼,为什么它这么倒霉被那个没有良心的主人送给妖王白珂呀。

    然而凌器灵害怕的事并没有发生,白珂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有一分懊恼,站起身好声好气的对佣人说:“我这就下去。”

    佣人没有说话,转过身后眼神中划过一抹不屑,就算是豪门大小姐又如何,还不是要夹着尾巴生活。

    走在佣人身后的白珂眼底划过一抹愉悦,神界无聊,没想到下界竟然如此有趣,尤其是这种类似角色扮演的游戏,简直让白珂无聊了千百年的心再次活跃起来。

    到了楼梯上的时候,白珂往客厅沙发瞧了一眼,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个雍容华贵,一个眉清目秀,两人长得有八分像,一看就知道是母女。

    白珂知道,这两个人就是她的“好”妈妈和“好”妹妹。

    “妈妈,妹妹。”白珂站在母女两人不远处,她的笑容有点拘谨毫无大家小姐的气质可言。

    看到白珂后,妈妈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声音冷的像刚吃完冰碴一样:“你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一会儿贺家的车会过来接你,你要记住,别给我们家丢脸,否则别怪妈妈不客气。”

    白珂内心生出一股愤怒和悲哀,她知道这是宿主的情绪作祟。说实话,她向来看不上这等懦弱的人,不过既然接了任务,无论怎样她都要帮宿主实现心愿,这世上还没有她白珂做不到的事。

    白珂垂下眼眸,“妈妈,我知道了。”

    说话间她的好妹妹连看都没看她一眼,手臂一直挂在妈妈的手臂上,母女两人看起来亲亲密密的。

    “妈妈,姐姐会记住你的话,不会再犯错的,毕竟她可是爷爷最爱的孙女,”妹妹对着妈妈撒娇着并且在最爱两个字上拉长音,然后转头看向白珂,眼神中是藏也藏不住的恨意和得意,“姐姐你说是不是?”

    “嗯。”

    “行了,看着你就心烦,”妈妈看着白珂唯唯诺诺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不耐烦的说,“回去休息吧。”

    “好的,妈妈。”白珂的声音很轻,语气带着几分怪异,然而并没有人注意到。

    白珂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后,脸上唯唯诺诺的表情瞬间消失,漫不经心的用手指轻点桌面,说:“器灵,宿主的心愿之一是嫁给贺子弈吧。”

    “是的大人。”

    贺子弈,白珂未婚夫贺子煜的亲哥哥,也是贺家的掌权人,据说下面不行硬不起来,是个废人。

    宿主的心愿一共有三个:第一嫁给贺子弈,第二让贺子煜爱上她,第三找到她的亲生妹妹。

    “你瞧瞧,这人窝囊了一辈子,居然愿望都是情呀爱呀,怪不得她是个窝囊废。”白珂毫无同情心的说。

    白珂想,如果她遭到这种事,心愿肯定是让所有欺负过她的全部去死。

    器灵胆战心惊的说:“大人,凡界是不允许随便杀人的,就是伤害人也不行。”

    白珂皱了皱眉,“行了,我知道了,我不会动手的。”在来到这世界之前白珂就已经封印了一身神力,否则这个世界都有可能会崩溃。

    *

    白珂的东西只有两个行李箱,佣人只是把白珂的爱用物品收拾出来给她带了过来,毕竟到了贺家,哪怕他们家并不喜欢她,也不会在这些东西上亏待了她。

    车子平稳的朝贺家开去,白珂闭上眼睛开始在脑海中回忆后面的剧情。

    到了贺家,大哥贺子弈对她还不错,所以小可怜就喜欢上了贺子弈,可惜她的喜欢注定说不出口,结婚后不久贺子弈就因为意外出车祸去世。随着贺子弈的去世,再也没有人能压制住贺子煜,宿主白珂的悲惨生活正式开始。

    白珂很期待住到贺家的日子。

    当车速慢下来的时候,白珂缓缓睁开双眼,发现她正在一个巨大的庄园内,想来这应该是贺家的主宅。

    车在庄园内开了大概二十分钟才停下来。

    一栋豪宅的门口站着几个人,站在最前面的人看起来应该是贺家的管家。

    白珂下车后,管家上前迎接。

    “白小姐你好,大少爷和二少爷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管家话音落下,抬手做出“请这边走”的动作,与此同时管家身后的佣人已经把放在车后备箱内的行李箱拿了出来。

    白珂微微扬起下巴,嘴角勾住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整个人看起来光彩夺目,就连管家都看呆了一秒钟,这还是那个唯唯诺诺的“白家笑话”白大小姐吗?

    进去之后是一个巨大的客厅,沙发上坐着两个男人,一个看起来温温如玉,一个一脸桀骜不驯。

    白珂立刻猜出来这两个人的身份。

    “白小姐,你好。”贺子弈声音不大不小,嘴角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不会太过亲近也不会过于冷漠。

    “你好,贺总。”白珂没想到宿主想要她嫁给的大佬贺子弈居然长得这么好看,她本以为贺子弈应该是不怒自威气势十足的那种人。

    “噗嗤。”这时候突然传来一声不合时宜的嗤笑声。

    “还白家的千金小姐呢,难道你们家就没有教你礼貌?”说出这种欠揍的话的人自然就是白珂的未婚夫贺子煜。

    白珂没有说话,只是心中已经决定日后教贺子煜重新做人。

    贺子煜一身时尚的衣服,头发染成栗色,刘海后梳露出饱满的额头,看起来倒是挺帅的,如果忽略他那一脸阴霾的表情。

    “贺子煜,道歉。”贺子弈说这话的时候表情不变,声音淡然,连眉头都没有皱起一下,但是却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魔力。

    贺子煜立刻像遇到猫的老鼠一样,他转过头一脸不服气眼底深处划过一抹阴冷,声音小到白珂几乎听不到:“对不起。”

    “先带白小姐去她的房间看看。”贺子弈温润的声音响起。

    “是。”管家回答道。

    贺子弈的话音落下就有佣人为白珂引路,白珂在朝房间走的时候还隐隐约约听到贺子煜不开心的声音“哥,你明知道我有喜欢的人,你还偏要让我和她订婚!你想让我娶一个笑话!”

    “你……”

    也许是贺子弈的眼神太过复杂,白珂竟然猜错了他的意思,赶快说:“你别瞎想,我没有怀孕。”

    白姝当时中的药可是那个骚狐狸送给她的,保证百发百中。

    白珂原本的打算就是等到白姝的肚子里传来好消息之后,彻底解决她这个麻烦,顺便把白家那些破烂事扯明白,然后就可以找亲生妹妹了。

    听到白珂的话,贺子弈瞬间变得口干舌燥起来,那一晚天雷勾地火,也是让他不停回味的一晚。

    这一个多月以来,贺子弈的身体在慢慢的恢复,一周以前,他竟然晨/勃了。

    医生对于贺子弈身上的变化给不出任何理由,只能说是奇迹,也许是药物作用导致他的身体发生了某种不可知的变化,总之他的身体在朝好的方向变化,用不了多久的时间,他便可以像普通男人一样。

    “珂珂,你别诱惑我。”贺子弈的声音沙哑。

    白珂傻眼,她可什么都没有做,这男人莫不是被她虐傻了?

    贺子弈伸出舌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内心火热一片,他抬腿走到办公室墙角处放置的小冰箱,从里面拿出一瓶冰镇的矿泉水。

    半瓶冰凉的水喝下去之后他才稍微冷静下来。

    “这报告不会是假的吧。”贺子弈冷静下来之后对白珂说。

    白珂勾唇,这件事当然不是假的,“白姝她不傻,如果是假的迟早会被人查出来,应该是真的。”

    贺子弈小心翼翼的观察白珂的表情,“那……你是怎么想?”

    “跟我有什么关系呢,”白珂故作潇洒的笑了笑,“这事你应该跟我爷爷谈而不是我。”

    两人的谈话终止,贺子弈知道,白珂还是介意的。

    但是不出意外白姝会嫁给贺子煜。

    这样也好,可以彻底绝了贺子煜对白珂的想法。

    “珂珂,你不打算原谅我没关系,只要你别不理我就行。”贺子弈不着急,他打算慢慢追求白珂。

    白珂年纪小,肯定更向往浪漫的爱情,而他带给她那么不快乐的回忆,追求她这件事又算得了什么。

    贺子弈知道,他和白珂在一起最大的苦难不是白珂不同意,而是白老爷子那关。

    老一辈的人爱面子,白珂和贺子煜订婚过,现在要是再和他订婚,岂不是让人笑话。更何况他弟弟做出的那些蠢事,想必白老爷子也不想再和他们贺家产生瓜葛。

    贺子弈和白珂在一起吃过晚饭后送白珂回家,顺便准备拜访白老爷子并且商谈白姝怀孕一事。

    坐在沙发上,贺子弈淡淡一笑,“老爷子。”

    白老爷子本来态度强硬的让白珂和贺子煜订婚,也是因为他喜欢贺子弈,他觉得贺子弈的弟弟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况且在这个城市里再也找不出比贺家更有钱的人家。更何况当初贺子弈也是意属白珂。

    当初安荣来闹过之后白老爷子有想过改变想法,只可惜贺子弈认为白姝人品不行不同意。

    于是便不管不顾的让白珂订婚,他只是想把最好的留给他最疼爱的孙女。

    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做错了,早知如此,他当时就应该选择不去履行这个约定,也不至于闹成现在这个样子。

    “子弈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贺子弈端起面前的茶杯轻抿一口,从前在白老爷子面前他一直很淡定,可是现在却有几分紧张。

    “老爷子,今天安女士的妹妹来我的办公室找我,并且给我看了一样东西。”

    说完他恭敬的把白姝的孕检报告递给白老爷子。

    白老爷子接过之后认真的看了看,表情冷然,整个客厅安静的只能听到白老爷子翻动纸张的声音。

    “老爷子,您什么想法?”

    对于白姝怀孕一事,白老爷子只是叹口气,过了一会儿说:“这件事你决定吧,什么决定我们都接受。”

    也就是说白老爷子不准备为白姝出头。

    “好的。”

    晚上贺家,贺子弈看到醉醺醺的贺子煜从外面回来后说:“恭喜你,你要当爸爸了。”

    贺子煜震惊,连酒意都醒了几分,“大哥,你说什么?”

    “白姝怀孕了。”

    “大哥!”贺子煜这段时间很颓废,接连的打击让他终日沉迷在酒中,他无法接受他曾经深爱的人是那样不堪的人,他也无法接受当婚约解除之后他才意识到他对白珂的喜欢。

    “你只能娶她。”

    “我不想娶她,”贺子煜现在最讨厌的人就是白姝,她是他这一生最大的败笔,现在他想起曾经做过的那些事都面红耳赤,“我要娶白珂,我除了白珂说都不娶。”

    贺子煜的思维便被固定,在他的思维中他只能在白姝和白珂之中二选一,他对白姝的讨厌越多,对白珂的喜欢便越多。

    本来他对白珂并没有多少感情,可是潜移默化的洗脑,加上白姝逐渐被掀开的真面目,白珂在他心头的地位越来越重。

    尤其是在失去以后他才更加悔恨。

    贺子煜懦弱,可偏偏是他的这份懦弱让他对白珂的喜欢越来越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