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七十年代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买到防盗章证明你的订阅不够哦~  哪怕所有人都知道贺子煜喜欢她又如何,他在贺家说的又不算!

    白姝搞不明白白珂这个蠢货是如何讨到贺子弈的欢心, 要知道她最开始的目标也是贺子弈,可是他根本不近女色, 所以她才退而求其次选择了贺子煜。

    舞蹈结束后, 白姝优雅的端着酒杯走到白珂身边,笑容看似开心,可是谁都能看出这笑容下隐藏的难过。

    她轻声说:“姐姐,祝你生日快乐。”

    白珂笑了笑,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她不可能不给妹妹面子,否则白姝的小计谋不就得逞了嘛,而且今天她要给白姝一个小小的教训, 就当做大餐之前的开胃菜好了。

    “妹妹, 姐姐也祝你生日快乐,”白珂拉起妹妹的手, 仿佛两姐妹之间毫无隔阂一样, 亲切的说,“往年我们都在一起过生日, 今年……姐姐有礼物送给你,只是之前在二楼只看到妈妈却没有看到你。”

    白珂不大不小,站在她周围的人刚好能听到。

    刚才有看到白姝和贺子煜在一起的太太们眼神中划过一丝玩味,白家这对姐妹倒是有意思。

    白姝只觉得被白珂碰到的皮肤宛如针扎般疼痛, 没忍住直接把手中酒杯里的酒洒在白珂身上。

    红酒洒在白珂纯白色的高定礼服上, 整个胸部都变成红色, 这件礼服已经被毁了。

    白珂伤心欲绝的看了妹妹一眼,没有说话。

    “姐姐对不起,”白姝瞧见周围那些太太们看八卦的眼神后赶快补救,委屈地说,“我只是感觉手像是被针扎了似的疼。”

    周围的太太们饶有兴味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姐妹两个的事圈子内都知道,妹妹给各位太太的印象一向很好,只是最近和贺子煜走的很近的动作让她们看不太明白,不过印象使然,大家自然认为她没有说谎。

    “这白珂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可不是嘛,好好的牌让她玩成这样。”

    “当众用针扎妹妹,这真不愧是白家这个笑话能干的出来的。”

    哪怕是豪门贵太太,私底下也是爷爱八卦的,都在小声窃窃私语。

    这边的动静让一直默默关注妹妹的贺子煜察觉到,他赶快走了过去。

    “白珂,你又做了什么!”看着狼狈的白珂和一脸无措的白姝,贺子煜想都不想直接把炮火指向白珂。

    白珂自嘲般的笑了笑:“我做了什么?我就是和妹妹说两句话而已。”

    “不可能,”贺子煜想都没想就护着白姝,“你要是只是这样,姝姝怎么可能会把酒弄撒到你的身上。”

    有看热闹的太太事不嫌大的说:“听白二小姐说,她感觉她的手被针扎了几下。”

    贺子煜听到后马上拉起妹妹的手细细查看,还不忘对白珂骂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这可是你亲妹妹!你有气冲着我来,对她发泄算什么能耐!”

    贺子煜怒上心头当中责骂白珂,今天来参加生日宴会的都是圈子内有头有脸的太太们,可想而知过了今天想必又会有很多八卦流传出来。

    这边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马上就有人告诉了贺子弈。

    贺子弈快速赶到这边的时候就听到贺子煜在骂白珂。

    他就站在那里声音淡淡的说:“够了。”

    只是两个字就让全场变得安静下来。

    安荣比贺子弈早一步到这里,刚想要发作便看到贺子弈的身影,只能吞下这口气站在白姝的身边,眼神像刀子一般瞪向白珂。

    贺子弈走到白珂的身边,白珂仰着脖子努力使自己看起来底气十足,实则眼神中满是无助的样子成功的让贺子弈的心疼的像是被狠狠地揪了一下。

    尤其是此时白珂胸口的位置被红酒浸透露出里面若隐若现的弧度,这让贺子弈心中无法控制的升起一股怒火。

    贺子弈把身上的西服外套脱下来披在白珂的身上,就只是这一个动作,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贺子弈是站在哪一边的。

    “珂珂,你说这是怎么回事。”贺子弈温柔的对白珂说。

    白珂仿佛找到靠山一般眼眶迅速变红,然后她像是注意到情绪的转变马上低下头,只被站在她面前的贺子弈看的清清楚楚。

    贺子弈在愤怒的同时一种名为心疼的情绪在心中蔓延开来。

    “大哥不为难你了,”贺子弈轻柔的说,然后转身看向白珂的妹妹,眼神冰冷,“白小姐,请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大哥……”贺子煜刚要说话就被贺子弈冰冷的眼神吓得闭了嘴。

    白姝的眼神快速划过一抹失望。

    她真的没想到白珂这个蠢货竟然能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得到贺子弈的信任和宠爱,刚才那个开场舞的事她还可以安慰自己是贺子弈有意给白家面子,现在看到这种情况,她恨!

    她尽量使自己落落大方的说:“贺总,刚才我端着酒杯来祝姐姐生日快乐,姐姐看起来很开心,拉着我的手说话,只是我觉得手有种被针扎的感觉……所以手疼没有忍住一不小心就把酒洒在了姐姐的礼服上。”

    在贺子弈面前,妹妹不敢偏颇同时也理直气壮,毕竟她手上针扎的疼痛不是作假。

    “大哥,你听到没有,白珂就是一个狠毒的女人,连自己的妹妹都不放过!”贺子煜一脸悲痛的看着贺子弈。

    今晚是他做得不对,其实他也有些愧疚,只是想到白姝在场,如果看到他和白珂跳舞该有多难过,他不能对不起白姝,于是狠下心来。

    只是没想到白珂竟然气到当场对白姝下手。

    虽然这些日子他对白珂有所改观,可是现在看来果然都是在他面前装的,一个人的本性如此根本改不了。

    贺子弈看到白珂隐忍的神色,凭他对白珂的了解,白珂根本不是这样的人,他知道圈内对白珂的误会有很多,这件事要是这样不了了之,怕是宴会结束之后就会出现白珂仗着自己是贺二少的未婚妻,众目睽睽之下欺负自己的亲生妹妹这些流言。

    “去让家庭医生过来一趟。”贺子弈吩咐道。

    助理接到指令马上离开。

    贺子弈淡淡的说:“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我们不妨等医生过来替白小姐检查一下。”

    说完之后贺子弈失望的看了贺子煜一眼,然后轻声对白珂说:“珂珂,我陪你上楼换一件礼服。”

    “谢谢大哥。”白珂看向贺子弈的眼神中有感动有依赖甚至还有淡淡的爱慕。

    “啧,看贺总这态度,不知道的还以为白珂是他的未婚妻呢。”一位太太语意不明的说。

    “是啊,”在她身边的另一位太太也附和道,“可惜贺总他……算了,以后我们对白珂态度亲切点,有贺总的支持,白珂的地位是稳的。”

    “看来贺总是相信白珂的,怕这件事传出去对白珂的名声有损,竟然要当众验伤……难道真的是白姝装的?”

    另一位太太接话道:“这事我也看不明白了,咱们等结果就是了。”

    *

    楼上贺子弈陪白珂一起进到化妆间,动了动嘴唇,最后缓缓吐出一句“对不起”,他除了对不起竟然不知道该对白珂说些什么。明明白珂什么都没有做错,却不得不成为两个家族之间的牺牲品。

    “大哥你别这样说,”白珂眨眨眼睛,努力压下内心的悲哀,嘴角勾起一个勉强的笑容,“这不是大哥的错,大哥是最好的,大哥对珂珂最好。”

    白珂长得美,现在这样故作坚强的样子哪怕是再坚硬的心看了也能心柔似水,他真的不理解他的弟弟,放着白珂这样的美人不喜欢,偏偏喜欢那个矫情做作的妹妹。

    “以后大哥护着你,绝对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的。”贺子弈缓缓而坚定的对白珂说。

    “谢谢大哥。”白珂努力压制的情绪终于爆发,眼泪从眼眶中夺眶而出,梨花带雨的样子真是美极了。

    贺子弈笨拙的抬手帮白珂把脸上的泪水擦下去,不到一个月他竟然帮白珂擦了两次泪。

    他只觉得手指尖上的泪水像是强酸一样烧的手指发疼,可是比起手指他觉得他的心更疼。

    一向冷静的贺子弈难得慌张的说:“我去叫人帮你换礼服。”

    听到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后,白珂脸上所有情绪瞬间消失,勾唇笑道:“贺子弈真是一个好人,我越来越喜欢他了,他好可爱。”

    器灵抖了抖,在心中默默的为贺子弈祈祷,被妖神白珂喜欢……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件好事。

    白珂点点头,然后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她现在封印了一身神力和凡人无疑,可是她身边有一个神器。

    器灵努力微笑,它堂堂一个神器,到了妖神白珂手中,竟然让它变成一根绣花针去扎人。

    器灵:委屈。

    “要是白姝的手上被查出针扎过的痕迹。”白珂只说了半句话,可是话中威胁的意味十足。

    器灵瑟瑟发抖的说:“大人,我是神器,哪怕能被被封印大半,也绝对不可能查不出来的。”它是神器!神器!

    “行吧。”白珂不在乎的说,想起那个一贯会装模作样陷害人的妹妹,这次她倒是要看看医生检查结果出来之后妹妹会怎样说。

    白珂下楼之后,所有人都聚到了医生那里,贺子弈心可真狠,他竟然让白姝在大庭广众之下接受医生的检查。

    家庭医生在来之前就听到了贺子弈助理的描述,自然带了可以检查的仪器过来。

    他对着妹妹的手仔细检查之后说:“贺总,检查结果表明白二小姐的手上并没有任何针扎过的痕迹。”

    “这不可能!”白姝一向淡然的表情出现了裂痕。

    白姝看向贺子煜,她觉得肯定是医生看贺子弈的心情行事,她那么明显的针扎感觉,不可能检查不出来的。

    贺子弈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语气冷淡,“白二小姐的意思是?”

    “我的手真的有很明显的针扎的感觉。”白姝没法在装成大家闺秀的样子,她知道如果就此认定结果,她之前努力营造起来的形象就彻底没有了。

    她无法忍受成为一个“笑话”!

    “白二小姐是认为我贺家的家庭医生能力不行?”贺子弈不介意把这件事情闹大,“既然如此,那么就麻烦白夫人叫白家的家庭医生过来,我想大家肯定不介意多等一会儿。”

    安荣有些犹豫,她不能接受她向来引以为傲的小女儿同大女儿一样成为“笑话”,可是她觉得以贺子弈的为人做不出让医生作虚假诊断的事。

    “妈!”白姝紧张的看着安荣。

    安荣看着白姝眼神中不作假的焦急,以她对小女儿的了解,她终于狠心叫了白家的家庭医生过来。

    看到这一结果的太太们都不由得撇了撇嘴,要是安荣的大嫂在怕是不会让她做出如此决定。

    两个人都是她的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可是她这个当妈的却偏心到外人都看不下去的地步,而且她这一举动等于当众打脸贺家。

    白姝稍微镇定心神,她看向贺子煜,眼神中带着无法隐藏的委屈,可是她看见了什么,贺子煜竟然躲避她的视线!

    在这期间贺子煜一直没有出声,哪怕他不想相信医生的检查结果,也不得不承认凭借他对他大哥的了解,贺子弈是不会做那种作假的行为。

    可是他同样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这等于他骂错了人,相信错了人。

    本以为是白珂当众报复白姝,结果却表明白珂什么都没有做,是白姝故意陷害。

    这个结果和他的认知产生太大的冲突,他不能接受在他心中单纯的如同一朵小白莲一样的白姝人设崩塌。

    半个小时后白家的家庭医生到场,他给出的检查结果也是并没有任何被针扎过的痕迹。

    这下子宴会现场炸了,白姝的脸立刻变得通红,她只觉得所有窃窃私语的声音都是在嘲笑她,尤其是贺子煜颇受打击的样子,她再也维持不住大家闺秀的样子,转身跑了出去。

    安荣还没想好该如何救场就见到白姝把她扔在这里一个人跑掉了,整个人快要气到炸裂,但是她不能发作。

    哪怕她对白珂再不喜,也知道这种情况下只能替白姝道歉,她假惺惺的看着白珂说:“可能是最近白姝钢琴弹得多手指痛,一不小心造成了误会,珂珂,你是姐姐,亲姐妹之间哪有仇恨,就不要介意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过安荣会说出如此不要脸的话,都在期待贺子弈的反应。

    果然贺子弈很给力的回答道:“那么请问如果真的是珂珂扎了白二小姐,白太太您会如此对白二小姐说吗?”

    当然不会!安荣在心中说,可是这话她不可能说出口。

    “当然会,”安荣努力露出微笑,“就像当年珂珂陷害妹妹的事,姝姝也没有和她计较过。”

    “白太太,”贺子弈的口气加重,声音也越发冷淡,“当年的事真想究竟如何,您也许不知道,但是我清楚珂珂的为人。”

    众人听到这话,都互相交换了眼神,难道当年白珂说的是真的,真的是白姝陷害她?

    闹剧结束,白珂觉得再看见安荣这张让人反胃的脸,怕是会影响她晚饭的胃口,于是手轻轻碰了一下贺子弈的手臂,软声说:“大哥,生日宴散了吧,我更想要的是你单独陪我过生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