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娱乐圈狗血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买到防盗章证明你的订阅不够哦~  真是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想到贺子弈俊俏的脸庞,温润的笑容,白珂的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白小姐, 这间房间是大少爷让我专门为您准备的, 如果不喜请及时告诉我。”

    管家的态度让白珂满意, 眼神和语气中没有丝毫怠慢,怪不得贺家蒸蒸日上。

    “谢谢管家叔叔,我很喜欢, ”白珂像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生一般,眼神中划过明显的惊喜, “同时也谢谢大哥。”

    管家在贺家做了三十年的管家,可谓是看着贺子弈长大的, 听到白珂感谢贺子弈, 心中不由得对她升起一股好感,这个白小姐并不像外界说的那般一无是处, 不仅容貌令人惊艳,礼貌上没有可以指责的地方,真想不到她当初怎么能做出那种事情。

    管家离开后, 白珂坐在梳妆台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表情玩味。

    过了一会儿她问道:“器灵,帮我查看一下贺子弈和贺子煜的好感度。”

    器灵立刻回答:“贺子煜, 好感度负一百, 贺子弈, 好感度四十。”

    贺子煜对她的好感度白珂不需要结果也知道,只是没想到贺子弈对她的好感度竟然有四十,记得器灵说好感度达到六十就是对一个人有男女之间的好感了。

    “就这样你居然告诉我是一个s级的任务?”白珂看着器灵笑的温柔极了。

    都说妖神白珂性格难以捉摸,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的欺骗。

    器灵刚想解释就看到白珂摘下手上的镯子扔到了地上,动作轻飘飘的看起来美极了,然而凌霄玉是神器当然不可能像是普通翡翠镯子那样被摔坏。

    要是换做在神界,凌霄玉肯定废了,但是白珂现在神力被封印,凌霄玉掉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然后完好无损。

    器灵不敢从地上起来,只能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说:“大人,不是我骗你,这个任务之所以为s级的任务,在于很多人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贺子弈的好感度还是四十点。”

    “哦,”白珂来了点兴趣,手托下巴,“说说看。”

    “因为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所有认知都是通过宿主的记忆,所以并不清楚为什么贺子弈的初始好感度如此高,但是想要增加贺子弈的好感度无异于上青天。”器灵一边解释一边小心的观察白珂的脸色,它觉得它真是世上最可怜的神器。

    凌霄玉身为神器,向来都是被手下的那群半神器讨好的,从来没有出过任务,没想到有一天竟然会被无良的主人给送到妖神白珂的身边。

    它好苦啊!

    “行吧,那我就免为其难的原谅你。”

    凌霄玉竟然升起一种荣幸至极的心情……

    “有人过来了。”白珂虽然封印神力,但是也是普通人无法比拟的,她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脚步很快,快起来这个人心情不是很好。

    白珂眼底划过一抹玩味,终于好戏要上演了。

    半分钟后白珂卧室的门就被人很粗暴的从外面打开,接着贺子煜充满戾气的脸出现在白珂的视线之中。

    他走上前一把捏住白珂的下巴,语气阴冷:“我告诉你,我喜欢的人只有白姝一个人,既然你敢使手段和我订了婚,那我就让你看看你费尽心机得到的究竟是什么。”

    白珂不喜的皱起眉头,近千年来还没有人敢如此大胆的捏着她的下巴。

    白珂眼底划过一丝危险的光芒。

    “还跟我装?”贺子煜以为他说到了白珂的伤心处,“谁不知道大小姐是个花瓶,除了这张脸一无是处。”

    白珂嘴角勾起一抹惑人的笑容:“谢谢贺二少的夸奖,谁让我长得漂亮呢,我也很无奈呀。”

    “你真是不知羞耻!”贺子煜虽然是豪门少爷,早些年也荒唐了一阵,但是遇到白珂的双胞胎妹妹白姝之后却开始吃素,整颗心都放在白姝的身上,偏偏白姝只吊着他却不跟他确认关系……突然看到白珂的笑容,心中无法控制的产生一种惊艳的感觉,甚至很久没有发泄过的下面都变得蠢蠢欲动。

    “呵呵,”白珂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轻轻动了动脸就把下巴从贺子煜的手中脱离,“贺二少,我劝你别那么自作多情,不是所有人都想嫁给你的,如果可以选择,我更希望我的订婚对象是你大哥。”

    白珂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让贺子煜的脸色涨红,他握紧拳头好似下一秒就要打白珂一样。

    贺子煜对大哥贺子弈有敬有怕,甚至还有很多他不愿意承认的嫉妒。现在听到他的未婚妻当着他的面说看不上他,想嫁给他的大哥,贺子煜整个人都暴怒的红了眼睛。

    “白珂,”贺子煜想到某种可能,心情突然有种诡异的喜悦,他看着白珂一字一句的说,“你以为你换种方式我就能注意到你了吗?我这辈子喜欢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被你欺负的亲生妹妹白姝!”

    “哦,那我真是谢谢你了,”白珂露出一股充满惊喜的笑容,好像她特别害怕贺子煜看上她似的,“我祝你和白姝百年好合早生贵子永结同心,就不要去祸害别人了。”

    “你!”贺子煜气急,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还在装蒜,当他不知道嘛!在知道他们贺家和白家有婚约的消息之后,白珂仗着白老爷子宠爱她,天天去白家主宅恳求白老爷子,最后不知道他大哥得了什么失心疯,竟然同意白老爷子的要求,让白珂这个女人当他的未婚妻,完全不顾他和白姝的感情,明明白姝曾透露过她是愿意嫁给他的。

    “你是不是也想祝福我?”白珂敢在贺子煜继续开口前说,脸上划过一抹娇羞,“你就祝我能顺利成为你大嫂吧~”

    房间顿时安静下来,白珂能听到贺子煜被气得喘粗气,他的眼睛死死的瞪着白珂,手也高高的举了起来。

    器灵在手镯中抱着胖胖的自己瑟瑟发抖,要是这个贺子煜想不开的敢打白珂,他真是无法想象结果会如何。

    然而下一秒贺子煜转过身朝门口走去,只听见“嘭”的一声,白珂房间的门被大力关上。

    器灵松了一口气,觉得再这样下去它怕是会成为最英年早逝的神器……

    “大人,您刚才为什么要刺激贺子煜?”器灵悄悄地问白珂,它想不通这件事,明明知道在贺子煜面前提到贺子弈无异于是对他的羞辱,他就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贺子弈对他那么好,后来竟然设计让贺子弈出车祸造成意外身亡。

    白珂手摸着下巴,笑的一脸灿烂:“他这种过度自尊的表现不过是为了掩饰他心中的自卑,我就是要刺激他,越是刺激他,他越想征服我。”

    凌霄玉只是一个神器,还是一个从未出过任务的神器,自然想不通这种心理,于是他默默地查了一下贺子煜的好感度,结果吓了一跳,好感度不停地跳动,一会儿是负一百,一会儿是正六十。

    器灵:“……”它真的搞不懂。

    白珂得知结果后嘴角缓缓勾起一个微笑,贺子煜这种心智不成熟的男人可比贺子弈这样心智成熟的男人好征服多了。

    “他不是忽然喜欢我,只是想要征服我罢了。”

    唐唐贺家二少爷竟然能被装模作样的白姝迷了心神,想来也不是一个多聪明的人。

    吃午饭的时候白珂发现贺子煜并不在,餐桌上只有她和贺子弈两个人在吃饭。

    “小煜他有点事。”贺子弈看到白珂眼神中一闪而逝的失落后笨拙的安慰,这桩婚事中有他的错,如果不是他的某些打算,白珂也不会被牵扯进来,他自觉对不起白珂,所以待白珂很温柔。

    “谢谢贺总。”

    白珂对着贺子弈勾唇一笑,然而这个笑容在贺子弈看来不过是强颜欢笑,“别叫我贺总了,你叫我大哥就好。”

    “大哥。”

    白珂的声音空灵,听起来有种不一样的韵律,想到他调查到的那些资料,贺子弈心中更是对弟弟失望,也更加坚定了他的那个打算,于是看向白珂的眼神越发温柔。

    这顿饭两人吃的很愉悦,等白珂回到卧室的时候发现贺子弈对她的好感度已经从40变成42了。

    白珂挑眉,不是说贺子弈是个性冷淡吗?她还什么都没做就多了2分……

    器灵跪舔白珂:“真不愧是妖神大人,就连这个出了名难搞的任务对象见到您也瞬间增加好感。”

    白珂笑了笑,看来在贺子弈这装可怜很有用。眼底深处飞快划过一道光,贺子弈有秘密,而且是关于她的,她肯定。

    贺子弈声音轻柔,像哄孩子一样手温柔的抚摸着白珂的头,“大哥知道你受委屈了,珂珂不哭。”

    “嗯。”

    贺子弈感受到白珂的身体突然绷紧,过了几秒钟再次放松下来,只是把他抱得更紧,动作上带着几分依赖。

    这种依赖对贺子弈来说是一种陌生的体验,不过不差,他有点喜欢被白珂全身心的依赖和信任。

    贺子弈没有说话,只是一下又一下的摸着怀中少女的头发和后背,安抚的意味十足。

    几分钟之后,白珂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

    “大哥,”白珂像是想到什么,猛然抬起头来,脸上满是红晕,轻轻咬着下唇说,“你能先出去吗?”

    贺子弈觉得人在难过的时候更需要人陪,他认为白珂是不好意思麻烦他,于是他说:“没事,大哥不忙,再陪你说说话。”

    “我……”白珂鼓足勇气,伸手推了贺子弈一下,然后双手环抱在胸前,“我没穿内衣!”

    这句局促又带着娇羞的话说出来之后,空气顿时安静了,贺子弈的表情怪异,他真的没有注意到……

    回想刚才抱着白珂时的样子,好像真的有两团软软的热热的东西贴在他的胸口处。

    害羞尴尬这种情绪,贺子弈好像快有二十年没有体会过了,现在却重新尝了一次。

    “大哥去给你热一杯牛奶。”贺子弈含糊不清的留下这句话便离开了。

    门被轻轻的关上后,白珂脸上的表情再也绷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这贺子弈真有趣。”

    器灵已经对白珂佩服到五体投地,如此轻松的变让一个心肠冷硬的男人软下心来,关键是他还不觉得白珂有做什么特殊的事。

    白珂心情好,也就为器灵解释了几句,“有些事要看是什么人去做,同样的哭泣,我能让男人心疼,有些人却只能得到厌烦。”

    器灵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刚才白珂梨花带雨的样子,是真的美的不可方物,就连神界的上神都逃不过白珂的诱惑,贺子弈一个凡夫俗子又怎么可能逃得过。

    白珂走到卧室连着的衣帽间,脱掉身上的睡裙,穿上内衣后,又找了一条长及脚踝圆领长袖的睡裙穿在身上。

    也许是看到白珂心情好,器灵大胆的问:“大人,这衣服一点都不性感呀。”

    “我要的就不是性感,只有这种看起来幼龄的衣服才能让他对我越加心疼,我现在要的不是贺子弈的喜欢,而是他的心疼和宠爱,我要先住进他的心中,然后再一步一步攻克他的层层防御。”

    离开白珂的房间,贺子弈谨慎的性格让他忍不住回想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不过他捋了一下思路,还是否定了白珂故意这个可能。

    这根本不可能是白珂故意勾引他,况且根据调查白珂对贺子煜很有好感,否则今晚也不会因为贺子煜近期的态度而哭泣。毕竟白珂不知道他会在那个时间路过甚至会让他开门,一个女孩子在自己的房间内不穿内衣很正常。

    只是那种软绵温热的感觉……回想起来只觉得身边的温度都高了几分。

    “大少爷。”管家不知何时出现在贺子弈的身边。

    “刘叔。”被人看到他从未来弟妹的房间里出来,哪怕是像贺子弈这样成熟冷静的人,也不禁有些尴尬。

    管家从贺子弈走进白珂的卧室开始就守候在门口,“白小姐好些了吗?”

    “好多了,麻烦刘叔帮她温一杯牛奶有助于睡眠。”

    管家可以说是贺子弈为数不多能放心的人,他知道很多贺子弈的事,包括他的身体……

    只是哪怕贺子弈不能人道也不能一辈子一个人过呀,管家心疼他。

    贺子弈是个缺爱的孩子,在外人看来贺子弈的生活简直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生活,只有管家心疼贺子弈从来没有享受普通年轻人的生活,没人疼没人爱,他强大到不需要这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