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娱乐圈狗血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买到防盗章证明你的订阅不够哦~

    安荣看到白姝这一副鬼样子简直吓坏了,难道是白珂那个不争气的女儿又欺负妹妹了?

    “妹妹, 是不是你姐姐欺负你了?”

    白姝在路上便想好了一切, 她装作很痛苦的样子,像是抓了救命的稻草一般,她紧紧抓住安荣的手臂,快速说:“妈妈, 姐姐她……她给我和贺子煜下了药。”

    “你说什么?”安荣眼前一黑,简直不敢相信她的耳朵

    安荣立刻火冒三丈, “好呀,这个死丫头, 一天除了给我丢人之外, 居然还学会这种下三滥的招数。”

    “走,我们去找你爷爷去,既然你已经和贺子煜有了夫妻之实, 这婚约的女主角自然要换人。”

    安荣果然顺着白姝的设想往下面说。

    白姝的嘴角悄悄露出一抹微笑,这种事她不方面出面,可是安荣却没有什么好怕的,最好把事情闹大, 哪怕贺子弈再护着白珂, 解除婚约这件事他也无法阻止。

    安荣让白姝先回房间洗漱。

    当白姝换好新衣服之后,安荣斗志昂扬的带着白姝去了白家主宅。

    白家的主宅和贺家一样都是一栋大庄园, 当年安荣结婚的时候便住在这边, 可惜后来搬了出来。

    进入大门后, 白老爷子此时正坐在沙发上品茶,看到她们之后头也不抬的说:“你们来找我是什么事?”

    “爸爸,就算你再偏心,这一次也不能惯着白珂了。”之前因为订婚的事安荣已经上门闹过几次。

    白老爷子抬头看了安荣一眼,他这辈子如果说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教好小儿子,加上没有给小儿子娶一个好媳妇。

    安荣看着白老爷子的眼神,眼底划过恨意,就是这种眼神,无论她如何努力去成为一位优秀的豪门太太,白老爷子永远都只会这样看着她,仿佛再看一个垃圾一样。

    安荣直接说:“姝姝也是您的孙女,现在她被白珂设计已经和贺子煜有了夫妻之实,白珂和贺子煜的婚约不能继续下去。”

    “你说什么?”白老爷子放下茶杯,茶杯在茶几上发出巨大的声音。

    看着白老爷子震惊的样子,安荣反倒是笑了出来,“就是字面意思,白珂不知道跟谁学的,竟然给她的亲妹妹下药想要破坏她的名声,她偷鸡不成蚀把米,姝姝和贺子煜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咱们白家可没有两姐妹共侍一夫的习惯吧。”

    白老爷子怒火攻心开始剧烈咳嗽。

    白大太太也就是白老爷子大儿子的媳妇刘雨诗此时正在外面,接到通知说安荣带着白姝过来没过多久白老爷子便坐车去了贺家,她赶快也前往贺家。

    另一边贺子弈让管家去调监控,在结果还没有出来之前他没有去公司,没过多久便收到门卫的通知说白老爷子带着安荣还有白姝来了。

    贺子弈的眉头紧皱,他下意识便猜到发生了什么。

    让白珂和贺子煜解除婚约这件事中正他的下怀,只是在解除婚约之前他必须先还给白珂清白。

    白老爷子到门口的时候贺子弈主动出门迎接。

    白姝避开了贺子弈的视线,她知道她的行为肯定引起了贺子弈的不满,可是这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本来贺子弈就不喜欢她。

    她只要能嫁给贺子煜成功生下贺家的长子就可以,虽然贺子弈没有承认过,但是她可以肯定贺子弈的身体有问题。

    有了孩子他便有了靠山,完全不必在意贺子弈对她喜欢与否,贺子煜喜欢她就行。

    到了客厅,白老爷子算是贺子弈比较亲近的长辈,于是他没有客套直接说:“老爷子,您是为了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的事情来的吗?”

    白老爷子点头,脸上有些羞愧,“听我儿媳说是我们家珂珂做错了事……”

    白老爷子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贺子弈打断,他眼神冰冷的看着白姝和安荣,“想必老爷子您是听信了某些人的谗言,这件事到底是谁做的我正在调查,不过我相信这件事不是珂珂做的。”

    白老爷子下意识的看向安荣,也不管这是在贺家,直接问安荣:“现在事情的真相还没有出结果,你们一个妈妈一个妹妹就毫不留情的往自己最亲的人身上泼脏水。”

    本来贺子弈不应该插嘴,可是他实在忍不住心中的愤怒,声音冰冷,“白小姐,我记得早上已经告诉贺子煜无论这件事的结果如何他和珂珂的婚约彻底解除,你们终于可以双宿双飞,就是这样你也要自己的亲姐姐身上泼脏水?”

    白姝的脸色大变,贺子煜根本没有和她说,她要是知道结果会是这样,根本不可能让家里人上门把这件事情闹大。

    白老爷子听见到这句话眼皮一跳,不过他没有反驳,贺子煜和白姝的事已经成定局,现在看来贺子煜也不是一个良人,白珂不嫁给他是一件好事。

    “大少爷,监控调出来了。”这时管家凑到贺子弈的耳边轻声道。

    贺子弈点头,然后大声说:“监控已经调出来了,那么就把贺子煜和珂珂叫下来大家一起看。”

    过了一会儿贺子煜和白珂出现在客厅。

    白老爷子看到白珂之后便心疼的对她招手,“珂珂,到爷爷这边坐。”

    贺子煜茫然的坐在贺子弈身边,刚在在下楼过程中佣人已经告诉了他现在的情况,他感觉很难堪。

    “快点坐好。”看着在一旁呆愣的傻站着的贺子煜,贺子弈面如寒冰的说。

    今天的贺子弈完全不像平时的他,他变得尖酸刻薄完全没有往日里的冷静,只要一想到安荣是为何而来,他忍不住心疼白珂。

    贺子煜下意识的埋怨白姝,这种事本身就不光彩,为什么偏要把事情闹大。

    可是接下来要看监控,所以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紧紧抿着嘴唇显示着他内心的不满。

    监控是截取的片段,能够看出来白姝本来已经在客房睡觉了,可是晚上十点半左右的时候竟然从房间内走出来到了贺子煜的房间。

    这段监控反驳了白姝说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贺子煜的床上。

    贺子弈淡淡的说:“据我所知,白二小姐好像没有梦游症。”

    白姝的脸色煞白,她明明记得她在客房睡下了,可是为什么她会自己走到贺子煜的房间去,明明她一点记忆都没有。

    “不对不对。”白姝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而且她心中突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事情已经超过了她的预想,她从来没有想过是她自己走到贺子煜的房间的。

    贺子煜简直无法相信他的眼睛,他声音颤抖的说:“这并不能说明药是姝姝下的。”

    安荣也愣着没有说话。

    管家沉声道:“二少爷不要着急,下面还有一段录音和人证。”

    白姝听到人证之后紧紧地攥住拳头,在心中不停地祈祷一定不要是那个人,可是当认证被带到众人面前的时候,她心如死灰。

    她特意调查好,贺家的所有佣人中只有这位佣人的丈夫最近欠了高利贷的钱急需要用钱。

    她本以为万无一失的事情,她竟然选择说出真相。

    “是白姝小姐给我钱让我在二少的牛奶里下药。”

    “你说谎,”白姝急忙否认,“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让你这样做的,我昨天晚上才到贺家,我根本不认识你,你凭什么帮我做事。”

    白姝确实打算死不认证,毕竟从亲疏关系上来说,白珂比她更容易作案。

    佣人低着头小声说:“我当时怕你是事后不给我钱,我便用录音笔录下了我们的对话。”

    接着录音响起,白姝整个人瘫坐在沙发上。

    全场静悄悄的,不说贺子煜,就连白老爷子都没有想到事情的真相会是如此。

    “啪。”安荣突然用力给了白姝一巴掌。

    事情的真相已经完全出来了,就算她不想相信也没有办法,她竟然被她最疼爱最信任的小女儿利用。

    本以为能打一次白老爷子的脸,结果……她养出的好女儿……

    贺子煜没想到事情的真相与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这件事里白珂甚至也是受害人,所有的已一切都是白姝自己搞出来的。

    这等于毁了贺子煜的世界观,所有他认知的都是错误的。

    贺子煜痛苦的看着白珂。

    看到不愿意直视他的白珂,贺子煜只觉得一切都错了,他甚至开始怀疑以前白珂做的那些蠢事是不是都是白姝陷害的。人一旦对某个人失去信任,自然会怀疑她以前做过的每一件事。

    想到在草坪上作画的白珂,那种安静而美好的气质,他怎么就能把这样的人当成坏人。

    “对不起。”贺子煜看向白珂痛苦的说。

    “大哥,我不想解除婚约,我不能娶白姝这样可怕的女人。”贺子煜看着贺子弈的眼神中充满希翼。

    贺子弈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白老爷子,这件事他自己一个人说的不算,还需要白老爷子的承认。

    “我们家珂珂高攀不起您贺二少,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

    贺子弈发泄完身体内的火热便倒在一旁也睡着了,直到早上的生物钟把他弄醒。

    昨晚喝了太多的酒,他现在却一点宿醉后头疼欲裂的感觉都没有,浑身通畅轻松极了。

    等等!

    这好像不是他的卧室。

    贺子弈清楚这是白珂的卧室,他正睡在白珂的床上,那么白珂呢?

    他侧头一看,只看到白珂裸露在外面的裸背,上面还有几个红印子。

    他好像想起来,昨晚他喝多了叫了女人,却忍受不了她们的触碰,最后坐车回家闯进了白珂的卧室。

    最晚他好像把白珂睡了。

    虽然有很多事情他都挤不太清楚,可是他知道他作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和白珂睡了。

    难道是春/药的原因他才能硬起来?

    贺子弈心中无法避免的兴奋,甚至心都再次活了起来,如果药真的有用,俺么他不介意以后一直吃药。

    而且生米煮成熟饭,他终于可以和白珂在一起,他们之间没有他身体的阻碍,他爱白珂,白珂爱他。

    他们一定会很幸福。

    抬眼看到一直在熟睡的白珂,贺子弈眼神中划过心疼,昨晚他在酒劲和药劲的作用下动作一点都不温柔,她肯定疼坏了。

    想到这里,贺子弈心中既自责又有着难以控制的喜悦。

    他是白珂的男人。

    他凑上前从后面抱住白珂,脸贴在她的脖颈处,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

    这种亲密的姿势是贺子弈从来没有尝试过的,他小心翼翼的怕吵醒白珂。

    可是白珂的触觉本就比别人强,要不是因为身体太过疲惫早就醒了过来,现在被贺子弈弄醒,她的眼中全是不耐烦,连装样子都不愿意装。

    “离我远点,别耽误我睡觉。”

    白珂的心情很恶劣,因为身体太不舒服了,千百年来她第一次如此不舒服。

    早知道凡人的身体如此不抗折腾,她昨晚说什么都不会如了贺子弈的愿。

    “珂珂,你继续睡,我就是轻轻地抱着你而已。”贺子弈的眼神温柔如水。

    “呵呵,”白珂冷笑,毫不留情的嘲笑,“大哥睡了弟妹,这滋味怎么样?给弟弟戴绿帽的感觉很棒吧。”

    贺子弈乱了手脚,慌乱的解释:“珂珂你别这样说,我之前拒绝你的话都是违心的,都是假话骗你的。”

    “哦,所以呢?”

    “我爱你,我的身体在药物的作用下可以变得正常,我拒绝你的理由已经消失,我们可以在一起了。”这种话贺子弈从来没有说过,现在说的时候心中难以控制的有些害羞忐忑。

    “谁说我要和你在一起了?”白珂不耐烦的说。

    白珂的声音传到贺子弈的耳朵里之后,他的身体僵住了,然后尽量使脸上挂着笑容不让自己的表情吓到白珂,“珂珂,你是在生我的气吗?”

    “珂珂,”贺子弈以为白珂是在气他之前拒绝她的事,这件事确实值得生气,他尽量温柔的解释,“之前我确实做得不对,因为我不能给你幸福所以我残忍的拒绝了你,可是我也爱你,我真的爱你。”

    “你爱我,所以我就要答应和你在一起?”白珂烦的要命,继续睡觉是不可能的了,她只想让贺子弈赶快离开然后让器灵给她找药缓解疼痛。

    贺子弈心疼的要命,他没想到他之前拒绝白珂的事情会让她伤心到再也不想和他在一起,可是这是不可能的,他们的身体那么合拍,白珂注定是他贺子弈的女人。

    这辈子唯一的女人。

    “珂珂,让我对你负责好吗?我会用我一辈子的爱去爱你,不让你再受到任何委屈。”

    “不用负责,”白珂面无表情的说,“我是贺子煜的未婚妻,你未来的弟妹,对弟妹负责这种事可不是你贺子弈的风格,自然有你弟弟来为我负责。”

    贺子弈的脸色煞白,刚开始他以为白珂只是生气,可是却没想到白珂竟然打定主意要嫁给贺子煜……

    “贺白两家联姻,我也可以是联姻对象……”

    贺子弈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白珂打断,白珂真的不想再跟他说话,太烦了。

    “麻烦大哥先起床离开我的房间,让人看到我可说不清楚。”

    贺子弈脸色苍白的捡起地面上的衣服,穿好之后安静的离开了白珂的房间。

    *

    第二天早上贺子煜缓缓睁开眼睛,他头疼欲裂,昨晚他在房间的时候就感觉到不对劲,血脉沸腾的感觉让他知道他被下药了。

    那杯牛奶是佣人说白珂让她送来的,肯定是白珂,她怕她做的事情败露,怕他和白姝重归于好。

    她害怕所以才给他下药,逼着两人把生米煮成熟饭,让一切再也无法更改。

    贺子煜心中升起一股快要令他爆炸的怒气。

    昨晚白姝跟他解释的时候他还心存怀疑,伤害了单纯的白姝。

    该死的白珂,没想到这一次连大哥都被她给欺骗了。

    他睁开眼睛之后直接掐住旁边人的脖子,手还没有用力就看清楚睡在他身旁的人的那张脸,那张不算美艳只能说是清纯的脸。

    昨晚跟他睡觉的人竟然不是白珂,而是白姝!

    贺子煜的手忍不住颤抖了起来,怎么会是白姝呢,不应该是白姝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