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0.娱乐圈狗血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买到防盗章证明你的订阅不够哦~  贺子弈感受到白珂的身体突然绷紧,过了几秒钟再次放松下来, 只是把他抱得更紧,动作上带着几分依赖。

    这种依赖对贺子弈来说是一种陌生的体验,不过不差,他有点喜欢被白珂全身心的依赖和信任。

    贺子弈没有说话, 只是一下又一下的摸着怀中少女的头发和后背,安抚的意味十足。

    几分钟之后,白珂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

    “大哥, ”白珂像是想到什么,猛然抬起头来, 脸上满是红晕,轻轻咬着下唇说, “你能先出去吗?”

    贺子弈觉得人在难过的时候更需要人陪,他认为白珂是不好意思麻烦他, 于是他说:“没事,大哥不忙, 再陪你说说话。”

    “我……”白珂鼓足勇气,伸手推了贺子弈一下, 然后双手环抱在胸前, “我没穿内衣!”

    这句局促又带着娇羞的话说出来之后,空气顿时安静了, 贺子弈的表情怪异, 他真的没有注意到……

    回想刚才抱着白珂时的样子, 好像真的有两团软软的热热的东西贴在他的胸口处。

    害羞尴尬这种情绪,贺子弈好像快有二十年没有体会过了,现在却重新尝了一次。

    “大哥去给你热一杯牛奶。”贺子弈含糊不清的留下这句话便离开了。

    门被轻轻的关上后,白珂脸上的表情再也绷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这贺子弈真有趣。”

    器灵已经对白珂佩服到五体投地,如此轻松的变让一个心肠冷硬的男人软下心来,关键是他还不觉得白珂有做什么特殊的事。

    白珂心情好,也就为器灵解释了几句,“有些事要看是什么人去做,同样的哭泣,我能让男人心疼,有些人却只能得到厌烦。”

    器灵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刚才白珂梨花带雨的样子,是真的美的不可方物,就连神界的上神都逃不过白珂的诱惑,贺子弈一个凡夫俗子又怎么可能逃得过。

    白珂走到卧室连着的衣帽间,脱掉身上的睡裙,穿上内衣后,又找了一条长及脚踝圆领长袖的睡裙穿在身上。

    也许是看到白珂心情好,器灵大胆的问:“大人,这衣服一点都不性感呀。”

    “我要的就不是性感,只有这种看起来幼龄的衣服才能让他对我越加心疼,我现在要的不是贺子弈的喜欢,而是他的心疼和宠爱,我要先住进他的心中,然后再一步一步攻克他的层层防御。”

    离开白珂的房间,贺子弈谨慎的性格让他忍不住回想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不过他捋了一下思路,还是否定了白珂故意这个可能。

    这根本不可能是白珂故意勾引他,况且根据调查白珂对贺子煜很有好感,否则今晚也不会因为贺子煜近期的态度而哭泣。毕竟白珂不知道他会在那个时间路过甚至会让他开门,一个女孩子在自己的房间内不穿内衣很正常。

    只是那种软绵温热的感觉……回想起来只觉得身边的温度都高了几分。

    “大少爷。”管家不知何时出现在贺子弈的身边。

    “刘叔。”被人看到他从未来弟妹的房间里出来,哪怕是像贺子弈这样成熟冷静的人,也不禁有些尴尬。

    管家从贺子弈走进白珂的卧室开始就守候在门口,“白小姐好些了吗?”

    “好多了,麻烦刘叔帮她温一杯牛奶有助于睡眠。”

    管家可以说是贺子弈为数不多能放心的人,他知道很多贺子弈的事,包括他的身体……

    只是哪怕贺子弈不能人道也不能一辈子一个人过呀,管家心疼他。

    贺子弈是个缺爱的孩子,在外人看来贺子弈的生活简直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生活,只有管家心疼贺子弈从来没有享受普通年轻人的生活,没人疼没人爱,他强大到不需要这一切。

    可是真的有人不需要别人的疼爱吗?

    管家知道贺子弈对白珂的态度不同,心中突然出现一丝希望,他小心翼翼的说:“大少爷,您和白小姐……您也应该找个知冷知热的人陪着了,这样二少爷也不会再继续跟您作。”

    听到管家的话,贺子弈想到那个在他怀中全身心依赖他的白珂,然而还没有笑出来,他便叹了一口气:“刘叔,这种话就不要说了,我的身体你了解,就不要去浪费别人的人生了。”

    管家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说:“那大少爷我先去帮白小姐准备热牛奶了。”

    *

    贺子弈下班回来后,就看到白珂正站在门口等着他。

    少女身上穿着漂亮的连衣裙,看到他之后眼睛都亮了几分。

    一连十几天,每天白珂都会在贺子弈下班的时间在家门口等待。

    “珂珂,你不用在这里等我,在客厅里也一样的。”贺子弈的话中带着些许宠溺,白珂的行为让他感觉到暖心,从小到大,从未有人在门口等他回家。

    “大哥,”少女娇艳的脸庞上带着明媚的笑容,“反正我也没有事可做。”

    贺子弈在白珂的陪同下走进大门。

    “你要是觉得无聊的话,大哥帮你请几个教油画的老师?”白珂最喜欢画画,这一点贺子弈清楚。

    “不、不用了,”白珂的眼神有些闪躲,里面藏着无法掩饰的自卑和胆怯,“我就是自己画着玩而已。”

    “珂珂画的很好。”贺子弈莫名的觉得有些心疼,想到曾经发生的那些事,他明知真相却没有帮助她,第一次不敢直视白珂的眼睛。

    自从白珂住到贺家之后,贺子弈每天都按时下班,吃饭也变得规律了很多,家里的菜单都是厨师精心设计的,他竟然再也没有胃疼过。

    “大哥,我们吃饭吧。”

    “吃饭。”

    两人默契的谁也没有提起贺子煜。

    白珂是妖神,千百年来除了神界的灵果之外很少吃东西,竟没想到凡界的食物竟然如此美味。

    尤其是那些鱼……真想抓几个厨师带回到她的地盘。

    贺子弈从不知道原来看一个人吃饭也是一件快乐的事。

    白珂爱吃鱼,所以他专门吩咐管家,家里必须保证每一餐都有鱼。

    每次白珂吃鱼的时候都让贺子弈想到妈妈曾经养过的那只小猫咪,明明是一只高冷的生物,看到鱼的时候却会对妈妈卖力撒娇。

    贺子弈用公筷给白珂夹了一点鱼。

    “谢谢大哥。”

    两人吃的无比和谐,可惜这时贺子煜回来了。

    “大哥,你们怎么不等我一起吃饭?”最近这段时间贺子煜虽然也没有在家里住,但是却不会很多天都不见人影,总是会到白珂面前说一些阴阳怪气的话,但是每次都会被白珂气个半死。

    “谁知道你回不回来吃饭。”贺子弈淡淡的说,刚刚脸上一直挂着的温暖笑容却悄然不见。

    好像自从白珂住进来之后,贺子弈从未给过贺子煜好脸色。

    这段时间贺子煜对白珂的印象变了很多,白珂和他印象中的那个白珂完全不同,贺子煜有些迷茫,但是习惯使然,他对白珂还是没有好态度,对着白珂的方向哼了一声之后,让佣人给他拿碗筷。

    看到桌上没有一道他爱吃的菜,反而都是白珂吃的正香,他阴阳怪气的说:“白小姐,莫不是白家在伙食上亏待了你?”

    白珂闻言没有说话,只是吃饭的速度慢了下来。

    “够了,”贺子弈冷声打断,“你要是不饿就别吃。”

    贺子煜看到白珂在他说话之后只是默默地吃着白米饭没有再加过任何菜的样子后,心中莫名没有任何爽快的感觉,可是他对白珂带着一股怨恨,每次见到白珂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出言讽刺。

    接下来餐桌上没有人再说话,只有贺子弈时不时用公筷给白珂夹菜。

    白珂吃完碗中的饭后就悄然下桌会回自己的房间。

    在看不到白珂的身影后,贺子弈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贺子煜马上说:“大哥,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说的耳朵都疼了。”

    贺子弈语重心长的说:“子煜,你不是小孩子了,你自己有眼睛,白珂在贺家待了这么多天,她是什么样的人想必你也应该心中有谱,别让外界的声音干扰了你的心。”

    贺子煜闻言下意识的攥紧了他的手,明明他印象中的白珂是一个自私自利为了嫁进贺家甚至不惜伤害亲妹妹的人,是一个厚颜无耻威胁评委的小人,可是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茫然了。

    白珂的眼神坦然,甚至不喜欢他,从未讨好过他,她周身散发的气质根本不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会有的。

    “我姐姐她很会讨人喜欢。”心头突然想起白姝羡慕的话语,贺子煜再次稳定心神,这一切都是白珂装的,他不能被欺骗。

    贺子弈看到贺子煜眼神的变化,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留下一句“你自己多用心观察吧”就离开了。

    这贺家他是不会留给贺子煜的。

    二少厌恶的未婚妻和大少喜欢的弟妹这完全是两种身份。

    白姝看着众人惊艳的眼神和惊讶的表情,完全没有霸占贺子煜的胜利的感觉,她输的彻底,这是从小到大她第一次输给白珂,输的颜面无存。

    哪怕所有人都知道贺子煜喜欢她又如何,他在贺家说的又不算!

    白姝搞不明白白珂这个蠢货是如何讨到贺子弈的欢心,要知道她最开始的目标也是贺子弈,可是他根本不近女色,所以她才退而求其次选择了贺子煜。

    舞蹈结束后,白姝优雅的端着酒杯走到白珂身边,笑容看似开心,可是谁都能看出这笑容下隐藏的难过。

    她轻声说:“姐姐,祝你生日快乐。”

    白珂笑了笑,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她不可能不给妹妹面子,否则白姝的小计谋不就得逞了嘛,而且今天她要给白姝一个小小的教训,就当做大餐之前的开胃菜好了。

    “妹妹,姐姐也祝你生日快乐,”白珂拉起妹妹的手,仿佛两姐妹之间毫无隔阂一样,亲切的说,“往年我们都在一起过生日,今年……姐姐有礼物送给你,只是之前在二楼只看到妈妈却没有看到你。”

    白珂不大不小,站在她周围的人刚好能听到。

    刚才有看到白姝和贺子煜在一起的太太们眼神中划过一丝玩味,白家这对姐妹倒是有意思。

    白姝只觉得被白珂碰到的皮肤宛如针扎般疼痛,没忍住直接把手中酒杯里的酒洒在白珂身上。

    红酒洒在白珂纯白色的高定礼服上,整个胸部都变成红色,这件礼服已经被毁了。

    白珂伤心欲绝的看了妹妹一眼,没有说话。

    “姐姐对不起,”白姝瞧见周围那些太太们看八卦的眼神后赶快补救,委屈地说,“我只是感觉手像是被针扎了似的疼。”

    周围的太太们饶有兴味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姐妹两个的事圈子内都知道,妹妹给各位太太的印象一向很好,只是最近和贺子煜走的很近的动作让她们看不太明白,不过印象使然,大家自然认为她没有说谎。

    “这白珂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可不是嘛,好好的牌让她玩成这样。”

    “当众用针扎妹妹,这真不愧是白家这个笑话能干的出来的。”

    哪怕是豪门贵太太,私底下也是爷爱八卦的,都在小声窃窃私语。

    这边的动静让一直默默关注妹妹的贺子煜察觉到,他赶快走了过去。

    “白珂,你又做了什么!”看着狼狈的白珂和一脸无措的白姝,贺子煜想都不想直接把炮火指向白珂。

    白珂自嘲般的笑了笑:“我做了什么?我就是和妹妹说两句话而已。”

    “不可能,”贺子煜想都没想就护着白姝,“你要是只是这样,姝姝怎么可能会把酒弄撒到你的身上。”

    有看热闹的太太事不嫌大的说:“听白二小姐说,她感觉她的手被针扎了几下。”

    贺子煜听到后马上拉起妹妹的手细细查看,还不忘对白珂骂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这可是你亲妹妹!你有气冲着我来,对她发泄算什么能耐!”

    贺子煜怒上心头当中责骂白珂,今天来参加生日宴会的都是圈子内有头有脸的太太们,可想而知过了今天想必又会有很多八卦流传出来。

    这边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马上就有人告诉了贺子弈。

    贺子弈快速赶到这边的时候就听到贺子煜在骂白珂。

    他就站在那里声音淡淡的说:“够了。”

    只是两个字就让全场变得安静下来。

    安荣比贺子弈早一步到这里,刚想要发作便看到贺子弈的身影,只能吞下这口气站在白姝的身边,眼神像刀子一般瞪向白珂。

    贺子弈走到白珂的身边,白珂仰着脖子努力使自己看起来底气十足,实则眼神中满是无助的样子成功的让贺子弈的心疼的像是被狠狠地揪了一下。

    尤其是此时白珂胸口的位置被红酒浸透露出里面若隐若现的弧度,这让贺子弈心中无法控制的升起一股怒火。

    贺子弈把身上的西服外套脱下来披在白珂的身上,就只是这一个动作,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贺子弈是站在哪一边的。

    “珂珂,你说这是怎么回事。”贺子弈温柔的对白珂说。

    白珂仿佛找到靠山一般眼眶迅速变红,然后她像是注意到情绪的转变马上低下头,只被站在她面前的贺子弈看的清清楚楚。

    贺子弈在愤怒的同时一种名为心疼的情绪在心中蔓延开来。

    “大哥不为难你了,”贺子弈轻柔的说,然后转身看向白珂的妹妹,眼神冰冷,“白小姐,请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大哥……”贺子煜刚要说话就被贺子弈冰冷的眼神吓得闭了嘴。

    白姝的眼神快速划过一抹失望。

    她真的没想到白珂这个蠢货竟然能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得到贺子弈的信任和宠爱,刚才那个开场舞的事她还可以安慰自己是贺子弈有意给白家面子,现在看到这种情况,她恨!

    她尽量使自己落落大方的说:“贺总,刚才我端着酒杯来祝姐姐生日快乐,姐姐看起来很开心,拉着我的手说话,只是我觉得手有种被针扎的感觉……所以手疼没有忍住一不小心就把酒洒在了姐姐的礼服上。”

    在贺子弈面前,妹妹不敢偏颇同时也理直气壮,毕竟她手上针扎的疼痛不是作假。

    “大哥,你听到没有,白珂就是一个狠毒的女人,连自己的妹妹都不放过!”贺子煜一脸悲痛的看着贺子弈。

    今晚是他做得不对,其实他也有些愧疚,只是想到白姝在场,如果看到他和白珂跳舞该有多难过,他不能对不起白姝,于是狠下心来。

    只是没想到白珂竟然气到当场对白姝下手。

    虽然这些日子他对白珂有所改观,可是现在看来果然都是在他面前装的,一个人的本性如此根本改不了。

    贺子弈看到白珂隐忍的神色,凭他对白珂的了解,白珂根本不是这样的人,他知道圈内对白珂的误会有很多,这件事要是这样不了了之,怕是宴会结束之后就会出现白珂仗着自己是贺二少的未婚妻,众目睽睽之下欺负自己的亲生妹妹这些流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