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1.娱乐圈狗血(完)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买到防盗章证明你的订阅不够哦~

    镜子里出现一张国色天香的脸, 只是轻微皱眉看起来都让人心生爱怜, 就是这皮肤差了点。

    听到白珂的话,器灵不敢说话, 只能在心中吐槽:凡人的身体怎么和神相比,尤其是和她妖神白珂相比。

    白珂, 九尾灵猫, 神界第一美人, 脾气捉摸不定, 武力值极强……尤其还是它主人的心上人。

    想到那个得知白珂无聊就急不可耐的把它献上的主人,器灵觉得它可能是最倒霉的神器。

    白珂很满意她看到的一切, 这具身体冰肌玉骨胸大腿长,还生了一张如此出色的脸蛋,虽然比不上她自己的,但是至少在她能接受的范围之内。

    “器灵, 说说剧情吧。”白珂勾起唇角一笑。

    白珂已经无聊了千百年, 得知下属献上的神器竟然可以穿越各界并且成为不同的人去帮她们实现心愿, 这让白珂觉得很有意思。

    “是的, 妖神大人。”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白珂只是听到这个世界的宿主和她同姓名便答应下来,其他的一无所知。

    下一秒白珂的脑海中多出了有些不属于她的记忆。

    宿主白珂,豪门白家的大小姐, 本来应该是以为天之骄女, 可是却不得母亲的喜爱, 是圈子内有名的笑话。

    而这一切都是她的“亲”妹妹造成的。

    本来就算是笑话也无所谓,偏偏她有个偏心的爷爷,只因为她和已经去世的奶奶有几分相似便偏心于她,因为陈年旧约和顶级豪门贺家有婚约,爷爷强势的让白珂作为婚约的履行人,丝毫不顾贺二少喜欢的是白珂的妹妹。

    结局很明显,宿主白珂被贺二少虐心虐身最后得抑郁症自杀了。

    至于这个“亲”妹妹……还是个被掉包的假妹妹。

    白珂唇角勾起一抹绝艳的笑,越是狗血的故事她就越喜欢。

    多有趣呀。

    *

    “大小姐,夫人让您下楼一趟。”

    此时白珂正坐在梳妆镜前,听到佣人的话,她的眼睛微眯藏住眸子内的光,“我知道了。”

    然而白珂并没有起身的意味,因为她的妆还没有画完。

    佣人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就看到白珂动作缓慢的在嘴上涂抹着口红,板着脸说:“大小姐,夫人还在楼下等着呢。”

    白珂轻撇了一眼,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很久没有人敢给她脸色看了。

    化作翡翠镯子的器灵在镯子里瑟瑟发抖,就怕妖王大人生气直接灭了这个世界。

    器灵绝望的闭上双眼,为什么它这么倒霉被那个没有良心的主人送给妖王白珂呀。

    然而凌器灵害怕的事并没有发生,白珂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有一分懊恼,站起身好声好气的对佣人说:“我这就下去。”

    佣人没有说话,转过身后眼神中划过一抹不屑,就算是豪门大小姐又如何,还不是要夹着尾巴生活。

    走在佣人身后的白珂眼底划过一抹愉悦,神界无聊,没想到下界竟然如此有趣,尤其是这种类似角色扮演的游戏,简直让白珂无聊了千百年的心再次活跃起来。

    到了楼梯上的时候,白珂往客厅沙发瞧了一眼,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个雍容华贵,一个眉清目秀,两人长得有八分像,一看就知道是母女。

    白珂知道,这两个人就是她的“好”妈妈和“好”妹妹。

    “妈妈,妹妹。”白珂站在母女两人不远处,她的笑容有点拘谨毫无大家小姐的气质可言。

    看到白珂后,妈妈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声音冷的像刚吃完冰碴一样:“你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一会儿贺家的车会过来接你,你要记住,别给我们家丢脸,否则别怪妈妈不客气。”

    白珂内心生出一股愤怒和悲哀,她知道这是宿主的情绪作祟。说实话,她向来看不上这等懦弱的人,不过既然接了任务,无论怎样她都要帮宿主实现心愿,这世上还没有她白珂做不到的事。

    白珂垂下眼眸,“妈妈,我知道了。”

    说话间她的好妹妹连看都没看她一眼,手臂一直挂在妈妈的手臂上,母女两人看起来亲亲密密的。

    “妈妈,姐姐会记住你的话,不会再犯错的,毕竟她可是爷爷最爱的孙女,”妹妹对着妈妈撒娇着并且在最爱两个字上拉长音,然后转头看向白珂,眼神中是藏也藏不住的恨意和得意,“姐姐你说是不是?”

    “嗯。”

    “行了,看着你就心烦,”妈妈看着白珂唯唯诺诺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不耐烦的说,“回去休息吧。”

    “好的,妈妈。”白珂的声音很轻,语气带着几分怪异,然而并没有人注意到。

    白珂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后,脸上唯唯诺诺的表情瞬间消失,漫不经心的用手指轻点桌面,说:“器灵,宿主的心愿之一是嫁给贺子弈吧。”

    “是的大人。”

    贺子弈,白珂未婚夫贺子煜的亲哥哥,也是贺家的掌权人,据说下面不行硬不起来,是个废人。

    宿主的心愿一共有三个:第一嫁给贺子弈,第二让贺子煜爱上她,第三找到她的亲生妹妹。

    “你瞧瞧,这人窝囊了一辈子,居然愿望都是情呀爱呀,怪不得她是个窝囊废。”白珂毫无同情心的说。

    白珂想,如果她遭到这种事,心愿肯定是让所有欺负过她的全部去死。

    器灵胆战心惊的说:“大人,凡界是不允许随便杀人的,就是伤害人也不行。”

    白珂皱了皱眉,“行了,我知道了,我不会动手的。”在来到这世界之前白珂就已经封印了一身神力,否则这个世界都有可能会崩溃。

    *

    白珂的东西只有两个行李箱,佣人只是把白珂的爱用物品收拾出来给她带了过来,毕竟到了贺家,哪怕他们家并不喜欢她,也不会在这些东西上亏待了她。

    车子平稳的朝贺家开去,白珂闭上眼睛开始在脑海中回忆后面的剧情。

    到了贺家,大哥贺子弈对她还不错,所以小可怜就喜欢上了贺子弈,可惜她的喜欢注定说不出口,结婚后不久贺子弈就因为意外出车祸去世。随着贺子弈的去世,再也没有人能压制住贺子煜,宿主白珂的悲惨生活正式开始。

    白珂很期待住到贺家的日子。

    当车速慢下来的时候,白珂缓缓睁开双眼,发现她正在一个巨大的庄园内,想来这应该是贺家的主宅。

    车在庄园内开了大概二十分钟才停下来。

    一栋豪宅的门口站着几个人,站在最前面的人看起来应该是贺家的管家。

    白珂下车后,管家上前迎接。

    “白小姐你好,大少爷和二少爷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管家话音落下,抬手做出“请这边走”的动作,与此同时管家身后的佣人已经把放在车后备箱内的行李箱拿了出来。

    白珂微微扬起下巴,嘴角勾住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整个人看起来光彩夺目,就连管家都看呆了一秒钟,这还是那个唯唯诺诺的“白家笑话”白大小姐吗?

    进去之后是一个巨大的客厅,沙发上坐着两个男人,一个看起来温温如玉,一个一脸桀骜不驯。

    白珂立刻猜出来这两个人的身份。

    “白小姐,你好。”贺子弈声音不大不小,嘴角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不会太过亲近也不会过于冷漠。

    “你好,贺总。”白珂没想到宿主想要她嫁给的大佬贺子弈居然长得这么好看,她本以为贺子弈应该是不怒自威气势十足的那种人。

    “噗嗤。”这时候突然传来一声不合时宜的嗤笑声。

    “还白家的千金小姐呢,难道你们家就没有教你礼貌?”说出这种欠揍的话的人自然就是白珂的未婚夫贺子煜。

    白珂没有说话,只是心中已经决定日后教贺子煜重新做人。

    贺子煜一身时尚的衣服,头发染成栗色,刘海后梳露出饱满的额头,看起来倒是挺帅的,如果忽略他那一脸阴霾的表情。

    “贺子煜,道歉。”贺子弈说这话的时候表情不变,声音淡然,连眉头都没有皱起一下,但是却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魔力。

    贺子煜立刻像遇到猫的老鼠一样,他转过头一脸不服气眼底深处划过一抹阴冷,声音小到白珂几乎听不到:“对不起。”

    “先带白小姐去她的房间看看。”贺子弈温润的声音响起。

    “是。”管家回答道。

    贺子弈的话音落下就有佣人为白珂引路,白珂在朝房间走的时候还隐隐约约听到贺子煜不开心的声音“哥,你明知道我有喜欢的人,你还偏要让我和她订婚!你想让我娶一个笑话!”

    白珂……白珂怎么能喜欢上他呢。

    突然看到书桌上的牛奶,他抬手触摸到杯壁,牛奶还温热,仿佛能感受到白珂指尖的温度,他眷恋的把牛奶一口喝下,然后看着空荡荡的牛奶杯子苦笑。

    接下来的时间贺子弈都在发呆,再回神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

    另一边白珂回到卧室后,器灵就小心翼翼的观察白珂的表情,就怕妖神大人因为被拒绝而愤怒的毁灭世界。

    “啧,”白珂随手把凌霄玉扔到一旁,“你不用整天担心这个担心那个,我对毁灭世界没有兴趣,也没有暴戾到一不开心就毁灭世界……而且很有趣不是吗。”

    白珂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眼神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凌霄玉才放下心来,主要是白珂对他来说就是小祖宗,他得供着!

    “那……大人您接下来要如何做?”器灵试探着询问,说实话它不太明白白珂为什么会选择今晚告白。

    “接下来呀,”白珂手托下巴笑的一脸天真无邪,“接下来会很有趣哦。”

    器灵:“……”我想知道怎么个有趣法!

    *

    自从生日宴会发生那件事之后,白姝一直在家里闭门不出。

    当安荣面带愤怒的回到家之后,得知白姝回来就一个人躲在卧室。

    她站在白姝门口骂道:“你给我出来,本以为我生了两个女儿最起码有一个是优秀的,结果你做了什么,你居然当着那么多太太的面陷害你姐,你快单给我滚出来!”

    白姝面无表情的坐在梳妆台前,她心狠,否则也不会多次作出陷害亲姐姐的事,在羞愧和愤怒离场之后,她回到家便冷静下来。

    这次她并没有陷害白珂,只能说是白珂学聪明了。

    听着安荣毫无形象在门口叫骂,白姝勾唇一笑,她的这个妈妈,说都不爱,爱的只有她自己,谁让她觉得面上有光便宠着谁。

    白姝慢慢站起身走到门口把门打开,见到安荣的瞬间眼泪就掉了下来,“妈妈,我真的没有陷害姐姐,你相信我。”

    安荣的表情一滞,说实话,她是不愿意相信白姝陷害白珂的,要是白姝真的做了这种事还能如此理直气壮,那真是太可怕了。

    白姝抓住安荣愣住的动作,赶快说:“妈妈,我真的觉得手心被扎了一下,检查不出被扎过的痕迹,有可能姐姐拿的不是针。”

    最后白姝成功安抚安荣,可是这几天她一直联系不上贺子煜,直觉告诉她要完了,于是她主动来到贺家。

    对于白姝的突然到来,白珂倒是挺开心的,她倒要看看白姝想玩什么花样。

    白姝敢来就是因为知道白珂好面子,肯定不会当着众人的面对赶她出去。

    “找我有事?”白珂勾唇,“那么来我房间说吧。”

    两人走到走廊的时候,白姝瞥到墙角处的衣角,就知道贺子煜藏在那里偷听。

    她哭腔十足的说:“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有没有扎过我,你知我知,我是你的亲妹妹呀!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白珂看戏,原来白姝的打算是这样的,可真是够无聊。

    “你说想要嫁给子煜,哭着求我离开他,我做到了,最后和他订婚的是你,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

    在墙角处的贺子煜攥紧拳头,白姝的一声声质问仿佛问进了他的心里。

    “进来说吧。”白珂不给白姝表演的时间,拉着白姝进了卧室,只留下贺子煜一个人站在墙角处脸色不停地变换。

    进到卧室里,白珂嗤笑了一声:“行了,这里没有别人,你就不要装了。”

    白姝却没有再说话,走到一旁的桌子上往杯子里倒了两杯红酒。

    “姐姐,这杯酒喝下从此以后我们之间的恩怨抹消,”白姝端着酒杯向白珂说,“你陷害我一次,我陷害你一次,我们互不相欠”

    白姝说的好听,可是白珂却知道面前的这杯酒里已经被下了药。

    白珂本以为因为她的出现原本的一些剧情不会再重演,没想到竟然会加快白姝的动作。

    按照宿主的记忆,白珂和贺子煜的婚事闹的最厉害的时候,白姝在白珂和贺子煜的酒里下了药,两人被迫成了好事婚事再也无法更改,贺子煜也因此对白珂恨之入骨。

    “好呀。”白珂笑着接过酒杯。

    她的手轻轻动了动,药末就飘进了白姝的酒杯里,这要可是她给贺子弈吃的丹药,想必今晚妹妹和贺子煜会□□吧。

    白珂觉得她真是一只心地善良的妖,总是在以德报怨。

    白姝有些奇怪白珂的态度,可是她却没有在意,说到底她从心底看不起白珂,上一次的意外只能是她太过大意。

    *

    贺子弈没想到他竟然再次梦遗,在检查结果明确的告诉他,他的身体并没有恢复的迹象的时候,他开始不那么相信医学检测了。

    在公司忙了一天,即将下班的时候贺子弈既期待又忐忑,他想见到白珂又不想见到白珂,他和她不能一错再错,可是爱情是个奇妙的东西,总能让人变得不像自己。

    最后他还是照常回家了,却见到草坪处白珂和贺子煜和谐共处。

    贺子煜也会画画,只是并不精通,今天下午竟然也让管家准备了一块画板和白珂一起作画。

    贺子弈看到这种情况本应该很开心,他的弟弟开始尝试去了解接受白珂,白珂也说到做到努力忘记对他的那点爱恋。

    可是贺子弈却红了眼睛,他不想在面对这一切,便匆忙再次离家。

    让助理在酒店开了一个房间后,贺子弈叫了一瓶红酒,他除了商业应酬之外从来不喝酒,这次却开始借酒消愁。

    他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不知不觉竟然喝完了大半瓶。

    借着酒意,贺子弈不知怎的心中竟然冒起一阵邪火,就因为他不能像一个真正的男人一样给白珂性福,他就要把所爱之人推到别的男人身边,贺子弈从小到大都是天之骄子,根本没受过这种委屈。

    他双眼通红的让人给他准备了几个女人,就算他的身体有恢复的迹象,在他那样的拒绝下白珂也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了,他干脆先让自己死心。

    半个小时后总统套房中站了五个女人,各种风格的都有,乍一看都是顶级的美女,而且都十分干净。

    这些女人看到贺总之后眼神中都出现了异样的光芒,贺总这些年有过任何花名,只要她们能和贺总春风一度,哪怕不能成为贺夫人,这辈子也会衣食无忧。

    不对,眼神不对,表情不对,甚至香味都不对。

    随着这些女人的接近,贺子弈满身上下都是排斥,打心眼里的排斥。

    一个女人白嫩纤长的手已经碰到了他的大腿,那种感觉,让贺子弈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滚!”贺子弈冷硬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懊恼,他不仅没有起反应,反而更加恶心。

    那个伸手的女人被吓得颤抖了一下,然后缩回到门口。

    贺子弈本想让这几个女人离开,可是抬头却瞧见一个和白珂侧脸很相似的女人,他的眼神轻颤,“最左边的那个,你留下。”

    女人攥着包的手有些紧张,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可是她缺钱。

    “先去洗澡。”贺子弈说。

    女人在浴室里洗了很久,然后身上围着浴巾出来。

    女人看到还在继续喝酒的贺子弈犹豫了一下,然后慢慢朝他走过来。

    贺子弈已经喝醉了,他看着女人的脸,和白珂有七分像。

    他狠了狠心把女人一把拉过拽进怀中,女人顺从的趴在他的怀里。

    不对,白珂在怀中的时候会像小猫一样,甚至还会用脸颊蹭他的胸口。

    “贺总……”

    女人一开口贺子弈马上回神,下意识的把女人推到一边,借着醉意他还能把这个女人当成白珂,可是声音差的太多了。

    贺子弈只觉得心烦的不得了,他只是抱着别的女人就觉得全身上下都叫嚣着排斥。

    “行了,你自己呆着吧。”

    贺子弈脸上挂着一抹苦笑,然后转身离开房间。

    女人没想到都到了这一地步贺子弈竟然想离开,她赶快从背后抱住贺子弈,“贺总,你不要走……”

    贺子弈像是被脏东西碰到一样大力的拽开女人放在他腰上的手,“滚。”

    出了房间贺子弈觉得浑身都在发烫,直觉告诉他好像不是醉酒那么简单,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对,有些像是被下药之后的样子。

    想到刚才那个女人身上异常的香味,他的眼神更加幽暗。

    明明身体无比火热,可是他的下面却丝毫不见抬头的趋势。

    喝醉了的贺子弈管不了那么多,从内心深处散发的渴望让他想要见到白珂,于是他直接让司机把车开回家,他要回家找白珂。

    “嘭。”白珂卧室的门被人从外面给打开。

    白珂本来正躺在床上,见到来人脸上的表情迅速转变,冷着脸说:“大哥,夜深人静闯进未来弟妹的房间可不是正人君子所为。”

    贺子弈觉得他快要被烧糊涂了,他看着白珂的嘴一张一合,可是她说了些什么他却不知道。

    好热。

    贺子弈修长的手指搭在衬衫扣子上,然后一颗接一颗快速解着衬衫扣子,当最后一颗扣子解完的时候,他把身上的衬衫一把扯下扔在地面上。

    倒三角的身材完全成现在白珂的眼前,她的眼底划过一抹欣赏,可是却继续演戏道:“你想干什么!”

    贺子弈听不清白珂的话,本能的朝白珂的床走去。

    走到床边,他看到白珂已经逃难似的藏到床里面,本能下你给要离她更近,于是他上了床。

    “你是不是喝醉了!”

    贺子弈凑过来的时候,白珂闻到他身上浓浓的酒香味,以及女人身上的香水味。

    白珂的眼睛眯了起来,很好,居然敢背着她找女人!

    也许是知道现在的贺子弈不是很清醒,白珂不在演戏,眼神冷酷的看着贺子弈说:“你出去找女人了?找完女人回来找我?你很不错。”

    他离白珂近了,终于听清楚白珂的话,半分钟之后他才懂白珂话中的意思。

    嘴角努力勾起一抹微笑,他笨拙的解释道:“不是,我没碰,我没有碰她,我喜欢你,我只想碰你。”

    可惜对白珂大人来说,面前这个男人想过找女人就是在犯罪。

    “我亲爱的大哥,你居然喜欢你的弟妹,你可真不知廉耻。”

    “我的,我的,你本该是我的。”贺子弈突然被刺激到,直接扑到白珂的身上,表情狠厉的吻了下来。

    他想要温柔一点,可是他现在根本控制不好力道。

    当吻到白珂柔软的嘴唇时一切事情都无法阻止贺子弈的动作,他的手本能的在白珂的身上游走,吐出来的呼吸炽热,只可惜下面还软软的。

    “真是可怜,”终于被贺子弈松开嘴之后,白珂面带媚意的说,“没有我,你这辈子都当不了男人,罢了,我这个人心软,就帮你一把。”

    白珂在丹药上轻轻捏下来比平时多一点的粉末,然后伸着手指说:“舔,舔完我就满足你。”

    贺子弈的嘴唇轻抿,手指摩挲了几下档案袋,最终缓缓说:“白姝怀孕了。”

    “哦。”白珂看起来很平静,可是贺子弈清清楚楚的看到白珂的眼睫毛颤了几下。

    “你……”

    也许是贺子弈的眼神太过复杂,白珂竟然猜错了他的意思,赶快说:“你别瞎想,我没有怀孕。”

    白姝当时中的药可是那个骚狐狸送给她的,保证百发百中。

    白珂原本的打算就是等到白姝的肚子里传来好消息之后,彻底解决她这个麻烦,顺便把白家那些破烂事扯明白,然后就可以找亲生妹妹了。

    听到白珂的话,贺子弈瞬间变得口干舌燥起来,那一晚天雷勾地火,也是让他不停回味的一晚。

    这一个多月以来,贺子弈的身体在慢慢的恢复,一周以前,他竟然晨/勃了。

    医生对于贺子弈身上的变化给不出任何理由,只能说是奇迹,也许是药物作用导致他的身体发生了某种不可知的变化,总之他的身体在朝好的方向变化,用不了多久的时间,他便可以像普通男人一样。

    “珂珂,你别诱惑我。”贺子弈的声音沙哑。

    白珂傻眼,她可什么都没有做,这男人莫不是被她虐傻了?

    贺子弈伸出舌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内心火热一片,他抬腿走到办公室墙角处放置的小冰箱,从里面拿出一瓶冰镇的矿泉水。

    半瓶冰凉的水喝下去之后他才稍微冷静下来。

    “这报告不会是假的吧。”贺子弈冷静下来之后对白珂说。

    白珂勾唇,这件事当然不是假的,“白姝她不傻,如果是假的迟早会被人查出来,应该是真的。”

    贺子弈小心翼翼的观察白珂的表情,“那……你是怎么想?”

    “跟我有什么关系呢,”白珂故作潇洒的笑了笑,“这事你应该跟我爷爷谈而不是我。”

    两人的谈话终止,贺子弈知道,白珂还是介意的。

    但是不出意外白姝会嫁给贺子煜。

    这样也好,可以彻底绝了贺子煜对白珂的想法。

    “珂珂,你不打算原谅我没关系,只要你别不理我就行。”贺子弈不着急,他打算慢慢追求白珂。

    白珂年纪小,肯定更向往浪漫的爱情,而他带给她那么不快乐的回忆,追求她这件事又算得了什么。

    贺子弈知道,他和白珂在一起最大的苦难不是白珂不同意,而是白老爷子那关。

    老一辈的人爱面子,白珂和贺子煜订婚过,现在要是再和他订婚,岂不是让人笑话。更何况他弟弟做出的那些蠢事,想必白老爷子也不想再和他们贺家产生瓜葛。

    贺子弈和白珂在一起吃过晚饭后送白珂回家,顺便准备拜访白老爷子并且商谈白姝怀孕一事。

    坐在沙发上,贺子弈淡淡一笑,“老爷子。”

    白老爷子本来态度强硬的让白珂和贺子煜订婚,也是因为他喜欢贺子弈,他觉得贺子弈的弟弟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况且在这个城市里再也找不出比贺家更有钱的人家。更何况当初贺子弈也是意属白珂。

    当初安荣来闹过之后白老爷子有想过改变想法,只可惜贺子弈认为白姝人品不行不同意。

    于是便不管不顾的让白珂订婚,他只是想把最好的留给他最疼爱的孙女。

    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做错了,早知如此,他当时就应该选择不去履行这个约定,也不至于闹成现在这个样子。

    “子弈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贺子弈端起面前的茶杯轻抿一口,从前在白老爷子面前他一直很淡定,可是现在却有几分紧张。

    “老爷子,今天安女士的妹妹来我的办公室找我,并且给我看了一样东西。”

    说完他恭敬的把白姝的孕检报告递给白老爷子。

    白老爷子接过之后认真的看了看,表情冷然,整个客厅安静的只能听到白老爷子翻动纸张的声音。

    “老爷子,您什么想法?”

    对于白姝怀孕一事,白老爷子只是叹口气,过了一会儿说:“这件事你决定吧,什么决定我们都接受。”

    也就是说白老爷子不准备为白姝出头。

    “好的。”

    晚上贺家,贺子弈看到醉醺醺的贺子煜从外面回来后说:“恭喜你,你要当爸爸了。”

    贺子煜震惊,连酒意都醒了几分,“大哥,你说什么?”

    “白姝怀孕了。”

    “大哥!”贺子煜这段时间很颓废,接连的打击让他终日沉迷在酒中,他无法接受他曾经深爱的人是那样不堪的人,他也无法接受当婚约解除之后他才意识到他对白珂的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