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美貌动人[快穿] 64.随身空间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买到防盗章证明你的订阅不够哦~  等等!

    这好像不是他的卧室。

    贺子弈清楚这是白珂的卧室, 他正睡在白珂的床上, 那么白珂呢?

    他侧头一看,只看到白珂裸露在外面的裸背, 上面还有几个红印子。

    他好像想起来,昨晚他喝多了叫了女人,却忍受不了她们的触碰,最后坐车回家闯进了白珂的卧室。

    最晚他好像把白珂睡了。

    虽然有很多事情他都挤不太清楚,可是他知道他作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和白珂睡了。

    难道是春/药的原因他才能硬起来?

    贺子弈心中无法避免的兴奋,甚至心都再次活了起来,如果药真的有用, 俺么他不介意以后一直吃药。

    而且生米煮成熟饭,他终于可以和白珂在一起,他们之间没有他身体的阻碍, 他爱白珂, 白珂爱他。

    他们一定会很幸福。

    抬眼看到一直在熟睡的白珂, 贺子弈眼神中划过心疼, 昨晚他在酒劲和药劲的作用下动作一点都不温柔, 她肯定疼坏了。

    想到这里,贺子弈心中既自责又有着难以控制的喜悦。

    他是白珂的男人。

    他凑上前从后面抱住白珂,脸贴在她的脖颈处,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

    这种亲密的姿势是贺子弈从来没有尝试过的, 他小心翼翼的怕吵醒白珂。

    可是白珂的触觉本就比别人强, 要不是因为身体太过疲惫早就醒了过来,现在被贺子弈弄醒,她的眼中全是不耐烦,连装样子都不愿意装。

    “离我远点,别耽误我睡觉。”

    白珂的心情很恶劣,因为身体太不舒服了,千百年来她第一次如此不舒服。

    早知道凡人的身体如此不抗折腾,她昨晚说什么都不会如了贺子弈的愿。

    “珂珂,你继续睡,我就是轻轻地抱着你而已。”贺子弈的眼神温柔如水。

    “呵呵,”白珂冷笑,毫不留情的嘲笑,“大哥睡了弟妹,这滋味怎么样?给弟弟戴绿帽的感觉很棒吧。”

    贺子弈乱了手脚,慌乱的解释:“珂珂你别这样说,我之前拒绝你的话都是违心的,都是假话骗你的。”

    “哦,所以呢?”

    “我爱你,我的身体在药物的作用下可以变得正常,我拒绝你的理由已经消失,我们可以在一起了。”这种话贺子弈从来没有说过,现在说的时候心中难以控制的有些害羞忐忑。

    “谁说我要和你在一起了?”白珂不耐烦的说。

    白珂的声音传到贺子弈的耳朵里之后,他的身体僵住了,然后尽量使脸上挂着笑容不让自己的表情吓到白珂,“珂珂,你是在生我的气吗?”

    “珂珂,”贺子弈以为白珂是在气他之前拒绝她的事,这件事确实值得生气,他尽量温柔的解释,“之前我确实做得不对,因为我不能给你幸福所以我残忍的拒绝了你,可是我也爱你,我真的爱你。”

    “你爱我,所以我就要答应和你在一起?”白珂烦的要命,继续睡觉是不可能的了,她只想让贺子弈赶快离开然后让器灵给她找药缓解疼痛。

    贺子弈心疼的要命,他没想到他之前拒绝白珂的事情会让她伤心到再也不想和他在一起,可是这是不可能的,他们的身体那么合拍,白珂注定是他贺子弈的女人。

    这辈子唯一的女人。

    “珂珂,让我对你负责好吗?我会用我一辈子的爱去爱你,不让你再受到任何委屈。”

    “不用负责,”白珂面无表情的说,“我是贺子煜的未婚妻,你未来的弟妹,对弟妹负责这种事可不是你贺子弈的风格,自然有你弟弟来为我负责。”

    贺子弈的脸色煞白,刚开始他以为白珂只是生气,可是却没想到白珂竟然打定主意要嫁给贺子煜……

    “贺白两家联姻,我也可以是联姻对象……”

    贺子弈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白珂打断,白珂真的不想再跟他说话,太烦了。

    “麻烦大哥先起床离开我的房间,让人看到我可说不清楚。”

    贺子弈脸色苍白的捡起地面上的衣服,穿好之后安静的离开了白珂的房间。

    *

    第二天早上贺子煜缓缓睁开眼睛,他头疼欲裂,昨晚他在房间的时候就感觉到不对劲,血脉沸腾的感觉让他知道他被下药了。

    那杯牛奶是佣人说白珂让她送来的,肯定是白珂,她怕她做的事情败露,怕他和白姝重归于好。

    她害怕所以才给他下药,逼着两人把生米煮成熟饭,让一切再也无法更改。

    贺子煜心中升起一股快要令他爆炸的怒气。

    昨晚白姝跟他解释的时候他还心存怀疑,伤害了单纯的白姝。

    该死的白珂,没想到这一次连大哥都被她给欺骗了。

    他睁开眼睛之后直接掐住旁边人的脖子,手还没有用力就看清楚睡在他身旁的人的那张脸,那张不算美艳只能说是清纯的脸。

    昨晚跟他睡觉的人竟然不是白珂,而是白姝!

    贺子煜的手忍不住颤抖了起来,怎么会是白姝呢,不应该是白姝呀!

    身旁的人是白姝,那么他刚才设想的便不能成立,可是除了那杯牛奶他想不出还有什么机会被下药。

    白姝昨晚被贺子煜折腾了一宿,身体疼的像是被车碾压过一般,今天还没有睡醒就感受到脖子被卡住从而醒来。

    几乎是醒来的瞬间,昨晚的记忆全部浮现在脑海中。

    她无法控制的颤抖起来,明明出现在贺子煜床上的应该是白珂才对!怎么会是她呢!

    难道是白姝发现他还怀疑她便给他下药彻底坐实两人的关系?

    贺子弈好烦,烦的他整个人都快要炸了。

    “你……”贺子煜抿了抿唇,本来他做梦都想要和白姝发生关系,可是当这一切发生之后,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喜悦,甚至他很生气很懊恼……也很无措。

    以至于他看到白姝浑身颤抖也无法升起安慰的情绪。

    贺子煜无力的翻身躺到旁边。

    白姝在看到贺子煜对她的态度之后心中就出现了不好的念头,昨晚她解释的时候贺子弈眼神中便出现怀疑,今天她就躺在他的床上……

    白姝的眼眶瞬间变得通红,呜咽着说:“怎么会这样,不应该是这样的,我昨晚明明睡在客房的呜呜呜……”

    贺子煜本就心烦,听到姝姝的哭声后更加心烦,昨晚被粗暴对待了一宿,妹妹的眼睛已经哭得肿了起来,现在的样子根本就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梨花带泪,简直丑爆了。

    可是养成的习惯让他心中无法控制的升起一股保护欲,他还是把白姝揽在怀中安慰:“姝姝你别哭,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我会……”

    贺子煜想说他会负责的,可是话到嘴边他却没有说出来,他知道他变了,他好像不像从前那么爱白姝了。

    “呜呜呜……”白姝不知道贺子煜的想法,她还在哭想让贺子煜心疼,“昨晚,昨晚我喝了姐姐的酒之后就感觉身体有些火热……然后我便回客房休息”

    白姝的话没有说全在,只是这种一半的话足够让贺子煜自己来脑补了。

    在这种时刻,贺子煜根本毫无理智,他只需要找到一个人来承担这一切的后果便可以。

    白珂!贺子煜咬牙切齿的念出了白珂的名字。

    她肯定是想借这件事毁了白姝的名声,这种恶毒的女人他怎么能娶呢!

    可惜的是,还没等贺子煜想要起床去找白珂算账,门口就响起了贺子弈冰冷的声音:“贺子煜,你给我滚出来!”

    贺子弈很久没有这样生气过了,昨晚他醉酒后直接闯进白珂的房间,根本不知道昨晚白姝的出现。

    今天早上佣人把异常报告给管家,管家才知道二少爷竟然和白小姐的妹妹睡在一起,而且根据佣人说的话,他们两个已经成了好事。

    管家知道后赶快把这件事报告给贺子弈。

    管家第一次如此头疼,因为他知道昨晚贺子弈睡了白珂,贺子煜睡了白姝,所有的事情都在同一晚发生。

    贺子弈根本无法想象白珂知道后会是怎样的心情,他体内产生的久违的暴虐情绪让他的眼睛一片通红。

    如果昨晚他没有回来,如果他的身体还是不能人道,白珂现在就要接受她的未婚夫在家里和她的亲妹妹睡觉的事。

    想起白珂拒绝他的话,白珂已经做好嫁给贺子煜的准备,结果他们两兄弟接连的给她无比沉重的打击。

    贺子弈闭上眼睛都是白珂知道这件事之后不堪打击掉下眼泪的眼中。

    “贺子煜!你快点给我滚出来!”贺子弈第一次毫无形象的在家中怒吼。

    贺子弈的嘴唇轻抿,手指摩挲了几下档案袋,最终缓缓说:“白姝怀孕了。”

    “哦。”白珂看起来很平静,可是贺子弈清清楚楚的看到白珂的眼睫毛颤了几下。

    “你……”

    也许是贺子弈的眼神太过复杂,白珂竟然猜错了他的意思,赶快说:“你别瞎想,我没有怀孕。”

    白姝当时中的药可是那个骚狐狸送给她的,保证百发百中。

    白珂原本的打算就是等到白姝的肚子里传来好消息之后,彻底解决她这个麻烦,顺便把白家那些破烂事扯明白,然后就可以找亲生妹妹了。

    听到白珂的话,贺子弈瞬间变得口干舌燥起来,那一晚天雷勾地火,也是让他不停回味的一晚。

    这一个多月以来,贺子弈的身体在慢慢的恢复,一周以前,他竟然晨/勃了。

    医生对于贺子弈身上的变化给不出任何理由,只能说是奇迹,也许是药物作用导致他的身体发生了某种不可知的变化,总之他的身体在朝好的方向变化,用不了多久的时间,他便可以像普通男人一样。

    “珂珂,你别诱惑我。”贺子弈的声音沙哑。

    白珂傻眼,她可什么都没有做,这男人莫不是被她虐傻了?

    贺子弈伸出舌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内心火热一片,他抬腿走到办公室墙角处放置的小冰箱,从里面拿出一瓶冰镇的矿泉水。

    半瓶冰凉的水喝下去之后他才稍微冷静下来。

    “这报告不会是假的吧。”贺子弈冷静下来之后对白珂说。

    白珂勾唇,这件事当然不是假的,“白姝她不傻,如果是假的迟早会被人查出来,应该是真的。”

    贺子弈小心翼翼的观察白珂的表情,“那……你是怎么想?”

    “跟我有什么关系呢,”白珂故作潇洒的笑了笑,“这事你应该跟我爷爷谈而不是我。”

    两人的谈话终止,贺子弈知道,白珂还是介意的。

    但是不出意外白姝会嫁给贺子煜。

    这样也好,可以彻底绝了贺子煜对白珂的想法。

    “珂珂,你不打算原谅我没关系,只要你别不理我就行。”贺子弈不着急,他打算慢慢追求白珂。

    白珂年纪小,肯定更向往浪漫的爱情,而他带给她那么不快乐的回忆,追求她这件事又算得了什么。

    贺子弈知道,他和白珂在一起最大的苦难不是白珂不同意,而是白老爷子那关。

    老一辈的人爱面子,白珂和贺子煜订婚过,现在要是再和他订婚,岂不是让人笑话。更何况他弟弟做出的那些蠢事,想必白老爷子也不想再和他们贺家产生瓜葛。

    贺子弈和白珂在一起吃过晚饭后送白珂回家,顺便准备拜访白老爷子并且商谈白姝怀孕一事。

    坐在沙发上,贺子弈淡淡一笑,“老爷子。”

    白老爷子本来态度强硬的让白珂和贺子煜订婚,也是因为他喜欢贺子弈,他觉得贺子弈的弟弟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况且在这个城市里再也找不出比贺家更有钱的人家。更何况当初贺子弈也是意属白珂。

    当初安荣来闹过之后白老爷子有想过改变想法,只可惜贺子弈认为白姝人品不行不同意。

    于是便不管不顾的让白珂订婚,他只是想把最好的留给他最疼爱的孙女。

    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做错了,早知如此,他当时就应该选择不去履行这个约定,也不至于闹成现在这个样子。

    “子弈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贺子弈端起面前的茶杯轻抿一口,从前在白老爷子面前他一直很淡定,可是现在却有几分紧张。

    “老爷子,今天安女士的妹妹来我的办公室找我,并且给我看了一样东西。”

    说完他恭敬的把白姝的孕检报告递给白老爷子。

    白老爷子接过之后认真的看了看,表情冷然,整个客厅安静的只能听到白老爷子翻动纸张的声音。

    “老爷子,您什么想法?”

    对于白姝怀孕一事,白老爷子只是叹口气,过了一会儿说:“这件事你决定吧,什么决定我们都接受。”

    也就是说白老爷子不准备为白姝出头。

    “好的。”

    晚上贺家,贺子弈看到醉醺醺的贺子煜从外面回来后说:“恭喜你,你要当爸爸了。”

    贺子煜震惊,连酒意都醒了几分,“大哥,你说什么?”

    “白姝怀孕了。”

    “大哥!”贺子煜这段时间很颓废,接连的打击让他终日沉迷在酒中,他无法接受他曾经深爱的人是那样不堪的人,他也无法接受当婚约解除之后他才意识到他对白珂的喜欢。

    “你只能娶她。”

    “我不想娶她,”贺子煜现在最讨厌的人就是白姝,她是他这一生最大的败笔,现在他想起曾经做过的那些事都面红耳赤,“我要娶白珂,我除了白珂说都不娶。”

    贺子煜的思维便被固定,在他的思维中他只能在白姝和白珂之中二选一,他对白姝的讨厌越多,对白珂的喜欢便越多。

    本来他对白珂并没有多少感情,可是潜移默化的洗脑,加上白姝逐渐被掀开的真面目,白珂在他心头的地位越来越重。

    尤其是在失去以后他才更加悔恨。

    贺子煜懦弱,可偏偏是他的这份懦弱让他对白珂的喜欢越来越多。

    白珂说的对,他才是这世上最傻的人。

    “木已成舟,没有任何可以更改的余地。”贺子弈冷着脸说。想到刚才贺子煜竟然对白珂死心不改,他就坚定一定要让贺子煜和白姝结婚,然后让他们离得远远的不要来打扰白珂。

    *

    第二天下午刘雨诗气冲冲的回到家,她没想到白姝和她那个没良心的母亲竟然会如此狠毒。

    原本刘雨诗和闺蜜约了下午茶。

    两人刚见面闺蜜就说:“听说你侄女白珂和贺家退婚的内幕……不简单?”

    白珂和贺子煜解除婚约这种事已经传开了,甚至白家大张旗鼓的替白珂挑选相亲对象,只是当初解除婚约的具体原因两人默契的没有往外面说,都怕丢人。

    “难道是真的?白珂她真的品行不当?”闺蜜被刘雨诗严肃的表情吓了一跳。

    “你听谁说的?”刘雨诗眼神诧异,竟然传白珂品行不当,当初那件事可让白珂受了不少的委屈,结果现在还有人把罪名都怪到白珂的身上?

    两人二十多年的闺蜜,见刘雨诗表情不对赶快说:“我听别的太太说的,她们说是白家传出来的消息。”这里的白家自然指的是白珂家那边。

    刘雨诗继续问:“具体是怎么说的?”

    闺蜜如实回答:“说是白珂在贺家勾引贺总,贺家无法忍受这样的媳妇才解除婚约,还有就是说最近在商议贺子煜和白姝的婚事。”

    刘雨诗的脸上露出冷笑,“呵呵,她们倒是打了一个如意算盘,都说虎毒不食子,我这个弟妹是存心要让小女儿踩着大女儿的身上上位。”

    昨天刚传出白姝怀孕的消息,见白家没有动作,今天白珂勾引大哥的消息便人尽可知,这些人的心肠实在是太狠了。

    “难道不是真的?”说实话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闺蜜还是有些相信的,毕竟贺子弈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比贺子煜好一百倍。

    刘雨诗现在就在后悔当初怎么没有把事实的真相公布出去。大家都为了白家的面子才委屈白珂,没想到这些人竟然如此得寸进尺。

    “既然外面已经传成这样,那索性我也不瞒着。”刘雨诗这段时间对白珂改观了很多,尤其是她每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天天在家陪着白老爷子,白老爷子心情好病都好了很多。

    她知道白珂本性单纯善良,纯粹是被她那个黑心肠的妈妈和妹妹耽误了。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也真心的喜欢白珂。

    “这件事中白珂完全是受害人,当初白姝给贺子煜下了药,两人成了好事,现在白姝怀孕了。”

    “竟然是这样,怪不得如此着急。”闺蜜的眼神中闪过一抹不屑,对于她们这种豪门太太来说,这些下作的手段她们向来是看不上的。

    “有其母必有其女,怪不得是安荣养出来的好女儿。”刘雨诗似感叹般说了这句话,但是却没有往下说。

    闺蜜看了刘雨诗一眼,看来白家这个二太太身上也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呀。

    从闺蜜那里了解了所有的事情之后,刘雨诗便赶快回到家里,这件事可不是小事。

    回到家,白珂正陪着白老爷子在客厅下棋。

    刘雨诗心中着急,这件事她不打算让白老爷子知道,白老爷子年纪大身体不好,听说昨晚又失眠了。

    白老爷子表面上看起来对她们没有什么感觉,可是心中还是失望难受的。

    可是白老爷子是个人精,看到刘雨诗的眼神之后便知道出了事情。

    “儿媳,出了什么事?说吧,不用瞒着我。”

    刘雨诗咬了咬牙,还是决定说出来:“安荣她竟然在外面发出传言,说当初珂珂和贺子煜解除婚约是因为她勾引贺子弈,品行不端。”

    “她怎么敢!”如果昨天的事只是让白老爷子失望,今天的事便是让他震怒。

    “爸您别生气,气坏了身体珂珂会心疼的,当务之急是我们要和贺家商议一下解决方案。”

    另一边收到消息的贺子弈杀人的心都有了,他快速赶往贺家。

    在他们商讨的时候微博出现了一个热搜#豪门狗血#,并且在极短的时间内爬到了热搜榜前五位。

    娱乐八卦:#豪门狗血#姐姐抢了妹妹的男朋友成功订婚之后竟然还勾引未婚夫的亲大哥,原来现实中真的有这种事情,你们豪门太可怕。

    “真的假的?不敢相信。”

    “这可真是塑料花姐妹情,还是升级版的,可怕。”

    因为是豪门的事,网友们都对此事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在水军的帮助下,很快有网友扒皮成功。

    网友:#豪门狗血#我给大家捋一下这件事。前段时间白家大小姐和贺家二少爷贺子煜默默订婚,可是据我所知订婚之前,贺二少一直在追求白珂的妹妹白二小姐,白二小姐对贺二少也有意思。偏偏白大小姐抢了妹妹的男朋友还不满意,在住进贺家之后对贺总裁产生好感。现在白大小姐和贺二少已经解除婚约。

    “白大小姐?是不是去年那个油画比赛威胁评委的白珂?呵呵呵呵,印象深刻,原来豪门真的有这种蠢货。”

    “豪门的肮脏事多着呢,只是这个白珂可真够贱的。”

    微博的事爆发的太快,贺子弈决定快刀斩乱麻,他登上了他进行过个人认证的微博发了一条没有和任何人商量过内容的微博。

    贺子弈v:在这里统一回复。

    1.白小姐已经恢复单身。

    2.本人正在追求白小姐。

    3.白小姐对我并无任何超过友情以外的感情。

    4.解除婚约内幕稍后放会发出。

    “刚才我小姨来找你有什么事?”白珂假装什么不知道的样子说。

    贺子弈的嘴唇轻抿,手指摩挲了几下档案袋,最终缓缓说:“白姝怀孕了。”

    “哦。”白珂看起来很平静,可是贺子弈清清楚楚的看到白珂的眼睫毛颤了几下。

    “你……”

    也许是贺子弈的眼神太过复杂,白珂竟然猜错了他的意思,赶快说:“你别瞎想,我没有怀孕。”

    白姝当时中的药可是那个骚狐狸送给她的,保证百发百中。

    白珂原本的打算就是等到白姝的肚子里传来好消息之后,彻底解决她这个麻烦,顺便把白家那些破烂事扯明白,然后就可以找亲生妹妹了。

    听到白珂的话,贺子弈瞬间变得口干舌燥起来,那一晚天雷勾地火,也是让他不停回味的一晚。

    这一个多月以来,贺子弈的身体在慢慢的恢复,一周以前,他竟然晨/勃了。

    医生对于贺子弈身上的变化给不出任何理由,只能说是奇迹,也许是药物作用导致他的身体发生了某种不可知的变化,总之他的身体在朝好的方向变化,用不了多久的时间,他便可以像普通男人一样。

    “珂珂,你别诱惑我。”贺子弈的声音沙哑。

    白珂傻眼,她可什么都没有做,这男人莫不是被她虐傻了?

    贺子弈伸出舌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内心火热一片,他抬腿走到办公室墙角处放置的小冰箱,从里面拿出一瓶冰镇的矿泉水。

    半瓶冰凉的水喝下去之后他才稍微冷静下来。

    “这报告不会是假的吧。”贺子弈冷静下来之后对白珂说。

    白珂勾唇,这件事当然不是假的,“白姝她不傻,如果是假的迟早会被人查出来,应该是真的。”

    贺子弈小心翼翼的观察白珂的表情,“那……你是怎么想?”

    “跟我有什么关系呢,”白珂故作潇洒的笑了笑,“这事你应该跟我爷爷谈而不是我。”

    两人的谈话终止,贺子弈知道,白珂还是介意的。

    但是不出意外白姝会嫁给贺子煜。

    这样也好,可以彻底绝了贺子煜对白珂的想法。

    “珂珂,你不打算原谅我没关系,只要你别不理我就行。”贺子弈不着急,他打算慢慢追求白珂。

    白珂年纪小,肯定更向往浪漫的爱情,而他带给她那么不快乐的回忆,追求她这件事又算得了什么。

    贺子弈知道,他和白珂在一起最大的苦难不是白珂不同意,而是白老爷子那关。

    老一辈的人爱面子,白珂和贺子煜订婚过,现在要是再和他订婚,岂不是让人笑话。更何况他弟弟做出的那些蠢事,想必白老爷子也不想再和他们贺家产生瓜葛。

    贺子弈和白珂在一起吃过晚饭后送白珂回家,顺便准备拜访白老爷子并且商谈白姝怀孕一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