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金刀驸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四章

    金刀驸马

    ——————————————————

    ......

    一切都回归到了原来的样子。

    只是在原来的进程之下,却多了一个师承弘,该如何解决呢?

    他都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乃是奉了大金六王爷完颜洪烈之命,前来刺杀铁木真。

    没想到在这个时候,铁掌帮便已经和大金勾结在一起了。

    但陆安康却觉得似乎还有什么隐情。

    夜深了。

    他瞧瞧潜入了铁木真部落的大营当中......

    寻到了关押师承弘的地方。

    意外的是那师承弘已然服毒,那毒性只是一大会儿的功夫,便要了他的性命。陆安康来不及从他最终套出些什么,他人已经归了西。

    他从哪里来的毒药?

    铁木真把他关在这里的时候,应该仔细的搜查过的。

    那便是之后有人送来的,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毒药送来......显然是一个高手。那么会不会继续对铁木真下手呢?

    陆安康再度关心起这位成吉思汗的安危——

    他不能死!

    这位历史上伟大军事家,绝对不能死在这个时候。

    陆安康的脚步下意识的朝着铁木真的大帐寻了过去。

    经过了白日里的战斗,铁木真斩杀的敌人当中不少是他的旧友故人。遣走了四周人之后,他独自一人惆怅的坐在大帐里面喝着闷酒。

    陆安康寻到那里时,恰好见到一人进入大帐内。

    那人浓眉大眼,身材魁梧,长相一般,陆安康以为是铁木真的儿子。

    直至他坐到了铁木真身边座位时,铁木真称呼他一声:“靖儿?”

    郭靖?

    陆安康透过窗户,仔细的看着这个十八岁的儿郎,他便是郭靖?

    铁木真将郭靖唤到了自己膝边,这是只有亲生儿女才有的待遇。

    可见他对待郭靖真如亲儿子一般看待,他口中喃喃道:“靖儿啊!你可知道我为何要杀我兄弟?”

    郭靖低头沉思片刻,不解:“靖儿不懂!”

    铁木真喝了一口酒,郭靖给他又满了一杯酒,铁木真注视着前方,那大帐外的方向:“我必须得杀了他们!”

    郭靖更加疑惑了。

    他明明感觉到铁木真因不忍而悲伤于杀了自己的兄弟,却又如此坚定这么做。

    那铁木真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铁木真的坚决又来自于哪里?

    或许此刻,也只有读过了历史的陆安康才晓得铁木真这话的意思......

    他是一个侵略者,却又不是一味的侵略者。

    幼年时期的他见识过太多的部落战斗,因为蒙古大漠不统一,内乱经常被大金王朝攻击。他们的日子是贫苦的,至少在那个时候,铁木真的心思应该是统一蒙古,让所有蒙古人团结起来,拥有足够的力量自保,抵御外敌。

    至于以后的侵略,那便是一个人到了权力顶端之后,日渐膨胀的野心罢了。

    ......

    铁木真与郭靖促膝长谈了许久,已是深夜时,一个十五六岁的美貌少女也蹦蹦跳跳的钻进了大帐里面。她的到来,让整个大帐里面惆怅的气氛消失了,换来的一声欢歌笑语。

    然而她的出现,却让帐篷外的陆安康大为吃惊,甚至整个人都给镇住了。

    “是她?怎么会是她?”

    他看着那个美丽的少女,那可不就是在未来自己在云老爷子家里面瞧见的那一缕执念吗?

    铁木真称呼她乖女儿,郭靖喊她华筝。

    那一缕执念竟然真的是华筝的?

    金刀?华筝?

    为什么这两样东西会存在于云家呢?

    帐篷里面,铁木真询问着郭靖南下的准备,华筝询问他什么时候能回来。而帐篷外的陆安康陷入了深深疑惑当中。

    连被人发现,他都没有注意到。

    直至那人大喝了一声:“有刺客!”

    帐篷里外的人都惊住了!

    郭靖第一个冲出来,而发现陆安康的那个人手持一把弯弓朝着陆安康连续三箭射了过来。

    那箭的劲头极强,绝非一般弓箭手能有。

    郭靖喊道:“哲别师傅!”

    这便是神箭手哲别?

    果然名不虚传!

    那哲别见自己的三箭被那刺客用刀给挡住,正欲再度发起进攻。这时,大帐里面的铁木真走出,急忙喝止道:“住手!”

    铁木真吃惊的观察着陆安康,观察着他手里面的刀。郭靖也认出:“是白天那位刀客大哥!”

    铁木真继续盯着他:“你为何深夜来此?”

    陆安康心中犹豫的片刻,最后声音故作出一副沙哑的强调:“我是来提醒师承弘被人毒死了!应该还有刺客藏在四周,你自己小心一些吧!”

    话音落,那陆安康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因为天黑,没有人瞧见他是遁入了地底,从地底下一路钻走了。

    不多时,看押师承弘的那边传来消息说师承弘已经服毒自杀了。

    哲别怒斥道:“他哪里来的毒药?不是都搜查过了吗?”

    反正这一夜是不太平了。

    这位无名刀客的举动也最终让铁木真知道自己所处的险境。

    “大金是不会轻易的罢手的!”

    铁木真对自己儿子拖雷安排道:“召集各部落,该开始我们的行动了!”

    至于郭靖......

    铁木真也没有强留他,对他说道:“好靖儿,你此去南边要一路小心。等你报了杀父之仇,可一定要赶紧回来帮大汗我一同灭了大金!”

    郭靖重重的点点头。

    一旁的华筝对于郭靖这种态度甚是欣喜。

    不多时,铁木真将一把金刀赐给郭靖,那象征着他金刀驸马的身份在这一刻就落实了。

    并没有逃远,就躲在他们地底下的陆安康听着这一切,不住的摇头:“傻小子,以后你免不了是要跟小黄蓉闹别扭了!”

    说着话,随即遁地离开。

    而那郭靖则是感谢过铁木真之后,便寻到了自己七位师傅,向母亲,华筝,拖雷,哲别等一众人辞行之后。

    一路便往南下去了......

    那陆安康自然就跟在他们后面,但他会时不时往身后望过去,望向草原的方向。

    望向那个叫华筝的女子离开的方向,为什么她的执念会一直留在了后世呢?

    还和金刀在一起?

    陆安康不明白?

    或许是这个故事有什么隐藏的结局是他所不知道的......

    会是什么?

    也只能等到发生时才会知道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