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只收不卖?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章

    只收不卖?

    ————————————————————

    ......

    陆安康的选择是离开。

    即使他无法在警界发展下去,却也不会选择进入倒卖冥器这种非法的组织当中。

    哼!多么正气凛然的理由。

    但他真有一半是这么想的。

    那个叫陈刃心的助手快速的拦住了陆安康的去路,随即问道:“你还是没有搞清楚这里到底是做什么的!”

    陆安康语气肯定的说道:“我很清楚!”

    陈刃心说道:“我们不盗墓!”

    “倒卖冥器!”陆安康道:“但在我看来跟盗墓没什么区别?不晓得现在禁严,稍有不甚,就会被封吗?”

    陈刃心继续说道:“我们只收不卖!!!”

    “只收不卖?”陆安康笑了:“上交给国家吗?”

    带着一种嘲笑的感觉。

    又有一种被愚弄后而无奈的笑。

    “全凭你来决定!”陈刃心执着的说道:“但蔡老板让我告诉你,这里对你的意义很大......同时,也只有你能够做到只收不卖的这个规矩。”

    一旁的李坤疑惑的看着陈刃心:“啥意思?”

    他脑子不笨,也明白陆安康为什么拒绝的原因,连他自己都有了退堂鼓的意思:“俺妈告诉俺,犯法的事儿,俺不能做的!”

    陈刃心解释道:“就是我们只花钱买东西,买完了东西不卖!”

    李坤更加不理解了:“那岂不是很快就会把钱花光?我们岂不是要饿死?”

    陈刃心看着陆安康肯定的说道:“所以,只有我们的陆老板能够承受住这么亏本的规矩。”

    陆安康沉默的站在那里,他终于明白二楼,三楼,四楼那些空着的货架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了。

    原来都是为将来收来的东西提前腾出的摆放位置。

    “理由呢?”但陆安康依旧是不理解:“为什么只收不卖?”

    只收不卖,图个什么???

    “蔡冯老板只告诉我这么多!”陈刃心摇摇头:“想来你跟他的关系,应该也知道他这人做事的风格只说一半,也只做一半!”

    说白了。

    他也是第一天到这里。

    甚至于,这些讯息也是他上午来之前刚刚知道的。

    至于接下来如果,蔡冯说:“让你们老板来安排你们。”

    ......

    开局两个伙计,然后全凭自由发展吗?

    若非这是蔡冯给自己指明的一条路,陆安康果断已经走人了。

    他脑海中不断的思索:到底这家杂货店和人皮路引有什么关联呢?以蔡冯这个老家伙的习惯,他不会把两个毫无关系的东西捆在一起的。

    他思考了一下午,最终没有想明白。到了晚上的时候,陆安康买了一些食材,三人便回就别墅去了。

    面对着这栋民国时期便遗留下的老古董别墅——

    李坤的表示是:“这玩意,俺就在抗战片里面瞧见过。不过那抗战片里面别墅也没有你家这个大啊!”

    陈刃心也是第一次来城南市,之前他一直在外省上大学,今年大四,处于实习阶段。

    专业是电子机械方面的。

    具体的他也没有详细透露。

    两人在别墅里面各自挑好了房间之后,便到厨房去了。做饭的是李坤,农家出身的孩子,本性勤快,虽然烧菜的手艺一般,但对于早就跟人一起吃过晚饭的陆安康来说,有一种少有的亲切感。

    夜晚降临后。

    陆安康明显还因为白天的事情无法入睡。

    他从书房里面掏出烟和打火机,坐在书桌前,瞧着书桌上摆着的鸣鸿刀。

    脑子里面是一片空白,连书房门口早就站在那里的陈刃心他都没有发现。

    等到陆安康发现,并且警惕的看着陈刃心的时候,陈刃心指着那把刀说道:“蔡老板说,明天让你带着你的刀去杂货店。”

    说完,他便离开了。

    他应该是没有注意到。

    应该是没有......

    此日,陆安康开着他那辆二手破车到了杂货店之后。

    陆安康便接到了蔡冯的电话。

    “感觉如何?”

    “我感觉我被一个从小看着我长大的叔叔给坑了!”

    “你爸妈摆在那里!我这个当叔叔的是不可能坑你的!之前跟你说得那个链子昨天让你李坤已经给你带过去了。”

    链子?

    在那个盒子里面?

    那三个箱子被李坤放在了杂货店后院的仓库里面,李坤随即帮陆安康将三个箱子打开。

    三个箱子里面装着的是三个完全一样的铁链。

    陈刃心瞧见那铁链的瞬间,惊奇盯着那铁链:“好材质!这材料做链子太可惜了!”

    陆安康从后备箱里面取出来刀匣,面对着李坤和陈刃心,他犹豫了片刻,最终将刀匣打开。

    李坤眼中露出的警惕,而陈刃心眼中暴露出的则是炙热:“鸣鸿刀???竟然是传说中鸣鸿刀???”

    意外啊!

    这个陈刃心竟然认得这把刀。

    “我熟读了《人间小札》中关于兵器记载,自然识得这鸣鸿刀。没想到这把刀真的存在,怎么会在你手里面?”

    陆安康的视线绕过了陈刃心,看向皱着眉头的李坤,不免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了?”

    李坤只摇头:“这东西不好!不干净,而且好暴戾!”

    如果说陈刃心瞧出的鸣鸿刀的品质,那么李坤则是瞧到了鸣鸿刀另一个层次的危险。

    陆安康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他收起鸣鸿刀,望着两人:“你们两个!一个除了力气大,一个除了会修理东西之外,还会什么?”

    两人怔了一下。

    是被发现什么了吗?

    陆安康瞧着两人纷纷沉默,连李坤这个直性子的人也沉默了,看来他是猜对了。

    这两个人能被蔡冯安排到这里,果然不简单。

    那么不简单的地方会体现在哪里呢?

    三人僵持了许久,最终还是陆安康先开口:“看来还是得我先来说——我除了是你们的老板之外,曾经是一个法医,抓过不少凡人,见过不少死人。”

    当这句话说完的时候,陈刃心和李坤完全没有一丝惊讶。

    难道他们是知道的......对,他们肯定都知道。

    这个时候,陈刃心看向李坤然后说道:“你知道被老板不信任的员工是什么感觉吗?”

    李坤摇摇头。

    陈刃心瞄了一眼陆安康:“就是我现在的感觉!我很想告诉他......你心里面藏着的那半句话,我已经都听蔡老板说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