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商道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九章

    商道

    ————————————————————

    ......

    陆安康瞧着剩余的三个还没有变浅的印记,沉思了良久后,他最终下定了决心。闭上眼睛的瞬间,心中默默的开始在脑海中想象出一个未来的东西......

    可是下一刻,他的大脑里面的神经像是绷断了一般,伴随着人皮路引上传来的刺痛感。陆安康看到人皮路引上又一个印记消失了,只剩下两个印记。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陆安康不解的看着人皮路引,发觉到陆安康不对劲的沈万三急忙走过来:“康哥,你怎么了?”

    陆安康摇摇头,痛苦很快就消失了。

    他背着刀匣到了桥头,人皮路引的秘密还需要继续研究,眼下,这把刀既然过来了,那么这个断掉的桥自然也就有办法修复了!

    “鸣鸿!出鞘!”

    伴随着陆安康一声令下,刀匣内鸣鸿刀瞬间破开了刀匣的顶端从里面飞出,如利箭一般朝着桥对岸飞了过去。它身后挂着铁链,一点点被拉长。直至鸣鸿刀整个刀身没入了对面一个石头当中,陆安康使劲的扯了扯铁链。并在铁链末端施了一个束缚咒语,将其固定住。

    “够结实了!可以过去了!”

    陆安康冲着沈万三和几个孩子喊道。

    听到声音的自然可不止他们,他们没有人注意到断桥那里何时出现了铁链,但等到他们看到的时候,纷纷朝着这里拥挤过来。争相想要从铁链那里爬过去,这些人大多数都是体格健壮,拥有足够力气爬过去的人。一些老弱妇孺自然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这些......

    不多时,那铁链上已经爬上去了三个人。他们完全没有过问这个铁链主人陆安康,甚至于,他们都不知道有这个人的存在。直到陆安康拔出另一把苗长刀,跳到了铁链上,直接踩着铁链蹿到了三人跟前,冷喝一声:“滚回去!”

    “你小子是哪根葱,快给我让开!”

    话音未落,一声惨叫,那人的手指已经被削掉了。疼痛让他顿时忘了深处在悬空中,一松手,眼看着就要掉下去的时候,忽然被陆安康伸来的一只手给扯住,扔回到了原点。其余两个人也一样......

    那被砍掉了手指的汉子在惨叫两声,却发现自己伤口怎么一直不流血啊!再一看,手指还在,压根就没有断。那刚才的痛苦是从哪里来的?

    陆安康站在铁链上,冲着沈万三还有几个孩子招招手,在陆安康护送下,他们轻松的过了桥。

    可是沈万三却迟疑的站在那里,看着对面的那些人:“崖口断桥,短时间内多半是无法被修复的!”

    陆安康乃是修道之人,讲究一个天数。

    “天意如此,只不过是你运气好而已。”

    陆安康口道一声:“回鞘!”

    鸣鸿和铁链开始不断的收回,此情此景,沈万三自然是看得很仔细,几个孩子更是好奇:“康哥哥,你是仙人吗?”

    陆安康摇摇头:“略懂一些九流法术而已。”

    几个孩子道:“那你能不能用你的九流法术把这断桥修好呢?对面好多人都想着赶紧回家呢?”

    这几个孩子的请求,多半也是沈万三心中渴求。

    这么心善的人真能当商人吗?

    还是首富?

    虽然电视剧里面沈万三的确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可那是电视剧啊!电视剧怎么可能是真的呢?

    陆安康将决定权放到了沈万三的身上:“你呢?”

    见着他点点头。

    陆安康只好转过身,似又想到了什么:“不过,却不是让他们白白过桥!”

    “什么意思?”沈万三不解的看着陆安康,陆安康再度施展出鸣鸿刀,印记继而又变浅了一个。

    这一点,陆安康暂时记下。

    利用鸣鸿刀将断桥的一端扯住之后......在陆安康和沈万三加上几个孩子一起努力下,断桥被拉了起来。将鸣鸿刀插在石缝中,陆安康去查看断桥,意外的发现,断桥之所以断掉是因为断桥的绳索竟然给人为切断了。

    “痕迹是新的,也就是白天的时候刚弄断的。”

    “会是什么人要把断掉弄断呢?”

    这一点,恐怕不是现在能搞清楚的。利用铁链代替绳索,将断掉勉强的撑起之后,对面的人开始慢慢一个一个的过桥。

    而在陆安康把铁链固定住之后,便手持苗长刀站在桥头。

    果不其然,先过河的就是之前那几个汉子。

    在陆安康手上吃了亏之后,他们也不敢放肆,见到陆安康乖乖低头,准备快步离开。

    然而,苗长刀横在了他们跟前,伴随着陆安康冷冷一声:“过桥费!”

    这点规矩,三个字,足够他们懂了。

    但看到每个人只拿出了一两碎银子的时候,陆安康面无表情的说道:“每人十两!”

    “你怎么不去抢!”

    面对着愤怒,苗长刀的锋芒更是冷厉。

    最终选择只有乖乖掏出银子,陆安康则是把银子丢给了沈万三,沈万三犹豫了许久,方才将银子收到口袋里面。

    等到了下一批,陆安康上下打量了来人,一名书生,脚底下的鞋子都破了洞,在身上翻了半天、方才从兜里面掏出来五两碎银子,一脸可怜的望着陆安康:“那个大爷,我只有......”

    陆安康瞄了他一眼,他本以为是过不去了,哪想到陆安康忽然降价:“十文钱!!”

    书生一愣,反应过来,忙欢喜着给了陆安康十文钱,便走了。

    紧接着,过来的是一位牵着孩子,挎着一筐野菜的妇人。明显的身无分文,陆安康只是从她的菜筐里面夹了一棵菜,便让她们过去了。

    就这样,跟在后头的一堆人,分别以不同价钱和物品交给了陆安康过桥费。

    等到整个过程结束之后,沈万三满脸欣喜的站在那里。

    “我知道了!”

    他惊呼一声,陆安康问道:“你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我以后要如何谋生了!我要做一个商人!”沈万三兴奋的抓着陆安康的手臂:“多谢康哥提点,我以后要做一个商人!一个足以改变一个村,一座城,一个王朝的商人!”

    陆安康有点发懵的站在那里。

    他回头看了看自己的收获:野菜,大葱,调料,银两。

    他只是因为今晚上无法下山,晚饭吃的不饱,想从过桥的人手里面勒索点吃的,顺便要一些银两,充当接下来的路费。

    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把沈万三引领到的商道上面????

    有点扯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