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入教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九章

    入教

    ——————————————————

    ......

    从陆安康打昏韩林儿那一刻开始,他依旧已经做出了这个决定。

    用韩林儿这条命换沈万三和几个孩子的性命。

    他不讲什么道义不道义。

    任务最重要。

    最主要的是——分明是韩林儿先不讲道义的!

    那就怪不得自己咯。

    ......

    那河滩法坛,聚集着五十多个白莲教众,说是白莲教众,不如说是一堆穿得破破烂烂的穷苦老百姓。也只有这些人最容易被这些邪教组织给洗脑,若放到后世,这些即便不成立邪教,多半也能成为某传销组织成员的。

    陆安康的出现,自然引起了不小的骚动,他们将陆安康团团围住,面上的表情分分钟就能扑过来,将陆安康生吞活剥了一般。

    当然,他们自然是看到陆安康赤手空拳而来,而不晓得在那驴车底下藏着一把足以分秒要了他们性命的苗长刀。

    陆安康直接跳到了驴车上,生怕这些愚民挡住了他的视线,也挡住了白莲教管事人的视线。他站得高一点,冲着四周,不知道藏在那里的管事人喊道:“我是来入教的,来一个管事的出来管一管好吗?我带的有拜礼,份量很足的!”

    说完,脚往麻袋上踢了一下,那麻袋里面装着的韩林儿瞬间就给踢醒了。在麻袋里面一阵挣扎,吓得围上来的那些愚民,赶紧退后,还以为麻袋里面装得是什么怪物,或者野猪呢!

    直到里面传来几阵人的惨叫,那些愚民们面面相觑了片刻后,人群中终于有声音出来管事了。

    “你可知道并非是什么人想入我们白莲教就能入的!”

    愚民的人堆里面让出了一条道,几个身着明显比那些愚民们要好很多的人慢慢走过来。走到了陆安康的驴车跟前,瞧了瞧里面麻袋里面挣扎的人,虽然瞧不见里面是什么?但想来是一个与白莲教有关的存在,不然,面前这个年轻人也不敢带着过来的。

    “要先验验货吗?”

    陆安康很大方的将麻袋解开,露出了韩林儿那不知所措并且慌张恐惧的面孔:“韩林儿,韩山童的儿子,韩山童就是要跟你们坛主抢教主位置那个家伙。”

    这几个管事的很快便意识到韩林儿的出现,代表着什么意义。

    终于露出来头的韩林儿冲着陆安康不断吼道:“陆安康,你这个卑鄙小人,竟然敢暗算我。倘若我爹知道了你敢这样对我,他必然活剥了你的皮。”

    只是“啪”的一巴掌很是干脆的扇到了韩林儿的脸上。

    “小子,现在是于坛主的地盘,你给老子老实点!”

    陆安康说着,并向四周白莲教众们主动邀请:“来见着有份,想过来扇一巴掌,抽一大嘴巴子的赶紧过来啊!”

    即使他说得是同样的一个动作,却没有谁敢轻易上去。

    不多时之后,又几个穿着交好的白莲教众出现了。

    前后加起来已经达到了二十个人。

    他们中有人上前来确认韩林儿的身份,陆安康也不拦着。甚至生怕,他们不认识韩林儿。

    等到韩林儿身份确认之后,陆安康顺着说道:“事情是这样的,这家伙诓骗我来杀你们坛主。但我是什么人呢?正义凛然,怎么会被他三言两语给骗了呢?所以,我就把他给绑了,送来交给你们处理。”

    “就这么简单?”一个貌似白莲教小头领的人盯着陆安康,眼中自然少不了怀疑。

    陆安康呵呵笑道:“当然啦!顺便把我几个弟弟妹妹换回来。他们可都是孩子啊!跟这件事没有关系的!”

    “哼!”小头领冷笑一声:“这里是白莲教地盘,轮不到你一个无名之辈谈条件。把两个人都给我绑了!”

    果然愚民就是愚民。

    完全没有一点商业道德。

    陆安康转过身,看了一眼,惊恐的韩林儿,显然他很绝望。而更绝望的事情,应该在后面还没有发生的。

    陆安康忽然转身,伴随着那小头领一声惨叫。

    鲜血溅满了他的半截身子,他整个右臂都被一把长长的刀给削断了。

    这时,小头领身边又几个人本能要冲上来制伏陆安康,苗长刀跟着一挥,一招“刀影重重”,顿时闪出了十几把刀朝着他们身上砍了过去。结果也是一样,手断了,胳膊也断了。

    陆安康跳到了驴车上,站在高处,用压过他们惨叫声的声音冲着四周喊道:“于成业!不是我不讲规矩,人我已经送来了。你手下的人却按规矩来办事,我只得替你出手教训一下他们。”

    “大胆,竟然敢直呼我们坛主的名讳!”

    在一个白莲教众怂恿下,其余人刚想上前围住陆安康。

    陆安康怒吼一声,凭得是一种纯粹的法力,如同响雷一般在他们头顶炸开。

    陆安康继续喊道:“于成业,我知道你在附近!规矩很简单,韩林儿给你们,你们把我的几个小弟弟小妹妹还给我,这件事,咱们作罢。不然,这五十个人,他们是拦不住我的!”

    陆安康的声音一字一句很清晰的传遍四周每一个角落。

    那于成业肯定是听到了,但是为什么不出现呢?

    难道是动静不够大。

    陆安康瞧着底下那些随时可能想要涌上来将自己围住,然后活剥了自己的白莲教众。

    这些愚民——

    等等。

    陆安康似乎明白了什么?

    手往口袋里面一摸,一张黄符被捏在了手指当中。

    陆安康口中念道:“天圆地方,敕令八方!定身咒!”

    伴随着手指间的仿佛燃起,陆安康的掌心出现了两道朱砂色的大字,两个字连在一起,一般人很难分清楚,这字的内容是什么?

    但是他的威力却摆在那里。

    “定!”

    定身咒是可以使某种生物体不能动弹的技巧,也分为点穴、法术两种方法。伴随着古武学的没落,所以点穴的方式近乎失了传。陆安康所知道的,以及听说过的,也就那么一两个人懂得点穴的方法。

    倒是业内的定身术加以改进,使用在不同的群体上,效果也不同。若是在内功高手,以及法力强大人身上,效果自然不佳。但是眼前这些愚民,别说法术了,内功都不一定晓得——

    陆安康耗损身上十分之一的法力,一举将所有人定住......

    这一下,暗中那道声音终于耐不住了发出声响了:

    “原来是道友驾临,是本坛主失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