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老道长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二十二章

    老道长

    ——————————————————

    ......

    陆安康四肢被系得死死的。

    替身术要命的地方就是这里。

    一旦被束缚,几乎不能脱身。

    它主要是用在一个比较巧合的时机,将四周的某样东西替换过来。而眼下河中伸出来的那水草如长蛇一般缠住了他的臂膀,任由他折腾都甩脱不开。更别说使用替身术了。

    水草颤抖两下,一道道强大的力量施加下来,正试图将陆安康扯到水里面。陆安康法力不足的缺陷导致他脑海中明明有不少招式,却无法使出。因为他不清楚,使出了这一招之后,若没有成功,自己便成了板上鱼肉,再难反抗。

    眼看着水草就要将陆安康扯到水中,空中四道“嗖”声飞来。

    之前放出去的四只蝴蝶引,快速的朝着捆着陆安康四肢的水草扑了过来。

    “嘭”的一声。

    火花四溅。

    那水草吱扭扭一阵,被炸断了一大截之后,迅速的蜷缩回了河里面。陆安康转身,又一道黄符,朝着于成业飞了过去。

    “天地法令!破!”

    黄符飞到了于成业跟前,瞬间爆炸,烟和火焰充斥在于成业眼前大部分空间,阻碍了他的视线。

    陆安康趁机提着苗长刀朝着于成业冲了过去,那一刀砍破了烟和火焰,直接朝着于成业的头颅砍了过去。

    那一刀本该是砍中了的。

    可是......

    “就凭你这点实力,想要撼动本座!”

    于成业就在站在那里,那把刀就砍在他的脖子上面,连他的皮肤都没有砍破。

    金钟罩?铁布衫?

    等到陆安康意识到这些的时候,于成业已经一掌推来,跟着一声冷哼:“笑话!”

    陆安康被震退到数丈远的地方,重重摔在河滩的乱石当中。

    这一刻,他竟然有一种绝望的感觉。

    因为那一刀之下,陆安康已经判断出他和于成业之间实力的差距,再加上河水中那些哥躁动的水草还在不断的发出异动。

    难道要输在这里了吗???

    输了的结果会是什么?

    任务失败?

    遣送回现代?

    又或者死在这里?

    全身上下的伤痛是如此的真实,那么死亡应该也是真实存在的!

    就在陆安康已然无计可施、而于成业的杀意逐渐靠近时。

    “那若是加上贫道呢?”

    一道苍老的声音,瞬间带来了一股无名的生机。

    那生机很强大,强大到,足够让一切的败势都随即扭转。

    陆安康朝着那苍老的声音望了过去,那是一道你一眼看去,便觉得不平凡的身影。

    他身材魁伟,胡须到了脖间,与胡须一起的眉毛,头发皆是白色中带着一点泛黄。

    但那面孔却异常童颜,瞧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

    夜间,河滩边的温度很低,陆安康裹着一件厚厚外套都觉得全身冷颤,而他只穿了一衲一蓑、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

    双眼中裹着微笑瞧着那于成业:“不如让老夫来领教领教大元朝国师的高招?”

    于成业眉宇中闪过一丝惊讶,显然他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真正身份竟然一眼就给人看到了。

    眼前这老者是谁?

    瞧他气宇不凡的样子,难道是道上的高手?

    于成业出口询问:“为请教阁下大名?”

    那老道长平静的微笑着:“路人!路人而已!”

    于成业见着那老者不愿报出身份,心中更是忌惮,他要么就是高手,要么就只是一个装腔作势的人?

    会是哪一个呢?

    看似概率都只占了一半,但是......于成业清楚前者概率可能更大一些。他不敢贸然出手,那老道长也一样不着急的看向了一旁已经完全败在于成业手中的陆安康:“年轻人,你睡醒如何?”

    陆安康仰望着老者:“勉强可以。”

    “勉强可以那便是可以!”老道长笑道:“年轻人,既然你水性不错,水里那怪物交给你如何?”

    陆安康顺着老道长的话,看了看水中,似乎有所犹豫。老道长以为他是担心斗不过,便提醒道:“毋须在乎它是什么东西!它是草,你便砍草!它若是鱼,你便杀鱼!”

    “是草便砍草!是鱼便杀鱼!”

    这句简单的话是这世间最纯粹的道理。

    不管前路到底是怎样的困难,勇往直前,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本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何须犹豫。

    陆安康了然,朝着那老道长拱手一拜:“多谢道长提醒,晚辈明白了!”

    提起苗长刀,陆安康的战意因为那老者三言两语顿时再度升起。

    凝视着河水中那暗动的水草,陆安康深吸一口气,当即朝着那水中钻了进去。

    老道长满意的看着陆安康入水时的身姿:“虽非天纵之才,好在刻苦,练就了一般非常人所有的本事,倒是个好苗子。”

    “老道士,不要再管别人了!”于成业冷冷盯着老道长:“不要以为有那个臭小子帮你拖住本座养的水怪,你就安全了。”

    “是啊!毕竟于国师的金钟罩已然进入了第九关,放眼整个天下,鲜少有人能破得了你的防御。即便是少林寺的智方大师功力多半也和你不分伯仲吧......”

    老道长语气平静的叹息道。

    当“智方”两个名字传入于成业耳中的时候,他浑身一颤,面容忽然惊恐:“老道士,你到底是何人?怎识得智方和尚?”

    “智方大师乃少林高人,老道士认得又有什么不妥的?”老道长依旧语气平静。

    于成业摇头,紧张的摇头:“智方多年闭关,江湖上根本没人知道他的名号,甚至连少林寺的方丈也只当他是一个看菜园的老和尚而已。怎么可能会让你一个外人知晓?”

    老道长眼睛一瞥,笑容锁定在于成业身上:“那你这个外人又是如何得知的呢?”

    于成业方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话,立刻闭上嘴,然而一切都已经给老道长洞悉了。

    老道长道:“大元朝廷下得一步好棋啊!让堂堂一个国师潜入少林寺,偷学少林四大神功之一的金钟罩,又安排其隐入到白莲教,将即将起义的义军领袖一一击杀......此番安排,当真是一步好棋啊!”

    “老道士!!!你到底是谁?”

    于成业精神瞬间落入了崩溃边缘,冲着老道长怒吼道。

    那老道士,轻轻甩了一下衣袖,袖口卷着一圈轻风,瞬间将他三丈之内乱石碎成了齑粉。

    “贫道——张三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