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我要当首富
    第二十五章

    我要当首富

    ————————————————————

    镇上的白莲教没了。

    教众却依旧不断,并且在不断的增加。

    后来的传闻更是惊奇,说是当地于成业坛主带着当地的白莲教众飞升了。

    要不然?怎么连一个人影都找不到了呢?

    陆安康试图在里面夹杂着真相传闻告诉他们,告诉他们:那些人尸体就被埋在了镇子外的那条河底下。

    可是他们明显是不愿意相信这些的。

    对此,连陆安康都禁不住问道:“你说他们为什么不愿意相信真相?”

    似乎经历了不少人心变故之后,沈万三也成长了不少,他的回答是:“因为穷!”

    陆安康点点头:“对因为他们穷!”

    谁也没有想到,连沈万三自己也没有想到朱重八的殷勤并非是针对他们的。

    他的出现很快就暴露了他的心思。

    在打听到韩林儿的下落之后,他着急慌慌的冲了过去。似乎是注定的,韩林儿不仅没死,更是被他给救下了。至于接下来

    这个名叫朱重八的男人彻底不再在陆安康等人跟前掩饰他的伪装,因为他确定他们的话已然无法反驳他的存在。

    他说于成业是被他打得重伤逃走了,而河底的水草怪吞噬了那些白莲教众之后,便被他给杀死了。

    一切都是那么的玄乎。

    一切能成真的前提是因为他救下了韩林儿,这个韩山童的儿子。

    因为于成业的消失,韩山童到来之后自然轻易的取得了于成业在当地所有的资产。并且让原本已经绝户的当地白莲教瞬间又多了几十个白莲教众,不得不敬佩这韩山童的手段,即使在官府的施压下,他依旧能顺利的进行传教。而且传教的速度甚至比于成业当时的速度更快了。

    毕竟当时的于成业是元廷卧底,暗中有当地官府的帮助。而现在没有官府协助的白莲教增长的速度更胜以往

    这其中诡异多半只有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方才能成立的。

    陆安康和沈万三早早的离开了这个镇子。

    因为他们清楚,他们和韩林儿已经有了过隙,他爹韩山童已至。陆安康留在那里,免不了被韩林儿秋后算账。

    他们坐在驴车缓缓往周庄而去,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

    真正想要他们性命的并不是韩林儿,韩林儿在韩山童跟前只是说教训一下陆安康,并没有打算对沈万三和孩子们动手。

    因为他本身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所以之前的过往,他选择既往不咎。

    但对于另一个人来说,陆安康和沈万三掌握着他身上一个极大的秘密。

    那便是当地白莲教的真相,陆安康和沈万三知道,陆安康更是此中的直接关系人。

    对于顶替了此次功劳的朱重八来说,他显然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真相。在陆安康护送沈万三前去周庄的途中,先后遭遇了三次伏击。好在陆安康经此一役之后,身手再度有所进步。朱重八临时找来的杀手,未对他们造成什么危险,反倒是成为了陆安康实力提升之后的练习对象。

    面对着此番情况,沈万三也终于晓得了世道人心。

    但他似乎从一早就知道了:“还有更早的一次”

    陆安康不解。

    直到他将沈万三护送到了周庄那日的时候,他方才明白过来。

    惊讶的问向沈万三:“你是说之前那些事情也是丑和尚搞出来的?”

    沈万三只是无奈的苦笑了一声,对他来说一切都当作是过眼云烟吧。

    他已经到了周庄,他要开始在这里新生活,未来不应该拘束在过去那些过节当中。

    但他显然不知道在未来朱重八会成为朱元璋,会成为下一个天下之主。到那个时候,知道真相的沈万三会如何?

    关于沈万三的结局?

    陆安康能想到的便是电视剧当中,他被朱元璋问斩的画面。

    虽然是电视剧,应该是有一点历史根据的。

    但真正故事是怎样的,也只有亲身经历过方才能知道。

    在连续三次刺杀失败之后,朱重八也放弃了对陆安康和沈万三下杀手,两边好似断掉了所有联系一样。再也没有对方的消息,而在确保这一切之后,陆安康离开了周庄。

    离开前,他本想嘱咐沈万三好好照顾这些孩子,显然又有点多余了。沈万三连那个顶替小武的孩子都照顾的好好的,更何况之前那些孩子呢。

    陆安康买来一匹马,一路飞驰到了所有故事的原点那里。

    那个土地庙那里——

    土地像又回来了。

    在陆安康刚刚出现的时候,土地爷立刻现身阻止陆安康:“小道友,够了!老夫不跟你折腾了,你到底想干嘛吧?”

    陆安康沉默的走到了土地庙里面,他看了看之前他们吃鱼的地方,痕迹已然不再。应该事后,有人来过——

    但此刻已经没了顾忌的土地爷告诉陆安康:“事后有两个人来到这里把土地庙给折腾了一遍,像是找东西,却又不像是,随后便离开了。”

    陆安康转身离开土地庙一路朝着那座山上断桥那里而去。

    断桥已经被修复,但断桥那被人割断的绳子就摆在那里。

    是谁割断的?

    这一切如果真的偶然,应该说得过去。可如何跟陆安康推测的那样,那么事情就可怕了

    他应该早就知道韩林儿?

    所以他故意安排了一切。

    从土地庙开始,到断桥这里,减慢他们前进的速度,目的就是为了让韩林儿和陆安康他们相遇。

    再然后呢?

    借助着陆安康的身手,还有沈万三的热心肠,势必会卷入到和于成业的争斗当中。

    而他在这里面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又能得到什么结果呢?

    这些都依然促成了。

    得到了韩林儿的信任,有了韩山童这个义军领袖的庇护,接下来他理想,饱腹,以及野心都将得到地方施展。

    难怪张三丰会在见到两人后,特意提醒他们保持初衷。

    想必,他老人家应该早已经看透了世道人心。

    可是自己呢?

    离他的境界还是太遥远?

    而沈万三呢?

    如果他看透了,便不会有后来的结局了

    陆安康摸着藏在胸口的人皮路引,叹息声中,对它说道:“我们回去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