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那边有位伊人
    ..诡秘三千藏

    第三十章

    那边有位伊人

    ————————————————————

    ......

    “明显的bug!你们看不出来吗?如果人皮路引不能把现代的东西带到古代,那么剑上的链子怎么算?”

    “首先人皮路引并不是不能带,而是得先符合历史环境。”

    “历史环境是什么狗屁东西?在我看来就是使用方法不对,只要对了,把冲锋枪也带过去,让张三丰张真人尝尝,看看他的太极拳能不能挡住!”

    “疯子!无理取闹!”

    “哪里疯了!你一个工匠,一定要有想象力,知道吗?”

    在秋明回来之后,这争论的声音便再没有停止过。

    .......

    那夜深时的江南道、一眼望去,漆黑中仅有杂货店门前那一盏微弱的灯火。

    争论的声音在地下室,而那道沉默的身影则在二楼的窗台。

    他瞧着聚宝盆,看着唐横刀,苗长刀,以及那些官服。

    他不得不去思考一些问题。

    起初他本觉得这是一件冒险之旅,重在好玩。

    但现在意义似乎不同了。

    这么多的架子,如果和人皮路引联系在一起,那也就代表着,他往来古今的次数还有很多次。

    最主要的是——

    “那丫头竟然还在等我......我说过了不要等的......”

    仿佛是内疚,仿佛是不安。

    他擦拭了聚宝盆许多遍之后,方才打开二楼窗户,看着夜色江南道。

    小武的到来,彻底证明了他在这一段段历史当中真实的存在。

    不是虚妄,也并非是梦境。

    苏东坡,狄怀英,刘伯温......

    还会再见到吗?

    那么再见到时,又会怎样呢?

    ......

    凉风一阵,那夜色下,沉默的人不仅仅只有他陆安康一人。

    这个普通的名字,本该是普通一生的家伙不知从何时,他的命轮改变,而他四周一切也随之改变。

    就如同不远处——

    那房顶冷风中,默默藏在那里白衣身影。

    那风吹不动她,她屹立在那里和月色一般无二。

    只是要比月色更冷,更寒。

    她似乎站在那里许久,久到百年,久到千年......久到她注视着那个叫陆安康的家伙现在都还没有意识到她的存在。

    是悲哀吗?

    还是因为......?

    她的手下意识的往脸颊的位置摸了摸,那轻纱遮挡住了她大半的面容,但遮不住她那双好看的眼睛,遮不住这夜色下最明亮的两颗星。

    她看着沉默的陆安康,就在她已然失望的准备离开时。

    她耳边传来他的声音。

    “老板,那个钟灵是谁?”

    她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停下了,她很想知道这个男人会如何回答。

    片刻后,他不回答。

    而这片刻对于她来说是多么的漫长,宛如这千百年等待一般。

    终于他张口了——

    “我未婚妻啊!”

    那语气没有一丝打结,虽然之前有些许犹豫,但在犹豫之后是肯定。

    “她很厉害的!开元第一才女!”

    “这么厉害!”那憨厚的声音笑道:“那她岂不是很漂亮......”

    又是一个她迫不及待想到知道的答案。

    陆安康的声音这一次没有犹豫,他直接回答道:“她的美,绝非皮骨外在一般简单。”

    这又算是怎样的回答?

    如此宽泛,没有具体的意义。

    但足够了。

    轻纱下的那张脸仿佛笑了,转身消失在了月色当中。

    ......

    那城西鬼市大门前,一辆破旧的三轮车等在那里。

    送完快递的小武在那里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了那道身影。

    “钟灵姐!”

    那轻纱遮面的白衣身影轻轻落到了他三轮车的边缘,坐在那里,对他言道:“走吧!”

    “见到我康哥了?”小武一边蹬着三轮车,一边问道。

    三轮车朝着那鬼市的大门跨过去。

    伴随着一道轻灵的声音,身影消失。

    “以后,不要再喊姐了......喊嫂子!”

    那话语背后的肯定,意味着什么?

    做了几百年阴人的小武自然晓得。

    他笑着,加速的蹬着三轮车,朝着那八百里黄泉而去。

    ......

    这世间的阴阳虽然有一墙之隔,却拥有隔不开那阴阳两岸的互诉衷肠。

    ......

    陆安康家的旧别墅那里又多了一位住户。

    但其余人似乎对他有所防备。

    “兔子不吃窝边草,我是不会对同一个屋檐下的你们下手的!”

    即便秋明明确的表明他不会对同一个屋檐下的陆安康等人下手的,但这话的份量可不怎么够。

    除了李坤会相信,因为他身上最值钱的就是他自己,显然秋明对这个明显是不感兴趣的。

    当秋明选好了自己房间,一间位于二楼东南角的大房间,他说那里望他的财运。众人也没有理会他。

    鬼知道这家伙哪句话会是真的?

    但当他摆弄好自己的房间下楼到大客厅那里找到陆安康说要展示一下自己的本事的时候,这话明显是真的。

    “如果我不露两手的话,某些人多半会一直诟病我的!”

    陈刃心和秋明的矛盾最根本的源头便是对秋明实力的怀疑。

    在接下来长久的合作当中,若是没有相对应的能力来证明,恐怕他们的争论应该是不会间断的。

    就别墅的后院,一个简单的,直到李坤到了之后才被稍微修缮了一些的花园当中。

    陆安康选择了唐横刀,因为秋明已经点明要领教一下陆安康从北宋学来的那一套无名刀法到底如何厉害?

    甚至连李坤和陈刃心也相当好奇这些。

    至于秋明要如何应付呢?

    之前,秋明已经无意中露出了他身上藏着一把奇怪的长管左轮枪。

    用热武器对阵冷兵器?

    本身就占据着强大的优势。

    但既然要领教刀法,秋明应该不会把他的枪拔出来照着陆安康来一枪的。

    但事实往往就是这么意外——

    就在陆安康一招“刀影重重”刚要展开的时候。

    秋明的枪口已经对准备了陆安康的肩头,一枪下去,爆炸声中,陆安康当即倒了下去。

    这结果自然引来的是陈刃心的怒骂。

    好在秋明急忙解释:“就是一个击昏弹,只是把他打昏了而已,伤不了的。”

    可是......

    李坤走过去,趴在陆安康身边瞧了瞧:“貌似老板的神魂已经离开身体了。”

    秋明脸上僵硬了一下:“难道我一不小心把他打穿越了?”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