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书生?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五章

    书生?

    ——————————————————

    ......

    掳走一个皇帝代表着什么?

    陆安康清楚——这是彻底掀开了一个乱世的节奏。

    即使他还没有认识到这乱世结果会是怎样的结果。

    就如同他并不了解,唐哀帝李柷,独裁者朱温以及眼前这李彦韬是谁一般。

    ......

    他侥幸的趁着夜色从一群人带走了年仅十七岁的唐哀帝。

    不,他说他还有几天才到十七岁。

    其中侥幸自然是以陆安康法术的成分居多的。

    “遁地术!”

    陆安康掌握的三千道法中一门遁术,古时便已经发明,适用范围并不广,只是限于道家的方士们修炼养身之用,或是爱好此术的人使用。但这项发明到了古时候的日本国,那可就派上大用场了,几乎凡是习武之人都会练那一两手遁术。

    忍者五行遁术主要分为金木水火土,说白了很简单。金遁术:就是用亮金属反射光线伤害对方眼睛,借此逃脱。以前用于逃跑。木遁术:日本的天狗族的祖先。主要利用攀爬和跳跃,借助一些工具逃脱。木遁的来源是在练习时一般是在树木上练习,以前房子地势低矮,能上树者基本能潜入任何宅院。以前用于逃跑。水遁术:培养水性,利用管子做水下呼吸,用特制木头鞋子(水蜘蛛)过河等。以前用于逃跑。火遁术:利用化学方式做成烟雾弹等,或一些放火的道具,以前并没有炸弹出现,火遁的火器停留在原始的烟火上。以前用于逃跑。土遁术:不是向电影里钻到地里逃跑的那种,其实就是用来挖地道的,挖些陷阱,以前大部分为土地,地质较软容易实行。学此术的人会根据土的性质来挖地道或地洞进行隐藏。以前用于逃跑。土遁术其实并非魔法,只是一跃进入提前挖好的地道。

    然而真正的遁地术可不是一个障眼法那么简单。

    他修行起来极其苛刻困难,再加上遁地术能修炼成功的道人往往都能修炼出飞天的本事。

    然而陆安康是一个另类。他的先天法力不足使得他在一大程度上,即使修得了三千道法也只能量力而用,眼前这遁地术就是这样。

    消耗大不讲,运行的范围也不长。

    但却足够陆安康从那些赐毒酒的人手中抢走李柷,并借此机会蹲到了城墙角落之后。

    “带着他走!”

    那里早已经等待着护卫们立刻将李柷围住,送上马背上,一行人保护下开始撤退。

    “康王兄,贞儿怎么办?”

    谁?

    谁是贞儿?

    陆安康愣在那里,原本小皇帝喊自己一声王兄,陆安康是欣喜的,这一点恰好就证明了两人身份亲密。可是接下来这句话,陆安康是明白这个小皇帝可真是一个会找麻烦的家伙。

    那贞儿是谁?

    不用多想,定然是这小皇帝的女人。

    这才十七岁就知道这么护女人,长大了多半也不会是什么牛逼的皇帝。但皇命难违,陆安康对十一护卫安排道:“你们带着陛下去城外集合点那里!我去救皇后娘娘!”

    “她还不是皇后!”小皇上说道:“朕的皇后现在正陪着那头野猪呢?贞儿是我身边的一个宫女!”

    陆安康为了掩饰自己身份上漏洞,轻哼了一声:“等这次救出来之后,她迟早是的!”

    陆安康转身,再度朝着宫城而去。

    比起皇宫外面,此刻已经乱掉的皇宫方才是最安全的。

    因为原则上他们会去追捕逃走的皇帝而忽略皇宫内院的情况,可是陆安康看到的却是一派安静的情况。

    好似皇上没有逃走,一切都如常一般。

    陆安康快步的溜到了之前那个宫殿,里面走出来一个太监,呼喊了一声:“陛下殡天!”

    什么?

    李柷死了?

    趁着声音掩护,陆安康急忙到了窗户边朝着里面看去,只见里面当真躺着一个穿着龙袍尸体倒在一个血泊当中。

    一个长得如野猪一般的男人,站在那尸体旁边,拿着那金色雕木盒子冷笑着。陆安康方才明白这一套是怎么一回事?

    玉玺?

    对了!没了玉玺谁能证明李柷就是皇帝?那么朱温岂不是随便杀一个人,龙袍和玉玺往他身上一扔,他便是皇帝了?

    该死!自己怎么没有忽略到这一点。

    这个没有身份证识别身份的年代,证明一个皇帝身份的也只有这两个物件。

    陆安康庆幸,幸好小皇帝让自己回来找什么贞儿。

    不然,这玉玺可就真得错过了。

    那一刻,陆安康真的没有去多想。

    再加上整个寝殿内,除了这头朱温便是几个普通的宫女太监。这应该是抢夺玉玺最好的时机,同时,陆安康还打算顺手把朱温给解决了。从身份记忆当中来看,这家伙明显是一个反派,奸角。

    杀了他,也是为民除害。

    伴随着唐横刀浮现在掌心当中,紧跟着便是毫不犹豫的一刀朝着那朱温刺了过去。

    速度达到了陆安康彼时最高的进攻速度,他也有足够的信息在这一招之内解决掉朱温。

    只是他有信心而已。

    朱温站在那里,感受到那扑来的杀气,听到那铁链声,他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语气不慌不忙的道了一声:“友文!”

    那一声忽然落下,殿外一个瘦弱的书生落到了大殿当中,陆安康只看见他的脚在殿门前点了一下,下一刻便已经落到了朱温身边。他手中没有兵器,在面对陆安康那把唐横刀的时候——

    他伸出来的只有一双手。

    就是那一双手,轻轻松松的将陆安康的唐横刀抓在了掌心当中。

    那空手夺白刃的功夫只是一瞬间便显露出了此人的实力,更别说陆安康试图将唐横刀从他手中拔出,却完全无能为力的时候。

    “高手!”

    等到陆安康意识到的时候,那书生一掌朝着陆安康推了过来。

    那陆安康情急之下,瞬间使出他最擅长的替身术。

    这一次,倒霉的不再是一个木桩,而是一个太监。

    那太监在书生掌下,被震成了一滩烂泥。

    陆安康则趁着缓冲间隙的功夫,跳出殿外,再度施展遁地术,果断逃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