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埋伏
    ,!

    第二十三章

    埋伏

    ————————————————————

    ......

    连仅次于温韬的二当家都挂了。

    看来,温韬是真的遇到麻烦了。

    这龙头金藏里面机关究竟有多厉害?

    陆安康无法从一堆破烂当中还原出他的厉害程度。

    三人跨过了那已经断气的年轻人尸体,一步步继续向前而去。

    机关自然是没有遇到,破坏掉的痕迹却处处可见,可见到陆安康觉得温韬现在都已经忙到不愿意再去遮掩这些。

    直至他们三人的脚步停在了一处圆形聚合口那里。

    四周通道都聚集到了这里,共有八个口合在了当心这个位置,而陆安康走来的正是其中一个出口,同样也是入口。

    这圆点中心摆着一个如同磨盘一样的东西,只是上面没有磨磙。李柷好奇的想要爬上去瞧瞧却给陆安康拦住。他谨慎的盯着那磨磙,为什么总觉得这东西有些慎人呢?

    “记住!当邪气到了一定程度,它具有自我隐藏的功能。一旦碰上了这种,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最好是赶紧离开这里!”

    陆安康说着,注意到李柷双眼中有一丝疑惑,却在强装掩饰。陆安康没有多想,缓缓走上前,他注视着那再普通不过的磨磙,最终用左手的拇指掐破了左手的中指,一滴中指血缓缓注入了磨磙上面。

    那血瞬间被干渴无比的磨磙瞬间吞进了石体当中。但是下一刻,那磨磙好似受到了强大刺激一样,整个空间开始颤抖。

    在颤抖的瞬间,一只手瞬间从磨磙的圆心当中直接钻了出来,朝着陆安康抓了过来。陆安康眉头一皱,唐横刀瞬间飞出,铁链子牵引着那把刀朝着那只石手飞过去。

    只是一个瞬间的碰撞而已,一点火花之下,那唐横刀便给撞飞了出去。

    李茂贞见着那石手朝着李柷扑了过去,当即上前一步挡在了李柷跟前,双掌同出。强大的掌力直接撞到了那石手上面,受到了波及,整个空间的震动更加严重了。而那石手似乎也感应到李茂贞不浅的时候,当即收回到了磨磙当中。而受到反噬的李茂贞此刻双掌竟是通红,正在运功调息。

    陆安康复杂的看了一眼李茂贞,刚才那一下李茂贞完全是发自本能的上前替李柷抵挡了一下。

    看来是之前做的铺垫终于起到了效果。

    陆安康收回唐横刀,直接跳到了磨磙上面,一路追着那石手钻回的方向,冲了过去。那里有一处狭小的机关,陆安康见到的瞬间,伸手一动,快速的在那机关上面划下了一道封印。

    不知何时,陆安康身上多了一把刀鞘,那刀鞘里面装得不是刀,而是朱砂黄符。

    却是陆安康在之前就准备好的一些,故意在来之前送回到了未来,交给了杂货店里面的人帮助自己紧急的处理这些黄符。

    等到这刀鞘回来的时候,里面多了一张便条:

    虽然没有署名,不难猜出肯定是秋明干的。

    可惜那把枪并没有被传送过来,如果连枪都能传送过来的话,陆安康几乎是无敌了。

    可惜这种太过影响历史稳定的东西显然是给人皮路引拒绝了。

    陆安康只看到了黄符,以及陈刃心临时做出来的一些小装备。

    但这些装备都是建立在符咒的上面。

    看来这小子和自己一样,也是修道的。

    修理工多半只是一个掩饰,或者另一层身份。

    关于这些小东西,陈刃心还贴着一些使用说明书。

    “丢出去,念咒语!”

    陆安康犹豫了一下,一掌用来封印的符咒被扭成了球状,伴随着咒语还有法力的注入。那球状的符咒在距离目标还有一指宽的时候,瞬间弹开,爆发出耀眼的火光,然后死死贴在了石手出没的机关上面。这感觉就像是幼时看到神奇宝贝里面丢宝贝球,龙珠里面布尔玛扔出胶囊的感觉一样。

    那符咒死死贴在了那机关上面,似乎使得磨磙稳定了,那空间自然而然也就稳定了。

    陆安康松了一口气,心道:回去之后得跟陈刃心好好研究研究,这种新型符咒的事情。

    因为他很感兴趣!

    伴随着空间平复下来,陆安康本想和李柷、李茂贞交代些什么。

    然而,伴随着空间平静之后真正的危险出现了。

    二十多把弩箭,四十多道身影将磨磙中心的陆安康三人团团围住。

    等到陆安康意识到这些的时候,他已然没有了退路。

    “中计了!”

    陆安康看着四十盗墓贼还有站在他们身后,脸色发白的温韬:“你的出现告诉我,这龙头金藏里面压根就没有埋伏!”

    “自然!”温韬轻声说道:“你我都晓得龙头金藏是一只旱龙王所化成,又怎么会跟凡人的墓穴一样,安排一些机关呢?它巴不得有人进来呢!”

    陆安康心中有一万个想要扇自己耳光的冲动,可是他忍了。

    他最终还是犯了那自作聪明的毛病。

    父亲是对的!

    他早就看出来自己会因为这一个毛病让自己面临危险,即使他和自己意见不合,但他依旧是对的。

    陆安康尽量保持平静的问道:“所以,那些机关都是你搞出来的?”

    “短时间内搞出那些来迷惑你的双眼对我来说不是难事!”温韬笑道“毕竟我是一个能智取就尽量不动手的人!”

    比起智取而不动手的温韬,自作聪明的陆安康则是输得十分彻底。

    “这一次是我输了!”陆安康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但我赢得也没有那么容易!”温韬站在那里,强调道:“陆安康,你可真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对手!若非你这人太过自作聪明,你应该从一开始就注意到这里的机关是假的。旱龙王这么大个的名字摆在这里,是最不应该忽视的地方。”

    “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

    陆安康苦笑一声:“我的确是犯了自作聪明的错误!把最不应该忽视的地方,忽视掉了......”

    这里是旱龙王的地盘。

    那些山洞从始至终都不是什么机关隧道,而是他身上血管,他身体里面肠道。

    八卦五行,开玩笑呢。

    陆安康苦笑着,伴随着温韬一声:“把钥匙交出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