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反击思维
    ,!

    第二十四章

    反击思维

    ————————————————

    ......

    伴随着那一声“钥匙”。

    陆安康若有所思的瞧着被控制住的李柷,此刻无论陆安康交与不交都是一个结局。

    这时,温韬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他开口问道:“我想知道你一开始的计划!”

    陆安康若有所思的双眼从李柷身上扭回到了温韬身上的时候,他说道:“如果这些机关是真实存在的。我便会带着李柷趁乱直接开门,但考虑到陛下的安危,所以我自然是提前提取了一些陛下的血液。根据我对龙头金藏的了解,想要打开并非需要活人来献祭,当然那样效果更好,但据说天子之血也是足够了。毕竟传闻中龙头金藏里面旱龙王一直享用的都是一些皇族没有地位的子孙,而天子之血的意义明显要高于他们。”

    “所以,你带着一瓶血,把陛下藏起来,既保证了陛下的安危,又开启了龙头金藏?”温韬问道。

    陆安康点点头:“的确如此,用这种办法是最好不过的!”

    温韬探出手:“那就请康王殿下把那瓶血拿出来吧。免得我等再对陛下动粗!”

    “动粗?”

    陆安康狞笑一声,众人不解。

    李茂贞疑惑的盯着陆安康,陆安康狞笑着说道:“那瓶血拿出来做什么?还不如直接从陛下身上来取更加新鲜呢!”

    话音落。

    陆安康双眼一寒,手中唐横刀穿梭时空而来,一个转身,鼓足了全身所有的力道,一刀朝着那李柷的脑袋上砍过去。

    李茂贞本可以阻止的,但在此之前,他想到了陆安康趁人不注意的时候给自己一个眼神。那眼神是什么意思?不清楚,不过李茂贞却在陆安康出手的一瞬间意识到那眼神意思就是在这一刻。

    他没有去阻止,他心神全部涌在胸口,瞧着陆安康这一刀当真往李柷脑袋上砍过去了。

    但下一刻,一缕青烟代替了李柷被陆安康唐横刀砍中。

    陆安康下一刻,毫不犹豫的朝着温韬身边瞧过去,只瞧见李柷已经落到了他的身后。

    两人之间没有一丝敌我的感觉,就像是——同伙站在一起一般。

    陆安康盯着李柷,李柷冷冷的盯着陆安康。

    聪明人的交流有时候就在这一个瞬间的眼神里面。

    那李柷问道:“你是如何认出我来的?”

    陆安康目光冰冷的看着温韬:“我这人的确经常自作聪明,但有一点我自认还是有药可救的。那就是我知道错了之后,便会集中所有精神去纠正这个错误!”

    李茂贞双掌豁开,瞬间将身旁的几个盗墓贼击退之后,帮陆安康打开了一个出口。两人守在出口,却并未离开。

    此时此刻,只要有了撤退的路,离开只是下一刻的事情。

    温韬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好似完全商量好的一番。惊讶过后,他忽然满意的笑了:“陆安康,我果然没有夸错你!”

    陆安康冷笑道:“我也不得不说差一点我就挂在你手里面。”

    陆安康瞧了瞧温韬身边的李柷:“这便是你知道替身术距离的原因?”

    温韬给李柷示意了一下,那李柷揭开了脸上一张跟人皮皮质差不多一样的面具,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正是那一具死掉年轻人尸体面孔。

    温韬瞬间明白了:“百密一疏啊!”

    陆安康冷笑道:“看来自作聪明的人,不止我一个!”

    这时,年轻人问向温韬:“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韬叹道:“我本以为计划已经很完美了,却忘了你这边的关键。”

    陆安康言道:“你告诉我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那么这个死掉的家伙便也是假的。最大可能就是他压根就是假死,如果他真的是假死,那么我们一路走来,他定然一直跟在我们身后。当然这些之前直接假设,当我在施展法术时,他眼中露出的疑惑,明显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他讲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真正的李柷是不会疑惑这些的,因为我已经教了他一路。这时候,我还只是疑惑,并没有下决定,知道你出现,我意识到了我自己已经中计。可就在这个时候,根据你的个性,不把陛下抓走,反倒是跟我要钥匙。我可不觉得你是因为不想再伤害陛下,唯一的解释就是你知道陛下是假的。所以你才会向我要钥匙。这样一来,前面的一切都被证实了。那年轻人是假死,一路跟在我们身后,伏击了陛下,可是被李柷给逃了。所以他假扮成陛下,跟随着我们到了这里......”

    “所以,这便是你刚才那一刀是真打算杀人的理由?”李茂贞冷笑一声:“脑子还没有差到要命的地步。”

    “能得到岐王的夸奖可当真不容易!”

    陆安康笑道,瞧着温韬:“温韬,即便是现在,我也得承认,胜券依旧在你手里面。也正如你所言,我身上的确有钥匙,所以我希望陛下能一直躲着。把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

    他双眼看了看四周,明显在搜索朱友文的踪影。

    这个和李茂贞实力相当的武力担当至今都没有现身,无疑是最大隐患。

    陆安康清楚他们想要顺利逃走的可能性不高。

    他看着那磨磙,心道:既然已经来了,不如就看看这龙头金藏到底是什么?

    只要.....只要李柷能平安就好。

    自然,借此也能证明这段野史是否是真的。

    大唐是否真的和旱龙王做了交易。

    即使陆安康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此刻的他和李柷一样都希望得到了一个准确的答案。

    他从怀中逃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玉瓶,这里面装得是李柷的血液。在离开岐王府的时候,陆安康就已经准备了这些。

    一切都是为了现在。

    陆安康在心中祈祷道:小家伙,你最好藏好。永远不要出来。

    陆安康将那瓶血毫不犹豫的扔给了温韬。

    温韬没有一丝意外,即使李茂贞,和所有人都意外陆安康为什么要这样做。

    但温韬清楚,他笑道:“康王殿下果然跟温某人是一路人!!!”

    说着话,将那瓶血递给身边年轻人:“温弘,去吧!该是时候解开这个秘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