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追求
    ,!

    第二十五章

    追求

    ————————————————————

    ......

    温韬站在那些跟前。

    “在场所有人,无论想从龙头金藏里面得到什么东西。我们共同的一个追求,就是想要知道这龙头金藏里面到底藏着什么?”

    到底是有关大唐不可告人的秘密?

    还是富可敌国的财富?

    又或者更加惊人的宝贝。

    所有人——

    他们都想知道。

    陆安康和李茂贞相互看了一眼对方,他们静静的站在原地。在朱友文不露面的情况下,他们不敢也不能轻易的冒失行动。尤其是在有了一次错误之后。

    陆安康可以确定温韬显然不会只准备一手功夫。这个狡诈的东西,一定还有别的套路。这一点,陆安康不得不提防着。

    提防温韬的同时,也要注意着那个叫温弘。

    不晓得其余的盗墓贼会不会也藏着别的本事。

    小心为妙是对的。

    只瞧见那温弘拿着陆安康主动交出来的那一瓶天子之血。跳到了磨盘上之后,便缓缓朝着陆安康封印的地方走了过去。

    他瞧着那封印的符咒,嘴边惊奇了一声:好奇怪的符咒。

    他看了一眼陆安康之后,显然这家伙是不会给自己解释这些的。

    温弘揭开了那封印符咒之后,便将那瓶天子之血倒入了石手出没的机关当中。紧跟着,温弘快速的退后,退到了温韬身边之后,所有人都注视着那磨盘。

    这时候,所处空间再度出现了震动。

    众人下意识的退开,离那磨盘距离远一些之后。

    只瞧见,伴随着空间的震动,那空洞顶上的石头开始不断的掉落。温韬大喊了一声:“所有人,都退到暗道里面去。”

    避免被上面掉下来的石头砸中,这显然是最好的躲避之处。

    等到磨盘上的时候掉落的越来越多的时候,那石手出没的机关里面再度出现了东西,不过这一次出现的却是一个巨大的石磙。那石磙落下之后,便开始不断的转动,碾压着那些掉落到磨盘上的石头。

    那一段时间是漫长的,人在集中的时候,时间会忽快忽慢,显然此刻是漫长的这一种。

    而在这漫长的过程当中,那一块块石头竟然被碾压成粉状,而那些粉竟然是金色的。

    “是金子!龙头金藏里面竟然真的有金子!”

    盗墓贼们欢呼的看着眼前磨盘上越来越多的金粉,一个个的表情像是下一刻就想扑上去装走这些金粉一般。

    陆安康见到这些时,却一直皱着眉头。李茂贞随手捡起地上掉下来的一块石头,竟徒手将那石块捏的粉碎,结果那石头还是石头。

    陆安康在一旁解释道:“只有掉到磨盘上面的石头才会变成金子。”

    李茂贞惊声道:“你是说这磨盘能把石头变成金子?那岂不是聚宝盆?”

    陆安康冷笑道:“聚宝盆只有一个,但绝对不是眼前这个。”

    说到聚宝盆,陆安康不禁的想到了沈万三,想到了被放到了杂货店里面聚宝盆。

    眼前这磨盘,从某种意义上,跟聚宝盆没有什么区别。

    可陆安康总感觉事情有哪些对方是不对的。

    宝藏不是宝藏?

    更像是一种陷阱。

    “陷阱?”

    陆安康在经过了温韬之后,对这里的感觉变得一场敏锐。

    之前的一切都是温韬搞出来的假象,那就是说所有人一路都是十分顺利的到达了这里。然后找到了这些金子。

    这么顺利?

    那这旱龙王留下的龙头金藏岂不是太过于虚有图表了吗?

    “不对!绝对不对!”

    陆安康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道。一旁的李茂贞听言,当即问道:“什么不对?”

    陆安康下意识的看向了温韬那里,只瞧见温韬也是一直拧着眉头,显然他和自己一样也有这样意识。

    伴随着磨盘上金粉越来越多,盗墓贼们变得越发的兴奋。

    他们终于等到那石磙停下的时候,他们奋不顾身的朝着那磨盘上面扑了过去。然后逃出了他们各自的装备,尽自己所能的带走他们能带走的金粉。

    他们兴奋的装着那些金粉,已经完全忘记了他们还在龙头金藏里面。

    在他们眼中,他们此刻就在宫殿里面,就在女人的床上,就在金山银山当中。

    这时,那迟迟没有反应的李茂贞似乎第一个确定了什么:“的确有些不对!”

    陆安康立刻瞧着他,只瞧见李茂贞已经闭上了眼睛。

    “哪里不对?”陆安康着急的问道。

    “我的气息变得混乱了!”李茂贞说道。

    气息混乱了?

    可是我的气息为何变得如此平静?

    等等?

    好晕!

    为什么头昏沉沉的?

    陆安康双眼似乎开始模糊,他望着磨盘上那些还兴奋的装着金粉的人们。他的潜意识里面已经意识到的问题的所在:“金粉有问题.....”

    同样有反应的是温韬身边的年轻人温弘,他整个人直接瘫软到了地上,变得有些神志不清。但他依旧留在了温韬的身边,没有跟着冲到磨盘上去。

    而温韬意识到事情不对的时候,他已经来不及做出什么?所以,他连最后提醒他们的声音都停下了。

    那停止的石磙忽然再度转动了,而那些已经沉溺在金粉中的盗墓贼们依旧沉溺在金粉带给他们诱惑当中。

    这也注定了他们这一生和温韬是不同的。

    他们是盗墓贼,而温韬也是一个盗墓贼,两者却不一样。

    伴随着石磙再度转动,金粉变成了金红色,黑色的磨盘变成了血红色,鲜血不断的被倒在磨盘上那些盗墓贼的尸体上被挤压出来。

    被鲜血刺激的到了陆安康再度清醒过来,他瞧着眼前的一切,再瞧着冷冰冰站在那里的温韬。

    “你明明有机会可以提醒的!”

    温韬瞧着他,目光依旧是冷冰冰的。

    金粉出现之后,连李茂贞这样高手都受到了影响,他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他站在那里,声音冰冷,异常肯定的说道:“那你也应该清楚,龙头金藏是需要祭品的。”

    而他们便是祭品。

    事实上,他内心深处曾尝试过去提醒他们。

    但是他明白他的提醒已经来不及,与其让他们在绝望中惊恐的死去,不如就死在他们每个人的梦中吧......

    这未曾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