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邪教
    ,精彩小说免费!

    一路上金三样对于这些事都漠不关心,最后实在忍不住了。

    “钱总!什么时候签订合约?”金三样虽然很不情愿的问道,但是为了两样也只能低声下气的说。

    “莫慌!莫慌!”钱老大拍拍金三样的肩膀。

    “贤侄现在知道为何我总是张口闭口的都是钱了吧,这么多张嘴,单单靠我自己可养不活,只能不断的寻求别人的合作,才能勉强糊口啊。”钱老大一脸无奈的说道。

    “和我合作,你们不管有的挣,还能帮助我让这么多人生活下去,何乐为不为?”钱老大说道,说完还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我立刻心领神会:“金子!你怎么跟钱叔叔说话的!之前我不知道钱叔叔的为人,还听信了你的谎话,钱叔叔挣钱居然是为了养活这一岛的人,而且这岛上的民风如此淳朴,实在令人向往,你语气好一点!咱家又没少挣钱,你耍什么性子,再说你跟这个女人的事情,舅舅可是不同意的,我也不知道你从哪里找来的居然连人都不算,这次钱叔叔帮助你才让你有机会和她走下去,还不赶紧谢谢钱叔叔。”

    一番训斥浑然天成,连我都听不出谎言的味道。

    金三样抬起头似乎在生气,但是被我一眼瞪了回去,然后只好悻悻的说道:“抱歉!钱叔叔!”

    听到这嚣张跋扈的公子哥都低头了,还是我训斥的,自然心情大好,钱老大当即摆手说不碍事的,还将金三眼刚才的行径归结为年轻。

    钱老大也知道再拖下去也不好,最起码想用这件事笼络住金三样的心,一旦和金氏开始合作,自然解决了大困难,甚至以后说不好还能想办法将金氏吞并进来。

    带着我们继续往里走,来到了一个像是园林一样的地方。

    果然在门口,我看见了刚才已经死去的那个家伙,身上的鲜血都没有擦干净。

    我惊愕的看着他,但是被钱老大拉着进去了。

    钱老大得意的越走越快,短胖的腿来回更替个不停,见一面就够了,让我有足够的好奇就会有足够的把握说服我。

    钱老大倒也是个爽快人,同意了金三样可以先帮两样恢复然后再签订合约的意见。

    在钱老大的眼中,就算是全盛时期的两样,依旧逃不掉。

    立刻又两个人带着两样走了下去,金三样不能跟着,我们就坐在这里喝茶。

    不多时,一个太一门的人走了进来,低声在钱老大耳朵边低喃几句,让金三样立刻坐直了身体,他担心是两样出现问题。

    “无妨!都是我的两位贤侄,你正常说就好了。”钱老大瞥了一眼我们俩,就开口说道。

    当然这也是一种收买人心的手段罢了。

    那个人眼中露出一丝挣扎,但是看到钱老大确定的眼神还是说了出来:“十门主归来,点名道姓要见您,问问您为何缩减了三成的金钱。”

    我听完之后就明白了,这是雷霆来了,看样子这样故意的出现也是为了给我传递信息,好让我知道他已经过来。

    当然这次雷霆回来打着的旗号就是为了找钱老大要钱的,这让钱老大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刚才还说自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现在随便一个门主就敢点名道姓要自己去,岂不是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

    “要他研究的东西已经研究出来,自然那部分资金就没有了,这种事还需要我教你怎么回应吗?”钱老大沉声说道。

    “钱叔叔不要生气,若是资金还有问题,交给小侄就好,就算是赔偿金子刚才不敬的言行了。”说完我就掏出金三样之前递给我的支票。

    “胡闹!我怎么能收小辈的钱,那个十字门主就是研究死而复生的人,研究成功还要问我要钱,必须要敲打一番。”钱老大说道。

    “哦?他就是……”我露出很感兴趣的样子。

    钱老大感觉自己说错话了,好不容易在我面前建立起来威信,现在顷刻间我就被十字门门主吸引了注意力,这样可不行。

    “你们俩随意的在城中逛逛吧,我先去处理这件事,不要乱跑!”钱老大甩下这句话就带着那个人离开了。

    只不过在门关上的时候我听见了一声脖子被扭断的声音。

    金三样还是比较担忧两样的,所以我也没有叫他,只能自己出去看看雷霆是否给自己带来了什么信息。

    身后有一个穿着太一门服饰的人跟着,当然我也不好甩开,只能漫无目的的闲逛,好表现出对这里非常感兴趣的样子。

    和孩子们玩一会,又和老人们聊一聊,一副了解这里的样子,不过结果很让我吃惊,他们这些人都是只知道太一门,别的什么都不清楚,尤其是还有几个老者一看就是练家子。

    卧虎藏龙!

    只能是用卧虎藏龙形容。

    虽然这样已经是足够让我感觉惊奇的了,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让我对这个地方感觉到恐惧了。

    有几个太一门人从我身旁走过去,似乎手里还拿着一卷名册。

    不知道在刚才聊天的那堆人里说了什么,立刻就有几个老头子踊跃的跟了上去,似乎眼神都非常的期待。

    难不成是什么好事?

    我一脸提问的回去问没有被选上的老头子。

    “老爷子,刚才这是啥好事啊?看你们咋都使劲往里凑呢。”我笑嘻嘻的问道。

    被我问的那个老头子正是之前看孙子的那个。

    “小子!你说你不好好跟着门主出去办事,怎么老是往我们这群老头子堆里凑啊。”老头子很是不满的训斥着我。

    “我就是好奇,到底是啥好事。”我惦着脸继续问。

    “门主要血祭,却几个人,所以我们这些老家伙反正也没几年活头了,就想给门主添砖加瓦,结果我家的小小子刚才和我正说话,让我慢了一步,这下好了,让他们抢先了,还把自己的小小子给我带,回去非得抽这个不争气的。”老头子指着其中一个正在玩闹的小孩子一脸不开心的说道。

    “你赶紧去找事做吧,你瞅瞅,满大街就你自己吊儿郎当的,我要是有你这么个后辈,能起的压不住棺材板。”老头子越想越气,拧着那个孩子的耳朵招呼其余的孩子回家去了。

    血祭!

    不出意外就是给两样准备的血祭。

    看刚才那些老头子的样子就知道绝对不可能是去施术的,血祭除了施术者之外,那就只能是去当贡品了。

    可怕!

    当真可怕!

    我现在脑袋里是嗡的一声,差点晕倒。

    这太一门把这些人当做囚犯圈养也就罢了,这些年贯穿的都是一些什么样的思想,争着抢着去死,而且刚才教训我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对于我不求上进的鄙视。

    这样的一群人,世世代代繁衍下去,对于太一门的信仰只会越来越强烈,早就根深蒂固了。

    这就牵扯到了之前风林火山等人讨论过的关于火当时屠城的概念了,他说的没错,只要是有一个人出去,就可能让太一门再度复苏,当然这个时间绝对不短,但是复苏绝对是肯定的。

    我现在就开始非常的佩服太一门门主此人了。

    原本我认为太一门办事嚣张,手段残忍,门下的人之所以信服也就是因为太一门门主的实力太过厉害,所以没人敢于反对。

    刚来的时候我则是觉得是太一门手段恶毒,通过家人威胁门人为自己卖命。

    可是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归根结底就是他们已经从心底里顺从太一门,对于太一门的忠诚已经如同吃饭喝水一般了。

    这样的门派,已经如同铁板一块了。

    太一门的崛起并不是借助太一门门主的实力顺势而起的,而是这种根深蒂固的理念推崇起来的。

    这样的发现绝对是大信息,之前总认为啃下太一门这块骨头的关键就是太一门的门主,却偏偏没有想到这群门人一样的危险。

    整个太一门已经不是门派了,我更愿意称之为邪教。

    正在往一旁走去,突然心中有所悸动。

    似乎在一旁的饭馆之中发现了什么。

    等我定睛看过去的时候,心中一喜。

    不动声色的坐在饭馆之中。

    “有什么菜?”我一边说着,一边对身后一直跟着我的人招招手。

    “喂!你不过来我拿什么吃饭啊?”我笑道。

    那个人对于自己暴露的事情也是装作不动声色的,走过来对我微微鞠躬。

    只不过鞠躬的时候,一只小胖手伸到了他的脖子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