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血祭
    ,!

    其实太一门的这种手段也是非常之明显的。

    先是稍有利诱,就是透露一些关于长生的东西吸引我的注意力。

    随后露出身手加以威慑,再加上对我好一些,会让我感觉到重视的感觉。

    当然还有这个地方的建造让我不敢看轻此地,现在去观礼,就是最后一招,让我亲眼见证神奇,好让我心服口服。

    金三样是沉不住气的,立刻起身就要跟着离开,我也只好跟上去。

    这个地方已经停电了,四周都是黑乎乎的,也看不清去的是哪,走了得有半个小时,才来到了一个巨大的门楼处,门楼上面的字使用红漆刷上去的,似乎还是荧光的漆,祭坛两个大字在夜里发着亮光,稍不注意感觉就如同是悬浮在空中一样。

    走进去就看到一处五边形的巨大平台,平台的五个分别点着五根白花花的蜡烛。

    蜡烛形成的光圈正好相互交织,在平台之中形成一朵金莲。

    金莲的花蕊部分立着一口棺材。

    平台的两侧有看台,我们被安排在两旁。

    钱老大换了一身金领白袍,正站在平台的下方。

    钱老大感觉到了我在看他,冲我微微点头,似乎一切都在把握之中。

    金三样握紧了拳头,他很担心。

    这时候我听到有鸟类展翅扑腾的声音。

    眼旁有一片乌黑的羽毛落下,我抬手将空中的羽毛拿下来,仔细辨认。

    乌鸦!

    这里怎么会有乌鸦?

    正在我疑问的时候,又有这种声音传出来。

    不知道从哪里飞出一群乌鸦,在空中打了一个旋就落在平台四周。

    这群乌鸦落在地上之后也不怕人,只是嘴里咕噜噜的发出一些低吼,没有平日里见到过的那种声音。

    不过看到这些乌鸦双眼在火光之中泛起红色,让我心头不免有些惊愕。

    只有吃过人肉的乌鸦才会这般样子,尤其是一旦乌鸦开始吃人,就没有之前那种叫声,早的时候老人常说乌鸦叫晦气来,乌鸦不叫必有血灾。

    乌鸦这东西非常的通灵,但是它通灵的东西也不是像牛狗之类的可以看见阴魂,而是乌鸦是吃腐肉的,能闻到死气。

    要是还会鸣叫的乌鸦出现,就会倒霉,但是你发现一只乌鸦落在你旁边,然后直勾勾的看着你,也不叫,也不怕你,那就麻烦了,说明你必定会有死劫。

    乌鸦不会攻击活物,所以只能找寻一些死去的尸体,若是有这样的尸体肯定就已经被别的动物抢先一步了,所以乌鸦总会找到一些濒死的动物。

    一旦吃了人肉,就能感知到濒死的人,这些乌鸦就会守在人身边,等待他们死去好饱餐一顿。

    这样一来乌鸦也叫报死鸟。

    平台中间的棺材被打开了,里面正是两样。

    此时的两样已经换了一身白袍,双手抱在胸前,紧闭双眼,如同一具尸体。

    两样本来就是血尸,现在的样子应该是被什么手段强制将起尸的状态抹去。

    棺材打开的一瞬间,那群乌鸦齐齐的盯着两样,好像是看到了一顿大餐。

    金三样已经是失去了理智,不知道从哪里捡来不少碎石,不断地扔到那群乌鸦的身上,嘴里还念叨着:“都去死!两样不是尸体,不是你们的食物。”

    不知道是不是石块惊扰了乌鸦,呼的一声那群乌鸦全部拔地而起,在平台四周来回的盘旋。

    奇怪的是那群乌鸦虽然不断的试探的往两样哪里飞去,但是似乎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所阻隔。

    仔细看去,居然是那些蜡烛散发出来的光圈正在阻挡乌鸦。

    不过这些光圈并没有完全覆盖在平台上,不少乌鸦已经落在了平台上似乎在不断试探那可恶光圈。

    这时候一阵梆子声传过来,这梆子声很是清脆。

    十几个身着白衣的老头子老太太双手合十缓步走来。

    他们慢慢围成一个圈,坐在棺材周围。

    钱老大此时大手一挥,立刻闪身离开平台的范围。

    我知道这是要开始了。

    随着钱老大的离开,又有一阵阵的锣鼓唢呐的声音传来。

    中间夹杂着一直未停的梆子声,本该是有些欢庆的乐器,演奏起来居然凄凉无比,我听了一会不觉之间竟然流出了泪水。

    金三样心中慌乱,早就进入了乐曲之中,趴在地上痛哭起来。

    金三样的哭声在夜空之中回荡,场景越发诡异。

    我本来想暗中出手将金三样唤醒,但是看到钱老大饶有兴致的看着我们俩,只好作罢。

    “嘿嘿嘿!开始了y嘿嘿!开始了!”金三样突然傻笑起来,好像是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惊愕之间乐声戛然而止。

    那些在地上的老人似乎受到了极大地痛苦,不停地挣扎想要站起来。

    四周的蜡烛火焰猛地窜起,随即成了红色。

    那群挣扎的人似乎都被定格了,甚至还有几个几乎站起来的也是弯着腿保持那个动作。

    此时似乎消失了,有一只乌鸦几个跳跃就走进其中。

    剩下的乌鸦看到这样立刻也跟着进去了。

    它们扑腾着翅膀朝着两样飞去。

    这时候周围传来一阵阵的说话声,说话的人很多,但是每个人的声音都很低,夹杂在一起听得人心烦。

    “死人未亡n以食之?死人未亡n以食之?”金三样也在低声说着。

    本来扑向两样的乌鸦居然放弃了两样,而是围着那十几个人打转。

    “食吾身!当还来!”突然一声凄厉的嘶吼传了出来,声音很有韵律,感觉就像是在唱戏一样。

    话音刚落,那几个老人一伸手就将在自己身旁盘旋的乌鸦抓住了。

    随后居然张开嘴将那些乌鸦塞到嘴里,咯吱咯吱的咀嚼。

    我看到这些人眼中发白,应该已经死了。

    老人费力的咀嚼,甚至还有骨头从腮边穿刺而出,满嘴的鲜血直流,里面有乌鸦的血也有人的血。

    就算是这样也没有阻止老人将乌鸦咀嚼成肉糜,其中还夹杂着羽毛和骨头。

    老人纷纷将这些东西从嘴里吐出来,然后用手抓了一把,抹在脸上。

    很奇怪,这东西抹在哪里,哪里的皮肤就立刻裂开,皮开肉绽的。

    鲜血流了一地,慢慢朝着两样蔓延而去。

    五根蜡烛发出龟裂的声音,白色的蜡烛居然上出现了血红色的裂纹,还不时有血珠子渗透出来。

    有五道血液从那些老者身旁慢慢朝着蜡烛流去,其余的则是变成了一圈血环围绕在棺材周围。

    血流接近蜡烛之后,立刻开始减少,居然隐约传来了吞咽的声音,似乎这几根蜡烛真的在吞咽血液。

    此时那群老者已经变成了血人。

    突然一个老者的肚子里突然鼓起一个大包。

    随后所有的老者肚子上均是如此。

    一声撕裂衣服的声音传来,从这些人肚子之中居然钻出来一只只血红的乌鸦,不过乌鸦却没有眼睛。

    这些乌鸦扑闪着沾满血液的翅膀,慢慢飞了起来。

    此时天空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两个悬空的白色灯笼。

    灯笼里面还有火光。

    灯笼慢慢的落了下来,就停在棺材的两旁。

    灯笼上还挂着大大的黑色奠字。

    两个灯笼刚刚停下,五声爆破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吸满了血液的蜡烛全部爆裂开来。

    爆裂的瞬间漫天的血雾就铺满了整个平台。

    这时候两团黄澄澄的火焰从两个巨大的灯笼处慢慢出现。

    两个灯笼都被点亮了。

    血雾沾染在灯笼上,染红了灯笼,盖住了那黑色的字。

    血雾沾染在两样花白的衣服上,将白衣变成了血衣。

    咚的一声。

    那十几只从老者肚子里钻出来的乌鸦从天上俯冲下来,撞在棺材上发出一声闷响。

    两样抖了一下。

    两个灯笼也抖了一下,一个老者却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随后又是一只。

    接下来十几只乌鸦分别撞在棺材上。

    两样剧烈的抖动,灯笼也在剧烈的抖动。

    一开始,我看到两样的腹部似乎动了一下。

    本来我以为是看错了,但是很快这种轻微的晃动变成了呼吸之间的收腹部。

    很神奇,两样本来不呼吸的,现在居然像人一样在呼吸。

    两样眼抖了几下,想要睁开眼。

    这时候那两个灯笼抖得更加厉害了。

    最后似乎到达了一个临界点。

    噗的一声,两个灯笼齐齐的燃烧起来。

    此时突然一道白光出现。

    紧紧跟随的就是轰隆的雷声,震得我耳朵低鸣,胸口像是遭受重击。

    起死回生本就逆天而为,现在居然降下白雷阻挡这一切。

    我看着金三样张着嘴表情狰狞,嘴唇不断的抖动似乎说着什么,或者说在呐喊着什么,可惜我什么声音都听不清楚。

    我赶紧朝着平台上看去。

    此时平台上空空如也,不光棺材消失了,就连地上的尸体都消失了。

    我赶紧起身拉住想要冲过去的金三样,哪里太危险了。

    地上还有一道白色的身影闪动,是钱老大。

    感觉刚刚有些恢复,又是一道惊雷,而且还距离我们很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