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我是一个邪种
    ,!

    我叫杨长命,长命百岁的长命。

    我从小就和奶奶相依为命,我娘怀我的时候我爹死在了矿上,家里没了顶梁柱,可是祸不单行,我娘受不了打击晕厥过去,奶奶请了村里有名的赤脚医生,结果诊断出我娘是怀的死胎,除非打掉,不然我娘也有性命危险。

    打胎那可是让杨家绝后啊,奶奶一改往日和蔼的性情,泼辣起来,说赤脚医生看错了,拿着扫帚就给打跑了,连带村里来看望的人也撵走了。

    当天夜里,奶奶就领着娘住进了城隍庙。

    几个月之后,不知道奶奶用的啥法子,硬是让本该是死胎的我呱呱坠地。

    可是我娘生下我还没来得及看我一眼就咽了气。

    因为这事,村里人都是躲着我们家走,说我娘怀的就是邪种,刚怀上就克死了我爹,生下来又害死我娘,保不齐哪天就克死乡亲。

    所以我从小没朋友,村里的孩子总是想着法子欺负我,大人也对我横眉竖眼的,说我是邪种,生出来就是索命的。

    可他们再怎么打骂我,我都忍着,我不想给奶奶惹麻烦,奶奶照顾我着实不容易。

    但今天下午的事,实在太过分了。

    一直以欺负我为乐的虎子居然叫着一帮子半大的孩子在我娘坟头撒尿。

    我当时就冲过去和他们厮打起来。

    可我从小底子就弱,没几下就被他们掀翻,虎子更是骑在我身上打。

    最可恨得是虎子在地上抓了牛粪抹我一脸后,还让其他孝往我娘墓碑上扔。

    我拼命甩开虎子冲过去死死的护着我娘的墓碑,用自己的身子挡着,可还是有不少牛粪落在了墓碑上。

    他们玩了一会觉得无趣,才拍拍手离开。

    我望着娘坟上一片的狼藉,眼泪再也忍不住。

    我一边哭着一边用衣服一点点擦着娘墓碑上的牛粪,不停地跟娘说是我不好,没护住娘的墓碑。

    我收拾好之后,天色已经渐晚,我担心奶奶在家着急,打算给娘磕个头就回去。

    我一磕头,不知怎么的,背后刮来一阵凉风,一股凉意从背后袭来。

    这时候突然一旁的草丛里传出阵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我问了一声是谁!

    我话音刚落,周围突然传来一阵女人的哭声。

    我四处张望,周围并没有人,但是感觉那个哭声离得我很近。

    我赶紧爬起来,在坟地听见哭声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我害怕了,赶紧起身准备离开。

    就在我起身的时候,咔嚓一声,我娘的墓碑从中间断开。

    我当即大惊,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只想着赶紧回家。

    可是随后我就听见了脚步声。

    我很确定有人走过来了,那种鞋子踩在土地上的声音我是不会听错的。

    我当即不敢动弹四处张望,可是四周没有人怎么会有脚步声?

    一步两步。

    声音越来越近,那哭声变成嘤嘤的抽泣,仿佛就在我的耳边。

    我被吓的根本迈不开腿,只能是听着那个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

    我强忍心中受到的惊吓,努力辨别声音的方向。

    随后我终于听出声音传来的地方,心猛地揪了一下,因为那声音就是从我娘的坟里传来的。

    我死死盯住我娘的坟。

    突然我发现有些不同,在我娘坟的右边,多出来一个东西,仔细辨认过去,是一双鞋的鞋头,鞋子的上面好像还印着图案。

    我正诧异怎么会有一双鞋在这里,真是很奇怪,我刚刚来的时候还没有的。

    就在我盯着这双鞋的时候,这双鞋突然动了,吓得我猛地一哆嗦。

    而走出来的,居然只是一双鞋子,并没有人穿着它。

    我看着这双鞋离得我越来越近,我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等到这双鞋停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才看清楚,鞋子上面根本不是绣的图案,而是一个大大的寿字。

    寿鞋!

    死人穿的寿鞋!

    我被吓的腿都软了。

    这时候我强撑着马上要瘫倒的身体,撒开腿就往家跑,心里顿时明白,我撞上事了。

    我连滚带爬的往家跑,一路上连头都不敢回。

    那嘤嘤的抽泣声和鞋子踩在地上的声音却一直在我耳边回荡。

    一直到我回到村里的街上,那声音才渐渐消失。

    我试探性的回头看了看,身后什么都没有,我这才放心。

    我长出一口气,奔跑的疲倦顿时席卷全身,我一屁股瘫坐在地下。

    然而就在我低头的一瞬,我猛地从地上弹了起来。

    我的脚上正穿着那双鞋!

    我不要命似得撕扯着那双鞋,想把这鞋给脱下来。

    但是这双鞋就像是长在我脚上一样,甚至我撕扯的时候能感觉到脚上的皮都在疼。

    我吓的哭了起来,一边哭还用力的蹬腿,企图把鞋子脱下来。

    “你这邪种,莫不是疯了个熊的!”这时候虎子的声音传来。

    我被声音吸引,朝那里看了一眼。

    原来我跑到了虎子家门口,这货现在正倚在门框上看着我,眼里充满戏虐的意思。

    我被他这么一打岔,我再低头看过去的时候,脚上的鞋子已将不见了。

    我没有管他,赶紧爬起来朝家里赶去。

    好不容易到了家里,这才放了心。

    我立刻将刚刚碰见的事告诉了奶奶。

    我还没说完,奶奶立刻就打断了我。

    “娃!你说你娘的碑断了?”奶奶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攥得我生疼。

    我很奇怪,明明是我撞事了,可是奶奶却在关心墓碑。

    “恩!”我点点头。

    奶奶一把撇下我,慌慌张张的钻进了我睡觉的里屋。

    我一头雾水的跟在她身后。

    就看到奶奶把我床头上的年画撕了下来。

    里面居然是一个暗格。

    暗格中摆了一个排位,不过此时那个排位已经从中间断开了,不知怎么的,我总感觉这个牌位断开的样子很像是我娘的墓碑断开的样子。

    我大吃一惊,我天天睡觉的地方居然还立着一个牌位,当时我感觉就不好了。

    然后我看着自己的那张单人床,怎么看怎么像棺材,因为我的床是四周加了护栏,奶奶说是为了防止我夜里打把式把自己摔下来。

    但是现在看来,就感觉我睡了整整八年的棺材一样。

    很快我又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奶奶拿起那块断裂的牌位的时候,我清清楚楚的看到牌位上写着我的名字。

    杨长命之位。

    我不解的看向奶奶,我好好的在这,怎么给我立上牌位了?

    “坏了5了啊!杨家这回可真要绝后了!”奶奶一下瘫倒在我的床上。

    我赶紧过去扶住奶奶。

    “奶奶!咋回事啊?这牌位…”

    “不行!一定还有法子!”奶奶一下就打断了我,奶奶看着我,眼里先是慈爱,随后又闪过一丝狠厉。

    “娃子!奶奶一定护着你。”奶奶说完便爬起来出了屋。

    我听着奶奶在外面捯饬了半天,我躺在床上也是辗转难眠。

    我总是感觉自己就像是躺在棺材上一样。

    可能是因为今天实在是太累了,不多时我就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被人从被窝里拖了出来。

    拖我出来的是村里的屠户张大全,也是虎子的二舅。

    我被他提溜着出了门,我看到院子里此时已经是一片狼藉,奶奶也是蓬头垢面的,像是和人厮打过。

    我努力的挣扎,但是却丝毫挣脱不开。

    这时候张大全看着我还在挣扎,就给了我一巴掌,打得我半边脸都没了知觉。

    “就是这个邪种,留着干啥t霍村里人。”张大全一把推开想过来救我的奶奶,拎着我就出了门。

    我一直被他拎到了我娘坟上。

    这里早就聚满了人,还有阵阵哭声。

    “我把这邪种带过来了!”张大全一声大喊,将我扔到了地上。

    村里人此刻都围着我指指点点的。

    “就是你这邪种!”这时候一道凄厉的声音传来,话音中还夹带着哭声。

    我感觉自己被揪着头发拖了几米。

    揪着我头发的正是虎子他娘,此刻她脸上全是泪痕,双眼通红。

    很快我就知道了这一切的原因。

    因为在我娘坟前跪着一个孝,正是虎子。

    不过此刻他脸色煞白嘴唇发青,但是身上却全是血污,裤裆里的血污最多,尤其是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好像就要掉出来一样。

    这时候我才明白,虎子死在了我娘的坟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