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死胎成活
    ,!

    不出李爷爷所料,虎子他娘确实是死了,而且死的地方也是诡异的厉害,就是我们家门口而且是生生吊死的。

    奶奶和我都认为虎子她娘是我娘害的,面对他们的质问也没办法反驳。

    “李老赖,你不在山上放羊,来这里干啥?”村长不出所料的出现了。

    正在那里查看虎子娘尸体的李爷爷被村长一把拉开。

    “娃子,你确定出来的时候没看见虎子娘?”李爷爷并没有理会村长的话,反而是拉过我问道。

    李爷爷拉我的时候手扫过我的肩膀,一阵钻心的疼痛,疼得我龇牙咧嘴的。

    李爷爷一把撕开我的衣服,就看到我肩膀的地方紫幽幽的两个鞋印印在我肩膀上。

    我按照李爷爷的吩咐坐在地上,李爷爷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瓷瓶,不知道是什么药,揉搓在我肩膀上,先是凉飕飕的,后来便是火烧火燎。

    “别乱动,不揉开这肩膀就废了。”李爷爷强行按住我扭动的身体。

    “你们看,这邪种肩膀上的像不像脚印。”有眼尖的村里人说话了。

    等村里人看清楚,顿时炸了锅。

    “这鞋印是虎子娘的,这鞋还是我俩去买的,我认得这鞋印。”

    “对对对,我就说这门梁这么高虎子娘咋能上去的,肯定是这小子用啥邪法子了。”

    周围村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起来。

    到最后成了我用邪术将虎子娘垫在肩膀上让她上了吊。

    这样一来可吓坏了村里人,纷纷警惕的看着我们,甚至把来看热闹的孩子都撵回了家。

    我现在也不确定了,听他们说的我都相信了。

    “你别慌,这事不是你娘干的,你娘还没到那程度,不过你走的时候虎子娘肯定是已经被吊死了,我认尸体是没有错的。”李爷爷压低声音对我说道,还和奶奶交流了一下眼神。

    啥?我一听哪里还坐得住。

    这不就是说我昨天在门口看见的虎子娘就是个尸体。

    甚至我昨天是被迷了眼,可能就是和吊在门梁上的虎子娘说的话。

    我回头看了一眼虎子娘的尸体。

    昨晚上的敲门声哪里是敲门啊,这分明是虎子娘被挂在门梁上挣扎的结果。

    那昨天我逃走的时候也不是虎子娘摸得我肩膀,而是在从挂在门梁上的虎子娘脚下走过的时候被她的脚扫过。

    奶奶这时候也寒着脸过来。

    “前后脚的事,怪不得娃子吃饭的筷子断了,食气中间截,人要看横死。”奶奶悄悄和李爷爷在我耳边交流。

    “怕的不是他们,我看娃子的事也被抖落出去了。”李爷爷脸色阴沉的仿佛能滴下水来。

    李爷爷猛地起身,吓得周围村里人脸色一僵,纷纷向后退了几步。

    “你们且看好了。”李爷爷此时身影感觉高大了许多,中气很足甚至说话的声音带走铿锵的金鸣之音,顿时乌泱泱的人群安静了下来。

    李爷爷从怀里掏出一把糯米,冲着周围的墙上还有地上撒去。

    很奇怪的是,有些糯米洒在墙上并没有什么作用,而有一些则是紧紧地粘在墙上,奶奶也从家里拿出一袋糯米,和李爷爷一起撒着。

    直到最后一点糯米撒完,周围的人全部都倒吸一口凉气。

    趁着他们看这异像的时候,李爷爷将虎子娘从梁上解了下来。

    虎子娘尸体僵硬的厉害,落在地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我此时也是呆呆的看着周围墙上地上的糯米。

    在我家的墙上,居然被白米印出了无数个手印一样的东西,这些手庸都不相同,甚至有些东西根本就杂乱无章。

    地上也有不少脚印,但都看出来不是人的脚印,唯独虎子娘上吊的地方是干干净净的。

    我扫了一眼周围的村里人,发现了一个怪事。

    本来所有人的眼中都有惊骇之意,唯独一个人没有,就是村长。

    村长眼中的狂热根本就压不住。

    不过看到我正在看他,随后他脸色一变。

    “别看了,你们赶紧走吧,咱们村子那里出来过这么邪性的事,你们快走吧,不追究你们,就是想让你们少害几个人。”村长一副临危不惧的样子,感觉像是为了村里人和我们谈判。

    如果我没看到村长刚才的狂热,我可能真的会改变对村长的想法,他一没得罪村里人,也没加罪给我们,两边都不得罪,却想了个折中的法子。

    可是现在我脑海里就俩字:不信!

    李爷爷也是发现了这一点,一把按住村长的脖子就提进了门,紧紧地关上大门任凭村里人在门外叫唤。

    “知道该怎么做吗?”李爷爷俩上凶神恶煞一般的表情连我都吓得心脏蹦蹦直跳。

    “我和李老赖谈点事,你们等一会。”村长咽了一口唾沫说道。

    “你都知道什么?”李爷爷瞪着村长。

    “我….额…只知道你们赶你们走就能接收你们家的房子和地。”村长受不住李爷爷给的压力,沉默了一会哆哆嗦嗦的说道。

    李爷爷打开门一把将村长扔出去,随后又关紧了房门。

    “不行了,娃子待不下去了,咱俩都土都买到脖子了,可是娃子还有好些年…..”李爷爷说道。

    “咋办?”奶奶此时也好像是乱了方寸,慌忙的问道。

    “送走!”李爷爷下定了决心。

    “奶奶?这时咋回事啊?”我虽然明白了一点,但是还是觉得不清楚。

    奶奶带着我进屋,和李爷爷交换了一下眼神。

    李爷爷当即出门,过了一会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外面吵吵闹闹的声音淡了下来。

    “奶奶?”我试探的问道。

    “接下来我说你听,这些都很重要,需要你知道,至少明明白白的……”奶奶说了没几个字脸上的泪就流了下来。

    我看奶奶的表情就知道事情重要,只能认认真真的听。

    奶奶说我本是死胎,这个村里人早就口口相传了。

    后面的却让我大吃一惊。

    前因后果细细道明,而我却感觉接受不了这么大的信息。

    奶奶与李爷爷本来是杂门的人,就是一些会看事的野路子,自知上不了台面,也就在村里乡间混日子。

    奶奶也成亲生子,可是奶奶机缘巧合之下居然得到了一张纸,这纸揉不皱,撕不破,上面一个字都没有,并且鬼魂不侵。

    可是当知道我娘怀了死胎,加上我爹已经去了,奶奶那天可谓是肝肠寸断。

    实际上奶奶当时是同意我娘打掉我的,但是奶奶却碰见了一个怪事,那就是那张纸居然无故发出金光。

    上面居然慢慢显现出文字来。

    是有关于死胎成活之术。

    这种违反天理的事情通常都是禁忌,只要沾上就得付出代价。

    可是奶奶不想放弃我,我娘看到之后居然连考虑都没考虑直接让奶奶施展。

    最后他们进了城隍庙。

    结果是,我活了,我娘变成那白衣女鬼,永远游荡在村里,不能投胎,奶奶和李爷爷生生被夺去了十年寿命。

    可是我虽然活了,但是按照纸上所说在鬼差眼中和死人没什么区别,常人的头肩上的阳火有三朵,而我只有一朵我的寿命也只有十年。

    奶奶只能用李代桃僵的法子保护我,也就是在家中立我的牌位,让鬼差以为我只是冤魂,可是鬼差不进家门,所以不能来拘我,给娘立的纸人的坟就是这个道理,娘盘桓在哪里。

    本来这法子说不准能让我越过十年那个坎,根据纸上说只要是能够越过,此生无忧,而那天我娘的石碑和我的牌位被拦腰截断,正是被别人破了。

    这样一来鬼差可以抓我,我娘也能出来游荡。

    而虎子真是因为欺负我,才被我娘出来弄死了。

    这样一来,奶奶触碰禁忌留下的隐患就出现了。

    “此子若得阳气,百鬼千魅,得知可抵数十年修为。”

    奶奶告诉我这是纸上的原话。

    而且奶奶还发现我出生之后,就一直有人在暗中对我们家使坏。

    奶奶这八年时间不断地观察,居然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

    这群人的目的是为了试验禁忌。

    因为中间纸被盗走过,但是没过多久就送了回来。

    随后就会有小鬼来骚扰,为了如此李爷爷不惜搬出去,装作疯疯癫癫的在村子周围保护我。

    而且奶奶说还不止一股势力,有些也是为了得到这张纸而来。

    有时候村子周围会杀虐四起,但是到了白天就没有丝毫的痕迹。

    我对奶奶说,要不把纸扔了吧。

    奶奶脸色变得严肃。

    “这张纸除非你死,否则纸没了你也活不了多久。”

    我很纳闷,不是这纸也被人盗走过吗?怎么奶奶现在看的这么重要?

    “因为,当时的禁忌虽然施展了,但是没成功!”奶奶压低声音悄悄在我耳边说道。

    我当时就蒙了,要是不成功,我怎么会活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