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拜师张锦
    ,!

    “你到底是谁啊?”我一边挣扎一边喊道,我看见他扛着的李爷爷口鼻处又有血冒了出来。

    但是并没有得到回应,那人还是依旧自己叼着狗尾巴草还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我看这个人也肯定是厉害的,在山下应该就是他一个字喝退了上百只怪物,现在也不知道要带着我和李爷爷去哪。

    我正想着,这人居然一把把我丢到了水里,还好我是会水的,不过站起来之后却发现这水也就到我胸膛。

    我刚把上来就又被他丢了进去。

    “你!”我气的都不行了,他这不就是玩我吗?

    “我?我叫张锦。赶紧洗洗,臭死人了。”

    “张屁!”我哼了一声。

    我此时发觉这里的水并不凉,是一个两米见方的水池,边上还有石头封的围栏,围栏两面坟边雕刻着一只吊眼大老虎,光看上去就很有气势。

    抬头道往下流水的地方居然是一个龙头,在我这个位置看正好龙头处在对面两座山之间,就像是一只巨龙横卧在山间一样。

    血迹是难清理的,但是这里的水似乎不太一样,很快我身上的黑狗血就被洗净了,水池里的水变得浑浊了不少,我游到龙头下接了几口水喝,是甜的。

    我赶紧洗完爬了上去,张锦不知道从哪里带了一身青衫回来,大小正合适,我趁他不注意将身上长着那纸的小包塞了进去,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中间李爷爷醒过一次,张锦接了一些泉水给李爷爷喝,在我瞪着两个灯泡眼的注视下进行的一切,张锦还打了我脑袋一巴掌。

    我也没办法,虽然张锦救了我和李爷爷,但是我还是担心李爷爷有危险。

    当张锦打算再次带着我走的时候,我站在原地,抓着李爷爷的衣服不让张锦动。

    “你咋这么倔?”张锦一口吐掉了吊了一路的狗尾巴草。

    “你走吧,我要等李爷爷醒过来再走。”我说完就让他离开。

    毕竟我认识他到现在才俩小时,我不能跟着他继续走了。

    张锦感觉碰了一鼻子灰,摇摇头就离开了。

    我掏出李爷爷包里的干粮啃着。

    一直等到晚上李爷爷都没有醒过来,中间睁开几次眼都是喝了两口水就睡了过去。

    倒是张锦去而复返,在我一旁不远处点了一堆火,还拿了一个烧鸡边烤边吃。

    我闻着烧鸡的味道,紧紧地捂住嘴,一张嘴就有口水喷出来。

    他吃了一会,好像是觉得无趣了。

    “没意思,睡觉去。”说完他往火堆里又填了几把柴火,丢下剩下的烧鸡就走了。

    我等了好一会,确定他没回来。

    我拖着李爷爷好不容易到了他刚刚点柴火的地方。

    将李爷爷放在张锦刚刚铺好的干草上。

    我就拍在地上看那插在棍上的半只烧鸡。

    我好几次都要把手放在烧鸡上了,但是想起来奶奶临走的时候嘱咐我,千万不要吃陌生人给的东西。

    忍住了第一次之后,我就看开始不断地放弃抵抗。

    我都知道他名字了,怎么算陌生人。

    谁会在烧鸡上动手脚,好多钱一只呢。

    我就闻闻。

    就舔一下。

    我看着手里剩下的鸡骨头,赶紧起来走了两步,还好没毒。

    但是我就是感觉好累啊。

    随着我噗通一声倒地,张锦搓着手从一边走过来。

    “小样,酒酿烧鸡加安睡药,放不倒你个小屁孩?”张锦刚要把我抱起来。

    一只手拦住了他。

    李爷爷已经醒了,一只手护住我。

    “你是谁?”

    “你来找谁?”张锦问道。

    “张临玉道长。”

    “我也是道士。”张锦回答。

    “那你为何要药昏我孙子。”李爷爷说这话的时候就已经把手伸了回去,撑住自己不要倒下。

    “这孩子精神紧张了不短时间了,在不好好睡一觉会出毛病的,你也是。”张锦将我被在背上。

    “为啥救我们?”李爷爷摇摇欲坠。

    “都到山底下了,哪能见死不救。”

    张锦话音刚落,李爷爷就重重的躺在了地上,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从袖口滑落。

    “也不知道这俩是遭了什么灾了,把方圆几十里的魑魅魍魉搅和的这么厉害。我得看看。”

    张锦整了整我的脸,看样子要给我观像,结果自己一把盖住了我的脸。

    “不能看,看了多没意思啊。”

    随后他带着我和李爷爷上了山。

    我睡了一大觉,感觉身上都睡得很累了。

    突然打了个激灵醒了过来,怎么能睡呢,李爷爷还昏迷不醒,我在林子里居然睡着了!

    我赶紧起身,却发现自己并没有躺在树林里,而是在一个房间里。

    李爷爷!

    我赶紧起身,跑出门去。

    此时才发现自己正在一个硕大的道馆之中。

    我到处乱转,一心只想找到李爷爷。

    可是一连转了几个房间都没有,甚至连个人都没有。

    我慢慢地感觉有些害怕。

    “小子挺能睡啊?”这时候一个带着戏谑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朝哪个声音的方向望去。

    发出声音的是个胖子,目测得有二百多斤靠在一尊大鼎边,比我们村的大胖子宝福叔胖多了。

    那胖子连看都没看我,手里拿着一个酒瓶子。

    我走近了之后,酒气熏天,看样子是喝了不少酒。

    我就像他打听有没有看见我爷爷。

    他慵懒的站直了,走路都打踉跄了。

    “你爷爷?我是年轻点,不过你要认我当爷爷也不是不行,哈哈哈。”那胖子虽然喝醉了,但是笑的声音却很洪亮,震得我耳朵疼。

    我看看他的醉态,一个醉汉,村里碰见这种醉汉就连老太太都要上去踹几脚,不好好干活天天喝酒一定没出息。

    我好不容易转出了道馆,看着大门直吸一口凉气。

    道馆的门口都没有名字,门口处的围墙上都是杂草,一扇大门已经是倒塌了,就躺在地上,另一扇也只剩了一半,不知道被什么生生切断了一样,切口整齐。

    我看着这道馆外面直抽冷子,里面都干干净净的,外面弄得跟荒庙一样。

    这要是在我们村都没人来,村里人那个不是就算是家里破旧也得把门面弄好。

    这时候我看到道馆的一旁居然还有一个茅草屋。

    想起来道馆里的醉汉我就寒颤,万一他耍酒疯我不就完了。

    我走向那个茅草屋。

    茅草屋修的很奇怪,四四方方的,都不像是房子,连个窗子都没有,但是有个门。

    看看地形也不一样,四周的地上草都长疯了,可是茅草屋的的周围却有一块圆形的空地。

    谁家除草这么除啊!

    越往前走草就越密,刚要踏出草丛进入那个圆圈里。

    我就感觉身上一轻,居然被人倒着提了起来。

    一股酒味扑面而来,熏得我有些作呕。

    “跑哪去?来来来陪爷爷喝酒。”那胖子胡乱的把我按在地上就要往我嘴里灌酒。

    他手掌极重,我掰不开,只能拧着脑袋躲避那个沾着他口水的酒瓶子。

    “不识好歹,酒是迷津醉物的好玩意儿,不喝拉倒。”胖子说完了但是手也没撒开,拉着我往草地上一躺,翘着二郎腿就往自己嘴里灌酒。

    我看自己挣脱不开便放弃了。

    “胖叔?咱这是哪?”我堆满了笑脸。

    “不喊爷爷了?这是二虎山道馆。”

    “胖叔,你真没见我李爷爷吗?那你见过一个三十来岁叼着狗尾巴草的家伙吗?”我问道。

    “别叫胖叔,我胖吗?救我酒叔就行。”胖子说完了还拿酒瓶往自己肚子上一顶。

    我看着他那肥油肚子泛起的涟漪,撇撇嘴。

    “好!酒叔,我咋过来的?”我勉强对着他说道。

    “是我大哥带你来的。”酒叔说道。

    “你大哥是谁?”我挠挠头,咋又蹦出来一个师兄。

    “我大哥,长得那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倘若无人之境…….”酒叔嘚吧嘚吧的说了起来。

    我正纳闷这酒叔是不是说相声的,身后有人把我提了起来。

    我一回头,正是那个叼狗尾巴草的人。

    “我爷爷呢?”我立即问道。

    “走了!走了两天了。”

    “不可能,我才睡了一个晚上。”我踢着腿就要踢他。

    “你睡了三天。”他把我往地下一丢说道。

    一阵落寞席卷而来,我李爷爷居然我把我抛下走了。

    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他把我带回道馆,等着我慢慢哭。

    我发现我居然哭不出来,身上一个劲的打哆嗦,酒叔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碗粥,我趁热喝了才好。

    “哭完了吧?跪下吧!”他也不在意,站起身来在我面前低头看着我。

    “啥?”我和酒叔纷纷坐直了,同时喊到。

    “跪下规规矩矩磕三个头,我就是你师父了,保你平安,对了,我叫张锦。”张锦低着头看我,身上爆发出一股子气势。

    “嘿嘿!一个道门弃子,一个天理难容。成了师徒倒也是应景,我啊9是喝大酒去吧。”酒叔打着踉跄摇头晃脑的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