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糖糖
    ,!

    我一头雾水的看着酒叔和师父张锦,不就是一个小女孩吗?

    张锦悄悄拉着酒叔在一旁嘀嘀咕咕的说了半天,随后酒叔皮笑肉不笑的过来和我说:“既然你要收留她,那么以后她吃穿都由你负责!”。

    酒叔说完之后就离开了,连酒瓶子都没拿,这让我感觉更加怪异了。

    “师父,这女孩子啥来头啊,感觉你俩怕怕的。”我试探的问道。

    张锦一脚就把我闷到房间里:“屁话,你师父怕谁,自己捡的自己解决。”。

    我拍拍屁股,还捡的!你一日三餐每顿饭都给她送过去,还说是我捡的,不要脸!

    我刚站起来,就看见那个小女孩啥也没穿正站在我面前,一脸的龇牙咧嘴看着张锦。

    张锦讪讪的收回了脚,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就离开了。

    我赶紧把她拉到床上,让她穿好衣服。

    她穿完了衣服之后就趴在趴在床上数起了糖,一粒一粒的摸来摸去,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可是并不吃。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道。

    她抬起头看着我,好像努力的想了很久,面色越来越惶恐,最后尖叫起来,抓着自己的头发撕扯着。

    我赶紧平复她的心情,想不起来就算了。

    “我叫杨长命,我看着你没我大,以后就叫我哥哥吧。”

    “给你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我喃喃自语。

    这时候她塞给了我一把奶糖,我这里好像还比她多了一块。

    “你这么喜欢吃糖,就叫你糖糖吧!”我越叫这个名字就感觉自己起的很好听。

    好不容易让她接受了糖糖这个名字,我发现昨天晚上她还能说几个字的,现在却一个字都不肯说了。

    很快,糖糖就被我强行融入了道馆的生活。

    由于糖糖不肯离开我,只能将道馆的破门拿回来给她在我屋里扑了一个床。

    张锦对于糖糖的加入,感觉不出什么,酒叔就差一点了,说啥都不肯给我讲故事了。

    后来糖糖说了故事二字之后,酒叔就像是中了邪,每天雷打不动的讲故事,喝酒都少喝几口。

    不过平淡的生活很快就结束了。

    那天我带着糖糖决定吧道馆门口的杂草都割一下。

    大老远就听见有人喊。

    “小道长!”

    来的是一个中年人,看样子是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实人,因为我家里也种地,一眼就能看出来他的手是经常拿锄头的。

    我对于他喊我小道长感觉很奇妙。因为我们这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个道馆该有的东西,除了这座道馆,我甚至怀疑张锦说自己是道士的话都是因为住在道馆。

    “老叔?你有事?快进来喝口水吧。”

    我看着他汗流浃背的样子,作为村里人的本分,见到客人请进门喝口水是免不了的。

    那人一进门就跪下了,拉着我的手一个劲的哭,让我赶紧通知道馆里的大师傅去救人。

    我一脸疑惑的看着他,只好去找张锦来。

    张锦出来的时候像是变了一个人,身上穿着一身青衣道袍,手里还提着一本翻开的书,脑袋上输了一个发揪,还插上了一只玉簪。

    我看着张锦就像是大变活人一样,这还是我原来那个动不动就踹屁股的师父吗?

    张锦不急不忙的走过来,腰带下方还挂了一个像是铃铛一样的东西,不过走起路来那铃铛像是平移,看不出丝毫的摇摆。

    这老叔看见张锦就像是看见菩萨一样,眼里都有光了。

    扑上去就开始说。

    原来他是不远处一个村子里的农家人,叫孙振兴,平时老实本分的,可是不知怎么却接二连三的遭遇怪事。

    他年近中年才得子,现在孩子刚刚上小学,学校在镇上,他除了种地还得再砖瓦厂打工,所以没空接孩子放学,不过村里的孩子都是野大的,自己走到镇上去也没啥的,更别说还有几个年纪大一些孩子带着。

    可是问题就出现在这里,三天前他家孩子上学回来之后,就躲到房门里不肯出来,上学都不肯去了,本来以为是孩子皮,逃学,孙振兴狠狠心打了孩子一顿,自己就因为没上学现在吃苦,哪能惯着他。

    可是这一打就出事了,这孩子哭着哭着突然说话了,而且还是别人的声音,也是个孩子。

    这可下坏了他和媳妇。

    孩子奶奶信事,就打算请个神婆婆来家里看看,神婆婆一看就说是中了邪。

    可是请来的神婆婆,跳了半天,那孩子一点事没有,还是自己念叨着什么。

    结果第二天就像是死了一样,睡在那里任凭你怎么叫喊就是不起来。

    所以他着急了,听说这二龙山有道馆,就连夜翻山赶过来。

    我听完了就动了恻隐之心,听上去那孩子挺可怜的,见张锦拿不定主意就赶紧求着张锦去救人。

    “那行,这是我徒弟求情我才去的,救好了人你就感谢我徒弟吧。”张锦这话说的奇怪,但是我听完他要去之后就剩下的就不再多想。

    我还记得张锦在山脚下一声喝退那些怪物的场景,自然是对张锦充满信心,也让他带着我去。

    收拾了一会之后,我们就跟着孙振兴出门了,临出门就是还塞给我一沓钱,让我想办法给他带些酒回来。

    糖糖离不开我,自然也是跟着的。

    我背着包袱,拿着张锦递给我的桃木剑,张锦则是一脸游山玩水的样子和孙振兴在路上讨论。

    糖糖也有个包袱,里面只塞了我给她的那几块糖,别的东西塞给她都被她扔了出来。

    等我们好不容易走到的时候已经是半夜里了,进了门张锦就去看那个孩子了。

    那孩子躺在床上,上牙咬着下嘴唇,下颌在不断的抖动。

    还在那赶紧看了几眼,让我从包里取出一支香,点上之后张锦拿了一张黄符,手一抖那张黄符就烧了起来,看的我双眼直冒星星,太厉害了。

    随后张锦手化为剑指夹住带着火的黄符就按在了那孩子脸上,在一群人惊吓的尖叫声中,黄符落下,我也吓了一跳,带着火呢,搞不好就得给那孩子烧毁容。

    奇怪的是黄符落下的的时候已经全部化成了灰烬,张锦手一抹,就在那孩子眉心处点了一个黑点。

    随后又一张黄符贴在那个黑点的位置,很奇怪,那黄符没有任何外力就贴在了那孩子额头,那孩子顿时呼吸平稳了,下颌也不再抖动。

    这时候张锦对孙振兴说已经压制了那孩子体内的邪气,要等到明天正午才能去除,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但是千万不能动这张符。

    那家人早就被张锦这一手段惊呆了,顿时以为是活神仙,差点跪下。

    我也拿着黄符比划起来。

    张锦让那家人安排我睡觉,自己则是装作盛情难却的样子参加了孙振兴给准备的酒席。

    我躺在他们给我安排的房间里,手上把玩着那个黄符:“糖糖,师父那招好帅,我也想学。”我对着正在数糖玩的糖糖说道,那家人看到张锦这神奇的手段,都放心下来,看到糖糖盯着桌子上的糖发呆,居然把一整盘糖果都给了糖糖。

    糖糖这时候伸出手拿过我手中的黄符,手腕一抖,噗的一声黄符就着了。

    随后糖糖随手把黄符扔了,继续数糖。

    我惊呆的合不拢嘴,糖糖怎么也会这一招,我求糖糖教我,可是糖糖一直数糖不再理会我。

    我泄了气,蒙住头就要睡觉。

    糖糖感觉精神上有些问题,有的时候很听我的话,有的时候则是谁也不理,我已经习惯了,等她过一会好了肯定会答应教我的。

    赶了一阵路确实是累坏了我,我一会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感觉周围冷的厉害,没一会就有了尿意,打了哆嗦起来打算去排水。

    听着门外还有喝酒的声音。

    我顺着门口往外走,后面一只小手抓着我。

    “糖糖,我要去尿尿,你别跟着我了。”我之前起来的时候糖糖也会立马爬起来跟着我,让我教了她好久才让她明白。

    可是那只小手不断地朝着我兜里伸。

    我兜里正是那张纸,我一把伸进兜里把糖糖的手拽出来。

    那双手冰凉冰凉的,我摸了一下就打了几个寒颤,我一回头,一张黄符映入我眼前。

    正是那个贴着黄符的孩子。

    我妈呀一声就像后推了几步。

    “给我!给我!给我!”那孩子阴森森的声音传来。

    张锦的黄符不好使!

    我护着口袋不断地往后退。

    “师父!师父!”我一边退一边喊。

    不小心绊倒在地上。

    “咋了!你在外面干啥?”张锦带着酒气从门口对我喊道。

    “那!咦?”我往前一指,却发现面前啥也没有。

    我顺着门口往里看,那孩子正僵直的站在他房间的门口,冲着我笑,额头上的黄符张锦开门时涌进来的风上下翻涌。

    我一下就冲了进去,在众人惊异的眼神中打开了那孩子的房门。

    那孩子静静地躺在那里,好像是什么都没发生。

    张锦踢了我屁股一脚,说我睡迷糊了,还跟众人解释,说是我不放心进去看看,得到了他家人大力的表扬。

    看着他们继续开席,我一脸的纳闷。

    回过头又看了一眼,那孩子躺在床上,脑袋转向我,张开嘴。

    “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