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张临玉
    ,!

    我被吓傻了,逃也似的回到我的房间,糖糖依旧在数糖,没有理会我。

    门外的酒席依然在继续,可是我的心却静不下来。

    那个小男孩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怎么知道我怀里的纸。

    我忍了半天,还是决定将这一切告诉张锦。

    我找了个借口让张锦过来,我关上门一脸正色的对张锦说。

    “师父,那个小男孩有问题!”

    张锦浑身都是酒味,之前到没见他喝过酒,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居然像酒叔似的。

    “啥问题啊,你赶紧睡觉,明天弄完了就回去了。”张锦说完这句话摆摆手就走了。

    我看着他的样子,感觉很奇怪,但是却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我不敢睡死,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小男孩就会出来。

    酒席过了很长时间才结束,门外说话的声音渐渐消失了,关上灯静的厉害。

    周围的安静显得尤为的诡异。

    啪!

    突然传来一声响声,就像是将干木柴应声掰断的声音一样,我一下就清醒了。

    客厅这时候却传来脚步声,声音并不急促,感觉死气沉沉的。

    看样子是那个男孩要过来了,我将手放进兜里攥紧了那张纸。

    但是声音越过我的房间并没有停下。

    相反还传出了大门打开的声音。

    我悄悄打开房门,朝着门口那里看去,就看见那个孝直挺挺的站在门口仰着头朝天看。

    过了一会抬脚走出去,身形僵直的厉害。

    这是什么情况!我赶紧去找张锦,此时的张锦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我怎么叫他都没有动静,甚至这个男孩的家人也都睡得死死的。

    我看着门口,思考了一会。

    奶奶说我活下去的希望都在这张纸里面,可是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我也不敢跟张锦说,奶奶说这东西会让别人起贪念,说不定会因为这张纸就杀了我。

    可是我不知道这纸是什么怎么去找活下去的法子,可偏偏糖糖和那个小男孩都知道我怀里的纸,糖糖精神不好,问什么都白搭,那男孩就不一定了,最起码附在他身上的那东西一定会认得这张纸。

    我下定决心,还是跟过去看一下。

    我悄悄出门,那小男孩的身影就快看不见了,我赶紧跟着他跑。

    好不容易跟上了,我才放下心来,那孩子走的不快。

    我看了看今天的月亮,是满月,天上没有云彩,地上都照的发白。

    猛然间我看到自己的影子,随即吓了一跳,脚底下居然踩着两个影子。

    等我抬头看过去,才松了一口气,是糖糖跟过来了。

    我本想让糖糖回去,结果那孩子突然加快了速度,我也顾不上这些了,拉着唐唐跟了上去。

    我拉着糖糖还是跟丢了。

    在野地里转圈。

    不一会发现前面有亮光。

    我走过去的时候居然看到了一个小铺子。

    上面挂了一个花白的幡子,上面写着茶。

    茶铺子?还是古装电视剧里的那种!

    我很奇怪,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地方,难道是有在这拍戏的?

    茶铺子零零散散的做了几个人,那个小男孩也坐在那。

    我顾不上思考这里怎么会出现这个,选了那男孩身后的一张桌子坐下了。

    “姑娘你喝什么?”一个像是店小二打扮的人出现在我身后,长得尖嘴猴腮的,一看就是那种喜欢耍小聪明的人。

    我看了看这那个孩子前面摆着一杯茶,就说我们要两杯。

    还好我兜里揣着酒叔给我的钱,不然在这里应该待不下去了。

    等了半响,那个小二样子的男人没有动静,我就催了他催,结果他都不理我,反而是盯着糖糖看着。

    我也一头雾水的看着糖糖,我想了想,可能是这人是个喜欢女孩的,就怂恿糖糖要了两杯茶水。

    那小二看到糖糖吃力的说出茶这个字之后,一脸兴奋地就上了一杯茶。

    我很奇怪,不是两杯吗,反正无所谓了,也不能乱花钱。

    我突然被桌子上的茶水吸引了过去。

    我并不喜欢喝茶,因为我觉得茶水发苦,不如果汁好喝,不过看这里的都是茶水才要了茶,现在我才发现错了,面前这一杯茶,发出一种沁人心齐的香味,这种香味很特殊,不像是茶香,但是有茶叶地味道在里面,我看着糖糖似乎对前面的茶水并不感兴趣之后,就将茶杯端起来,打算尝尝这味道如何。

    “想死就喝!”这时候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就如同炸雷一样,惊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大褂的老头子。

    趁着我发愣的空,他将茶水一把夺下来,随手就泼在地上。

    “老爷爷你干什么?”我有些生气,这么好的茶水怎么说泼就泼。

    “我这是在救你。”说着,这个老头子拿出大拇指在自己眉心按了一下,随后点在我眉心,一手按住我脑袋。

    “开!”

    一声短而有力的轻呵。

    我眼前一阵模糊,随后变得清明了不少。

    “你看看这周围是什么!”那老头按着我脑袋四下看了看。

    就看到周围居然都是坟圈子,那写着茶的白番变成了一本破烂的树枝,我坐下的地方也都是一个坟头。

    周围的那些喝茶的人,都是些面带绿光的人,手里拿着一个个纸扎的被子,甚至还有几个纸人坐在坟头。

    而那个店小二居然也是个纸人。

    “小子你胆子太大了,居然连鬼店都赶进,若不是碰见我,你早就死了。”那老头一把拉住我就要离开。

    这时候我看到那个孩子的位置,他身后坐着一个女人,在他旁边有一个和这个孩子一模一样的孝站在那里瑟瑟发抖。

    “那孩子!”我指着那里对这个老头子说道。

    “先管好你自己吧!”那老头扛起我就要离开。

    糖糖猛地站起来,拉住我的衣服。

    撕扯之间我脖子里的铜钱坠子露了出来。

    “你!你是长命?”那老头眼底里闪过一丝挣扎。

    “你认识我?”我一头雾水,我根本没见过这个老头子。

    “我才是你李爷爷给你找的师父,可找到你了,快跟我走。”那老头说话的时候有些着急。

    “什么?”我脑袋嗡的一下,我只知道李爷爷将我放在张锦这里就离开了,没听说要给我找师父,虽然最后我拜了张锦为师,可是也是张锦先提出来的。

    “那张纸不能让张锦得到,他会害了你。”老头子看着我疑惑赶紧说道。

    我如同当头棒喝,李爷爷居然把这张纸的事情告诉了他,那个这个人肯定是李爷爷所信任的人。

    “张锦明明知道这孩子有问题,为什么却不相信你,还有,你都跑到这里来了,要不是我救你,你早就死了,张锦去哪了?他就是想等你死了拿走你的东西!”老头子一脸我被蒙蔽了的样子。

    我当下就不在反抗了,他说的确实有理,糖糖还拉着我的衣服,那老头一把抄起糖糖,带着我离开了这个坟圈子。

    走了一会,来到了一块草地,这才把我们俩放下。

    “李爷爷呢?”我赶紧问道,我不知道李爷爷为啥当时把我抛下独自离开。

    “受苦了!”我没想到这老头子还没回答我就自己哭了起来,感觉要是我受了伤他就很自责一样。

    我赶紧安慰他。

    这时候我才明白,张锦是骗我的,当初在山下他能一个字呵退那些怪物,没有理由看不出这孩子有问题,还有糖糖就是精神上有些毛病,却把她锁在小茅草屋里干啥,不对!糖糖知道那张纸,难道说张锦就是为了问出那张纸才把糖糖锁起来的?

    我脑袋里迅速的思考这些天发生的事,怪不得当初糖糖出现之后他如临大敌的样子。

    本来我也就相信这老头一两分,他说了李爷爷之后,我就信了五六分,现在经过我的理顺了这些事,已经是相信了十成十。

    “把那张纸交给我吧,真不懂他们是怎么想的,让你一个娃子拿着这个这不是招灾的吗!这几天我和老李商量了不少方法,看看能不能救你。”老头子说着。

    我一听他有李爷爷的消息,连想都没想就把纸交给他,李爷爷的消息对我来说太重要了。

    “这些时候李爷爷都和您在一起吗?”我刚要把纸递过去,却被糖糖一把抢了过去。

    我看到李爷爷脸色有些发青,我赶紧解释,糖糖精神不好,但是她好像也认识这个,说不定她能知道些什么。

    李爷爷恨铁不成钢的跺跺脚:“你咋能这么轻易的给别人看!”说完就要夺过来。

    啪啪啪!

    这时候一旁的树林里传出一阵掌声。

    “张临玉啊张临玉!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能让你这样道心坚韧的人,变成鬼之后道心却碎了!真是很让我感兴趣。”

    张锦慢吞吞的从一边的草里走过来,怀里还抱着刚才那个孩子。

    我一听,张锦口中说这个老头子已经是变成鬼了!顿时离得他远了几步。

    “好一个道门弃子,张锦!你为何不放过这个孩子,就为了这么一张纸,你明知道你手里那孩子有问题却忍心让长命进入鬼店?”张临玉护在我和糖糖前面。

    “啧啧啧!徒弟,你相信谁啊?”张锦轻轻的将那个孩子放下,对着我玩味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