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你得信我
    ,!

    我一时之间犯了难,其实在我心底里着实觉得张锦不错,在道馆的这些日子里我过得也很开心,张锦也不曾短了我的吃穿,就算是我犯了错也只是踹屁股而已。

    但是这张临玉的出现则是将我拉回现实,我怀里的纸是真切的存在的,还有奶奶的嘱托,想到奶奶还留在村里,我就难受。

    “我!我…..”我说不出来,因为我现在也不知道该信谁。

    “你一个道门弃子,却装模作样的在二虎山开道馆,要说你没有一点私心,谁信啊!”张临玉冲着张锦怒斥道。

    “道门不容我,我只是找个地方歇脚而已,至于为这事斤斤计较吗?”张锦摇摇头。

    “呵呵!不容你?是不容你还是容不下你,你别忘了你曾经…..”

    张锦没等张临玉把话说完,抬手便出现了一张黄符,冲着张临玉的方向一掐剑指。

    “鬼终究还是鬼!”张锦话音一落,那张黄符居然化成金光冲向张临玉。

    张临玉生生止住嘴里的话,向一旁一个翻滚躲开了那道金光。

    “你别听他瞎说,赶紧跑!”张临玉冲着我焦急的喊道。

    我没想到这两个人毫无征兆的就动手了,我呆在原地,紧紧护住糖糖。

    张临玉低喝一声,冲向张锦。

    而张锦则是又掏出一张黄符贴在自己身上,二人就打了起来。

    我看着此地不宜久留,就打算先跑,可是刚迈开腿还没等走,周围的树林中就传出来沙沙的声音,此时无风,但是周围的树枝则是椅的厉害。

    糖糖拉紧了我衣服,好像在瑟瑟发抖一样。

    该死的怪物又来了。

    那边缠斗的二人好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迅速向我靠拢,将我和糖糖夹在中间,依旧继续缠斗。

    “张锦,你这次认栽吧,今天可是鬼市降临,我和这娃子都是去鬼店报过到的,你认为自己能斗得过整个鬼市吗?”张临玉的声音带着寒意。

    张锦则是看了我一眼。

    “怪不得,给你抹了眼,看山不是山。”张锦一个劈掌将张临玉生生逼退。

    张锦突然闪到我身后,在我脑袋上拍了一下,然后迅速的在自己中指上咬了一口,带着血点在我脑门上。

    “小子,让你看看真正的开眼!开!”张锦的话中气十足,震得我心里难受,尤其是最后一个字,似乎带着雷音。

    我眼前一黑,随后突然发亮,甚至在黑夜中都能看清周围的环境,甚至连树后面藏着的精怪都看的清清楚楚。

    再看向张临玉,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张临玉此时已经不是刚才那副干净的样子了,变成身上穿着染血的道袍,我着实被吓到了。

    “怎…怎么回事!”我呆呆的坐在地上。

    “横死之人,因为自己的执念,不愿投胎罢了。”张锦看到我的样子,拍拍我肩膀说道。

    这时候周围渐渐有白雾起来,我发现就连刚周围的那些精怪都安静了下来。

    一道那种破旧的木门打开的那种声音毫无征兆的想起来。

    那白雾中似乎隐约之间有人影攒动。

    张临玉被逼退之后,站在原地不动了,只是恶狠狠地盯着我们看。

    我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我被他骗了,他居然利用李爷爷来骗我。

    我立即就要站起来去找他算账。

    张锦一把拉住我。

    “别动!鬼市降临了。”张锦脸色有些难看。

    我想起酒叔给我讲过的故事,鬼市每七天开一次,选择的地方都不一样,但是却是阴气弥漫之地,然而鬼市开门之后,百鬼夜行,里面不乏那种厉害的冤魂不愿投胎,每年不知道有多少人半夜误入鬼市之后就出不来了。

    我看到不远处突然浓雾大作,甚至有些鬼哭狼嚎的声音传来,当即明白,刚刚就是鬼门开。

    现在就连在我不远处的树林中虎视眈眈的精怪也都悄然退去。

    “小子,我知道你打一开始就不相信我,就算是拜了我为师也对我心存戒备。”张锦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别说话!听我说。”张锦捂住我刚要开口的嘴。

    “你我命运不同,但是命途相似,都是他们眼中的异类,我终究还是没忍住给你观了像,虽然白蒙蒙的一片,但还是有几道金光被我察觉到了,这就证明你虽然前途未卜,但还是有变数的。”

    “孙振兴来的时候,我就算了一卦,算出来此次出门会有旧人登临,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号称道心坚韧的张临玉,不过此时却是他的冤魂,他为你而来,你手中应该是有好东西,小子,我既然当你师父了,那就不会不管你,我张锦一字千金,但是你若是还不肯相信我,等我答应的帮你渡过劫之后,你就随时可以离开。”

    张锦的话让我有些感动,虽然我还是听不太懂他的意思,但是我却能感受到里面的情谊。

    我当即就要从糖糖手中拿出那纸让张锦看看,证明我对他的相信。

    张锦则是阻止了我的动作。

    “你要信我,别信命!”张锦说完就站起来了。

    鬼市开门只有半个小时,等里面的交易结束了,还会再一次打开门。

    “让你看看,你没跟错师父。”张锦从怀中掏出一张泛着白光的符纸。

    对面的张临玉则是一脸如临大敌的样子。

    “不!不…可能,你不是自散修为了吗,怎么还能用五雷符!”

    张锦撇撇嘴说道:“你知道我是道门弃子,难道你忘了我之前还是道子了吗?散了修为,我可以重修啊!”

    那张符突然消失,张锦剑指化掌,在掌中出现了一个诡异的符号,一道白光直冲向张临玉体内。

    “你!哈哈!杨长命,你看看这是什么!杨长命,杨偿命!你…”张临玉话还没说完,一道雷声传来,从天山落下一道银光,震得我耳朵嗡嗡直叫。

    一个闪着绿光的东西从张临玉哪里掉了出来,张临玉则是淹没在银光中,消失了。

    张锦一个踉跄,我赶紧起来扶住。

    “现在我也就勉强施展,赶紧走,不然一会就走不了了。”

    糖糖过去捡起那个绿色的东西,我背上那个孩子,扶着张锦就往回走。

    不知道是不是那一道雷惊扰了鬼市,那白雾又弥漫起来。

    在雾中居然有一道大门,门的两旁站着两个拿着兵器的军士,我赶紧加快了步伐,躲得远远地。

    经历了张临玉这次之后,我对张锦也没有了之前那么大的隔阂,因为他既然打算帮我过劫,我肯定是要将那张纸拿出来给他看的,至少听张临玉的话里,张锦之前似乎非常厉害,说不定能认出来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们回到那孩子的家里之后,张锦强打精神,帮那孩子去了身上的邪气,但是我总是感觉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之前附在这孩子身上的东西似乎也能感觉到我身上的纸,这样就说明我现在置身于危险之中。

    我到现在依旧感觉张临玉的出现似乎是有别的目的的,但是我却不知道是什么,甚至我也分析不出来,毕竟对我来说这些事都难以理解,但是我总有一种感觉,似乎又要有更大的事情发生了。

    张锦则是不让我思考这么多,说到时候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让我赶紧去休息,因为我被张临玉开了鬼眼,随后张锦强行又给我开了道眼,等到时间到了,一定会精神上坚持不住的。

    我点点头打算去睡,现在张锦在我身边,我感觉很安全。

    趴在床上,发现糖糖在把玩张临玉之前抛出来的东西。

    我也很好奇,就拿过来看。

    这一看,我当即就从床上蹦了起来。

    这东西9没等我说出来,就感觉眼前一阵模糊,晕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