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碎玉镯
    ,!

    猛地一个激灵,我醒了过来,立马爬起来。

    已经是中午了,门外热闹的厉害,看样子张锦已经帮那孩子解决了问题,我则是四处翻找,找我昨天看到的那东西。

    好不容易从糖糖的兜里发现了那东西,看完之后我就哭了出来。

    那是奶奶的玉镯,我不会认错的,我拿着玉镯就要去找张锦,因为这玉镯奶奶从不离身,说是以后我找了媳妇之后就给我传下来,奶奶平时很看重这个镯子,平日里戴在手上,没事的时候还会专门擦它,让它保持那种翠绿的样子。

    张锦听完我说的话之后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

    “徒弟,且不说这玉镯代表着什么,就单单是张临玉都被使唤来送玉镯,那背后的势力就够吓人的,而且人养玉三载,玉挡劫一次,这玉镯已经挡过一次劫,这玉镯已经遍布裂纹,证明你奶奶已经遇到劫难了,明显证明这就是一个圈套啊。”张锦看了一眼就将玉镯还给了我。

    我仔细看去,确实发现在玉镯上遍布很细小的细纹,不仔细看肯定看不出来。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奶奶?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心里告诉自己不可能。

    “玉碎,这个词你听说过吗?玉裂消劫,玉碎则灭,现在这玉镯还完好,证明你奶奶没有性命之忧。”张锦给我解释。

    根据张锦所说,奶奶现在性命肯定是没有事,但是将这玉镯交给我,定是别人的圈套,而且是最简单的圈套,明着告诉我奶奶在他们手里,让我过去。

    听到张锦说的奶奶没有事,我就放心了不少,但是奶奶始终有危险啊。

    奶奶说过一定要我过了十岁的劫数才能回家,但是现在奶奶有危险,我怎么能坐视不理,从小经历了那么多白眼,吃了那么多苦,都是奶奶陪着,现在奶奶出事了,我怎么能够不去。

    但是张锦也说了,这就是一个圈套,明白的告诉你我们就是让你回来。

    我做了决定,回去!

    我知道我回去会出问题,但是我情愿和奶奶在一起。

    我只能去求张锦带我回去,只有张锦能带我回去,他身手还厉害,说不定奶奶就有救了。

    张锦思考了一会,脸上先是凝重,而后又笑了笑,就答应了。

    “放心,你是我徒弟,你的事自然为师出马。”

    张锦谢绝了那个孙振兴给的报酬,让他给我们找辆车,送我们回村,好不容易打听到一个知道我们村的人就出发了。

    我下了下狠心,将奶奶交给我的纸拿了出来,挡住糖糖要枪的手,递给了张锦。

    张锦拿着那张纸,揉搓了一会,对我说:“原来如此,我说怎么想不明白你小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灾劫,这东西揉不皱撕不破,还以为是别人以讹传讹,没想到还是真的。”

    我听完立即坐正了,张锦居然知道这东西。

    我赶紧问张锦。

    张锦则是摇了摇头,说现在不能说,以后有机会再来告诉我。

    我立即泄了气,怎么说到一半就不说了。

    我将纸收了回去。

    一路上我又将之前在我们村里发生的事全部告诉了张锦。

    好不容易赶回村,我立刻马不停蹄的回到了家。

    刚一进门,我立刻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家里被布置成了灵堂,而奶奶正躺在棺材里。

    不可能啊!我立刻掏出兜里的玉镯,发现玉镯已经是碎了。

    玉碎,则人灭!

    我犹如晴天霹雳一般,久久不知道该干什么。

    “你这邪种回来了?”

    “你看看,当初我就说了吧,他肯定会克死他奶奶。”

    “咱们离他远点吧,帮他奶奶整理衣冠已经是还了乡里乡间的恩情了。”

    ……

    周围的人讨论了一会,陆陆续续的都离开了。

    我没有理会那些人,只是坐在地上给奶奶烧着纸钱。

    张锦看着我这么伤心,也没过来,只好去四周打探看看有没有什么痕迹。

    “奶奶,你不是说等我过了劫就接我回去的吗?”我喃喃的对着棺材说道。

    我趴在奶奶身上哭了一会,发现奶奶手中似乎攥着什么东西。

    我赶紧打开看看,因为奶奶已经尸僵了,我废了半天才将那东西拿过来,我刚看了一样,门外传来的张锦的声音,我赶紧将这个塞到兜里。

    张锦经过我同意之后,找了几个人来帮我抬着棺材,出殡了。

    披麻戴孝,等奶奶下葬了之后,我就回到了家。

    我指甲已经深深的嵌入了肉里,张锦看我这么难过,也只好让我早些休息。

    等到夜深了,我穿好衣服,从家里的后门偷偷跑了出去。

    因为那张纸条上写的就是:今晚自己来城隍庙,我知道你奶奶怎么死的。

    奶奶死了对我来说就是天塌下来了,我必须知道到底是谁害的奶奶,就算是死也得报仇,就算是打不过,也得咬上二两肉解恨。

    城隍庙这时候居然是灯火通明,我很不明白这里不是已经废弃了吗,不过我想到知道我奶奶怎么死的的人就在里面,我于是一推门就进去了。

    走进去之后里面突然安静了下来,我看到里面居然坐满了人,为首的居然还是熟人,是虎子他娘。

    在虎子他娘的旁边还放了一个脑袋,正是虎子的脑袋。

    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怎么会碰见虎子他娘呢?

    “娘!杨长命来了,我要吃了他。”虎子的声音传来。

    我这时候才看到,虎子他娘再喂虎子吃东西,但是虎子只剩一个脑袋了,吃什么都从脖子里流了出来。

    而且我看清楚他吃的什么之后,胃里也是一阵的恶心,他居然在吃人。

    旁边躺着的正是张大全。

    我定了定神问道:“我奶奶是怎么死的?”。

    “我要吃了他!”虎子仅剩的脑袋被他娘转了过来冲着我,张开嘴说道。

    “别急!娘肯定让你吃了他。”虎子娘说完站起来就冲过来。

    虎子娘一把掐住我的脖子,我艰难的说:“我奶奶…是…怎么死的!”。

    “你奶奶怎么死的我怎么知道,不过你怎么死的我倒是知道,你这个邪种!”虎子娘恶狠狠地对我说,一张嘴舌头就从嘴里伸掉了出来,一直耷拉到胸口。

    “你看看,我和虎子都是你害的!让你偿命吧!”虎子娘说话声音模糊,但是我却听清楚了,原来是有人故意引我过来的。

    周围的人全部都扑上来,在我身边闻着什么。

    我挣脱了半天没挣脱开,不由得有点后悔了,本来想来问问我奶奶是谁害的,现在却羊入虎口。

    虎子娘手里的劲用的有大了不少,一阵阵窒息感传到了我的脑袋里。

    突然娘松开手捂着脑袋痛苦趴在地上,周围的那些也都是这个样子。

    “我知道错了!我这就办,这就办!”虎子娘痛苦的哀求。

    我坐在地上回了两口气就想赶紧逃走。

    可是还没出去就被虎子娘抓了回去。

    “娘,我要吃他!”虎子还在那里喋喋不休的重复这一件事。

    虎子他娘将我放在地上,爱怜的看着虎子仅剩的脑袋,搂在怀里亲了亲。

    “虎子乖,等几天就让你吃了他。现在你先回去吧。”

    虎子娘说完,居然在我面前生生将虎子的脑袋塞到嘴里,也不管自己的五官被撑成什么样子了,连嘴都扯到耳朵根了,生生吞了下去,肚子瞬间就鼓了一个包。

    我甚至还能听见虎子在他娘的肚子里依旧在说要吃了我。

    随后虎子他娘招招手,那些人居然将我扒光了吊了起来,随后在我肩头划开了一道口子,鲜血顺着我的身体向下流,他们将装着那张纸的包放在我的脚底下,我能感受到血溜到哪里被布吸收。

    随后虎子他娘居然带着其他人将手放在一个小碗上,不一会就有了一碗淡褐色的液体,虎子娘端着朝我走过来,哪碗东西粘稠的很,然后掰开我的嘴就给我灌了下去。

    那东西一接触我的嘴,就顺着喉咙往肚子里钻,近了肚子之后就冷的厉害。

    这时候门突然被人一脚踢开。

    张锦走了进来,看到我的样子,脸色直接变了。

    “坏了,来晚了!”

    我刚想张开嘴求救,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瞪着眼睛来回扭曲。

    “只要半个小时,你就生不如死!”虎子他娘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在我耳边说道。

    然后便朝着张锦冲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