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秋白
    ,!

    “徒弟!你还好吧!”张锦焦急的看了我一眼,我从没见过张锦像现在这样的慌张。

    然而虎子娘他们却没有给张锦喘息的机会,全都犹如饿虎扑食一般冲向他。

    张锦抬手结了一个印,从怀中掏出数十张黄符。

    “赦!”

    轻呵一声,将这些符纸在面前一字排开。

    感觉如同幻觉一般,这些符纸上居然染着金光。

    随后张锦猛地冲上前,那些符纸随风而动,飞扬而起。

    张锦手上不断掐诀,信手捻过在空中的一张符纸,轻拍在其中一个的头顶,随后符纸自燃,那人居然也跟着化为灰烬。

    我都有些看呆了,本来我就知道张锦很厉害,可是碰见张临玉的时候听说他自散修为,还以为张锦实力有限,不过现在看来,张锦远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

    在我走神的时候,张锦以迅雷之势解决了那些人,只剩下了虎子娘自己。

    虎子娘我感觉也挺厉害的,居然刚才在张锦手下躲过了一张符纸。

    不过张锦丝毫没有给虎子娘喘息的机会,双手起出,指尖夹着两张新的符纸,用环抱的姿势击向虎子娘。

    虎子娘避无可避,被两张符纸击中,顿时定在原地发出刺耳的尖叫。

    就在我即将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一声撕扯衣服的声音传来。

    不好!

    我看到虎子娘腹部高高隆起,随着衣服被撑开猛地飞出一个染着血迹的东西,正是虎子的头。

    虎子一脸凶恶的扑到张锦身上,张开嘴就咬。

    我看到虎子咬住的地方逐渐出现了血迹。

    张锦向后撤了几步,夹着黄符的手拍向自己腹部的虎子。

    “尸毒!”张锦低声说了一句,抬手将虎子的头拍碎,随后一个箭步过来帮我把绳子解开。

    在我身上点了几下,我就能开口了,替我包扎好伤口之后,我好不容易扶着张锦站起来。

    这时候的张锦浑身颤抖,脸上出现铁青色。

    “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母子连身,不小心着了道,咱们赶紧走。”张锦低声说完,就带我要回去。

    “走?走得了吗?”一道阴晦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门外走许多人,我一看不由得一震,正是我们村里的人,而说话的正是村长。

    难道说我一直住的村子才是监视我的人。

    “道门弃子,张锦,果然厉害!没想到我留了一手母子连身吧!”村长走过来,看着张锦笑道。

    “你们!你们才是杀害我奶奶的凶手!”我怒斥着他们,但是由于流了不少血,此时脚步虚浮,有些底气不足。

    “别急,你看到这些人头顶的银针了吗?这是锁魂针。”张锦低声告诉我。

    我这时候才发现,那些人头顶居然盯着一根银针,刚刚在外面看不出来,接近门口的时候通过屋里的灯光倒影才能看出来。

    “厉害厉害!被你看穿了,不能用术式的你眼光倒没退步。”村长笑了起来。

    “不过我很奇怪,你应该除了体术,别的都不能施展才对,为何刚刚一手灵符用的熟练,难道你当初在道山上蒙骗了全天下的道士?”

    “本来我就想偷偷将他引出来,然后你最多也就是报仇杀几个鬼而已,想必知道你名头的人都害怕和你正面缠斗,可现在你散了修为,居然还能施展灵符,不如把你抓起来,也算对上面有些交代啊。”

    这次的声音很奇怪,以为基本上是一个村里人说几个字,感觉就像是面对的不是一群人,而是一个人一样。

    “你都亲自过来了吗?银针控魂,秋白!”张锦迅速的将一张符纸贴在伤口处,对着门外说道。

    “哈哈哈!没法子,这孩子可是这些年成功活下来的唯一一个,真想看看这号称百无禁忌的东西有什么神奇之处。”来的是一个和张锦差不多大的人,面带笑容,穿着一身黑袍。

    “白骨生肉,逆转乾坤,劫气换运,这些都是传说,我只想亲眼看看。”秋白慵懒的靠在庙门的边框上。

    张锦这时候将我怀里染着血的包拿了出来,把里面的那张纸掏了出来,纸张干干净净的看不出一丝血迹。

    但是将纸打开的时候,却发现纸上却有一道鲜红的痕迹,像是写了一个一字一样。

    我只是看了一眼,就感觉这道痕迹变得无比的大,似乎要将我包裹进去,一股很奇怪的感觉从我心头飘起,似乎感觉很害怕,害怕这个一字。

    这时候,门外跌跌撞撞走进来一个人,正是糖糖。

    “快跑啊!你来干啥?”我当时就急了,本来我可张锦就是被陷在这里,看张锦的样子似乎面前这个叫秋白的家伙不好对付,现在糖糖又走进来,这不是让人家一锅端了吗?

    糖糖根本不理会我的叫喊,径直走了过来,连秋白都没走阻拦她,大概是觉得这样一个小姑娘没必要阻拦。

    糖糖走过来之后,更让我没有想到的事,张锦居然把那张纸递给了她。

    “拜托了!”张锦说完,径直冲着秋白的方向走去。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张锦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嘴中吐出,我似乎感觉他整个人的气势都不一样了,之前的张锦就像是一个大哥哥,虽然有时候踹我屁股,但是面容一直就是和蔼可亲的,就算是战斗也都是一脸认真地样子。

    不过此时,他脸上就写出了两个字:不屑!

    一种看世间万物皆为尘埃的那种不屑,感觉像是藐视秋白一样,一步步的朝着他走过去。

    “不可能!九字真言!你怎么还能够施展!”秋白向后退了一步,但还是招招手让村里人围了过来。

    这时候糖糖走过来,将纸平铺开,随后糖糖在自己的手上咬了一口,拿手指沾着鲜血在自己的脸上画了起来。

    那是一种很诡异的图案,将眼角和嘴角连起来,随后从眉心一直伸展到耳垂…

    随后糖糖嘴里发出一种很奇怪的声音,就像是有气息直接通过胸腔发出的闷声,还有像是各种动物的叫声一样。

    这时候我发现纸上的一变了,现在渐渐变成了一个死字。

    就在我奇怪的时候,糖糖突然过来就开始扒我衣服,我不知道她要干啥,还抵抗了几下,却发现现在的糖糖力量大的出奇。

    刚刚才穿好的衣服就被糖糖撕烂了,连张锦给我包的伤口处的纱布也被扯开,伤口逐渐的渗出血迹。

    糖糖用力捏了一下,顿时鲜血就流了出来,然后在我身上画着差不多的图案。

    这时候我瞟了一眼门外。

    张锦和秋白正在缠斗,周围的村里人都已躺在了地上,也不知道张锦用了什么路数,不过我看到张锦脸上微微出现了汗珠,想到李爷爷送我来的时候,这应该是力竭了,已经逐渐落了下风。

    “我还以为你真的恢复了身手,空架子而已。”秋白说着。

    “糖糖,你别管我,先去帮师父。”我赶紧对糖糖说。

    因为看到她现在的样子,肯定是有本事的,现在管什么纸啊,先救下张锦。

    嘭!

    张锦被扔到我们面前,我看着紧紧咬着嘴唇的张锦,这才想起来,张锦之前还中了尸毒。

    “你在干什么!”秋白看到正在我身上涂涂画画的糖糖说道。

    “糖糖快…”我走字还没出口,糖糖一指点在我肚脐的位置。

    “啊!”我当即就尖叫了起来。

    随后我感觉身上被血画过的地方就像是被热水烫了一样,然后刚刚肚子里的寒意也猛然袭来。

    一热一冷让我满地打滚。

    “他的尸油,是你喂的吗?”糖糖此时居然连贯的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但是我却没有心思在听。

    因为我身体冷汗直冒,外面还如同热水烫伤一样。

    “你是什么东西?这画的是祭纹?”秋白上下打量了糖糖一下。

    “我问你!他的尸油是你喂的吗?”糖糖再次说话。

    “你?你!你是她!你是她!对了,为什么张锦被逐出道门,果然是你。”秋白好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匆匆后退。

    “晚了!”这时候糖糖居然猛地往前一冲,将秋白撞了出去。

    我艰难的冲着门外看去。

    这时候闭着眼的张锦突然睁开,冲着我笑了笑,一下坐直了。

    “有些事你不看的为好,现在你劫数提前,这**上的折磨我帮你减轻一下吧。”张锦说完冲着我一挥手,我当时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就连身上的痛苦都减轻了不少,但是我脑袋里一直回响的却是,张锦不是被打败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