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命劫
    ,!

    等我再次睁开眼已经是在道馆中了,道馆里还多了一个人,正是之前见过的秋白。

    我浑身酸疼,只是坐起来就感觉费尽了力气。

    我再看看周围这些人,我受了伤就不知道把我扶到屋里吗?还在外面待着,还好不知道谁给我穿好了衣服了。

    “师父?这都快下雨了,你们在干啥?”我很纳闷,他们几个人都坐在我周围,没看见天上黑压压的云彩吗?

    “糖糖?你之前给我身上画的那是啥?可疼死我了。”我看着张锦并没有理我,我又去问糖糖。

    “你别碎嘴了!”酒叔从地上站起来,按着我的嘴要给我灌一口酒。

    我摇了摇头意识我不想喝。

    “下个山!都能领回这么大阵势回来,还忘了给我买酒。”酒叔拍了我头一下,扶着我又躺下了。

    “恩?”我纳闷了,确实我在城隍庙被虎子娘他们阴了,不是还得怪坐在旁边的秋白吗?

    我努了努嘴,意识酒叔看向秋白。

    秋白铁青着脸站了起来。

    “我不就让你吃了点苦头吗?至于还记恨我吗。”秋白装作无辜的样子。

    我一下就像是点着了的火药桶:“你害了我奶奶!”我气得发抖,指着他就要骂他,结果却眼前一阵发黑差点晕过去。

    “别诬陷我,我就是给你灌了点尸油,为了看看你能不能激发出这禁忌的修复的能力,谁想到能碰见….能碰见这位姑娘。”秋白说话很急,看样子我真的诬陷了他,但是说到糖糖的时候,却缩了缩脑袋。

    “他确实不知道张临玉的事情!”张锦皱着眉头站了起来。

    “现在你先好好躺好,过了这一关,你就轻松多了。”张锦扶我躺好。

    “啥意思啊?”我问道。

    “你劫数提前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现在我们要面对的可是上下不见天地的劫数。”

    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确实不像是普通的阴天,好像是有什么东西黑压压的要压下来一样。

    随后张锦给我解释了一下什么叫上下不见天地。

    上不见天很好解释,就是黑云压头,避了天日,这样虽好解释的就是等下会有雷劈我。

    我吓了一跳,问向张锦,这是不是传说中的雷劫,结果被张锦教训了一顿,雷劫只是传说中听说过的东西,我刚好相反,我应禁忌而生,就是天理难容的命理,平时不出意外而死已经是谢天谢地了,现在还想破劫立命,所以我现在就是那种天打五雷轰的典型。

    但是张锦却告诉我,这雷算是简单的只不过是自然雷,不是什么天雷,对于我们来说,道馆就是气运恒通的地方,雷不会落下,只是象征性的在周围而已,况且我们道馆还被加装了避雷针。

    关键的就是下不见地。

    我看到他脸色有些难看,我赶紧问。

    原来,这些都是张锦的推测,因为他只是听说过这个样子的劫,但是却没亲身经历过。

    下不见地,等一会雷声变小,就会有白雾弥漫,到时候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东西过来。

    轰隆隆!

    天上的雷声渐渐大了起来。

    我感觉有些害怕,人对自然的力量会产生内心深处的敬畏感,我缩了缩脑袋。

    但是周围几个人却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

    我这时候想起了奶奶,顿时燃起了斗志,我一定要活下去。

    咔!

    一道惊雷劈在道馆一边,我在院子里看得真切,劈到地上震得我浑身发麻。

    还好有避雷针,空中的雷就像是故意避开一样,这让我心底里多了几丝希望。

    渐渐地雷声小了,果然如同张锦所说,阵阵白雾慢慢从门口涌进来。

    甚至已经将整个道馆淹没了,就连周围的光线又暗了几分。

    隐约之间听到了周围不少声音传来。

    就连在我身旁的张锦他们都渐渐看不见了。

    好大的雾!

    那雾接近身体之后很冷。

    噔!

    我感觉我身旁有个什么东西落下来了。

    我往一边探了探头。

    看不清楚!

    喊了几声也没人应!

    我只好拿手去摸了摸,摸到了一只手,干巴巴的。

    我吓了一跳,一下就松开了。

    随后噼里啪啦的声音就传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听不清别的声音,就这个声音响的厉害。

    我甚至感觉到好几只手已经摸到了我的身上。

    我吓得不敢动弹。

    但是那些手似乎并没有放弃,相反的是加大了力道,甚至把我从躺着的木板上拉了下来。

    我挣扎了一会,发现身上的伤口并没有那么疼了。

    我也感觉很奇怪。

    这时候一只手猛地捂住我的鼻子。

    “雾里有毒,你少吸一点!”糖糖的声音传来。

    我一回头,正好看到糖糖在我身边,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穿了过来。

    糖糖一直拉着我走了一会儿,我捂着鼻子跟着她,走了一会,雾才小了一些。

    我看到她满身血迹,好像是受伤了。

    “你咋了?”我赶紧问,想给她包扎伤口。

    “你赶紧把那张纸给我,我有办法把雾收掉。”糖糖看了我一眼,向我问道。

    我一听,我知道糖糖认识那张纸,但是她突然这么流利说话确实吓了我一跳,而且此时她也是眼中有神,不像是之前就连对阵秋白也是双眼无神,甚至给我身上画东西的时候,也是没有神韵的。

    我刚把纸拿了出来,立即收了回去,糖糖看到之后就要过来抢,我赶紧后撤了几步。

    “你在干什么!你不知道这雾里都是什么吗!再晚一会他们都得死。”糖糖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好像是很着急的样子。

    我看着她很着急的样子我心里也很纠结,我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万一是真的,那我不给她岂不是坏了,再说了万一糖糖这时候精神问题好了一些,变回原来的样子呢?

    可是要是假的,我给了她我就完了,张锦说过,这东西最好别离开我身上。

    我正在犹豫的时候,突然闯进来一个人,居然还是糖糖。

    我顿时待在原地,这是玩真假美猴王吗?

    随后,我就尴尬了,因为越来越多的糖糖从雾中走了出来。

    一看到一个两个的还感觉不错像是双胞胎出现在你眼前,但是当你面前至少十几个长相一模一样的人,你就会感觉害怕了。

    她们的目标很明确,都是我。

    “给我!”

    “我用它来救大家。”

    她们叽叽喳喳的说话,并不像是之前秋白控制人一样,这些糖糖全部都像是单独的一个,说话的声音有高有矮,各不相同。

    我根本分不清到底哪一个是真的哪一个是假的。

    我慢慢向后退,。直到一双小手拉住了我的手。

    我向旁边看去,糖糖出现了,我一看就知道是糖糖本尊,因为她脸上画的东西我认识,就是那天在脸上画的,那个秋白称之为祭文的东西。

    面前那些人似乎都很惧怕糖糖,纷纷后退了。

    我此时越看糖糖越觉得她厉害,甚至之前好像是张锦他们就是害怕她。

    “你和张锦谁厉害?”看到糖糖在我身边,我顿时安心了不少,就想问问她,刚问完就有些后悔,她要是比张锦厉害怎么会锁在这里呢,再说了,现在她又是那种双眼无神的状态。

    可是走了几步,却发现糖糖停下了。

    这时候空气中血腥味越来越重,我感觉脚底下有水,低头看过去,却发现是血。

    周围的地上都是血水。

    是谁的?

    我心里一惊。

    倒是糖糖此时轻轻抬起右脚,往地上一踏,顿时脚下的血水就往两旁翻涌。

    这时候前面出现了一个身形窈窕的女人的身影。

    但是她隐藏在雾中,根本看不清样子。

    “杨长命!我来接你了。”一个很是蛊惑的声音传来,是个女人那种魅惑的声音。

    糖糖则是向后拉了拉我,自己往前靠了靠。

    “哦?是你啊!”那声音好像有些意外。

    我感觉前面的这个人似乎认识糖糖。

    糖糖根本不理会她,就是拉着我的手往前走。

    虽然是迎面朝着那个人影走去,但是总感觉隔着一段距离,根本接近不了。

    “杨长命,你记得你可欠我一个人情哦,不是我,你们可接不下你的命劫。”那个声影说完,还向着我挥了挥手,就渐渐消失了。

    随后整个雾也渐渐淡了,天上的黑云也散开了,我看到院子里酒叔尽力的拿着一个酒瓶喝着最后一滴,秋白躺在地上胸口的剧烈的起伏说明还没死,张锦用剑撑着自己的身体。

    “张锦!你那天果然是手下留情了。”秋白哑着嗓子说道。

    “你这臭小子!拿酒去!”酒叔看着我站在原地,就将酒瓶子扔了过来。

    我顿时眼眶有些湿润了,我知道他们都是为了我才这样了,我从小除了奶奶就没人这样为我拼尽全力了,现在奶奶走了,我看着他们,突然心底里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我顾不上肩膀上伤口又疼了起来,捡起瓶子就去给酒叔大酒。

    刚一回头,一个身影就扑倒在我的怀里,是糖糖晕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