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我被抛弃了
    ,!

    我赶紧扶着糖糖回到我屋里,让她躺下。

    秋白在道馆里修养了几天就离开了,我看到张锦和他交流甚欢的样子,就知道他俩之前是认识的,但是却不知道为啥他会在我们村里的时候对我下手。

    糖糖醒来之后就回复了之前神态迷茫的样子,甚至比原来更加厉害,不过她还是一直跟着我让我心里好受不少。

    张锦则是开始教我一些东西,酒叔也时不时指点一下我让我锻炼。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就过了十岁,我闲来无事的时候也会拿出那张纸看上一眼,那个死字消失了,好像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中间我也回去祭拜过奶奶,但是都是张锦带着我,匆匆去匆匆回。

    中间也曾下山去给酒叔买过酒,听到山下的村里人谈起那天我过命劫的时候,都认为是山上有什么狐仙之类的东西,我也谨遵张锦的叮嘱从不多嘴。

    张锦学识很渊博,似乎什么都会,小到山村怪谈,大到道门往事,都是对我娓娓道来。

    就是每次练功的时候,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严厉的不像话。

    直到我十八岁生日的那天。

    张锦告诉我十八岁的时候给我好好过,嘱咐我带着糖糖下山去采购东西,还给我一大叠钱,让我想吃啥就买啥。

    虽然我对这种平淡的生活一直很向往,但是心底却有一颗种子在发芽,就是我奶奶的事情。

    虽然我知道奶奶就是希望我这样平淡的生活下去,但是奶奶不知道是被谁害死的,大仇未报,又谈什么生活。

    我摇摇头,将这些东西暂时存封在脑海,背着卖的那些玩意,还有一大包糖。

    糖糖现在也长得亭亭玉立,但是就是精神上还是不行,从那次晕倒过后,就没跟我说过一句话。

    在半山腰上歇息了一会,拿出酒葫芦喝了一口。

    自从我越来越大之后,就跟着酒叔染上了喝酒的毛病,没事就喜欢和酒叔整几口。

    至于这个酒葫芦,还是又一次和酒叔打赌,我可以在二虎泉哪里打坐一天一夜才给挣回来了。

    想想当时酒叔肉疼的模样,现在还很开心。

    糖糖乖巧的坐在一边靠在我身边,看不出有任何累的样子。

    突然我感觉一阵烟味传来,我起身看去,道馆居然着火了。

    我赶紧招呼糖糖回去救火。

    结果怎么拉糖糖她都不动,气得我把包袱放在她身边,就赶回去了。

    等我到山顶的时候,这里的火已经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我走的时候可没生火。

    我顶着火冲了进去,张锦我是不担心的,就担心酒叔这时候喝醉了跑不出来。

    顶着火在道馆里跑了一圈,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直到在张锦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个包袱。

    我将包袱带了出来,既然里面没有人,那肯定就没事,这里距离有水的地方还得爬半个山头。

    等我打开包袱之后,发现里面都是我的东西,里面有我的身份证,还有一块手机,还有几件我的衣服,剩下的就是张锦答应我要给我的那支画符用的狼毫笔。

    这是玩什么?

    我把包袱往脚底下一放。

    想起了张锦在我离开的时候说的话。

    “十八了就好好过,绝对给你一个难忘的生日。”

    “你大爷!老子还不救火了,烧了完了!”我拿起葫芦咕嘟咕嘟的喝了几口。

    这时候手机响了,我知道他俩一定躲在哪里正看我的笑话呢。

    我拿起手机,忍住摔了的冲动打开了信息。

    徒弟,我和你酒叔走了,不是玩笑,我们还有重要的事,你虽然天赋不好,不过你命劫已过,以后安心当一个平凡的人就好了,这也是你家人希望的,咱们师徒一场,我托人在城里给你找了个工作,好好干活。

    臭小子,我那些酒便宜你了,应该烧不到哪里。

    我看着这两条短信,气的真是牙痒痒,立马拨了回去。

    结果发现无人接听。

    不管了!

    我只好下去接糖糖。

    结果除了那些包袱,糖糖也不见了。

    糖糖从来不会离开我太远的。

    结果我围着山找了一圈都没发现。

    只好拿出杀手锏,只要是我掏出那张纸,糖糖不管在哪都会出现的,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张锦和酒叔肯定带着糖糖躲了起来。

    我一掏,结果兜里只有一块糖,还是之前糖糖塞给我的。

    难道说张锦他们早就串通好了?不可能啊,没人能使唤糖糖啊。

    我回到道馆,这时候这里已经是烧成了废墟。

    我在酒叔的床底下扒拉出他藏得那些酒。

    闻了闻,确实是珍藏的。

    “酒叔!你再不出来我就给你喝完了!”

    说着我就拿起一瓶,拧开了就喝了下去。

    还找出吃的下酒。

    我就不信酒叔能忍着不出来。

    可是就越喝越少,身上越喝越热,但是心里却越喝越冷。

    直到三天后我吃完了最后一个吃食,喝光了最后一瓶。

    我这才明白,我似乎是真的被抛弃了。

    我借着酒劲蒙住头,睡了一天一夜。

    我想着睁开眼就能闻见酒叔身上的酒味,还有眯着眼的张锦,和正在吃糖的糖糖。

    叮铃叮铃!

    手机借着最后一丝电量顽强的响了起来。

    我这几天没看过手机,我赶紧接起来。

    “杨长命是吧?你还干不干活了!这都几天了还不来报道!”

    我一听,皱了皱眉头,这个声音忒熟悉了,正是秋白的。

    “你在哪?”我问道。

    “我再和你说一遍地址,你要是明天之前不过来,就别干了!”那边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

    “你让张锦接到电话!”我也冲着那头喊了起来。

    “行!用不起你!再见!”那边电话挂的也干脆。

    十年没有见过秋白了,我不认为张锦为了开玩笑会请秋白来。

    只有一种可能,张锦确实是把我抛弃了,或者说他有重要的事情,但是我搞不明白的是糖糖为什么会突然失踪。

    不过,去秋白哪里干活是有好处的。之前我问过之前的事,秋白当时匆匆离开,而张锦和酒叔则是一直跟我装傻。

    但是张锦将我交给秋白,是他知道我心底一直对这件事很重视,我也明白了张锦的用心,肯定是他除了有事之外,不方便插手。

    只是不知道,十年过去,秋白还记得多少。

    过了一会,秋白那边给我发了短信过来,我记下了地址,在手机最后一丝电量的时候又给张锦回复了一条谢谢。

    我起来之后,对着这个生活了十年,现在已经变成废墟的地方磕了三个头。

    然后拿着东西下山了。

    只是没有想到,我这一走,再也没回来过。

    走到镇上,买了车票,又去了城里坐火车,第一次坐火车有些不知所措,但是记着张锦曾经教给我的不能显得傻,只能装作淡定。

    “哎!这是我的座位!”一个女生拍了拍我肩膀。

    我赶紧起身,站在一边。

    她坐下之后,看着我就站在那看风景。

    “你不找座位吗?”她仰着头看着我。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这个女孩长得还挺像糖糖的。

    我赶紧装作我懂,然后随便挑了一个座位坐下。

    结果又被人赶了起来。

    “扑哧!你没做过火车?”那女孩一脸好奇的看着我。

    “坐过坐过!”我赶紧说。

    后来在我又被人赶起来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了。

    “把你的车票给我!”她伸出手冲着说道。

    “我检过票了!”我低声对她说,我被人赶起来这么多,担心她会认为我是偷偷上来了。

    “我的天哪!我给你找座!”她说完不管我愿不愿意就把车票抢了过去。

    “你坐我对面!你这不是撩妹的办法吧。”她刚要把车票给我,又收了回去。

    我摇摇头,她才把车票给我。

    这时候又过了一个男人,坐在了她的旁边,我皱了皱眉头。

    来的这个人可谓是胖出了新高度,一个座位都容不下他,挤得面前的女孩缩在窗边。

    “咱俩换过来吧。”我对她说。

    “额c吧,谢谢了。”她看了一眼身边的胖子,冲着我一笑。

    “我叫吴倩,你呢?”对面的吴倩以为我看她被挤得难受所以英雄救美。

    “杨长命!”我点点头。

    我偷偷从怀里拿出一张黄符,贴在了那个胖子和我之间,然后用腿盖住。

    吴倩此时侃侃而谈,说自己要去哪里上学什么的,还问我在哪里上学,我一边应付一边注意身边的胖子。

    因为他刚才过来的时候,我就在他身上闻到了重重的尸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