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尸气缠身
    ,!

    火车开动之后,吴倩的嘴就没停下,我很佩服面前这个自来熟还说个不停的女孩子,我甚至感觉我只要稍加引诱,她保不齐连自己家的住址都告诉我。

    没一会,身边的胖子起身离开了。

    我松了一口气,尸气可不是该在活人身上出现的,寻常那些经常接触死人的比如殡仪馆的人,或者是太平间里的,那都是死气,死气属于霉运,粘上之后就是身体不舒服,还很倒霉,但是尸气不同,张锦曾经说过,尸气存则必起祟。

    就是说,像刚才那个胖子一样,身上尸气聚集,经久不散,但是我看他不像是死人,死人起身则为僵,不可能在真么多人的地方活动,那肯定就是身上中了什么!

    “喂!你在想什么?”吴倩从身上背的小包里拿出一瓶汽水,拧开喝了一口。

    终于是说累了!这半天连口水都不喝,我真怀疑她要是去念经绝对有天赋。

    “额?没事。”我耸耸肩,靠在座位上,拿手摩擦着刚刚贴上的黄符。

    没有变黑,却又尸气长存,看样子不是他有问题,一定是他身上有什么沾了尸气的东西。

    “你看!刚才那个胖子座位都湿透了。”我被吴倩惊奇的声音吓了一跳。

    这女的咋咋呼呼的!

    “他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这不会是尿吧?要不你坐过来吧!”

    我摇摇头告诉她不用。

    我看了看刚才那个胖子的座位,确实是湿了一大块。

    我拿手点了一下,油腻腻的,应该是汗液吧!

    我拿着手冲着吴倩摊开,意识我要去洗一下,她还给我一瓶洗手用的东西。

    我离开座位之后,径直走进了火车上的厕所里。

    我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拿手结了一个印,又将几张符纸藏在袖口。

    “开!”

    低喝一声,将眼开启。

    开眼术,张锦教了我很长时间,告诉我这个很重要,如果你自己都看不出来,就别指望听信别人的。

    所以我基本上每天都在苦练这个,开眼分为三种,天眼、法眼、阴阳瞳。

    阴阳瞳其实就是普遍意义上的开眼,据说练到极致能开法眼,那时候阴阳鬼魅无所遁形,甚至有开天眼的,就像是二郎神一样的,眉心处能观天地,一切皆为梦幻泡影。

    我也就勉强开阴阳,张锦说过我天赋并不逆天,充其量就是个正常的水平。

    我打开门走了出去,尽量不与人对视,其实开了眼之后,单看外表是看不出来我开眼了,但是要是和我对视上,就会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会被人发现,甚至有阳气弱的被瞪一眼就懵了,还得找人给叫魂,很麻烦。

    我感受着空气中残留的一丝丝尸气。

    要是酒叔在就好了,他那鼻子可以在道馆就能闻见我下山回来带的什么好吃的。

    我只能一间一间的查看。

    还好那胖子躲得不远,我隔老远就看见了他伟岸的身躯。

    “嘿!兄弟你干嘛的?”我过去和他打着招呼。

    他连头都没抬起来,就自己蹲在地上和一桶泡面较近。

    还不时一桶,我看到周围似乎还有几桶泡面和几盒盒饭。

    我去!这不得吃死人啊!

    我赶紧想去阻止,可是他吃完这一口便猛地转身和我对视了一眼。

    “别多管闲事!”他说完继续蹲在地上吃了起来。

    我耸耸肩,他刚才回头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了是个什么东西了,既然这样,让这人受受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回去之后,看到吴倩正捧着一个泡面再吃,我联想到刚才那个胖子的吃像,一阵的恶寒。

    “你吃不?”吴倩看见我来了,问道。

    我摇摇头,打开酒葫芦,喝了两口。

    “好香的酒啊!”吴倩嗅了嗅,眼里开始冒光。

    还没等我问她要不要来一口,她居然一把抢了过去,也不管我刚才刚喝过,对上嘴就来了几口。

    “这是怎么做的,米酒,果酒,还有五粮液,勾兑在一起吗?”吴倩开始向我发问。

    我当然不会把这个酒叔的独家秘方告诉她了。

    这时候那个胖子已经回来了。

    吴倩看到身边座位一直没人,就让我坐在旁边,自己一溜烟就跑开了,说是去买下酒菜。

    我看了看葫芦口上印着的口红印,我这可怎么喝啊。

    “兄弟,借个纸呗。”我堆了个笑脸看向那个胖子。

    “哦!别介意啊,我吃饭的时候不太喜欢别人看。”那胖子一改刚才的样子,现在挠着头看起来还有点可爱。

    我三两下就和他搭上了话。

    这才得知他之前还是很瘦的,但是最近挣了钱所以就胡吃海塞的才变胖的。

    过了一会,吴倩就回来了,手里还拿了几个纸杯,拎着一袋花生米。

    她看到我和那个胖子相谈甚欢的样子撇了撇嘴,不过还是邀请胖子加入进来。

    胖子婉拒了我的酒,不管吴倩怎么邀请都不喝。

    倒是吴倩喝了小半杯就开始脸红,最后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我也不管她,仍然自顾自的喝酒,倒是那胖子忍了半天,伸出那只和熊掌差不多的手,去抓残留在桌子上的花生米。

    我轻轻踢了踢吴倩的脚,发现她没有动静,这才开口。

    “你这样多久了?”

    “啊?”那胖子吓得一哆嗦,手里的花生米掉了下去。

    “我原本以为你就是盗取墓里尸身上的东西,没想到你却沾上这么残忍的事。”我坐直了身子,紧紧盯着他。

    那胖子顿时汗如雨下,身上的衣服瞬间就湿透了。

    我拿出一个铜钱,弹在桌子上,任凭铜钱翻转。

    “我是道士,你想恢复原样,就告诉我你究竟做了什么。”我还记得张锦的话,出门在外,碰见受灾的就说你是道士,碰见道士就说你是家传的。

    那胖子眼神变换了好几下,甚至喘气都粗了不少。

    他一把按住自己忍不住又去桌子上拿东西的手,将桌子上的花生米全部扫到地上。

    “小兄弟,你千万要救我!”

    这胖子原来叫郭安,是一个精瘦的酗子,但是从小不学好,油腔滑调的到处混,后来没上完初中就辍学了。

    在家里成了一霸,到处混生活,没少打架,但是花钱起来如流水,很快他家里父母剩下的那些东西就被他败光了。

    后来他就开始打工,但是花惯了钱的他不满足挣那些基本工资,听别人提起了一个好法子,制作人偶。

    这个可不是普通的制作人偶,而是披着婴儿皮的人偶。

    他在小县城里低价收购婴儿,或者是从医院里领走那些被父母遗弃的孩子,剩下的人把他们带回家之后就好生供养,喂得白白胖胖了,等到婴儿骨头变硬之前就给他停止食物。

    那些婴儿只喝水还能坚持好几天,但是身形会消瘦的厉害,等到婴儿的皮肤松弛之后,就将他们活生生的剥皮抽筋,还要在皮里抹上油揉搓,婴儿的皮肤嫩,把握不好力度就会揉破,一旦破了就功亏一篑,知道每一张皮都是油光发亮的,而且还有弹性就完成了,到时候填充一些橡胶,就变成一个个活灵活现的娃娃。

    这些娃娃动辄上百万一个,都是一些有特殊癖好的富豪才会买。

    但是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难免会走背字,这郭安本来只不过是负责收婴儿的,但是看不过自己挣钱少,就想去看看别人是怎么挣得,饶是他自认为自己心狠手辣,看完了整个过程也是吓得两腿发颤。

    这时丧家的活计啊。郭安就打算收手,可是就在他要偷偷跑出来的那天晚上。

    他正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里难受的厉害,闭上眼就是那些孩子的哭声。

    正在他打算豁出去逃跑,然后去报警的时候,他看到窗户上居然站着一个被扒了皮的婴儿,,身上还有血往下滴。

    他妈呀一声就掉下了床,结果啊在床底下,居然有好几个被扒了皮的婴儿正拖着一张皮冲着和他笑。

    他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之后,他每到晚上就会梦到那些婴儿,到最后还是一个大师告诉他,要上供食物那些婴儿才会不缠着他。

    后来他也开始暴饮暴食,虽然那些婴儿不会经常出现了,但是他却开始出现吃不饱的时候,直到又一次差点撑死,后来他就只能克制自己的饭量。

    “大师!我该怎么办?”胖子哭丧着脸冲着我说。

    “你看看你屁股下面。”我告诉他。

    等他好不容易挪起身子,看到了屁股下面多的一张黄符。

    等到他拿出来之后,吓得眼都直了。就看到黄符上居然有一个小小的脚印,正是孝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