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饿鬼缠
    ,!

    “这是!”郭安受到了惊吓,捂着嘴把那张符丢的远远地。

    我叹了一口气,生老病死各安天命,人害人是罪,鬼害人是过,但是若是这人先害了鬼。

    饿鬼缠。

    这东西说白是鬼缠身,不过鬼都是饿死的,不过我第一次看到一个人能被十几只小鬼缠的。

    刚刚在车厢的水房那里看到啃泡面的他,开了阴阳眼吓了我一跳,混身上下爬满了小鬼,还在紧紧咬着他的肉不放。

    尤其是刚才和吴倩一起喝酒的时候,有好几个小鬼居然敢伸手拿花生米,还好被我瞪了一眼制止了,不然被吴倩看见还指不定吓成什么样呢。

    好过她现在喝醉了。

    “你得明白,一些东西就是你咎由自取。你带走的婴儿,那是将他们引入鬼门关啊。”我轻轻的那指甲敲着桌子。

    刚刚之前不了解,还以为这郭安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得罪了东西,现在发现这就是自找的。

    可是真打算管了之后就很麻烦了。

    首先郭安还是活人,若是不管,基本上这一两个月就会死。

    可是在他身上的那些婴儿的冤魂,都是被残忍杀害的,怨气冲天,解决他们也是情理。

    再者本就是郭安是凶手之一,导致这些婴儿变成鬼,现在却要收拾鬼解救凶手。

    若是不及时处理,周围还有孝,尸气入体….

    等等!尸气!

    我眼神一变,死死盯着面前的胖子。

    “你不打算补充吗?”我的手已经伸到了怀里。

    就在郭安摇头的瞬间,我立即掏出一道黄符。

    在手中一抖,黄符点燃,手型化为剑指点到他的眉心。

    咦?

    我很纳闷,怎么还会没事?

    我刚才中的是镇尸咒。按说点中之后就算不会动不了也应该很难受才对。

    “大师?咋回事?我背后咋这么痒呢?”

    “不行,我好痒了!”

    郭安说完,就想要挠痒痒,可惜自己太胖了,根本够不到。

    “大师你帮我一下吧。”他说完还没等我同意就直接脱了上半身的衣服。

    我看着他象山一样的身躯。

    他转过身的瞬间。

    我抬手一道镇煞符贴了过去。

    原来如此。

    我本以为他其实就是尸体了,但是实际上那尸气是从他后背上发出来的。

    因为在他后背上,居然贴着一张婴儿皮。

    现在那婴儿皮似乎是受到了我刚才镇尸咒的影响,现在已经开始挣扎着从他后背上下来。但是由于它和郭安的背已将长在了一起,只能撕扯着郭安后背的皮肤。

    郭安此时不知被这婴儿皮用了什么法子,完全感受不到疼痛。

    我看着那婴儿抬起手的时候露出郭安黄色的脂肪,我心里也有阵阵的寒意。

    我得阻止它了,就这么下去,早晚这郭安就会被挣破全身的皮,再加上他这么胖,本身对于皮肤的压力就很大,说不定到时候这婴儿挣脱下来的瞬间,他自己就被自己的脂肪挤出来。

    到时候就是活扒皮。

    我施展的镇煞符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那婴儿的皮似乎对这些东西都害怕。

    我赶紧那他的衣服替他遮左背,拉着他到了一个没人的车厢中。

    当我再一次拉下他的衣服的时候,那个婴儿此时已挣脱出来了双手和脑袋,胖子的脂肪从缺口鼓了出来。

    这时候胖子已经感觉到了疼痛,我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叫喊出来,万一吸引了人过来我怎么解释?

    “郭安!我可以救你,但是你要去自首,每个初一十五都要给这些死去的孩子们上香磕头。”我只能这样来说才会让我救他的时候心里好好受一些。

    胖子疼的都要晕过去了,赶紧点头。

    我赶紧拿出黄纸,迅速在上面画着,所谓符,当时画完的效果最强,留的时间越久,威力就越弱。

    之前用的都是一些存货,我现在是只能尽力画一张了。

    第一次正式的驱邪,心里还有些紧张,抱元守一,怎么都静不下心来,那婴儿皮又开始动弹了。

    我赶紧强制自己平心静气,突然我挣开眼,手上不停,一路行云流水。

    符成!

    我当即铺在胖子背上。

    这可是困灵符,我打算将他身上的那些婴儿变得鬼全部困在这涨张符里。

    我一直提心吊胆的,还好没有意外发生,好不容易将这些婴儿全部困住。

    随后我拿出红绳打了个活结将困灵符折成符宝,用绳子捆起来。

    好不容易做完了这一切,我都出汗了,第一次干这个还算比较成功,不过看着血丝糊拉的胖子郭安,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不过自然是他犯的错他自己偿还。

    我抬起头,用力拍拍自己的脑袋,果然还是被别人看见了。

    面前站着一个捂着嘴的乘务员,长得还挺好看的,一脸的惊奇看向我。

    “你们这有包扎的东西吗?”我问道。

    当务之际是给在哪里趴着的胖子包扎。

    那个乘务员,突然反应过来,赶紧往后跑,穿着的裙子不方便,样子很滑稽。

    过了一会,她才回来,不过从她颤颤巍巍的帮郭安包扎来说,就已经看出来她很害怕了。

    我帮忙扶起胖子,才包扎起来,看着胖子的背,这个婴儿的样子就留在这里了,就当是给他留个念想,好好做人吧。

    乘务员看着这个婴儿的样子,好几次手上的纱布都掉了。

    我赶紧安慰这个乘务员。

    “姐姐,你放心,不做坏事,不怕鬼怪,实际上鬼怪附身皆有心生,若是不惧,自然是没事的。”

    不过我看着她忍着的样子就知道,她快被吓死了,我只能看着她让她报警,随后叫醒了胖子,让他在下一站跟着警察离开。

    那个乘务员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跟着警察就离开了。

    我看到她不害怕了,自然就放心了,警察肯定不会相信我抓鬼的这一切的。

    我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吴倩已经醒过来了。

    我第一次抓鬼成功,自然要好好庆祝一下,没一会又给她喝趴下了。

    我看着趴在桌子上的吴倩,看看外面飞速向后的风景,感觉这样的生活也不错,等给奶奶报了仇,就做个游方道士也挺好的。

    很快我就快到站了,叫醒还在睡觉的吴倩,这女的心也够大的,车上认识我才几个小时,就跟我喝酒,喝醉了就睡,也不怕碰见坏人。

    我拿着自己的手机,在车上吴倩非要给我手机充电来加我微信,看见我没有微信之后,还鄙视了我,最后还给我申请了一个。

    我虽然感觉很别扭,但是出门能碰到这样一个单纯的人,还是感觉不错的。

    和吴倩分开,我就出了车站。

    她从我这里撬走了最后一小杯酒,害得我先去找饭店买酒,现在这半夜三更的。

    好不容易找到了距离车站比较近的小饭店,关键是楼上还有客房,太方便了。

    我刚一走进门,就感觉这里不怎么样。

    财神正对门,是财不进门。这里不是做生意的吗?怎么会将财神放在正对门的位置。

    这不是摆明了不想挣钱了吗?

    我看着店主是个中年夫妇,干活也不容易的,就悄悄将那个财神转了一点点方位。

    一瓶老白干,点了几个小炒菜趁热吃。

    吃了一会,将剩下的酒倒在葫芦里我就开了一间房间,打算睡一会。

    上楼梯的时候,转弯就看见了一尊关二爷的像。

    饭馆的,怎么摆关二爷?

    那老板看着我以为我是被这关二爷吓了一跳。赶紧解释,说是店里二十四小时都营业,就怕晚上碰见什么怪事,多摆上几尊像心里平衡一些。

    其实也是实话,都知道很多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地方都是夜班用男的,也会摆上很多奇怪的像。

    实际上不管什么,只要是二十四小时的,都会有问题,天理轮回,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是理,自然白天人活动,晚上鬼魅起也是对的,但是人要是想二十四小时都活动,难免会惊扰鬼魅,再说鬼魅可不会因为你在它们就走,充其量就一起活动,相安无事最好。

    所以才用男人,女人阴气重,容易被这些东西缠住。再加上请了神像之类的东西,就能保证鬼魅不会横行干涉人的活动。

    我点点头,明天还得去找秋白,自然是好好休息。

    半夜,一声玻璃碎了的声音将我惊醒。

    我好像突然想明白了,风水一直是我的弱项,实在记不住那些东西。

    但是好像有财神冲门的局。

    好像是说什么,财不内敛,破财消灾。

    这家店到底是消什么灾呢?

    关二爷?

    关二爷!

    镇煞!

    坏了!二爷不进门,这里面怕是有问题。

    我怎么给动了财神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