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扎纸匠
    ,!

    车站本就是鱼龙混杂的地方,这里是风水弃局,人流通量太大,所以导致周边很多小商小铺都会有自己的小风水局。

    我有些内疚,不该动门口的财神的,这家店这样摆还有不少客人本来就不正常,现在我又胡乱的插手,导致他们店铺可能出现危险了。

    我看了一眼表,现在是凌晨三点多,阳气开始回升了,刚刚听到玻璃碎了的声音,但是没听到玻璃落下的声音,这就证明有东西要出来了。

    我们半夜总会听到家里的房间发出很怪异的动静,有时会啪的响一声,这实际上就是鬼魂的试探,试探你们睡着了没有,要是睡熟了就会出来游荡。

    赶紧起身,收拾好衣服,我秋白打了个电话,那边没人接,只好发短信。

    我大体说了这里的情况和位置,也不知道秋白会不会来。

    开了眼,我推开门准备下楼。

    刚打开门就感觉出不太对劲,在阴阳瞳下,我看到走廊的墙边甚至泛起了淡淡的雾气。

    这时阴气,就是鬼魂的伴生物,和死气、尸气、鬼气、都不一样。

    只要有阴气的地方,就一定有鬼。

    我紧走几步走到了楼梯,还好关二爷这里很干净,一丝阴气都没看到。

    不过转过弯去看到楼下的小饭馆,我顿时有些站不住脚了。

    开了阴阳瞳之后,能看到阴气,也就能根据阴气分辨鬼魂,当然还有鬼魂的模样也是可以看出这鬼到底是怎么死的,判断鬼魂的死因是很重要的一点,所谓驱邪,就是要抓住鬼的弱点。

    但是面前地上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了,就像是舞台上的干冰效果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不隐藏阴气的鬼魂敢在这里游荡。

    刚刚说的阴气,就是那种刚死没多久的鬼控制不住才会泄露出来,可是但凡是在人间游荡久了,会对这阴气操纵熟练,到时候我这半桶水的眼神也不会发现。

    可是现在,怎么会有一屋子的新鬼出现?

    “酗子,咋的就睡了这么一会?”老板看到我下楼,殷勤的走了过来。

    老板面色铁青,双眼有些发紫,已经被阴气影响,看不出这些人哪里不对。

    我抬了抬手也将他点醒,这时候点醒他恐怕他会被吓坏的,要是尖叫出来,惊扰了这些新鬼,我就算是能降服几个,但是蚂蚁多咬死象的道理我是懂得。

    这可怎么办!

    我只能说自己馋酒了,找了个位子坐下。

    周围死气沉沉的,这些鬼都不交流,实际上他们之间就算是交流要是不想让我听见我也没办法。

    每个桌子上都有菜有酒,我看到老板两口子闲下来了,就招呼他们过来一起吃一口。

    老板说本来这个时候是人最少的时候,每三天只有今天夜里会有一辆夜班车,本来到这个时候各家商铺都不做买卖了,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来了不少人,老板不想丧失这个赚钱的好机会,只好开门干活,他还对我说要是吵醒我了就多担待,他会尽量小声的。

    我点点头朝外面看去,果然除了这里之外所有的商店似乎都关门了。

    但是街上还是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影在游荡,看着身上白雾就知道,这些都不是人。

    我呆在这看了一会,这些鬼似乎都很规矩,好像除了闻闻阳间饭食的气味之外并没有多少动静。

    我用小拇指点了一些朱砂融在酒里,我实在没有雄黄这种去阴气的东西,朱砂虽然也能用,但是却对正常人来说是有毒的。

    不过还好我看到老板两口子此时吸入的阴气也不少,喝一点这个能拔阴。

    他俩入口之后,感觉脸上露出一阵惬意的感觉,我知道是朱砂清理了阴气之后产生的暖意,加上白酒,应该几杯就能醉倒。

    好不容易灌醉了二人,我拿出几张符纸贴在他们身上,这样这些新鬼动不了他们。

    我看了一眼鬼过来的方向,就出了门。

    出来果然舒坦了,里面比外面还冷,那么多不会控制自身阴气的鬼,弄得房间里和冰窖一样。

    我顺着那些鬼来的方向就往里面走。

    整个售票大厅一个人都没有,都是些游荡的鬼,甚至连监控都没有开。

    我悄悄绕了下去,发现了问题所在,这些鬼就是从火车里走出来的。

    真是奇怪,怎么会有这么多鬼在火车里。

    我绕到后面。看到了鬼魂最多的一节车厢,我仔细观察了很久才发现,这最后的车厢居然是纸扎的。

    这是干什么?鬼可不会自己扎纸,只有可能是人做的这一切,可是为什么会有人要给火车后面扎一节车厢呢?

    我打算登上火车看一看,这纸做的肯定不能上,一上去就塌了,只能去前一节。

    我三两下就登上了火车。

    这时候的车厢里一个人都没有,甚至有好多东西都来不及收拾,根本不像是电视里说的乘务员下车之前都要收拾好东西。

    那么看来就是他们下车太急了。

    突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我停了一下,仔细听出来是前面的声音,拿出符纸,夹在手中,万一出来个鬼我也好有个防备。

    说啥来啥,我走没两步一个小鬼就突然出现在我眼前。

    我二话没说将符一把定在他头上,左手掐诀。

    “咦?”我很纳闷,符纸居然没动静。

    刚才蹦出来的是个小男孩,大约**岁的样子,看了我一眼居然对我翻了翻白眼,转身向后走去,脑袋后面还飘着一个细细的辫子。

    “姐!来了个画符的!”小男孩声音里带有不情愿的样子。

    “哦?不会吧?”伴随着声音,一个披着长发的女的走了过来,看上去得有二十来岁,比我大一些,不过就是身上穿着一个大花袄怎么看做怎么别扭。

    她走过来,看了看我手里夹着的符:“小道士?这里你就不要管了!快回去吧。”她说完又转身回去。

    我朝着里面看了看,里面居然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纸扎的玩意儿,有纸人纸马,甚至还有一些纸扎的食物之类的。

    那女的看上去手艺很好,葱白一样的指头不断地跳动,我看了一会就感觉她扎的这些东西活灵活现的。

    “画符的!你让让!”正在我看着那女的出神的时候,那孝拖着两个比他还高的纸人走过来。

    我赶紧给他让道,他看了一眼身后忙活的女的,摇着头就下了车。

    我没见过扎纸匠是怎么工作的,我也就探出头看了看那个小男孩。

    就看见他将两个纸人平放在地下,随后从随身的兜里掏出一支毛笔,在那纸人的眼眶中点了几下。

    随后他一个奇怪的手决掐了起来,我清楚的看到那纸人动了一下。

    随后其中一个纸人将头扭了过来,看着向我这里,我当时就想起来之前小时候在我娘坟里的那个纸人了,浑身哆嗦了一下。

    “怎么!看不起我们?”身后突然传来冷冰冰的声音。

    我刚一回头,就发现那个女的离得我很近,几乎就要脸贴脸了。

    “没!没有\…厉害。”我赶紧解释。

    “那你半夜三更来这里干什么?”那女的虽然质问着我,但是手上的活计却没停。

    我看着外面天色渐渐亮了起来,赶紧就将发生在小饭馆的事说了出来。

    “哦?你觉得是什么蹊跷?”那女的微微一笑,将手里折出来的好多个纸鹤扔了出去。

    随后她也像那个小男孩一样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那些纸鹤仿佛有了生命一样飞了出去。

    然后这女的就抱着胳膊站在窗户哪里向外看,似乎是在等什么。

    过了差不多有一分钟,一个鬼魂慢慢的走了过来,前面还飞着那只纸鹤。

    这好神奇,就像是引魂咒一样。

    “来帮个忙吧。”那女的冲着我说道。

    我听到声音回过头去的时候,就看到她已经是抱了不少东西往外走了。

    我赶紧学她的样子抱着一些纸扎的东西往外走。

    外面小男孩带着两个会动的纸人好像是在巡查一样,一个个的鬼都被带着往那节纸扎的车厢中走。

    很快车厢就装满了,甚至连那几个房子也都被装满了塞进车厢中。

    然后那个小男孩一脸激动站在车厢面前,掐了好几个手决,然后点着了手中的纸钱,塞到了车厢中。

    很奇怪明明是大火冲天,却感受不到热度。

    “你们这是在抓鬼吗?”我很纳闷。

    “我们在送他们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