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糖糖的消息
    ,!

    “怎么送?用纸车?”我更加纳闷了。

    “哈哈-符的,你真搞笑,你见过纸车满天飞啊?借助阴火…..”那孝还没说完,就被女的拉住了。

    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他们这一门手艺的秘密所在,也就不再三追问了。

    这时候天色已经亮了,有工作人员过来上班,看到这对姐弟还不忘打个招呼,这和我之前听说的不太一样啊,不应该抓鬼都是悄悄的进行吗?怎么能大摇大摆的?

    在我再三邀请他们带到饭馆打算问个清楚,手机就响了。

    “臭小子!你刚来就给我惹事,还想不想干了,我给你个电话,你别托大,有事找这个人,解决完了赶紧过来,不然就卷铺盖回家吧!”秋白似乎十年不见脾气不太好,过了一会给我发了个短信。

    我赶紧拨通了这个人的电话。

    结果面前的女的电话响了起来。

    这还是真巧啊。

    我笑了笑,赶紧自我介绍。

    熟络了之后才知道,原来这对姐弟,姐姐叫肖玉,弟弟叫肖阳,是家传的扎纸匠。

    而且我还知道了秋白现在的工作。

    原来秋白是在我们村观察我的,现在升官了,在城里管着各种灵异事件的处理,将这些事情承包给一些游侠儿。

    就像是这次车站的冤魂聚集一样,就是肖家姐弟去领的任务,完成了车站给报酬,不过秋白要抽三成。

    不过既然知道了跟着她俩就能去找到秋白之后,我心急了不少。

    草草吃了些东西,我看了看老板气色不错,看着老板看着柜子里一柜子纸钱之后吓得脸发白,出了一身冷汗,这样阴气就排出来了。

    我倒不用想办法给他重新布局了,老板直接带着钱就去找大师了。

    我收拾好了东西,就跟着这姐弟离开了。

    没想到,这俩人居然有车,还是轿车。

    肖玉上了车直接将那花袄脱了,露出里面的运动衫,肖阳则是躺在座位上睡了过去。

    “你有事求秋大叔?”肖玉开着车对我说。

    我想了想,这事不是我求他,是他本来就该把在村里发生的事告诉我。

    “不是!问点事!”我说道。

    “和你寿命有关的吗?”肖玉很平淡的问了出来。

    但是我内心已经翻江倒海了,她怎么知道,不过现在我身上的纸被糖糖带走了,所以我没啥用。

    “你怎么知道?”我问道。

    “鬼魂最喜欢和将死之人待在一起,你昨天一路跟来,还开着眼,路上的鬼魂居然不避开你,说明你阳寿将近了。”肖玉说完还拿起那个花袄给肖阳盖上。

    “啥?我肩上无火,阳气太轻了吧。”我对肖玉说。

    “不是!我对人的阳寿看的很清楚,你不出三个月,必死!”肖玉沉默了一会,突然刹车转过脸对我说道。

    我顿时惊呆了,不可能啊!我明明十岁的劫都提前过了,按理说应该是没有问题了。这时候奶奶送我离开前的话突然在我耳边回荡起来。

    禁忌虽然施展了,但是没成功。

    难道说真是我的禁忌出现了问题,可是现在那张纸都不在我手里了,我上哪去看啊。

    我赶紧给张锦他们打电话,结果不出意外,没人接。

    我有些着急了,本来以为我已经没事了,现在听了肖玉的话总感觉心慌的厉害。

    “到了!下车吧!”肖玉的声音传来,这时候已经来到了一个卖古董把件的地方。

    门口正站着秋白,虽然他苍老了不少,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我刚一下车,还没等想好怎么问他,就被他一把拉住往里面走。

    走进了那个白卖古董把件的地方,发现里面居然有个暗门,进去之后发现暗门里面居然是一个大的会议厅。

    里面只有一个女人,而且还眼熟,我看了几眼,发现这正是那列车上的乘务员。

    果然厉害啊!我心里感叹道,我在列车上就出手了一次,立刻就被秋白知道了。

    还没等我感叹,那女的突然就向着我跪下了。

    “大师!你快救救我丈夫!”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跪给吓到了。

    “你们认识?”秋白疑惑的说道。

    我翻了翻白眼,这是什么操作,非要我自己承认吗,于是我就自己将事情说了出来,还将那个封印饿鬼的符拿出来。

    秋白将那个符收进自己兜里,然后也没多问,就打开了投影仪。

    一张照片出现在上面。

    我仔细看了看照片,一个都不认识。

    正在我疑惑的时候,那个乘务员说了起来。

    她指着照片中其中一个男的说,这就是他的丈夫,一个资深驴友,喜欢去各种地方冒险,不过因为要结婚了,就打算去最后一次,这张照片就是她丈夫失踪前一天给他发过来的。

    图上有六个人正坐在一个山下的小镇子里一起指着身后的大山。

    我很疑惑,这种事不应该报警吗?

    但是这个乘务员接下来的话,让我更加感到疑惑了。

    要是所有人都证明他没去那该怎么报警?

    说完了这个乘务员又拿出几张照片,分别主角是另外五个人,但是奇怪的是照片中单单缺少了她丈夫。

    这很奇怪啊。

    我看不懂,不过更加奇怪的是为啥秋白要给我看。

    “老秋,你找我啥意思啊?我又看不出门道来。”我挠挠头。

    “那张纸不在你身上了吧!”秋白给那个哭泣的乘务员倒了一杯茶水。

    “额?你咋知道。”我说道。

    “你活不过三个月,纸只要是离开你,你就活不过三个月!”秋白一番话让我明白了为啥之前肖玉所说的我活不过三个月了。

    “纸被人拿走了。我有什么办法?”我确实办法,糖糖走的干脆,我根本猜不到她会去哪。

    “所以让你看看这照片。”秋白伸出手点着我的脑袋。

    “这生意我们接下了,你走吧。”秋白送走了那个乘务员之后,又吩咐人来讯问她关于她丈夫的情况。

    “你说的照片啥意思?”我看了半天是一头雾水。

    秋白劈头盖脸的骂了我一顿,还捎带着骂张锦给他甩了这么大一个包袱过来。

    随后他按着我的头给我在照片上点了出来。

    我仔细看去,发现第一张照片,在他们合影的后面,居然发现了糖糖,糖糖手中拿着那张纸,似乎在看什么。

    我大惊!看了看照片的地址,居然是长白山!

    看看时间居然是四天前,也就是糖糖离开后的第二天,离得这么远,坐飞机也不可能这么快吧,而且就糖糖自己怎么会这么准时的到呢。

    秋白却告诉我,让我收拾一下,明天启程去长白山,必须拿回那张纸来。

    我也有些担心了,老话说的好,佛不及龙虎、道不到长白、五家不过青海。

    意思就是佛门的人从来不会接近龙虎山附近,哪里有大量的道士,而道士则是从来不会去长白山,因为长白山是五家仙山,五家则是胡黄白柳灰,这五家是不会过青海的,因为哪里是佛教总部。

    那我咋去长白山。

    我刚说完,秋白气的直接就要踹我。

    “张锦都教你什么了,嘴碎的!你师父是道门弃子,你算什么道士啊!”秋白说完就要离开。

    我顿时明白了张锦为啥要我出去之后不要提自己的师门。

    不过在秋白要离开的时候,我拦住了他。

    “我还要知道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奶奶怎么会死的。”我尽量克制自己因为愤怒而抖动的身体。

    秋白在原地怔了一会,对我说。

    “等你能从长白山回来,证明了自己能活下去再说吧。”他说完就离开了。

    我坐在会议厅中,陷入沉思。

    首先秋白这个人和张锦的关系至今说不明白,二人交手的手根本没留手,但是却来帮我渡劫,甚至张锦离开都放心把我托付给他。

    其次,好像除了我之外都知道这张纸到底是什么,张锦原来说过会告诉我,但是到后来还是没有说,而且本就没有成功的禁忌且比一般的禁忌更令人头疼。

    三个月,我还有三个月,我看着照片里的糖糖,她到底去长白山干什么?

    叮咚!一个微信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我的思考。

    发微信的正是在火车上陪我喝酒的吴倩,她问我要不要明天出来玩。

    我只能告诉她我要出远门。

    发完了信息,我出门采购东西,既然要去长白山,那么必要的东西也不能少,符纸也要多准备几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