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帮手
    ,!

    当我采购回来,酒叔本来给我留下的钱就花的差不多了。

    还好秋白给我准备了住的地方,不过刚来这里还没站住脚就要离开,更别提干活的事了,不过在我看来我也就是给他看看店罢了。

    躺在床上思绪很久,攒着那张明天去长白山的车票,到了哪里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最主要的是我不明白糖糖怎么会出现在长白山,还有她为什么要带走那张纸,虽然我看得出来她对那张纸很感兴趣,但是她想要看看的话,可以跟我直说啊,我又不是不给她看。

    我还是给张锦发了一条短信,将现在的事告诉了他,张锦在我印象中实力忽高忽低的,但是他绝对不是那种会放弃我的人,可是前几天却突然和酒叔离开了,要知道我在道馆的十年中,酒叔从没有迈出二虎山一步,现在还把道馆烧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微信居然来了一段语音,是吴倩发的。

    “你要去哪啊?出去玩吗?一起吧,对了你那酒到底是怎么做的?”

    我微信中只有两个联系人,一个是吴倩,另一个是当初道馆下面卖酒的老板,也正是因为酒叔喝酒像喝水一样,为了方便联系张锦才给我买了一块手机。

    我给吴倩回了一个长白山,不能说实话,只能说是出去办事。

    突然,微信出现了一个好友的请求。

    奇怪了,怎么还有人会加我?

    我看了看是名字是一串数字,应该是手机号吧,反正也是闲着,就点了确定。

    过了一会,那人突然给我发了一条信息。

    “别去!”

    什么东西!我一头雾水,我赶紧问他是什么意思。

    “长白山!别去!”

    我猛地坐起来,我才刚刚定住要去长白山,怎么会有人给我发这个,但是当我再想多问的时候,却发现已经不是好友了。

    我赶紧拨打它的号码,手机中传来嗤嗤拉拉的声音,然后变成了一个广告,是什么房产广告,我挂断了电话,再看微信的时候,发现那个人的头像变成了房产的头像。

    我点击加为好友,很快就通过了,然后询问他刚才是什么意思,却发现那个微信号一直在给房产打广告。

    我在那个人一直不断的询问我要不要买房的时候关了手机屏幕。

    刚才我绝对没有看错。现在又一次加上他却变成了一个广告的微信。

    我赶紧出门去找秋白,告诉他刚才发生的事情。

    等我打开手机的时候,却发现刚才的聊天记录已经消失了。

    秋白看了一会我的手机,递给我之后冲着我笑了笑。

    “你不是害怕了吧?你放心,你师父托我办事我肯定会好好办,当时候给你找几个帮手跟着你去就是了。”秋白说完还白了我一眼。

    我只能作罢,不过刚才的事让我对这次去长白山之行蒙上了厚厚的阴霾。

    第二天早上,我看到所谓的帮手之后,真是气的要骂人了。

    肖家姐弟二人背着旅行包站在我面前。

    肖玉还是穿着那件大花袄,显得不伦不类,更厉害的事肖阳,一个孝,带着一个大小都快遮住自己脸的墨镜,穿着一个信的袄,现在虽然入秋了,但是天气还是不错的,这二人穿成这样,不吸引注意力都不行。

    秋白看着我正抽动着嘴角,过来解释到。

    说是肖家姐弟对长白山很熟,此次前去少不了他们带路。

    我忍不坠是爆发了,肖玉去也就去了,怎么说比我大一些,我承认比我老练,但是肖阳一个孩子,长白山哪里蛇鼠虫蚁的,说不定还有老虎,这不是去送点心吗?

    一直到莫名其妙的上了火车,我都不明白为啥要这样,火车是软卧,坐到终点站正好是长白山。

    进了车厢之后,我就烦躁的厉害,这次去我可是压上自己的命了,虽然于情于理秋白给我找帮手就是很大的人情了,但是我一想到刚才从进车厢挑座位的肖阳就一阵的头疼,还有那个宠溺弟弟的肖玉,这次去真的没问题吗?

    车厢里人很多,不过我去的软卧则人很少。

    看着迎面走来的乘务员,我想起了这次的另一个目的,就是帮那个乘务员姐姐找他丈夫。

    这件事就交给这俩姐弟吧,我还是想想怎么去找糖糖为好。

    那个乘务员在与我擦肩而过的时候。

    “下车!”一道刻意压低的声音出现在我耳边。

    “什么?”我当时立刻回头回了一句。

    那个乘务员一脸懵的看着我,好像不明白。

    我赶紧道歉,等她走了之后,我就悄悄跟在了她的身后。

    刚才我听得清楚。

    跟着她一直走到了人很多的地方。

    在嘈杂的人群中,我又听见了那个声音,就夹杂在人群中,但是我却找不到是谁发出的声音。

    直到我走到两节车厢之间的地方,那乘务员突然回头一拳向我袭来,我本能的往右一躲,没想到那个乘务员一把抱住了我。

    我感受到身后的酥软,但是却不敢动了。

    一股浓烈的阴气从身后袭来,我感觉半边身子都麻木了。

    “还记得我吗?”乘务员的声音在我耳边想起,我甚至都感受到了她嘴唇触碰到我耳朵。

    一股回忆突然袭来,这个声音,不正是那天我过劫的时候出现的那个女人的声音吗。

    我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记得这么清楚。

    “你要干什么?”我问道。

    此时我不敢太过用力挣脱,这分明是鬼上身,万一我伤到了那个乘务员就不好了。

    “你要去长白山不是吗?”

    “是你?发微信的是你!”我立即说道。

    “微信?哦对啊,你有微信啊,加上姐姐一个好不好?”她说完我就明白了,看样子发信息的另有其人。

    “你不加,我可就带着这个小姑娘走到人群里,脱光了,怎么样?我可不保证这么大的打击这个小姑娘会怎么样。”

    “你!”我当即就怒了,都说鬼魅无人情,这样做岂不是要让人家活不下去。

    我只能妥协。

    她抱着我,保持着这种暧昧的动作,我掏出手机,等她加完了我,这分明是用的人家这个小姑娘的手机啊。

    “对哦,长白山可不太平,姐姐给你个奖励,希望你活着出来。”说完她拉着我的手,在我手背上亲了一口,顿时我手背上如同被针扎一样。

    我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巴掌就扇蒙了我。

    那个乘务员一只手捂着发红的脸,眼里还有泪水,还没等我解释,就跑开了。

    我揉了揉火辣辣的脸,手上的疼痛又加深了不少,该不会是给我下毒了吧,我赶紧看。

    刚才被她亲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徐点,随后随着血管不断地扩大,最后在我手背上形成了一朵红色的花,然后慢慢淡下去,但是仔细看去还有印记在。

    我一边往回走一边揉脸,这都是什么事啊。

    旁边还有几个和我一边大的酗子冲着我竖大拇指。

    “兄弟厉害啊,敢泡乘务员,小弟甘拜下风。”

    他说完了周围好多人都笑了。

    我赶紧逃回自己的车厢。

    这时候火车已经开了。我走进去之后。

    “快快快!给我满上!”一只拎着酒杯的手伸到了我的面前。

    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肖玉正拎着我的葫芦喝酒,一边的肖阳憋着红彤彤的脸蛋在卧铺上打拳。

    而那手的主人正是吴倩。

    “你咋来了?”我很惊奇。

    “嘿嘿,车站大老板是我舅舅,再说了,去长白山的车一个星期就一趟,我随便问问就知道你在这里啊。怎么样?相逢不如偶遇,咱一起旅游去吧!”说完了吴倩还举了举杯,赢得了肖阳的欢呼,肖玉也举起葫芦往嘴里送。

    我赶紧夺下葫芦,这酒很烈,还是我在卖东西的时候偶然看到的一个老头子卖的。

    我很奇怪肖玉怎么也会喝酒。

    “我给她的果汁里兑了半杯,再说了你调的酒有魔力,喝了就停不下来了。”吴倩看样子也喝了不少,想在我耳边悄悄说的,结果一下扑到了我的身上。

    “咦?香水味,你去泡妹了,谁啊,带我去看看吧。”

    我赶紧扶她躺下,把肖阳提溜着扔到了上铺,又扶着肖玉躺下,闻着这满车厢的酒味,我只能出去。

    我擦了擦酒葫芦,上面又多了肖玉的唇印,真是难受,以后这葫芦怎么用啊。

    喝了两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刚才碰见那个被附身的乘务员,她给的信息很重要,就是长白山不太平,是因为糖糖吗?这样的话糖糖应该是有危险的。

    还有我打算去长白山这个事到底有多少人知道啊。

    我想了很久,肖玉走了出来,正在梳头。

    “酒醒了?那你就喝点水,我的酒烈不会很难受,但是喝点水能舒服一些。”我摇摇头,本来感觉肖玉能稳重一些,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

    “我没喝酒!你也没看见我喝醉了!”这时候一把闪着银光的匕首抵在我胸口。

    我赶紧认命,说啥也没看见。

    “你风流债不少啊!是你调戏我们宣宣的?”一个年龄大一些的乘务员姐姐正抱着胳膊看着我们。

    “啥?画符的你调戏谁了?”肖阳猛地从里面探出头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