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镜灵
    ,!

    我真的是百口莫辩,任凭我怎么解释,肖阳和那个乘务员就是坐在卧铺的床上瞪着我。

    “画符的,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呢!”在一旁帮腔的肖阳根本就无视我愤怒的眼神。

    “你姓画?什么怪姓啊,你说吧怎么回事?”

    “我再解释最后一次,我什么都没干就是….”

    “张姐5了出事了,你快去看看吧,三号车厢有人发疯了。”这时候一个年轻乘警急忙的跑过来。

    肖阳极为警惕的看了他一眼。

    我看到肖阳的异样,也朝那个酗子哪里看去。

    空气中我嗅到一丝很淡的血腥气,而这个血腥味则是给我一丝危险的感觉。

    “赶紧看看去,比别想跑!”那个张姐走了几步又回头过来点了我几下。

    我看了一眼肖玉,看着她也点点头。

    “画符的,不太对啊,有戾气。”肖阳走过来又嗅了嗅鼻子。

    “你鼻子很灵啊,你要不看我,我都没发现。”我点点头,我闻不出是不是戾气,这东西不开眼看看是看不出来的,再说凭借这些不懂的人会出事的。

    要是真的戾气就完了,这就说明这车上有能杀人的玩意儿。

    戾气这东西就像是血气的一种,但是是通过杀生来决定的,就像是杀猪刀辟邪一样。

    而且这东西要是发作了,不见血可不行。

    我和肖玉低声讨论了一下,决定还是去看看。

    一听有热闹,吴倩立即死气白咧的非要跟着。

    时间不等人,我没时间和她耗下去,只能答应。

    越往前走,就把那嘈乱的动静听得越清楚。

    好多人都要出来往哪里凑了。

    人就这样,喜欢凑热闹,就算是说很危险的东西也非要自己亲眼看见才能知道害怕,面前的东西说不定非常的危险,我看着这些明明知道前面的事很嘈乱却往前凑的人只能摇摇头,不见棺材不落泪,这就是人的通性。

    我们尽力推开拥挤的人,明明是去想办法解决问题的,却还因为往前走挨骂,不过奇怪的是到了这里却没有了那戾气的踪迹。

    好不容易走到了那节车厢。

    就看到中间一个中年人,正一手拿着镜子,另一只手还攥着一块布,在哪里哭哭啼啼的,谁要靠近还会引起他的咒骂。

    这个男的尖着嗓子,好像是在模仿女的,不过现在开始唱戏了。

    谁也没想到这个糙老爷们居然唱起花旦来还一板一眼的。

    这里围着的人里还有一个熟人,正是之前被上过身的女乘务员。

    “我刚才现身没控制阴气,使得镜中鬼现身了,交给你了,我不方便出手。”那个女乘务伏在我耳边说了这么一句,等我回头的时候却发现她又红着脸,看样子那鬼又现身了。

    我赶紧捂着脸后退,可别再挨一下了。

    她看到我捂着脸顿时秀的跺脚,自己本就是文弱的性子,怎么会在一个男生身边莫名其妙的靠近两次。

    我没关她红不红脸的事情,镜中鬼,又叫镜灵。

    这东西并不是一个鬼魂被困在镜中,而是一面镜子经过许多人的意志加持之下,形成的一种近似于执念的东西。

    其实不管是镜子,有很多东西都有可能形成这个,这个和怨灵不同,怨灵是死在某一个器物下寄宿在里面的,会附身在用过这东西的人身上去完成自己的怨念,而这种镜灵则不会对人造成很大的伤害,只不过是在还愿以前的生活。

    看样子这个男的手中的镜子就是之前戏班子里用过的,看样子是古董,所以被阴气引动激发了镜灵。

    还好这东西也好解决,一般来说夺过镜子来就可以了,不过要彻底解除还定用符。

    我看了看周围重重叠叠的人,这时候掏出一张符会不会引起轰动。

    我肯定不能说是那个女鬼告诉我是镜灵的,只能和肖玉说是我认为。

    她听完之后点点头,她也知道我的手段不方便在这么多人面前显露出来。

    肖玉匆匆回去,然后回来之后手中多了一个纸扎的镜子,看上去足以以假乱真。

    果然家传的纸扎匠的手艺是不错的。

    她趁人目光被吸引,拿手掐了一个法诀。冲着那个正在唱戏的人照了照。

    随后那个人猛地一颤,瘫坐在地上,脸上冷汗直冒。

    我随手翻出一张符纸,悄悄伸到厕所里,等激发了符纸之后,手里攥着灰烬走了过去,看了看那个人似乎没什么大碍,就是脱力了。

    我拿起那镜子,在上面用灰烬画了一个镇邪咒,刚才我没有开眼,但是肖玉应该是将那个镜灵引到了纸扎的镜子里,现在画上镇邪咒,它就回不来了。

    匆匆做完这一切,我们赶紧回去,纸扎的镜子控制不了多久。

    这一切全部被吴倩收入眼底,我来不及多解释,这镜灵虽然无害,但是脱离了镜子搞不好会形成煞。

    还好我带上车的行李里面还有香烛。

    我纸扎的镜子摆到地上,在一边点上白蜡,加上一长三短四根香。

    送神法用到一个镜灵身上虽然有些浪费,但是保险。

    三支香燃尽,这时假香火,把它当做神处理,等到收了香火,就该回去了,白蜡无风突然灭掉,我赶紧将纸扎的镜子点燃,剩下的那节长的香和镜子的燃烧一样快,等到镜子变为灰烬,那香也就燃尽了。

    我送了一口气,还好我之前听酒叔讲故事的时候听到过在清朝的时候就有镜灵出现让一个不会唱戏的人给皇帝唱戏的故事,里面的送灵则是将那个人投进了火炉里,没想到我这个送神法还管用,主要是没死人。

    我看着一边张嘴能塞进去鸭蛋的吴倩,头疼的事又来了,刚才我出手被她看见了,现在送神咒的奇异也被她尽收眼底,我实在找不到借口来解释。

    “我去!你是大师啊?会算命吗?”没想到吴倩没有问我为什么会,反而这么快就接受了。

    “不会!”我回答,我确实不会,算命是算卦的一种,主要是卦象的演变,每个十几年是入不了门的。

    正好借此机会,我告诉她此去长白山很危险,好让她打消了念头。

    没想到啊!她居然掏出手机就打电话了。

    “爹地!我碰见一个大师,我要跟着大师登山了,你快给我准备东西,啊?长白山啊c好好,我给你带人参。”

    我是没有办法了,这女的之前还很拘谨,现在感觉就是狗皮膏药,关键是她不怯生,真拿自己不当外人。

    我看了肖玉一眼,从她的眼神中看出几个字:自己惹得自己解决。

    不过很快我就放心了,吴倩哄孝的手段太逆天了,肖阳被她哄得一愣一愣的,到了还跟我下命令:画符的,倩倩姐跟咱去了,我罩着没事!

    打通了肖阳就等于是打通了肖玉,我根本没办法不同意,我只好气冲冲的去给秋白打电话,没想到换回来一句肖阳同意了就可以,有他在没事。

    肖玉可能是看出我的烦躁了,看我出来打电话,就跟了出来。

    “你放心,有小弟在,没什么大事的。”

    她都这么解释了,我也没办法,可是一方面这次关系到我性命,另一方面吴倩始终是正常人到时候要是出点意外我也不好办。

    我想自己静一静,悄悄提着葫芦躲开了她们。

    这时候那个发广告的微信又响了,我本以为是那个广告又来了。

    可是我打开之后却发现里面有三个字。

    “小心她!”

    她?谁?吴倩吗?还是肖玉。

    这时候我看到在一边唯唯诺诺藏在一边的那个女乘务员。

    难道是那个女鬼?

    “咱们认识吗?”那女乘务看见我发现了她只好走出来,双手还在衣角处搅来搅去。

    “那个….”她在一旁扭扭捏捏的说不出话,我感觉到她有点虚弱。

    被那么厉害的女鬼上了两次身,现在阳气弱了,我递给她一张黄符,嘱咐她贴在身上,再上几次身她就完了,只能看看这加了朱砂的镇祟符能不能挡住吧。

    “那个有个人让我把东西送给你。”她收起来之后又拿出一张照片。

    我没想到这乘务员这么开放,要把自己照片送给我,难道又是那个女鬼使得坏?

    我看了一眼,呆在原地了。

    “没想到你….喜欢这个….”她头低的更低了。

    我猛地咆哮一声,一把按住她。

    “是谁?是谁给你的?是别人还是你!我知道你在听!”周围好多人听见我的咆哮纷纷出来。

    看见我正将那个乘务员按在列车门上,有的认为我耍流氓就要过来阻止。

    那张照片飘落在地上,上面正是糖糖,不过此时的糖糖全身染血,就像是一具死尸,手里还死死抓着那张纸。

    “百无禁忌,诸邪回避。”这时候我虽然被几个好心的人拉开了,但是还是清楚地听见人群中的声音。

    我当下就往人群里冲去,肖玉也出来阻止我。

    我脑子里似乎失去了理智,只有四个字来回的回荡。

    到底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