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不让进山
    ,!

    肖玉和几个坐车的人好不容易将我拉开,周围的人纷纷对我指指点点的,而那个女乘务员则是一个劲的哭。

    “你干什么!”肖玉压低了声音对我说道。

    我没有管她,而是默默地将飘落在地上的那张照片捡起来。

    为了不对列车造成影响,来的几个乘警将我带到了乘务的车厢里。

    我手里攥着那张照片,强迫自己忍住愤怒再仔细看看,虽然糖糖拿走了纸让我只有三个月的寿命,但是我却没有对她有怨恨,反而是担心她,毕竟她是我第一个朋友,也和我一起生活了十年。

    我脑袋里全是这十年的点点滴滴,陪我打水,陪我打扫道馆,陪我去山里练习道术,现在道馆已经毁了,我不能让糖糖再出意外。

    这张照片中糖糖躺在地上,身上沾满血迹但是我却没有发现伤口。

    这让我放心不少,虽然糖糖紧紧地攥着那张纸,但是我从她的脸上却没有发现丝毫紧张或者难受的表情,她自从我过劫之后从没有说过话,我也只能凭借她的面目表情来知道她想要什么,现在仔细看过去,发现她脸上全是放松的表情,这就证明她没有危险,可是是谁给她拍的照片,而且还是近距离拍照。

    不过我还是把照片收了起来,我还没有和糖糖的合影,万一到了长白山根本没人知道我要找谁,现在拿着照片虽然挺吓人的,但是总比没有强。

    不过等我冷静下来,我也就知道了刚才可能是冤枉了那个乘务员了,毕竟且不说别的,就是上她身的那个女鬼,单单是她居然可以在我的命劫里来去自如就知道我一定不是她的对手,根本犯不着花这么大的心思整我,还有那个声音显然和那个女鬼发出的不一样,刚才我是气急败坏,没法思考现在我基本上清楚了,这趟列车可不像表面上这么平静。

    而且刚刚镜灵出现,有这样本事的人却没有救人,正邪自然一目了然。

    我刚要出去就被一个比我稍高一些的乘警推了回来。

    “是你欺负刘宣宣的?”那个乘警攥着拳头。

    在他挥拳的一刻我躲开了,这种无妄之灾我可不想再来一次了。

    一眼就看出来他是没打过架的,拳头出来之后被躲开了自己却险些摔倒。

    不过我看到他眼里的血丝,知道这人是真的生气了,我又不能换手,只能用和酒叔抢酒瓶子练出来的手法一招一招的化解。

    乱拳打死老师傅,我被他那种毫无招法的拳头打了好几下,还好这人打了几下之后眼中恢复了不少清明,用起了擒拿的手法。

    “张姐你等等再进去吧!”门外传来声音。

    “啥?”

    “那李振哥在里面!”

    我看着门外迈进来的蹬着高跟鞋的腿,这可是你逼我的。我一把推开这个李振,随后在他挥拳打过来的时候,我用手掌包住他的拳头,装作被打飞的样子向后倒去。

    “李振!你想干啥!”之前来找我的那个张姐出现在他的身后。

    李振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冷哼一声就走了。

    我扶着腰起来,刚才不小心磕在了桌子上。

    “整个事情宣宣已经说了,看样子也不能怪你,那个给她照片的人也在被巡查,那个女孩对你很重要吗?最近确实传销的人也多了,你报警了吗?”

    看样子张姐以为是传销绑架了糖糖,不过报警有用吗?你们这些人想去找那个给她照片的人,根本找不到吧。

    我摇摇头,打算出去,再怎么说也得和刘宣宣道个歉才行,毕竟刚才有损人家名誉。

    等我再次过去的时候,吴倩正搂着刘宣宣在安慰,看见我进来还剜了我一眼。

    我只能解释起来说自己心情不好,所以才这样的,如此尔尔。

    不知道为啥,看到我这样她又哭了起来,而且还哭着跑了。

    吴倩则是一摆手打趣道:“坏了!她怕不是爱上你了。”

    我也很无奈,明明已经解释过了,可是她却跑了。

    这时候肖玉则是瞟了我手里的照片一眼。

    “这就是你此行的目的?”

    我点点头,将我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打算拿着这么一个吓死人的照片去找人?”肖玉摇摇头,然后接过照片,看了一会之后从包里拿出画笔开始画。

    大约一两个小时,她就画完了。

    我一看不得不啧啧称奇,长得和糖糖一样,而且还是正面的画像。

    在吴倩力争给自己画一张的声音中,列车穿过一个山口,伴随着一丝丝的凉意。远处出现了一座连绵起伏的山脉,山头上还有白雪皑皑。

    看样子这就是长白山了。

    我们收拾东西的时间就已经到了,下了车之后在肖玉的指引下我们落脚在一家山下的农家院中。

    不过刚到地方,吴倩就开始给所有人量身高和三围。

    肖阳跟着吴倩在房间里打算挑上山用的装备,肖玉则是招呼我随她出去了。

    来到了这个村落的东头。

    肖玉敲了敲门。

    “山头子在不?俺几个带上山扑货,带铃铛不?”地道的当地口音从肖玉嘴里发出。

    过了一会,一个浑身散发着呛人的烟味的老头子打开了门。

    “哪家的娃娃?”那老头走起路有些跛。

    我们进去之后,里面摆满了山货。

    “俺爹是纸人肖。”肖玉很恭敬的说道。

    随后两人客套了几句,然后那老头子就带着手里的烟杆子离开了。

    我很不解,肖玉看到我不解的面容才给我解释。

    原来长白上有封山期,现在临近封山了,我们不好贸然走进去。

    当然还有最主要的一点,就是问问山里头的仙家让不让进。

    所谓南道北马要说东三省自然是保家仙的天下,要说保家仙在北方的地位,那肯定是不容撼动的,早年间每个村落都有出马弟子,尤其是越靠近长白山,几乎上年纪的老一辈家里都摆上了堂口,所以但凡进来的人无时无刻不在几位保家仙眼皮子下。

    这个老头是山头子,就是带人进山的那种领路人,自然也是出马弟子,我们想要进山,必须得经过保家仙的同意。

    这样说我就明白了,就像是拜帖一样的,长白山在保家仙中的地位很重,保家仙的影响一直向南到达山东地界,但是提到长白山,那可是祖山,五仙家的老祖宗都是在长白山里隐居的。

    我正思考的空挡,那老头已经回来了。

    还没等肖玉问,他便指着我。

    “仙家说了,这娃子不能进。”

    容不得我解释什么,那老头子就把我们推搡着出来了。

    我看到肖玉皱着眉头,我只能问她是怎么回事。

    肖玉却说这事就难办了,要是不让我进山,那么四方的山头子就都不会领我进去。

    进山没有领头的,进去基本上就出不来了。

    我站在山脚下,看着山脉,都到门口了,却不让我进是什么意思。

    肖玉看着我有些落魄,说让我自己想一想,她还得去问问那个乘务员曾经给我们的任务。

    我站在那里手里攥着那张照片。

    想了半天也没有法子,刚打算回头的时候,吓了我一跳。

    在我身后,不知啥时候已经盘了一条碗口粗的蟒蛇,正昂着头吐着信子盯着我。

    我们对峙了很久,它没有要攻击我的意思。

    这时候我手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我抬手看到,手上的那一朵红花已经很明显来,伴随着血管的跳动一起一伏。

    我低头的时候,那蟒蛇一下就盘到了我身上。

    我能感受到它身上的冰凉,现在虽然刚入秋,但是这里的气温已经很低了,按理说蛇类的动物这时候应该不愿意动弹才对。

    它的重量一下就将我压在地上,我翻过了好几圈都挣脱不开。

    它张着大嘴不断冲我比划,吓得我有些胆寒。

    我现在腾不出手来,不然应该掐住蛇头的,可是那蟒蛇的头趴在我手的位置呆了一会,居然松开了我,左右椅的往山上去了。

    我在地上缓了一口气,碰见这种东西居然没死。

    我回到家想和肖玉问一下是咋回事,毕竟蟒蛇也是保家仙柳家的一支。

    我回到住的地方之后,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屋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物资还有衣服,甚至还有几把手枪和弓弩。

    肖阳在一个劲的摆弄其中一只弓弩。

    看着满面红光的吴倩,我才知道,这丫头家里绝对不简单,且不说这么快能弄到这么多进山用的物资,就桌上放着的手枪就知道不简单。

    一直到了傍晚,肖玉回来了,跟着她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老头子。

    这老头很怪异,只有一只眼,手上的指头也没了好几个,张开嘴吃饭的时候我看到他嘴里根本没有舌头。

    肖玉则是跟我低声说,明天早上进山就靠他了。

    那老头吃过东西之后突然盯着我,伸出仅剩三个指头的左手,冲着我做了一个游荡的手势。

    “蛇?”肖玉一脸惊奇的看向我。

    我这才想起来还没告诉她今下午发生的一幕。

    “坏了!”肖玉听完之后一拍桌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