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常家出手
    ,!

    什么三面狐狸?九尾妖狐倒是听说过,妲己不就是吗,这三面狐狸是个什么玩意儿?

    我看着肖家姐弟一脸正色的样子,知道应该是个狠茬子。

    还好肖玉继续解释。

    三面狐狸胡桂花,一般来说狐狸只有白黄两种,黄狐狸擅长仙家法术,白狐狸擅长幻术和蛊惑人心,可是胡家却出了一只颜色不纯正的,就是这胡桂花,胡桂花通体雪白,但是却在颈部和头顶长着黄色毛发,远看上去就如同三张狐狸脸一般,哪怕是化作人形,身上也有这种印记。

    但是胡桂花一手画地为牢的手段却是厉害的紧。

    虽然肖玉匆匆解释几句,但是我也听了个差不多,就是天生异像罢了,我还是个死胎呢。

    但是接下来肖玉所说,就让我不得不感叹自己的运气。

    胡桂花一天前四个时辰是娇羞可爱,中间四个时辰是英气逼人,到了晚上,则是阴险狡诈。

    所以胡桂花没法上堂口,只能呆在长白山守山,在胡家各位太爷爷太奶奶眼皮子底下修行。

    我看了看天色,就知道为啥肖玉如此的紧张了。

    此时肖阳、肖玉纸钱已经是撒了大半。

    肖阳和他姐对视了一眼,将之前塞到了他姐姐手里,随后找了两根棍子,用带着须的纸条缠了个哭丧棒。

    肖阳递给我和吴倩一人一个,吴倩此时都吓坏了,手里拿着哭丧棒一个劲的哆嗦。

    这时候肖阳跟他姐使了个眼色,二人将最后几个纸钱一点,往天上一扔。

    顿时着着火的的纸钱四散,点燃了那些原本就在空中飘荡的纸钱,那些纸钱带上火星之后飘得更厉害了,就连周围刚刚漫过来的雾气都驱散了一些。

    “小弟,你去准备三桥两山,纸钱坚持不了多久了,杨长命,你看出什么了吗?”肖玉手底下在拿着纸折来折去的瞥了一眼我便说到。

    我只能摇摇头,且不说我开眼的道行,就单单是这白雾里的狐狸脸我就看不出所以然来。

    肖阳突然凑过来。

    “画符的,让你看看我姐姐的手段,别瞧不起我们!”说完了被肖玉瞪了一眼,缩缩脑袋继续忙活。

    说话间在他们手底下居然出现了三个精致的小桥。

    肖玉带着桥在我们左右和后面分别放上了一个,随后念叨了一些话,我没听清楚,不过眼里却见识到了神奇之处。

    那些企图再次蔓延过来的白雾居然缓缓的被吸到了桥上,随后就一直在桥下堆积,看上去就像是真的桥一样。

    这时肖阳一直在准备的两座假山也做好了,这熊孩子好像还很恶趣味的在上面写了一个阳、一个玉。

    正在我疑惑的时候,肖玉一手拖一个,肖阳跟在屁股后面用火点上。

    肖玉一声娇呼,将两座假山抛向了前面。

    虽然是简单的一个抛出去的手法,但是看上去也是奇妙非常,假山在最高的位置正好燃警为飞灰。

    正在我纳闷没有什么感觉的时候,前面的狐狸面突然散开,一阵风向着我吹来,我睁着眼仔细看,好像真的在不远处落下了两座大山一样。

    “扎纸匠?”这时候树林中传来空灵的声音。

    “胡家仙姑,我们就是上山,何必阻拦。”肖玉往前一步,拱拱手说道。

    “扎纸的能进,算命的不行!”随着话音落下,周围的白雾仿佛不曾出现过,顿时就地消散。

    “胡家人看样子下了死命令,不让你向前了。”肖玉走过来的时候我看到她脸上全是汗珠,看样子刚才的神奇手段让她消耗不少。

    我还是不愿意死心,站起来大声喊道。

    “胡大仙,我是来找人的,你告诉我她的下落,我就走。”说完我还把肖玉重新画的糖糖的画像往前面扔过去。

    “滚开!”胡桂花的声音夹着风将那副画吹了回来。

    我低头沉思了一会,回头朝着肖家姐弟说。

    “我赌一把!”

    不等听到他们的回答,我猛地往前迈了一步,顿时身后的人就都消失不见了。

    守山罢了,我闯过去就是了,不过最关键的还是常家的态度如何了,既然帮过我一次,就会帮我第二次,但是这次是胡家有头有脸的人了,不再是之前的小兵,我拿不准他们会不会为了在我身上压得筹码去撼动胡桂花。

    事实证明,我好像有些托大了,我走了半天,前面的树还是离得我这么远,仿佛我怎么走都走不到头,常家连个影子都没有。

    向后退也退不出去了,这时候胡桂花阴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想死,我成全你!”。

    周围亮起了冬枣大小的绿幽幽的灯泡,仔细看去才看出来是一双双狐狸的眼睛。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狐狸出现,我当时大惊,不过看清楚那些狐狸的长相我才知道这些都是变化出来的,只有头没有身子。

    不过当一个狐狸头从我身旁飞过并且在我胳膊上留下伤口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东西不全是幻术。

    我确定开了眼没啥用,能看清楚狐狸,但是看不透本质。

    至少连后面藏着的那个胡桂花都找不到。

    常家这是放弃我了吗。

    我手中夹着几张黄符,已经打散了几只狐狸,但是似乎没什么影响,周围的眼睛反而越来越多。

    我知道不管还有多少符纸,都是杯水车薪徒劳无功,难道要用那一招!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身上又增添了几道伤疤。

    我下定决心,不行就拼一拼试试吧。

    我掐起法诀。

    “谁!”胡桂花怒吼的声音传来。

    随后一阵打斗的声音传来。

    应该不会是肖家姐弟,不然她就应该点出名字来说是扎纸匠了。

    看来是常家出手了。

    我松了一口气,赌对了。

    看样子常家派来了一个高手,没几分钟就没了动静,我看着身后突然出现的肖家姐弟还有吴倩,也是松了一口气。

    我看着自己身后贴着一个小小的纸人,就知道在我走出去的一瞬间肖玉就知道我要干啥了。

    不过看肖家二人的脸色就知道他们也是经历了一场恶战。

    “不好意思,走到这里才来迎接你们。哈哈哈。”一个长相阴柔的男子走了出来。

    看样子这就是刚才救我的那个人。

    看着他手里提着的白狐狸,就知道是胡桂花了。

    果然和肖玉说的差不多,是有花纹的,不过还没见识她真正的实力就被这个男子擒住了,我还真是待宰的羔羊。

    不能多说,直接跟着那个男的走了,我们也不敢耍花样。

    见识到了保家仙的手段,我才知道为啥张锦不让我报仇,说是就凭我最好待在一个地方当个神棍就好,骗骗钱一辈子就过去了。

    南北之间的仇视心里还是很重的,就单看这个男人对我不理睬的样子就知道。

    可能是因为肖家姐弟是北方体系的,他们根本就没拿他们当外人,在一处山口将吴倩留下,也没拦着肖阳肖玉,直接带着我们来到了半山腰的一处房间中。

    房子里点着火盆,正面坐着三个人,一男两女。

    “太爷,二位老姑,人带来了。”那个阴柔的男子说完将我们连同昏迷的胡桂花一同扔在地上就离开了。

    我一听先是吓了一跳,常太爷可是上榜封神的主,怎么会出现在这,不过很快我就明白了,说是太爷只不过是比刚才那个阴柔的人大几个辈分。

    我也赶紧行礼,喊太爷。

    “别整南蛮子那一套!今个你来知道要干啥不?”常太爷还没张嘴,一边的那个长相英气逼人的妇人就先说了。

    “我不知道。”我摇摇头。

    我是真不知道,我当初只是想来找糖糖,后来那个女鬼突然出现之后,在我手上留下了什么印记,然后我就莫名其妙的被蟒蛇缠上了,再后来我就来到了这里,虽然我知道常家找我,但是具体什么事还真不知道。

    “我知道你还有三个月寿命,若是此时能成,我们全族去灰家卖个人情给你偷天换日偷上几十年的光阴,若是不成你也就早死几天而已。”另一个有些富态女的细细的看着我,似乎想在我眼中看出些什么。

    他们连什么事都没说,居然先许诺用寿命作为报酬,看来这个事情似乎是不小啊,我正在犹豫,他们似乎也看出来我好像在权衡什么。

    这时候一直没说话的常太爷则是呵呵呵的笑了几声。

    “放心吧,小男童,我们只是想借用你的身份立个堂口而已。”

    这话说的我更糊涂了,我可是道士,哪有道士去立堂口的,且不说南北的仇视心里,就是我这些道术,到时候立堂口你们面对过五关斩六将的时候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立堂口的的时候是要求保家仙过五关斩六将的,到时候只有立了功的人才能上堂。

    “小男童,你看!你找的那个人,我们可能有信息,这个你看如何?”那常太爷捻捏着自己嘴角的胡子对我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