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黑老太太
    ,!

    我听到这些之后那里还管什么胡家太奶的脸色,直接向门外奔去。

    刚一出去就尴尬了,我不知道他们抢占堂口的地方在哪。

    “把这小子打个半死扔出去!”胡家太奶阴沉着脸似乎不愿再看见我。

    糖糖就在这里,我肯定是不能被抓起来的。

    我缓缓向后退去,手上已经拿出了符纸,还拿了一张张锦交给我保命用的五雷符,这玩意儿我施展一张之后就会脱力,到时候勉强能站在地上就不错了,毕竟我从出生就是三团阳火只有头顶一朵,引动道术什么的都比别人花费的力气要大不少。

    “你还想跟我动手,找死啊!”胡家太奶脸上出现一丝不屑,似乎根本拿我手里的五雷符不当一回事。

    “报!她!她…往这边走过来了。”正在僵持不下的时候,突然一个黄狐狸从一旁窜出来,就地一滚就化成人形,跪在地上说道。

    “什么!阻止她!通知所有保家仙!”胡家太奶脸色铁青。

    “老祖宗他们都去参加集会了,她再来这到底要干什么?”胡家太奶显然对我视而不见,也不管我了,就自己在哪里思考。

    我一听事情还有转机。

    “我能阻止她!我能!”我赶紧说道。

    “你?就你这半桶水都不足的道士还能阻止她,你知道她是什么来头嘛?”胡家太奶仿佛听见了天大的笑话一样,随手一挥就感觉一阵劲风吹过,那风里好像藏着鞭子,一击之下我就飞了出去。

    这就是实力的碾压,凭我的实力根本没有话语权。

    我心一横!

    “糖糖!救我!糖糖!….”我扯开嗓子就喊道。

    所有人看着我都像是看笑话一样的,我心里也没有底,不知道糖糖能不能听见。

    我的声音让胡家太奶感到厌倦,挥挥手就要招呼一旁的保家仙过来拿我。

    她的手扬起之后久久没有落下,周围的气氛感觉有些凝重,我听到身后有些动静,赶紧回头。

    就看着后面乌压压一大群保家仙向这里缓缓走来,都穿着盔甲手持兵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拍古装片的,我也感觉惊奇,因为之前看见的这些人虽说衣服也很老气,但是没见过穿着盔甲的士兵。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了,那些士兵似乎并不是包围过来的,反而像是被什么驱赶过来。

    随着士兵纷纷向两旁让开我才看到了里面的情况。

    是糖糖,她还穿着我跟她去道馆旁边的村子卖的衣服,当时就买大了,导致穿上去松松垮垮的。

    糖糖此时身上全是血污,有些是干透了都发黑的,也有一些是刚刚出现的,随着她走不断地滴落在地上。

    而糖糖此时左手仍然是拿着那张纸,走来的过程中时不时的还看上两眼,最让我惊奇的是她右手还拖着一个人。

    那个人好像是被打的半死了,被糖糖拎着领子走过来,在路上拖出一条血污。

    我一看那个人也见过,正是常家一开始出现的那个阴柔的男子。

    糖糖走到我前面大约十来米的地方,将右手的那个常家男子扔了出来。

    “一命…换…一命!”她说完还指指我。

    我终于又听见糖糖说话了,声音很好听,但是好像有些生涩。

    我也就放心了,糖糖的意思很明确,就是用这个男子换我。

    我向她哪里走去。

    中间绕过那个阴柔的男子的时候他还蹬着我。

    “挨…打了?”糖糖看着我身上乱糟糟的就努力的说道。

    “没事!你回来就好了!”我差点哭出来,糖糖对我来说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谁打…的…”糖糖朝我身后看去。

    “你别太猖狂,要不是祖宗说过不要和你结仇,要对你百般忍让,你可知道我大山中保家仙何止千万!”那胡家太奶指着糖糖喊道,顿时四周传来冷哼的声音。

    这声音是很多人同时发出来的,很有气势,甚至能感觉到一阵阵的风吹过来。

    糖糖似乎根本没有听见保家仙的示威,反而是很认真的将手里的纸折好,塞在兜里之后还拍拍口袋。

    “那…死吧…”糖糖话音未落人就已经冲了出去。

    我还没见过糖糖能跑这么快的就好像是一道闪电一样猛然出现在胡家太奶的面前。

    不过糖糖探出去的手却再也前进不了丝毫。

    怎么说呢,就刚刚糖糖的速度已经让我意外了,我知道糖糖厉害,但是不清楚糖糖居然能够这么快,就刚才那一下,就算是分石断金我都不会感觉意外,但是却被很轻易的挡住了,还是被一个黑不溜秋的烟杆子挡住的。

    拿着烟杆子的是一个老太太,也就一米五左右的高下,穿着碎花的袄,脚是三寸金莲,都没有我手掌大。

    这个老太太突然出现之后,那个胡家太奶连同那些保家仙全部跪倒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磕头。

    “黑奶奶!”

    我瞳孔猛地一缩,这是碰见大神了,黑老太太!那是和金花教主这级别的保家仙同级的,甚至黑老太太没有堂口,但是他受的香火比一些保家仙要高多了。

    “你这楔容,怎么老是动手啊。”那黑老太太皱了皱眉,拿着那根老烟杆子轻轻敲了一下糖糖的头。

    糖糖收了架势,冲着黑老太太一字一字的说:“挨…打…了!”说完还指指我。

    这可是黑老太太!我没想到糖糖居然敢理直气壮的跟黑老太太理论,吓得我冷汗直流。

    “你这气性可不小!你过来!”黑老太冲着我摆摆手。

    我赶紧走过去。

    黑老太上下打量了我几下,还拿烟杆子在我身上戳了戳。

    “啧啧啧,天理难容啊….怪不得说百无禁忌的…..”黑老太挥挥手,周围所有的保家仙全部如潮水般退去。

    “常天龙!出来!”黑老太跺跺脚好像有些生气。

    一旁草丛中游出一条大腿粗的蟒蛇,身上的鳞片有好多都脱落了,化成人形之后正是之前的那个常家太爷。

    “常天龙,第五堂口一直空缺,所有仙家都知道你虎视眈眈,但是我们不也啥也没说吗,虽说你们和柳家同出一脉,但是你们的实力确实是不容小觑的,这些年是委屈你们了。可是这就是你们受人蛊惑利用这娃子的理由吗?”黑老太的话音铿锵有力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我此时才明白为啥常家会找我这个半桶水的道士帮忙了,看样子后面还有人蛊惑。

    “咱们保家仙这些年屹立不倒,不就是因为虽然五脉但却相互合作形成一块铁板吗?虽然会小摩擦,但是我们也都装作看不见的,你还不明白为什么这次的集会你们常家的老祖宗带着一把子好手全部都走了吗?”黑老太看着常天龙此时虽然身上有伤,但是还是紧紧握着双拳似乎还是有些不甘心又继续说道。

    不过我也听出不少东西,原来为啥我能这么轻易的进入长白山是因为凡是厉害一点的都被拉去集会了,怪不得我总是感觉保家仙实力有些并不符实。

    “黑奶奶!我不甘心啊!老祖宗总是不同意我们开堂口,让别的保家仙都轻看我们!”一个老头子喊另一个老太太奶奶确实有些搞笑,但是我看着常天龙一脸的执拗心里也多少有些敬佩。

    对于常家的事听肖玉说过,堂口都是挂柳家的旗子,但是真正打仗的时候却是常家出力。

    “你还没懂!把那东西交出来吧!”黑老太似乎已经没有心思继续和面前这个被执念冲昏头脑的人交流了。

    “什么?”常天龙抬起头一脸的无辜。

    不过我却看见常天龙手上颤抖了一下。

    “小心!”常天龙突然出手,一掌劈向糖糖,我一个闪身挡在了糖糖面前。

    我臆想中被打飞的场景没有来到,常天空静止在原地不动弹了,黑老太太摇摇头,猛地吸了一口老烟杆子,一口白烟吐了出来。

    那白烟似乎有灵一般,围绕着常天龙盘旋,没一会他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现出了原形。

    黑老太过去一把拉开常天龙所化成的巨蟒的嘴,在里面掏了掏。

    一根木头做的像是筷子一样的东西被她拿了出来。

    黑老太将这东西递给糖糖,糖糖立刻就收下了。

    “咱们的账可就清了,为了这个还得让我这个老太太大老远的跑一趟。”黑老太太笑了起来,眼都眯成缝了。

    糖糖并没有说话,只是将这根木头签子擦干净就装了起来。

    黑老太跺跺脚之后便过来一个插着小旗子的通信兵。

    “着!今日抢占堂口之仙去天池面壁百年,常天龙退蟒服。”黑老太下完了令之后仿佛松了一口气,看着一旁张着大嘴不能动弹的常天龙眼里露出一丝不舍。

    “那行,以后来前说一声,总是闯进来让我们这些老不死的也很头疼,不过今日却是谢你阻挡了他,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黑老太摸着糖糖的头发说道。

    此时糖糖根本没有理会黑老太,只是在用手抚摸着刚刚装着木签子的兜,根据我对糖糖的了解,她可能并不是阻止常天龙,只是单纯的想要它嘴里的签子。

    “那行!奶奶我走了!”黑老太看着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也该回去继续集会了,我也松了一口气。

    但是糖糖却一把拉住了黑老太的衣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