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王萌还愿
    ,!

    我也没想到糖糖怎么会突然拦宗老太,我心里那个急啊,这种级别的大仙让人家走就走了,万一反悔了咱俩咋办。

    不过我转念一想,还真得拦住她,常家扣押的吴倩和肖家姐弟都在山上,我还得罪了胡家,想必我也没法问她们要人。

    我把这些事告诉了黑老太太,她也同意了。

    但是糖糖却还是没有松手。

    “挨…打…了!”糖糖一脸认真地说道。

    我赶紧拦住她,挨打就挨打吧,别招惹黑老太太了,再说了我也没啥事。

    我一边告罪一边拉着糖糖要离开。

    结果糖糖挣脱开之后跑到黑老太面前盯着她看。

    黑老太也是被逗笑了。

    “那让胡牡丹给他道歉,还是让他打回来啊?”黑老太一脸和蔼的说道。

    “挨…打…了!”糖糖又一个字一个字很认真的说道。

    “那怎么办?”黑老太一脸我也不知道怎么办的样子说道。

    “挨…打..了a死!”糖糖突然加了两个字,让我也大惊。

    难道那个叫胡牡丹的老太太会对我下毒手,不应该啊,我也没对胡家怎么样,只是稍微薄了一些她的面子而已。

    老太太一脸的恍然大悟。

    “你这小算盘打的也太好了!不过不行,先不说这小男童是天理难容的命理,就是道士这一路我就不能救他!”黑老太有些生气。

    “百…无….禁忌,诸…邪….”糖糖吃力的说话,但是那个回字半天都没发出声来。

    百无忌禁,诸邪回避。我第一次听到还是在火车上,看样子这句话与我有关,也与那张纸有关。

    糖糖拿出那张纸在黑老太面前晃了晃。

    黑老太则是陷入了沉思。

    半响过后,黑老太回神。

    “你这筹码让老太太我拒绝不了,也罢!虽说天理难容,我哪怕就是结个善缘也行。”黑老太说完又拿出那杆老烟枪一个劲的抽了起来。

    过了一会,黑老太拿出一根绣花针,在头上蹭了又蹭。

    我知道这是干啥,因为奶奶也经常做这个动作,就是绣花的时候蹭蹭头油会让针更容易穿透布料。

    不过接下来就让我有点不知所措了,黑老太太拿着针向我走过来,这是干啥!

    我还没反抗,那根针一下就刺在我的眉心。

    因为学习道术,我知道眉心这里对人呢有多重要,气聚两点,丹田、印堂。

    而印堂的气门就是在眉心,这一下就相当于给我费修为啊,我还得给奶奶报仇呢!

    不过我没有感觉自己的气有任何的消散,反而感觉一阵的舒爽,似乎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而且一阵阵的眩晕感传来,眉心的刺痛让我神经恍惚。

    我看到黑老太太好像是把她的老烟杆子塞到了我的嘴里,然后大量的烟雾顺着我的气管进到了肺里。

    我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糊,隐约听见黑老太让我坚持的声音。

    最后听见的声音是来自糖糖的……

    等我再次醒来,已经是在一座房子里了,旁边是肖阳在守着我。

    “画符的,你醒了?可以啊,独闯长白山够你吹嘘一辈子的了。”肖阳那欠揍的嘲讽声在我耳边响起。

    我好像有些什么想不起来了。

    直到我艰难的坐了起来,肖玉和吴倩都过来之后,我猛地想起来了。

    糖糖!

    我赶紧问她们糖糖在哪。

    结果把他们问蒙了,他们告诉我,我是自己从山里走出来的,出来之后就昏倒了,一直昏迷了一整天,肖玉和肖阳则是利用这一整天在长白山附近搜寻那个失踪的人,也有了消息。

    我对于自己走出来的印象根本没有,不过想来应该是保家仙的手段,捆窍!

    糖糖又走了吗?我赶紧找身上,糖糖啥也没有留下,别说那张纸的踪影了。

    我将黑老太对我做的事告诉了他们。

    没想到肖家姐弟猛地一震,一脸的不相信。

    最后在他们的解释中我才知道那是什么。

    根据肖玉所说,黑老太太不属于五家仙,具体是什么也没人知道,好像是黑熊,也好像是一个老太太,但是她那杆老烟杆子可太出名了。

    黑老太的烟杆子那是不得了的法宝,据说吸一口能疗伤治病,吐出来的烟气能落地成兵这也就是为啥好多跳大神的会在请神完了就问人要烟,都是顶着黑老太太的名头。

    肖玉在我面前仔细闻了闻,最后肖阳也被她拽过来闻。

    肖玉告诉我,之前她能看出我寿命将近是因为我身上有死人的味道,现在却没有了,应该是黑老太的手脚,暂时蒙蔽天机,让我能够活下去。

    这就更奇怪了,先不说有这样实力的黑老太为什么会对糖糖那么好,甚至保家仙都任凭糖糖横着走却没人敢对她下手,最关键的是糖糖到底开出了什么样的条件让黑老太来帮我?

    她那句话没有说完,但是我听说过,我根本不知道到底是啥意思。

    就是因为一个条件,能让保家仙放弃南北争端?而且常家抢堂口的事都是一笔带过。

    这次回去是吴倩定的机票,据说回去会快很多,我也乐见其成。

    毕竟这件事结束了就能够将给奶奶报仇的事情提上日程。

    至于糖糖,最后她说:元月!北新桥!

    北新桥我知道,传说桥下边有个海眼,桥旁有一座庙,庙里呢有一口井,井里面锁着一条兴元龙,北新桥就是为了镇祝眼的兴元龙的。

    据说龙是苦海幽洲的老龙,占了北京不知多少年了,燕王修了北京城后它就让北京发大水,大水淹了金銮殿,燕王就找来刘伯温,刘伯温自然能算出是这条龙,就派姚少师出马,这个姚少师原本是降龙罗汉下世。

    姚少师得了令就立刻捉龙。老龙自然怕得不行了,到处乱跑,最后来到了北新桥的此地的井中,再也跑不了了,就求姚少师,说自己不过是因为他们占了自己的家,进行报复而已,不是和姚少师过不去。

    到最后那龙和刘伯温达成协议,在一旁建一座新桥,什么时候桥旧了而且河水漫过桥面什么时候就能安然离开,前提是不能再利用法术发大水导致生灵涂炭。

    最后才建了这座北新桥,桥因为名字所以一直是新的,而桥的地下也没有河水,所以兴元龙一直被困在哪里。

    当然这只是传说,但是糖糖既然说这个地方就一定有她的目的,不过时间还早,现在距离元月还有四个月呢。

    我得先回去找秋白,因为不光那个失踪的人据肖玉说有问题之外,我也想先知道奶奶在村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等我们回到秋白的店里,结果却扑了个空,秋白不在,店里的伙计说也就半个月老板就能回来,在此之前让我做代理店长。

    我给秋白打电话,这些人有个毛病,除非他找你,不然电话永远打不通。

    我听着电话里的忙音也只好作罢。

    几天下来,我就发现了这个店有问题,好几天了都没人来买过东西,说是古玩,也不见得一个进来看看的都没有啊。

    不过今天却来了第一个客人,还是个熟人,正是那天拜托我们找她丈夫的女乘务员。

    我赶紧叫肖家姐弟过来,因为他们当时好像发现了一些问题,可是没谈两句话就让我一头雾水。

    第一句是她叫王萌,第二句就是她是来还愿的,她丈夫回来了。

    我当时就感觉很奇怪。

    我一头雾水的送她离开之后,肖家姐弟才匆匆赶过来。

    他们进来第一句则是问那个女的在哪,后来才说那个男的好像已将死了而且当地警方已经通知她了才对,并且尸首肖玉都见到了。

    结果听完了我的话之后,肖玉则是陷入了沉思。

    “死人归,活人祭。这女的有危险。”

    我听完之后确实感觉奇怪,当初我也没有问关于这件事的信息,我那时候并不关心,现在看来我放她离开似乎是害了她。

    因为张锦也教过,人已死,思之,闻其声,见其形,不可应,不可触,犯之邪祟亲临。

    而且酒叔曾经也讲过说有已经死了的人回来,结果害死了他接触的所有人的例子。

    人命关天,由不得我不重视。

    我从店里的伙计哪里问了王萌的住址,拿了些顺手的符纸,匆匆赶过去。

    刚到她家里的门口,我就感觉阴沉的厉害。

    我和肖玉对视了一眼,上前敲门。

    过了一会王萌来开门,看见我们之后很开心,而我则是在门口看到了屋里的地板上映着一个站立的男人,而那个男人正透过被擦的像是镜面一样的地板看着我,嘴角上扬,露出诡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