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回来的死人
    ,!

    进门的时候肖玉在我耳边小声说了两个字:死气!

    我听完之后也在心底里盘算着,只有死人身上才会带着死气,不过按照肖玉所说不应该是尸气吗,不过肖玉应该不会闻错,这两者之间的差距是很明显的。

    虽然死人回来通常来说是起尸回魂,应该是尸气浓重,但是我看到那个本该是死人的人也感觉诧异,死气太厚了。

    死气很好辨认,就像是尸体腐烂的味道一样,不过比那个味道要轻好多,我也是在山上打野味的时候被逼着辨认过很多次了。

    面前这个人让我很不舒服,说不上来的不舒服。

    李杰,资深驴友,也是一家小公司的财务。

    现在的李杰脸色白的吓人,一丝血色都没有,但是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减少。

    他脸上的笑容虽说没有之前那么诡异了,但是还是看出来是非常生硬的。

    王萌对自己丈夫的异样视而不见,反倒是很平常的和肖玉聊起了家常。

    在肖玉潜移默化的询问中,我们也逐渐知晓了事情的原委。

    李杰的尸体是在我们回来的前一天肖玉亲自辨认的,她手里有李杰的照片,加上警察的介入应该是不会错的。

    而李杰时间上却是和我们差不多一起回来的,先不说他怎么回来的,就是警察局的尸体消失了应该也会有消息的,但是我们这几天一直守在店里却没有丝毫的消息。

    并且根据王萌所说,李杰回来的时候很奇怪,是夜里两点,王萌本来以为是不法之徒,还战战兢兢的,不过从猫眼里看到是李杰也就放心了。

    不过李杰回来之后却没有说过话,晚上也不碰王萌。

    王萌以为是在山里出现了什么意外导致他精神有些问题,本想带他出去检查一番,但是他死活不肯出门,不过既然人都回来了也就由他吧。

    这就对了,死人归来,必定会选择一天当中阳气最弱的时候,不会说话?人死气消,连气都没有怎么说话。

    我刚才也仔细看过了,李杰虽然穿着衣服,但是根本看不出他胸腹之间有起伏,我们进来已经有个半个小时了,谁闭气能闭半个小时?

    我假借帮助李杰看看身上有没有问题,暗中摸到了他手腕上的心脉,没有起伏,是死人无疑。

    我和肖玉眼神一对,冲她使了个眼色,她用借口引开了王萌。

    我反手一个镇煞符贴了过去,有煞镇煞,没有的话就扰乱你闷在胸口的最后一口气,我倒要看看是什么玩意能让死人回来。

    我一张符纸贴在他额头,掐起法诀。

    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李杰僵硬的将刚才面朝王萌的脸转过来,脸上的笑容都没有变过。

    他看了我一下,双眼虽然盯着你但是却没有神韵。

    我还在纳闷怎么会没用,难道是我的道术失灵了?

    肖阳看到我出现了失误,也过来试探,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用黄纸撕出来的纸人,往李杰身上一扔,纸人轻飘飘的飘落到地下,没有任何不寻常的反应。

    我不信邪,开了眼,看过去也丝毫没有什么发现。

    连朱砂都试过了,没有反应。

    这就奇怪了,这么多东西都用了,只有一个可能,要么他是正常的活人,要么他就是寿终正寝的死人。

    而且无论我怎么试探,李杰一点反应都没有,脸上僵硬的笑容就没有变过。

    直到张萌她们回来,我们赶紧收拾了一下做好,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

    刚出门我拿着葫芦喝了好几口,让自己冷静的思考李杰的事情。

    不是起尸,也没有鬼魂附身。

    肖阳则是挠着头一个劲的抱怨。

    “姐!我和画符的啥都试过了,就是没反应,真是见鬼了!”

    我过去一巴掌拍了他头一下。

    “要是见鬼还好办呢,不过也不是没有发现。”

    直到我们上了车我才将我看到的说了出来。

    刚才出来的时候我就看了一眼他们的餐桌,上面虽然有两双筷子,可是盛饭的碗却只有一个。

    我们去的时候刚好是饭点,所以吃饭很正常,当我说出来吃饭的只有一个人的时候,肖阳就开始撇嘴了。

    肖阳看样子也观察了,非说明明两双筷子,我怎么说吃饭的只有一个,我真能苦笑的告诉他,因为王萌腿上还沾着米饭的残渣,而且说话的时候还看见她衣服上有油滴,但是刚才在试探李杰的时候他不光没有油滴,就连嘴唇都是干的,一丝油腻的样子都没有看见。

    这就说明不光他连饭都没吃过,而且连水都没有喝过。

    肖阳不以为然,死人当然不吃饭了。

    肖玉这时候插嘴进来,一下就点明了事情的重点。

    那就是虽然放了两双筷子掩人耳目,但是从没有准备饭碗来看,王萌绝对知道李杰不吃饭,而且说了他已经回来了好几天了,就证明她肯定是知道李杰不吃饭的,而且作为一个乘务员,她不可能不知道一个人连续几天不吃饭不喝水会怎么样。

    我点点头,王萌肯定知道些什么,但是却选择隐藏起来这是很大的疑点,还有她为什么丈夫刚回来的时候没有马上来找我们,而是几天之后再来。

    李杰的事情非常的奇怪,我暂时也无从下手,不过因为我们是被王萌拜托去处理这件事的,过程中我却因为自己没有管,这也让我有些愧疚。

    不过我在刚才和王萌接触的瞬间在她的身上打上了一道驱邪咒,暂时应该没有危险。

    我们商量了一番,决定先去找找和他一起去旅游的人,同城里面只有一个,就先去哪里比较好。

    之前王萌曾经说他们回来之后矢口否认曾经和李杰一起出去旅游,甚至还有证据,而且还相互作证,他们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

    我们来到了一个电脑城,那个人是个买电脑的,叫老五电脑城。

    我们进去和他闲聊了一会,装作买电脑的样子,他也让我们喊他老五,老五是个四十来岁的人,长得不胖,显得很干练,而且说话也很幽默,我们看不出丝毫奇怪的地方。

    我们刚问起他喜不喜欢出去逛逛旅旅游什么的,没想到他矢口否认,而且重点强调自己不喜欢。

    这就很奇怪了,不喜欢的事干嘛要强调一番,那李杰的事肯定是和他有关的。

    当我们问起李杰的时候,他一改那种顾客是上帝的样子,连推带搡的要将我们赶出去。

    他的反应太过剧烈了。

    直到肖玉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他脸色才好看了一点,但是我从他手上颤抖的样子来看就知道他一定对那件事很恐惧。

    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了,我拿出一张普通的符纸,在他眼皮子底线一抖将符纸燃起,他看到自燃的符纸终于最后一点心理防线也被我击垮了,也不管店门口有多少来看电脑的,直接就给我们跪下了,不断地央求我们救救他。

    他说了几句之后声音戛然而止,立马掏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

    “快来我这,有大师能救咱门。”他说完直接把店里的伙计和客人都打发走了,拉上防盗门打开了店面里的灯。

    他说事情很难说,因为太吓人了,要把所有人都叫过来,希望我们能救救他们。

    然后在等人的过程中老五手上的烟就没有熄灭过,三个小时的等候,地上落满了烟蒂。

    直到有人敲门,老五赶紧打开防盗门。

    所有的人都陆续的赶了过来,在傍晚的时候,人齐了。

    五个人三男两女,大的和老五差不多,最小的女生只有二十岁。

    他们进来之后我就让他们把当时发生的事细细的说一遍,他们相互看了几眼,我能看到他们眼中深深的恐惧。

    过了一会,其中一个带着圆框眼睛的先开口了,他是李正,是一个老师。

    他扶了扶眼镜,深呼吸了几口才对我们说道。

    他们一行六个人是从网上认识的,之前也一起去旅游过,这一次选择长白山作为目的地也是因为他们看到新闻里又不少人喜欢从长白山后面悄悄的登山。

    没想到这个提议一拍即合,很快六个人就凑齐了,因为他是一个地理老师,是队里的领队,几个人也不是第一次登山了,装备准备的也很快。

    本来到了山下很顺利,可是山上的山头子却不肯带他们前去,这样一来他们只能想办法自己去山里了。

    不过当天夜里,另一个山头子则悄悄找到他们,说可以偷偷带他们进山。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一进山中,发生的事情让他们这辈子都忘不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