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事件原委
    ,!

    他们这些年名山大川也去过不少了,其实就算是自己偷偷的上山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为了稳妥起见,也就同意了那个山头子开出来两千块钱的标准。

    第二天趁着鸡打鸣之前,一行人陆续往山上赶,由于都是老手了,登山的速度很快,中午的时候就到了半山腰。

    不过这时候却出现问题了,溜到一旁去上厕所的李杰突然招呼大家过去。

    等大家去了之后,发现李杰发现了在不远处的山林中居然有一只梅花鹿。

    因为关于梅花鹿样子的想象对于队里的女生是致命的诱惑,敲几个年长的都是哥哥,也就同意她们说的去林子里看看的事情了。

    那个头人进入林子之后显得有些怪异,好几次方向都判断失误了。

    还好李正发现的快,在他质问下,那个头人才说了这片林子他没进来过。

    顿时李正就发现奇怪了,这林子在山民登山的小路旁边,不可能靠山吃饭的山头子没进去过。

    不过等他们想退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出不去了,指南针和定位仪失灵,连李正运用太阳和树叶的确定方位的办法都失败了。

    他们一直在山林中打转。

    那个山头子转了几圈突然跪下冲着太阳的地方就开始磕头。

    他们在山头子慌乱的语言中听出来这里可能是“鬼坳子”!

    关于这个鬼坳子他们也听说过,就是说山中总是会出现人走丢,曾经有人亲眼看到一个人走着走着突然消失的场景。

    所以山里人都把这种地方叫做“鬼坳子”。

    他们怎么拽那个山头子他都不走,只是在地上磕头和祈祷。

    这时候那两个提议进来的女生都要哭出来了,总认为是自己害了大家。

    不过多年在各地出差的另一个长相微胖的脚孙建刚的人则是第一个冷静下来了。

    孙建刚安慰大家,这时候不能自乱阵脚,想办法出去才是法子。

    可是随着天色慢慢暗下来了,他们也还是没能走出去,甚至连被他们留在那的山头子也消失不见了。

    众人知道在山林里晚上赶路简直是在找死,所以就安上了帐篷,还点起了火把。

    李正看着没有信号的手机,觉得这次可能真的要走不出去了。

    就在大家被这种悲伤的情绪快要吞噬的时候,周围的草丛中突然传来沙沙的动静。

    顿时两个女生就要嚎叫,不过被眼疾手快的孙建刚拦下了。

    因为不知什么时候,树林里居然已经站满了人,而且都朝着这里火堆方向看去。

    还好李正反应快些,直接踢灭了火堆,四个男的在外面,二个女生在里边。

    众人挤在一起反倒心里有些底了,不过那些人似乎对面前这几个人丝毫不感兴趣,没有火堆的吸引,他们直接走了,朝着天上月亮的方向走。

    这时候一直没说话老五按着脑袋痛苦的朝着我喊到。

    “你能想象吗,不知道有多少人,就是莫名其妙的出来,然后朝着那个地方走去。”

    李正看了看一样老五,一下点了两根烟,递给他一支。

    李正接着往下说。

    这时候突然一个人跌跌撞撞的从一旁的草堆里冲出来,正是那个山头子。

    山头子对眼前一幕也是胆寒,可一不小心还是撞到了一个正在行走的人。

    被撞得人停下之后,低下头看着蜷缩在地上不知所措的山头子。

    在众人眼皮子底下,那个人轻轻地拍了拍山头子的肩膀,那山头子直接直挺挺的向后仰去。

    过了好久都没有动,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山头子猛地一阵抽搐,从地上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

    不过众人看到他发白的眼珠,就知道这山头子出了问题。

    但是这山头子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朝着那个方向走去,相反的是冲着众人走过来。

    这可吓坏了所有人,都逃到了帐篷里。

    可是李杰却逃完了一步,被那个山头子一把拉了回去。

    李杰的惨叫声被生生截断,帐篷里的人都颤抖的看着外面走过去的人映在帐篷上的黑影。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壮起胆子的孙建刚才探出头去看了一眼。

    不过此时的他们更加感到惊奇,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在山林之中,而是在上山的路旁,帐篷也没有拖动过的痕迹。

    要不是山头子和李杰都不见了,他们还以为是经历了一场噩梦。

    他们立即下山报警,结果警察并不相信他们所说,而且大家又是有身份的人,这种事情说出去之后必定会引来轩然大波,他们也试着找李杰,但是却没有踪迹,李杰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几个人商量下决定还是将事情隐藏起来,万一说出去遭到什么报复就完了。

    我听完了他们的话,也是一头雾水,前面像是阴兵借道,后面就像是鬼打墙,可是一般来说长白山这种地界怎么会出现鬼打墙这一说,都是保家仙。

    我问他们既然不敢说出去,怎么会对我说。

    他们相互看了一眼,两个女生咬着嘴唇摘下了帽子,连头上的假发也摘了下来。

    我一看顿时吓了一跳,除了两鬓之外两个女生的头发几乎都掉没了。她们卸了妆之后脸上都是毫无血色。

    这几个男的更惨,孙建刚给我看了他身上,已经浑身所有的皮肤都开始干皱了,他说每次出门都要抹上一层厚厚的油脂,不然随时就撕裂了。

    似乎就老五比较好一点,等他给我看了他裤子里面塞着的纸尿裤上全是血迹的时候我也感觉这件事比较棘手。

    我之前没遇见过,更加没有听说过类似的东西,这都是啥。

    一旁的肖玉看完了也是感觉非常的惊奇,这么霸道的东西,难道是什么诅咒之类的?

    我摇摇头,诅咒这种东西也就咒你出门摔个跟头还行,要是把人玩成这样,就不是诅咒能做到的。

    难道是他们身体里出了问题,我在脑袋里思考。

    我用了镇煞,驱邪,都没有作用,就像是李杰一样。

    对了!我问道他们知不知道李杰回来了。

    顿时几个人就像是见了鬼一样,捂着嘴不敢说话。

    其中一个女的还神神叨叨的说:“他是来找我们的,一定是因为我们当初不管他,一定是…”。

    肖玉拿出一快木头一样的东西,在手上搓了几下,在那个女的鼻子下面晃了晃,那个女的就昏倒了。

    “她神经紧张,得睡一觉。”肖玉说。

    另外几个人顿时眼睛都要冒光了,纷纷求肖玉想让自己好好睡一觉,这些时候一到晚上闭上眼就梦见那个场景,哪里还敢睡觉。

    等肖玉吧所有人都放倒之后,我出了店。

    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其他人说的话。

    我在外面转悠了很久,一直等到酒葫芦里的酒都喝光了。

    就在我打算进去问问肖玉的意见,毕竟我自己也磨不出来什么。

    叮咚!

    手机微信响了起来。

    又是那个买房产的。

    “死了!”我看着这个图片上两个鲜红的大字,仿佛还有血顺着黑色的背景往下流。

    这时候又发过来一张图片,我看了几眼,赶紧冲到店里。

    “走!赶紧跟我走,王萌有问题。”我冲着肖玉喊道。

    肖玉嘱咐肖阳看好他们,就跟着我出门。

    一路开车赶往王萌家。

    刚才那个房地产的号发过来的是一张图片,是一个死亡证明,上面的日期显示李杰在两周之前就已将死了,还是王萌亲自签字的,也就是说这些人当时和他们的爬山的李杰就已将是一个死人了。

    而能做这一切的,似乎就只有王萌这个李杰的枕边人,现在回想起了他对于李杰的诡异行为视而不见,根本不是因为觉得李杰在登山遇到了什么灾害,而是习惯了。

    在我的催促下,车速几乎达到了一百二。

    等我们到达王萌家的时候,家里的大门打开着,似乎欢迎我们进去,一进门就闻到了浓重的尸臭味,在门口则没有,地上有一大滩血污,奇臭无比,但是却没有人。

    果然逃走了,只是不知道这一摊血污是怎么回事。

    正在我捂着鼻子查看屋子里的血污的时候,一道劲风冲着我后脑勺的地方传来,我也不管面前的血污有多脏,当然是小命重要,我猛地趴向前面。一旁的桌子生生被那到劲风刮碎。

    还好我躲开了。

    后进门的肖玉直接与发出劲风的东西斗了起来,我才知道肖玉身手这么厉害。

    而发出这劲风的东西还是个人形,我闪到一旁的电灯开关处,啪的一声就打开了灯。

    我楞在原地呆住了。

    和肖玉面对面的正是那日在长白山上的三面狐狸胡桂花。

    我纳闷了,难道说这件事和保家仙里的胡家还有关联。

    可是胡桂花看见我之后可没这么想,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胡桂花守护长白山几百年从没被人闯进去过,而我居然能过去,要是凭借实力过去也就罢了,还是让长白山的叛徒帮忙进去的,而且还让她的修为受损,最关键的还是在这里还能碰见我。

    胡桂花心里就一个念头,既然我掺和进这个事,就除掉我,既保证这件事的保密性也算给她守山失利一个交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