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七层寿衣
    ,!

    我上前两步,和被那女鬼附身的刘宣宣离得非常近,此时我被她那一句话就搅得心神不宁,没工夫欣赏她在月光下姣好的面容。

    此刻她借助刘宣宣的身体行动,伸出食指点着自己的嘴唇,眼珠微微上翻似乎在思考什么。

    我听说张锦有危险,心里各种关于张锦出现意外的想法在脑袋里回荡。

    “你说那条小长虫啊?我才没闲工夫折腾他,看不顺眼杀了就是了。”此时她答非所问,只是回答我问她是否跟常家有染的问题。

    我看到她不回答伸出手就想拽着她的衣领,但是看着是刘宣宣的身体,伸了伸手也没动手。

    “我问你我师父怎么了?”我只能压制住怒火问道。

    “哦哦哦,你师父去了个地方,我估摸着现在应该困在那里了。”她冲着我微微一笑。

    我赶紧冷静下来,面前这个女鬼长白山就摆了我一道,我可不相信她跟常家没有关系的话,现在这个套太明显了,张锦去了都会被困在哪里,我就更别提了。

    “那你找我干啥?我记得你和我师傅没啥关系吧?”我看着她。

    “因为,哪里有件东西你会有用的。”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看着她认真的表情感觉不出她有什么阴谋,但是却不明白她到底贪图我什么。

    “等我准备一下,这两天就告诉你在哪里,你实在是太弱了,弱的我还要花费大力气去帮你。”

    她说完丢下我就要走了。

    “对了,我来是提醒你,那跑了的女的哪里有个东西,记得蓉来。”

    在我思索这一切的时候远远地还传来她的声音。

    我听完之后,想起来还得去找肖玉,只好边走边想。

    这个女鬼似乎之前就和糖糖认识,但是看糖糖的样子和她并不和睦。而且她也不知道哪里得来的消息,从我出长白山就能看出来,虽然她只是出来了一次,但是似乎对我的一切都很了解,而且她似乎也在掌控着我动向。

    而且这种人似乎还不止一个,那个假借房地产的微信号也是其中之一,这些人似乎就像是在一旁冷眼观看我的一举一动,必要时给我一些提示,但是却不强加干预,就像是他们在借用我相互试探一样。

    被人当做棋子的感觉很不爽,那女鬼之前给我留下的印记还在,也难怪她能找到我,看样子我得想办法脱身才行。

    不过她说的张锦此时有危险,我真的拒绝不了,张锦待我不薄,又是我师父,虽然他丢下我走了,但是现在有消息了也得想办法去看看才行。

    不过看这样子我为奶奶报仇的事要耽搁一阵子了。

    很快我就追上了她们,因为他们已经在街角打斗起来。

    不过和肖家姐弟打斗的并不是王萌,而是几个陌生的面孔。

    王萌现在正躲在一家已经关门的店铺门前瑟瑟发抖。

    “你来了?”肖玉在缠斗的过程中还有余力和我对话,证明面前这几个人并不是她的对手。

    现在我看着正在战斗的肖家姐弟,知道了之前还是对扎纸匠的实力有些低估了。

    她二人身上的寿衣居然映着月光闪烁起来,我从没见过这样的招式,而且肖阳不断地从寿衣中向外拖拽出一些东西,甚至还有一人高的纸人被拽出来,吹了一口气就膨胀起来加入战斗。

    我看清对面有五个人,肖玉以一敌四尚不落下风。

    那五个人似乎感觉出面前这人的难缠,分别从怀中掏出几个压着黄纸的铃铛。

    一阵阵激烈铃声吵得人心烦。

    这几个人一边摇铃一遍后撤。

    我听到这铃铛之后就感觉不好,没多久在不见月光的角落里就走出不少浑身僵直的家伙。

    我看着那些脸色苍白的面孔,一眼就看出来这都是一些白僵。

    “快带王萌离开。”肖玉脸色一变,朝着我说道。

    因为这时候周围的白僵向两旁退下,一个一走一蹦的僵尸跳了过来。

    跳僵!

    我看着那个跳僵青面獠牙的样子,心里一紧,要不是我手臂受伤掐不出法诀,不然用镇邪符配合镇邪咒也能克制它。

    我快速的回想怎么样才能打败它,糯米?没有啊!

    还有朱砂线,我酒壶中就加了朱砂,应该是有用的,但是黑狗血去哪里找啊?

    正在我一筹莫展之际,却看到肖玉和肖阳一对眼。

    肖阳猛地抽出一个比自己还高的纸人,猛地对着那个纸人吹气,和之前一样是双层的纸片,马上就鼓了起来。

    倒是肖玉此时一个甩身将身上的寿衣脱下,从里面抽出了一个绿色的寿衣,披在那个纸人身上,随后那个纸人本来头上像是一个气球样子,猛然间一张脸浮现出来,就感觉像是那纸人包着一个活人一样。

    哭丧棒,白锁链,肖玉递给那个纸人,随后猛捶一下胸口,噗的一声,一口血喷在那纸人身上。

    那血沾到纸人身上的瞬间,那纸人就像是活了一样,居然动了动脑袋,脸上也有了表情。

    如炮制法,七层寿衣七个纸人立在肖玉面前,这一切发生的很快,二人手脚麻利几乎在几个呼吸间就完成。

    而连喷七口血液的肖玉此时也是脸色煞白,被肖阳扶着的身体摇摇欲坠。

    还好肖阳比正常的孩子力气要大些,也就能拖着肖玉后撤。

    我看着没有紧锁的肖阳此时不光搀着肖玉手里还掐着法诀。

    “快带着王萌走!小阳坚持不了多久!”肖玉虚弱的说。

    我赶紧三步并做两步,上前左手拉起正瘫坐的王萌,向后退去。

    王萌起身间一个东西掉落在地上,我看了一眼,忍着剧痛用右手捡起快速的后撤。

    在我们撤退后,两个人出现在战场。

    为首的是一个青年男子,腰上挂着一个铃铛,那铃铛居然是银质的,而且不同于那些压着黄纸的铃铛,上面只用一根红线拴在腰上,随着风不断地摇摆。

    “都说扎纸一门早就落魄,居然还能看见会用天衣术的传人,天衣九层,层层叠加,这七层天衣虽然仓促施展,但是居然凭借一个孩子维持就能挡住数十只白僵,要是碰见九层天衣也不知你能坚持多久,你说呢尸奴?”

    在这男子一旁站着的另一个人身穿一身道服,但是健壮的肌肉几乎要将身上的道服撑破,当即跳了下去。

    数十米的高楼落下,那人居然豪发无损,冲过去几下就撕烂了一只纸人。

    一旁的白僵看着这人居然瑟瑟发抖,就连那个跳僵都缓缓后退。

    那人撕裂完剩下的六个纸人之后就站立在原地不动了,顺着月光看过去,那人双眼白蒙蒙的一片。

    “哎!别玩了,东西已经送到,怎么也该走了。”那男子微微一笑,向后退去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中,地下的那人也向着那个男子奔去。

    此时的我也是手忙脚乱,肖阳突然哎呀一声就一头栽倒在地上,肖玉撑着虚弱的身体抱着肖阳跑,王萌早就被吓破了神,此时居然呆滞了,我只好一把将她夹住跟着肖玉跑去。

    直到我们跑到了肖玉停车的地方,上了车一路开回店铺,到了秋白的店铺门口,才松了一口气。

    “你没事吧。”我看着咬牙切齿几乎将方向盘捏出水来的肖玉关切的说。

    “果然是他们搞的鬼,我就知道是他们!”肖玉眼中泪水直流,但是脸上的怒意明显。

    我知道此刻她需要倾诉,不然急火攻心会出大问题的。

    听她说着,原来今晚上碰见的是号称与湘西赶尸一族并称的江北尸族,虽然是一个族氏,但是也可以说是一个门派,湘西赶尸往往注重借助人力控制尸体行动,而江北尸族则是僵尸的忠实粉丝,这种族氏传承千年,虽然不大,但是却也是实力雄厚之辈,在保家仙还没有在整个北方形成碾压趋势的时候,他们在自己的底盘可以说是土皇帝。

    他们出生开始就与尸体为伴,据说一母双胎就必须选择其中一个炼化成僵尸。跟别提不小心闯入他们族地的陌生人了。

    在他们不懈的努力下,对于僵尸的掌控和了解日益加深,终于在某一时刻到达顶峰,脱离出旁门左道的名头。

    但是这样发展迅速难免会产生优越感,于是江北尸族倾巢而出,开启了一场惨绝人寰的清洗行动。

    而肖玉的恨也和这江北尸族有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