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一天三变胡桂花
    ,!

    根据肖玉所说,在她爷爷那辈子的人,总是喜欢各种各样的门派,几个人就能组建一个门派。

    在北方,是旁门左道发展最巅峰的地方,各种手艺人几乎都会些独门绝技,在北方就曾流传这样一句:宁可不上炕,也不能得罪匠。

    在那个时候,也许你无意间诋毁一个瓦匠,都有可能在睡梦中莫名其妙被头上的瓦片落下来砸死。

    而江北尸族这一次的清洗行动本意就是减少这些手艺人,来确定自己大族的地位。

    当时最有名的的就是白事一门。

    棺材手,扎纸匠,唢呐嘴,三个称号在民间非常得人心。

    当初棺材手脱离他们直接归顺了江北尸族,但是扎纸匠和唢呐嘴却难逃厄运。

    当时肖玉也就四五岁的年纪,亲眼目睹了爷爷拼死护住她和父母逃走,也目睹了当时练就血僵的惨状。

    这些事肖阳是不知道的,因为在肖阳还没出生的时候,保家仙就从长白山下来了,浩浩荡荡的阻止江北尸族,也确定了北方第一仙的名誉。

    我听完才知道原来保家仙和江北尸族的渊源在这里,而且原来保家仙是在那个时候才下山的。

    怪不得肖玉才知道血僵的事情之后就失态了,反倒是肖阳没什么事。

    不够血僵的问世,已经吸引了保家仙的到来,有那个胡桂花在应该没什么大事。

    我看着慢慢趴在方向盘睡着的肖玉知道她将这一切说出来有多轻松。

    不过我拿着手里刚刚捡到的东西也是满头疑惑。

    这东西我见过,就是黑老太从那常天龙嘴里抠出来的东西,当时交给糖糖之后糖糖就收了起来,虽然我只是瞥了一眼,但是却不会认错。

    一样的木头签子,我掰了掰还挺硬的,上面还有四个孔。

    虽然我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但是当时看来这东西挺吸引糖糖的,我留起来下次碰见糖糖的时候给她吧,我这样想着,就把这东西放进了口袋。

    看着四周倒了一片的人,我也没办法,都睡过去了,可是也不能在车里睡啊。

    我只能拖着受伤的手臂将他们一个个的架到店里。

    秋白的古玩店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营业员有两个,两班倒。

    我看着肖玉回去,招呼店员过来抱王萌,又把肖阳带了回去,这才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那个店员还会包扎,也是秋白这种不做正经生意的人怎么会找平常人来看店。

    那店员告诉我骨头没事,就是轻微的骨裂,他哪里有特效药,抹上一个星期就无碍了。

    正在我捏着鼻子等着店员帮我把那黑乎乎还散发着恶臭的药抹上的时候。

    一道黑影闪过来,也得亏那个店员身手不错,一把抱着我向后倒去。

    扔进来的是一具尸体,正是李杰的尸体。

    门口的玻璃门已经被击得粉碎,甚至还有几个尸体夹在李杰的身上。

    看着门外站立的胡桂花,我是头大的厉害,怎么把这茬子给忘了。

    “老板呢?”胡桂花进来似乎也没注意到我。

    我一把将那个店员推出去,自己藏在货架一旁,死道友不死贫道,你先顶着。

    胡桂花进来之后显得有些尴尬。

    “那什么!我视力不太好,以为门开着呢。”

    店员似乎早就习惯了一样,堆起一个职业的笑容说没事。

    我这才放下心来,不是来找茬的就好。

    “恩?这个味道让我感觉很讨厌啊!是谁!快出来!”声音并不想之前那样显得成熟,倒是有一些女孩的味道。

    我只好走出来,万一她发飙把店给砸了就完了。

    不过我想想中那个暴力的胡桂花此时居然围着我转了一圈,然后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本本,在上面查找这什么。

    “这个味道….是一个坏蛋的…..上面说….杀了?”胡桂花仔细的起来。

    我看着外面刚刚蒙蒙亮的天,真是天助我也这是她另一种形态,看着她皱着眉头的样子居然还有一些可爱。

    “不要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对眼睛不好!你要干啥来?”我赶紧拦住她问道。

    “哦。上面说要杀了你,可是我不怎么打击,等中午吧,对对对!我是来….”没说完她又翻开本子往后使劲翻了几页。

    “我是来等人的,老祖宗让我出来办事的,我也是第一次出来,结果一醒过来手里还提着一个死人,就只好按照晚上的我写的来这里等人。”她说完就坐在一旁的凳子上踢着腿到处看。

    我此时发现原来胡桂花还有这样孝子的一面,虽然面容上她最多也就二十岁,但是她可不一定修炼了多少年了。

    “喂!那个坏蛋….坏蛋哥哥…你这里有吃的吗?”胡桂花一脸为难的看着我,还揉揉肚子。

    我忍住自己要录像的冲动,赶紧给她找吃的。

    前几次看见她就是晚上的模样,做事老练动不动就把杀人挂在嘴边上,现在突然看见她这个样子,突然感觉很好笑。

    不过我知道要是伺候不好或者录个像,到了晚上我就死定了。

    也不知道她等的是什么人。

    过了一会,果然来人了,刘宣宣!

    我的天!今天这是什么情况!

    刘宣宣和正在打扫玻璃的店员打了个招呼就进来了。

    这一身的阴气也不掩饰。

    让正趴在柜台那里解决我从肖阳哪里偷来的零食的胡桂花得了个寒颤,嘴里说着好冷,不喜欢之类的词抱着零食向一旁靠去。

    “哎吆!一晚上没见姐姐有没有想姐姐啊?”刘宣宣说着还做了妩媚的姿势。

    看的我心里一阵的恶寒,刘宣宣本来就长得小家碧玉的样子,你附身之后做出这种动作显得做作无比。

    “你来干什么?”我站直了身体,不知道此时这个女鬼为什么会光天化日出现在这里。

    等到店员给她上了一杯茶之后,我更加疑惑了。

    那店员也算是机灵,看到我疑惑之后拉我到一旁给我解释。

    我这才明白为啥秋白这个店这么冷清了,感情古玩店是个幌子,就是来接各种委托的地方,人鬼不问,只要是出了钱,啥都接。

    “你来干什么?说吧!昨晚的事情你也没说完。”我找了个位子坐下对她说道。

    “我会说的,只不过还要等个人!”

    “谁?”我问道

    “胡桂花!”她装作慵懒的样子悄悄指了指在哪里和零食奋战的胡桂花。

    “是中午的胡桂花!”她看到我奇怪的样子补充道。

    她说完也就不再理我,只是贪婪的看着外面的阳光。

    我知道这种人不到最后也是不会跟我说些什么,不过你盯着阳光,有能耐你去晒个太阳啊,晒不死你。

    等到中午左右,肖家姐弟也醒了过来,肖阳看着自己珍藏的零食变成包装袋之后大发雷霆,差点要祭出纸人和胡桂花动手。

    “小男童!你气性太大了,真要想打架跟我出去打一场啊!”胡桂花整了整衣服,摩擦着手腕说道。

    显然不管是我,就连肖阳也被这充满底气的声音给吓着了,刚才还说一个脸红娇羞的女子,突然变成一个女汉子确实让我们很惊讶。

    “你这女鬼来多久了?”胡桂花扫视一眼,看到了刘宣宣之后便走了过去,坐在刘宣宣旁边将腿担在货架上,拿起茶杯倒了一杯像是喝酒一样一口就闷了下去。

    还好眼疾手快的店员冲过去扶住即将掉下来的瓷器。

    “不错嘛,等我谈完事咱们出去比划比划。”胡桂花一脸欣赏的看着店员。

    不过很快胡桂花就和那女鬼聊了起来,中间不时传出胡桂花爽朗的笑声。

    正在我出神的时候,胡桂花过来冲着我肩膀就是一巴掌。

    “好酗,居然能闯过去我的守山之术,我也不管你用的啥法子,反正!不错!”说完了她问了一遍周围的人,居然没人愿意和她比划比划,只好独自盘坐在一旁,说是要修炼。

    我看着胡桂花的样子,逃也似的来到了刘宣宣面前。

    “现在你该说我师父怎么样了吧,别卖关子了。”其实我心里要说不担心张锦那是假的,虽然我对张锦的身手很有信心,但是这女鬼说出来也不像是骗人的。

    “别着急,再等等嘛,等晚上的胡桂花!”被鬼附身的刘宣宣冲着我撒娇道。

    我忍着掀桌子的冲动又坐下了,不能冲动!为了师傅!

    一直到夜色漫过最后一丝亮光,我在一旁不知怎么的睡着了。

    脖子上的冰凉将我叫醒,一把匕首就立在我脖子上。

    看着熟悉的胡桂花,我都想死了!这一天天的!

    “小子,算你命大,不过要是在那个地方你死了,我会很高兴的。”

    我一脸疑惑的看着一旁抱着胳膊看着我的女鬼。

    “我们要去,白夜城。”

    什么!我一下起身,颠倒之地!白夜之城!这不都是书中的传说吗,不应该是人们幻想出来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