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烟消寿散
    ,!

    白夜城,又称诡域迷踪也有人叫做颠倒之地,是冤魂厉鬼的聚集地。

    我曾经在张锦房间的一本书中看到过关于白夜城的记载,相传哪里乃是阴气聚集之地,所以不论白天黑夜都有鬼魅横行。

    可是根本就是虚无缥缈的地方,怎么会出现。

    面对我的疑问,就看见被鬼附身的刘宣宣微微一笑。

    “你没见过怎么知道不存在啊?”

    不对!我赶紧深吸几口气,张锦又不是鬼,为啥要去哪里?

    “你真觉得自己现在性命无忧了吗?”那女鬼又说道。

    我抬起头看向她,我不是被黑老太太治好了吗?怎么会还有性命之忧。

    正在我沉思这女鬼的话语我能相信几分的时候,她鬼魅一般的声音继续在我耳边想起,黑老太太的烟杆子确实逆天,其中烟雾虽说生自金杆为庄的火燃木气,一口吸出又有水气加之,呼出与尘土相容,五行俱全,虽然比不上灰家偷天换日蒙蔽天机,但是也让我寿数模糊,使得阴差不敢拿我,但是我每施展一次道术,身上残留的烟气就会被身体吸收一部分,虽然让我伤势比常人好的快,但是烟气的减少寿数就慢慢清晰….

    听到这里我哪里还不明白她的意思,就是说我以后若是不与人交手的话自然几十年过后烟气散尽这样一来也算多活几十年,但是我若是交手那必定死得更快。

    我不敢相信的拉开衣服,就看到我身上昨天摸爬滚打的伤痕已经结痂,轻轻一抹结的痂就掉了下来,里面的肉虽然还是粉红色但绝对不可能一晚上就好成这样,挥了挥右手,几乎没有感觉了,我可不认为这时店员的药管用,伤筋动骨一百天呢,这才一晚上!

    虽然我不愿相信这一切,但是面前的结果这么真实,我立即拉过肖阳,都说孝子伤好得快,结果发现他身上擦伤才刚刚结痂,甚至摸上去还有些湿润。

    店里的伙计也过来看我,点头称奇。

    不过她接着说我的伤越重需要的烟气就越多,断胳膊手臂什么的就算是修复的极限了,要是被伤了内脏也一样会死,有个词形容我最为贴切了,就是烟消寿散。

    我此时也没怎么认真听,只是在想,要是真如她说的那样我要是不能与人交手,我怎样给奶奶报仇?

    我看向一旁的胡桂花,保家仙的手段她应该知道,虽然她一心想致我于死地但是面对我的询问也点点头。

    我顿时犹如晴天霹雳。

    那女鬼继续说道,要想救我也不是不行,白夜城必须要去,哪里有一个东西可以暂时保我。

    听她这样说,那岂不是这白夜城我非去不可了?

    “你让我怎么信任你?”我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她看到我被说动了,也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

    “我帮你,你也要帮我!咱们要是能走出来,你得帮我一个忙。”她慢条斯理的开出价码。

    这时候在一旁听着的肖玉凑过来跟我说道,这件事虽然听上去不可思议,但是可信度还是比较高的,人重情义,鬼重利益,作为鬼除了死的时候保持的执念之外,早就没有情绪,虽说时间越长的鬼越像人,那不过是在模仿人而已。

    对于肖玉的话我还是比较相信的,她虽然比我只大一点,但是在这条路上早就已经熟络了,她只要是说没什么大碍的话应该是没啥事的,不过她还是提醒我要小心这个女鬼,因为她观察了一天也没看出这女鬼是什么来路,当然还有胡桂花,要保证晚上的胡桂花别反水就成。

    听到这里,不管是张锦被困白夜城还是我以后为奶奶报仇,这些都催促着我似乎白夜城不去不可。

    我思考了一会,去了!

    我心一横,酒叔有句话说的好,既然不敢吐,怎么敢喝酒。

    这句话虽然糙了一些,但是话糙理不糙,要是我不敢去闯一闯,怎么敢去给奶奶报仇,再说,我还是要先保证自己活下去,我还有好多事要做,奶奶的事还没开始调查,就这样死了到下面怎么面对奶奶。

    听到我同意的意思,胡桂花冷哼一声没理我,那女鬼则是点点头。

    “你这个女….要我干啥事?”我得先问清楚她到底让我干什么。

    “我既然寄宿在这女孩身体里,你就叫我刘宣宣就好了,那件事我还没想好让你去办哪一件,等我想好了再说吧。”说完她从兜里掏出一个猩包一样的东西,里头鼓鼓的一把丢给在擦柜台店员。

    我瞅了一眼,店员打开的时候金光灿灿,里面不乏各种金首饰,好像还有几个项坠。

    “这小子我包了,这是佣金。”

    也不知道她拿的是不是人家刘宣宣的嫁妆,这么大手大脚的。

    不过在我询问下,肖阳虽然也想去看看,但是肖玉则是不同意。

    她把我悄悄拉到一旁,好像有些内疚的对我说。

    “不是我不愿意帮你,只是….”肖玉说了一半,扭扭捏捏的不愿意说下去。

    “我知道,你小心为好,等秋白来了你一定帮我看住他,我回来还有事问他。”我装作轻松的样子说道,毕竟她刚刚知道了江北尸族的消息,必定是要追查下去的。

    其实我打心眼里希望肖玉跟我去,不说是因为她手段层出不穷,只是我好不容易才有这几个朋友,马上就得跟两个不靠谱的人去险境,心里难免有些不舍。

    等我和红着眼的肖玉回到店里,肖阳则是一脸鬼鬼祟祟的拉着我。

    “画符的!你是要当我姐夫吗?我还没看见过我姐被别人弄哭那个人还能站着的。”肖阳脸上一脸的八卦,你要是有意向我就帮你!这几个字就是他的表情。

    我拍了他脑袋一巴掌。

    我活动了活动手腕,虽然有些疼但是还能忍受。

    我悄悄回到秋白给我准备的房间,提笔凝气,画符不算施法,最多消耗一些精气神。

    我画了十张对僵尸有用的避煞符,又将原来自己曾经画过的都整理了一番,大约有二三十张,我把这十几张新符都折成一包连同剩下的旧符捆了一捆交给肖玉和肖阳。

    虽然他们不懂道术,没办法激发,但是这些符纸沾了朱砂水贴在僵尸脑门上能暂时压制僵尸一炷香,那几张新符对跳僵也能延缓它的行动,然后我又将几个对付僵尸的土法子告诉他们。

    没办法,虽然我知道如果肖玉都没有法子的话我这些东西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但是心里总是放心不下,也不知道为什么。

    肖玉看到我给她的东西,眼睛又是一红,我不知道怎么的她今天怎么总想要哭,随后她伸出手,将手上用纸折成手链交给我,还告诉我用法。

    肖阳则是把自己那个刻着自己名字的弓弩扒拉出来。

    没一会肖家姐弟带着呆滞的王萌就走了,他们必须回老家一趟,这里发生的事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

    “哎吆!这不舍得哟!”耳边传来刘宣宣的声音。

    “姐姐帮你清醒一下吧!”

    话音刚落,手上传来剧痛,并且有蔓延的趋势。

    我看向手背,不知何时,那个她留下的印记已经浮现出来,不过却是黑色的,顺着血管流动,这种疼痛让我都想把手剁掉。

    “胡家仙子,助我!”刘宣宣此时言语严肃,丝毫没有之前那种轻浮的样子。

    一阵冷风从我脖子上吹来,顺着我脊背一直吹到尾巴跟。

    我发现我不能动了,在脑海想起一个声音。

    “小子,不切断你痛觉,就是让你知道让我守山失利的代价。”

    我听着胡桂华的声音哪里还不明白这就是保家仙的捆窍,此时我已经被胡桂花控制,以一种脚心掌心皆是朝天的姿势盘坐在地上。

    可是疼痛丝毫没有减弱,反而已经蔓延至整个胳膊。

    这种疼痛蔓延到心脏的一瞬间,疼得我似乎整个心都抽了一下,一翻白眼差点昏过去。

    不过就在我适应的差不多的时候,疼痛感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从肉里散发出来的阴冷,冷的我想打哆嗦,但是身体被控制住,丝毫动不了。

    就在我忍耐到极限的时候,刘宣宣过来轻轻抚摸着我的脸。

    “累了就睡吧,后面有你熬的。”我模糊之间似乎看到刘宣宣看我的表情温柔的很。

    我感觉困意袭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在梦里,我一直感觉自己就像是被火烤一样,四周热的厉害,就感觉像是被人施加了火刑一样的。

    一阵摇滚的歌声将我惊醒,我发现此时正枕在刘宣宣腿上,赶紧向站起来,无奈却磕了头一下。

    此时我才发现我在一辆吉普车上,车窗外面黄沙漫天。

    “好小子,真能睡啊!”胡桂花大刀阔马的坐在副驾驶,将两个脚抵在车窗哪里,听着音乐还打着节奏一看就知道是中午的那个胡桂花出现了。

    我看着一旁装作一脸无辜样子的刘宣宣。

    我一偏头,看到了一个我不认识的人正在开车。

    那是一个胖子,五官除了那一双眯起来的眼睛之外都是圆的,脸上一道刀疤从太阳穴一路到下巴尖,使得本来可爱的面孔加了几分霸道的意思。

    “老板你醒了,叫我胖子就行,哈哈!你这一路睡的,我都不敢开的太快。”说完还扭了扭,好像不自在似的。

    我趴在窗户边,看着外面黄沙漫天,应该是在戈壁滩一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