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白夜城
    ,!

    不知开了多久,等到胖子把车停到了一块背风的岩壁旁,我看着他虽然胖但是手脚麻利的将车改装成一个帐篷,帐篷下面还有一个小桌子。

    我拧开胖子递给我的水,看着不断在地图让标记的红标才渐渐明白我现在在戈壁滩的中间位置。

    我连衣服都被换成了冲锋衣,也不知道是谁给我换的,不过之前准备好的东西一个都不少在车里。

    弄清楚我们走到哪里的胖子一刻不停的开始做饭,小型的煤气灶,压缩饼干放在水里煮开,一碗糊糊状的东西就弄好了。

    吃饭的功夫我就和队伍里除了我唯一的人类胖子玩的熟络了。

    他是在这片戈壁滩混饭吃的,早年间去掏过古董,后来还抓过一些珍稀的鸟类,然后做起了黑导游的买卖。

    他告诉我戈壁滩上奇怪的东西有很多,他脸上的伤疤就是在一阵怪异的风吹过去之后就有了,他告诉我当时他都吓得尿裤子了,可是回到家花完了钱又不得不继续出来干这个。

    说完了还带我看了看这两吉普车上的兵器库,工兵铲到手枪甚至还有一把步枪。

    看着他拍着胸脯告诉我进戈壁滩找他就对了表情,我就知道那女鬼和胡桂花根本没告诉他事情的真相。

    不过他小心翼翼的拉过我。指着胡桂花说道:“兄弟,不是哥哥说,你姐这毛病来戈壁滩可不行,我感觉她精神有问题,早上还喊我叔,刚才突然喊我大兄弟,我都被吓一跳。”

    我找了个机会支开胖子,去找正在商讨事情的二人。

    “你们这是买的什么药?这胖子怎么办?”我直接问道。

    “他还得带我们出戈壁滩,所以必须得带一个老手,我定的地方除了他没人愿意去。”刘宣宣淡淡的说。

    “出去之后呢?”我又问道。

    “杀了!”刘宣宣依旧很淡然。

    我知道再聊下去也没什么结果,我都不知道啥时候就被带到这里来了,看着在忙活还冲我打招呼的胖子,心里有些不忍心,得想办法让他活下去。

    一路白天行进晚上露营,只有一个帐篷,我谢绝了刘宣宣的邀请,和胖子挤在车里。

    越靠近那个目的地我心神就越不宁。

    这天夜里我甚至心慌气短,根本睡不着除了那天那种疼痛感过去之后我身上似乎什么都没发生,她们二人对这件事也是不提及,但是那个印记好像已经不见了,难道是她们消除了印记?

    不过我马上就想到肯定不会的。看着躺在车里打呼噜的胖子,我摇摇头下车了。

    戈壁滩的晚上冷的厉害,哈口气都有白雾出来。

    拿着酒葫芦喝几口,虽然喝酒当时很暖和但是过后会更冷,可是我需要冷静一下。

    最近几天我总是马不停蹄的来回奔波,自从下了山之后就出现各种各样的事情出现,好不容易有安静的时候。

    在城市里呆的这几天听惯了车来车往的声音,似乎这么安静的时候也能听见车辆走过的轰鸣声,看着周围有些眼花,本来以我的酒量不至于几口酒就会产生眩晕感,不过这火车的声音怎么越来越大。

    看着远处好像像是一阵风吹卷着黄沙扑过来,火车的哐哐哐的声音也越来越近。

    怎么回事?

    我揉揉眼睛,怎么感觉前面的石壁在移动?

    不对!

    等我看清楚,那些东西已经离得我越来越近了。

    有几个都到了车前不远处。

    我跑过去看了一眼。

    蚂蚁?

    怎么会有蚂蚁?看清楚前面满地的蚂蚁我顿时清醒过来。

    这时行军蚁?不然怎么会这么大一群的移动。

    不过这些蚂蚁也和普通的蚂蚁不一样,肚子和嘴前面的钳子特别的,而且是黄色灰色的,大小不一,小的有豌豆大,大的足足有手掌大小,借着晚上光线不好远距离根本看不清楚来的是什么。

    这时候这么大的动静已经是惊醒了胖子,他探出身子看了一眼就开始拼命地向我招手。

    “快回来!这是蚁潮!”

    我看着胖子着急的神情就知道这东西很可怕,单看满地的蚂蚁数量不减就知道。

    胖子飞速的从车厢中掏出几个包的像是球一样的东西,外面有用铁丝照起来的网子。

    胖子拿打火机点着,几开始往车的四周扔,我回到车边才看出来这时沾满了汽油的毛巾,用铁丝罩起来扔在地上滚几圈烧死了几只靠近的蚂蚁,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就像是爆米花一样。

    这时候胡桂花和刘宣宣也站在车旁。

    “尸兽?”胡桂花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只,观察起来。

    尸兽这个词其实是对伴随尸体生长的动物的统称,我知道的就有尸蟞,尸虫,甚至还有尸蛾。

    但是蚂蚁这东西还能伴尸生长?

    “咱们得撤了,碰见这东西不撤连骨头都剩不下。”胖子飞快的收拾东西,一些麻烦的都就地扔在地上了。

    很快车子发动,我们朝着蚂蚁少的地方开去。

    “离得不远了吧?”刘宣宣突然自言自语的说道。

    我还没问为什么,就看到天上的黑云乌泱泱的扑了下来。

    撞在玻璃上顿时化作一滩肉泥。

    是漫天的乌鸦!

    乌鸦好像忽略了我们一样,虽然有几只掉落在车上被撞碎,剩下的则是一头扎进蚁潮中。

    “所到之处,寸土不留…遮天蔽日,不分白夜….”刘宣宣喃喃的说着几个词。

    胖子此时都要奔溃了,本以为接了个路游的活计,没想到一下碰见了必死的蚁潮,这乌鸦成群他自问是没有见过的。

    我看着他脸上汗珠子如同雨点一样的落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停!”刘宣宣突然一嗓子。

    胖子此时早就魂飞外天了,听到这个一脚就踩到了刹车上。

    “怎么回事?”我赶紧问道。

    但是我看见刘宣宣此时紧紧地盯着窗外不动。

    我也试探的摇下玻璃,玻璃上都是血肉,一开窗浓重的臭味就冲了进来。

    我看着外面的场景,无视了这臭味。

    天上偌大的月亮闪着淡淡的红光,月亮的下面居然是一座倒立的金字塔一样的建筑。塔尖杵在地上,塔身越往上越大,这根本不可能,一阵风吹过来这东西绝对就倒了。

    那个建筑上面布满了各种风化的石头,还有一些藤蔓。

    刘宣宣一把推开车门下了车。

    “别下去,外面有….”我话还没说完,突然发现刚才遮天蔽日的乌鸦群已经不见了,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

    而且车辙的痕迹都没有,我绕到车后,发现我们的车似乎是凭空出现在这里的,这一幕也吓呆了胖子。

    我知道胖子此时一定是想回家的,我也想,这一切太诡异了。

    胡桂花此时盯着那座建筑,双眼突然被黑色覆盖,一道白光生生撕裂黑色的眼珠,一双妖瞳在月光下显得更加妖异。

    “你没骗我,在这里我确实只有一种形态。”很快胡桂花恢复了常态,对着刘宣宣说道。

    听她的意思,在这里只有晚上的胡桂花一种形态了。

    “这就是白夜城。”刘宣宣冲着我张开手臂,偌大的倒悬金字塔就在她的身后,而在她脑袋后面一个偌大红月。

    “我师父就在里面吗?”我低声问道。

    “应该还没出来吧,不过你去晚了你活命的东西我可不保证还在不在。”刘宣宣一脸的舒适的意思,甚至身上的阴气都翻腾起来。

    “他怎么办?”我指着一旁靠在车门发抖的胖子。

    “喏,给他吃了,他就会好多了。”刘宣宣从衣服中拿出一颗黑色的药丸,走过去掰开胖子的嘴喂了进去。

    药效很快,放进去没多久,胖子打了个哆嗦就躺在地上不动了,过了一会才爬起来,我看到他脸上居然遍布黑色的纹路,就好像是我之前手上的那种。

    “拿好东西准备出发!”刘宣宣似乎一刻都等不及了。

    胖子木讷的去后面拿出自己的武器,简直是武装到了牙齿。

    我看着胖子的样子,难道我身上的东西也和他的一样,那我我岂不是也要变成他那个样子?

    “你到底在我身上做了什么手脚?是不是跟胖子这个一样。”我没想到还是上套了,开始的时候利用我对张锦的情谊还有各种诱惑,甚至装作普通的鬼找我交换利益,可是万万没想到这一切早就注定了,就在我去长白山的列车上就做好了准备,而我则是直到看到胖子的样子我才看清楚这个鬼的本质。

    其实她一直没有害我让我对她还有一点好感,这也是我为什么要答应她来白夜城的原因,现在看到胖子的后果,我对她失去了信心。

    “放心,你的东西比他高级多了,我才不会给你这么弱的东西。”说完她带着胖子就往前走去。

    胡桂花也跟了上去。

    我看看四周不像能找到来路的样子,只好咬咬牙跟上去了,打也打不多,就单看她的帮手有胡桂花我就翻腾不起什么浪来,我也就只能祈祷张锦还在里面,这样能把我从这个女鬼手里救出来。

    越接近那建筑,就感觉越冷,直到我们到达倒立的金字塔的最低端,是一个大约两三米宽的石门,门上挂着一张人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