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夺珠
    ,!

    我看着面前的矮胖子李四在我们面前战战兢兢的领路,这里来来往往的人似乎都把头低得很低,尤其是看到我腰间的柳条更是恨不得把头塞进脖子里连正眼都不敢瞧我。

    看样子这里等级森明吧,我将我的想法悄悄问过了刘宣宣,没想到她笑的花枝乱颤。

    这里的鬼怪都是按实力分类,兵、差、将、帅、王。

    眼前的李四实力也就是一个大头兵的程度,在白夜城是最低端的存在,白夜城三王十二帅,三十六将七十二差,外加上上千的鬼兵,这就是白夜城的实力所在。

    在白夜城想得到庇护,就要上交鬼精,也就是自己的阴气凝结的阴气珠,在这里基本上你上交的速度是比你自己修行的速度要快的多,不过你不想交的话也可以,那你就看自己的实力怎么样了,你要是能杀一个鬼兵,你就是鬼兵,你要是能杀了鬼王你就是鬼王。

    没有规则,强者为尊就是白夜城的宗旨,这一点和阴间的阴曹地府也是不同的,在地府中条例何止千条。

    所以一般来这里的都是些噬杀之鬼。

    我听完了之后不免有些皱眉。没想到还有这种地方存在,难道不害怕这里的人冲出去进行杀虐吗?

    我担心这里的鬼冲出去,恐怕瞬间就能杀死一个城市的人。

    没想到刘宣宣一脸的无所谓,在这里进来容易出去难,实力越高就越不容易出去,这里既是逃避规则的好地方,也是一座牢笼。

    一直来到了一座很大的庭院里,门口前来见礼的有不少,各种各样的鬼都聚集在这里,浓重的阴气相互交织,恐怕一个人要是死在这立刻就能变成阴尸。

    刘宣宣不知道和那个管家模样的老头子说了些什么,我很顺利的就走了进去。

    里面坐满了宾客,我们落座在角落。

    这时候刘宣宣才一脸正色的和我说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原来能救我的就是等会鬼帅的宠妃头上的那颗明珠,这颗珠子被这里的阴气所压制的情况下自然看不出端详,可是要是经过阳火淬炼七七之数,阴气尽除那就是“阳眼”。

    根据刘宣宣说是,这东西能够催生阳火,这对我这种只有一团阳火的人有多重要就不必多说了。

    可是我心里翻了难,等会那鬼帅的宠妃走进来,那她的实力也不可能太差吧,就我们四个人,我是半吊子道士,胖子也就是个肉盾,剩下就你两个有战力怎么抢,抢了怎么跑出去?

    刘宣宣意识我别着急。

    然后他悄悄指向一旁,我看到哪里居然站着两个身披盔甲的人,身后则是一个被铁皮包裹的房间。

    “哪里有什么?”我问道。

    “你师父!”刘宣宣漫不经心的回答。

    我心里咯噔一下,张锦居然被一个鬼将就能关在房间里出不来,这和我预想的差太远了,本来还以为张锦是要来打鬼王的。

    “怎么救我师父?”我放下对刘宣宣的成见低声问到。

    她指了指我腰上的柳条,装作大有意味的样子。

    “恭迎帅妃!”一个公鸭嗓嚎了一嗓子。

    顿时无比热闹的宾客全部安静了下来。

    门外一个穿着黄色衣服的女人被一个年纪看上去比她要小一些的男人扶着走了进来。

    在这个女人另一边还有一个身穿嫁衣的年轻女子。

    看样子这两个穿着嫁衣的就是鬼将和他要娶的人了。

    而那个黄衣女子就是帅妃。

    我看着她的样子确实头上顶着一个明晃晃的大珠子,我都担心她的脖子说不定啥时候就会被压断。

    二人见礼,然后跪拜帅妃之后,就开始了唱大戏的活动,几个不知道死的时候脸上就这样白还是化了妆的鬼上台唱戏,我听着阴风阵阵鬼哭狼嚎的戏子实在是感觉不出哪里好听,但是看着周围人椅着脑袋还有叫好声我也只好跟着吆喝。

    刘宣宣离开了一会,现在回来就告诉我,等一会她会暂时隐藏我身上的印记,这样我是人的事情就会很快被发现,等他们发生嘈乱的时候,刘宣宣会去打开那扇铁门,大家通力合作取了那个珠子就跑。

    我听着这个计划如此简陋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怎么感觉都是我去送死。

    她让我将腰上的柳枝解下来,等会用我葫芦里的朱砂酒泡一下,这样一来造成骚乱是没有问题的。

    最后我只能硬着头皮走到那个帅妃的面前。

    “夫人你好。”我尽力保持微笑的看着她。

    “浓叶柳枝,不错不错。”那帅妃看着我手里解下来的柳枝缓缓点头。

    “不知我能否借夫人一样东西。”我腿都要发抖了,但是还是硬撑着。

    “哦?”那帅妃似乎在思考我要干什么。

    我趁着她走神,一把夺过她头上的珠子,顿时胸口起了一阵暖意,身上的力气也增加了不少,刘宣宣解除了阴气。

    一片轻咦声响起,坐在下面的鬼闻到活人的气息顿时疯狂,我飞速的后退,含了一口朱砂酒喷在了手中的柳枝上。也不管面前的是谁,反正都是鬼也没有心理压力,劈头盖脸就抽了下去。

    在我抽鬼的时候,铁门应声而开,张锦和酒叔还有另一个中年男子光着膀子就冲了出来。

    果然刘宣宣没有说谎,师傅在这里,我暗暗松了一口气。

    显然张锦看到我之后明显的吃了一惊。

    酒叔也是眼睛瞪大了看着我。

    但是很快几个人就反应过来,一路向着我杀过来。

    纵然是靠美色的帅妃,身手这在我之上,一挥手我手里的珠子就要飞回去。我一把藏在怀里,拿朱砂酒就往怀里灌,看看你能飞哪去?

    那新晋鬼将也不是酒囊饭袋之辈,猛地朝我扑过来。

    一张金黄色的符纸立刻悬在我面前,符纸未曾燃烧但是却丝毫没有落下去,那鬼将飞到我面前重重的打在这张黄符上,符纸没有丝毫椅。

    “你怎么会在这?”张锦这时候已将来到我的身后,一手拉着我肩膀就往后撤。

    “我….”我还没打好草稿怎么说,这时候酒叔一把抄起我的酒葫芦就灌了一口。

    “哈哈哈!臭小子还带着葫芦,好啊c!”酒叔一口酒下肚拍了自己满是赘肉的肚子一下,然后手指灵活的结了一个印,我也没看懂,但是酒叔居然冲过去和那鬼将还有帅妃近身肉搏了起来。

    跟在酒叔后面的那个男人也不知从那里掏出的铜钱,不要命的往众鬼堆里撒。

    被铜钱击中的纷纷站在原地不动了。

    “等我们做完事,出去再教训你!”张锦点了我头一下也加入战场。

    我看着能动的鬼越来越少,也就等在原地,毕竟珠子到手了,也看见师傅了,那么胡桂花和刘宣宣消失就消失吧。

    很快就变成三打二,酒叔和张锦还有那个人仨配合的很有默契,很快酒叔似乎念叨着什么咒,拿着一张符拍在葫芦上,那个鬼将直接就被吸到葫芦里了。

    张锦过来拉着我就往外跑,这里的动静已经吸引了众多的鬼差前来,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我看到张锦来回在城中穿梭,最后进入了一家房间的暗道。

    顺着暗道走了很久,一直等推开石头我们出现在久违的戈壁滩。

    等休息的差不多之后我就把这些事全部告诉了张锦,我对他确实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酒叔听完了拉过我来坐下:“孩子还小,难免受骗,这不没事吗?”。

    我听完了酒叔的话,更是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子,你被那鬼骗了,还有胡桂花,她是什么性格,阴险狡诈,你和她相处这些时日你见过她真正阴险狡诈了吗?”酒叔给我解释。

    “哈哈哈哈!张锦的徒弟原来是个傻子,小子,你是被那女鬼的姿色所迷肮是对人家已经言听计从啊。”那个中年人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我跟你说过什么?鬼是善变的,鬼无情谊,你看看你!”张锦气的脸都要歪了。

    不可能啊,那珠子还在我怀里呢,我赶紧掏来掏去,结果怀里什么都没有,除了全是酒水渍。

    这时候我才知道,我居然一直被骗了。

    “酒鬼啊!咱这次可能是给那女鬼做了嫁衣了,不知道她会干什么。”那个人走到不远处一拉,一辆拉风的吉普车就出现了。

    我跟着张锦一路离开。

    不一会就在车上睡过去了。

    “这孩子怕是因为听说你被困在这才决定要来的吧,说是为了自己活下去,也不知几分真几分假……”酒叔抚摸着我的头说道。

    “哎…”车里传出张锦的一声叹息。

    在白夜城,我们走了不久,刘宣宣和胡桂花出现在院子里。

    “你为啥非要带这小子来着?还费这么大的功夫。”胡桂花不解为问道。

    “很快你就知道了。”刘宣宣没有解释,现在去找那件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刘宣宣几个腾移就离开了,只有胡桂花看了看被困在原地的帅妃。

    “我也来加一把火。白夜城越乱越好!”说完手上利爪刺出,一抓将那帅妃撕的粉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